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二二章 训夫同盟
( 本章字数:3859 更新时间:2008-6-5 22:15:00 )


  1

  张一鸣来到赵敏身边,叫了声赵敏。
  “别叫我,你走。”
  “我走是不可能的,我当着那么多人说了要缠着你。”
  “你缠我有什么心用?你以为你耍无赖我就会原谅你?我偏不。”
  “你不原谅我就一直缠。”
  “我报警。”
  “我从公安局出来还缠。”
  赵敏气极,“嗯”地闷哼一声,抓起桌上的书向张一鸣奋力砸去。张一鸣一偏身子接住了书,此时赵敏起身从他身边跑了。
  张一鸣想去追赵敏,徐洁拦住他。“先生,适可而止,女孩子要慢慢哄的。”
  张一鸣向门口望了望,最后说:“陈鹭,你快跟上去。”赵敏负气而去,张一鸣可不希望她出现什么意外。
  不用张一鸣说,陈鹭已经收拾好自己的和赵敏留下的东西,起身向外追去。
  “我也去看看,正好我有点事找她们两个,你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徐洁看出张一鸣的担心,对他一笑。

  今晚直到这个时候,张一鸣才仔细看清这女老师,发现原来她竟然相当有气质,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难怪刚才满教室男生占了八成以上,不知道是否与此有关,张一鸣心想。
  所有的人都已经离开,诺大的阶梯教室变得空空荡荡,张一鸣呆立了一会,才慢慢向门边走去。
  今晚赵敏和陈鹭来听讲座之后,张一鸣本来怀着沮丧和失落的心情离开了天鹅山庄,但他半路上却突然醒悟过来。为什么要走呢?赵敏不接受自己的安排,那么自己为什么不能跟随她呢?否则自己追求她的决心、信心、诚心又表现在哪里?想通这一点,张一鸣立刻调转车头,飞快地向北大奔来。一路上张一鸣做出决定,不但今晚要跟着赵敏,而且从今以后整个追求策略就一“跟”字诀,每天一有时间就缠着她,她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去哪里就去哪里,俗话说好女还怕癞汉磨,只要胆大心细脸皮厚,就不信她一小姑娘能上了天去。
  现在似乎跟字诀在今晚已经初战告捷,因为赵敏发脾气了,张一鸣觉得这是一个温暖的信号,预示着冰封解冻的可能。张一鸣真正害怕的是赵敏还像今晚讲座之前那样,平静态度的背后却让人感到不可企及的距离和不可弥合的裂痕。
  但愿今晚这个颇有气质的漂亮女老师再为自己说几句好话,张一鸣在心里祈祷,他估计这女老师跟赵敏的关系肯定不是一般,从上次霍金演讲后她特意点名赵敏提问就能够猜到。

  2

  张一鸣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正是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由于周末刘红也回了家,四个女人又在玩麻将。看到这情景张一鸣心中不由暖暖的,他真的越来越喜欢家的感觉,喜欢这些女人们,喜欢看着她们快乐惬意无忧无虑地生活,为了她们,自己怎么样都值了。
  “今晚什么赌注?不会又在赌你们老公吧?”张一鸣走到桌边笑嘻嘻地问道。回到家里,关于赵敏的喜忧就暂时放到一边了。
  “美得你。”乐乐一哼,“我们商量好了,今晚你一人带沉香睡。”
  “是吗?沉香他亲妈?”张一鸣转向欢欢戏谑地问道。算起来眼前这四个女人沉香都得叫妈,所以对欢欢须以亲妈区别之。
  “少罗嗦,沉香在屋里睡着,你去看看被子踢了没有。”欢欢打出一张牌,看也不看张一鸣。
  张一鸣乖乖地跑到欢欢房里,沉香睡得很安稳,小脸嘟嘟的,让张一鸣心里爱煞,忍不住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只觉一股浓浓的奶香扑鼻而来。
  “我一人带沉香睡,他晚上要吃奶怎么办?”张一鸣找到借口,一回到厅里便煞有介事地问女人们。
  “没事,我帮你冲好牛奶灌奶瓶里放着。”欢欢仍是不抬头,一边看自己手里的牌一边回答,显然早有预备。
  “天哪,欢欢,母乳喂养可是我国的基本国策,这你也敢违反?”张一鸣开始胡扯,“你又不是没奶。”
  刘红笑起来,“没听说母乳喂养是我国基本国策的。”
  “我国的基本国策是独生子女政策,不过跟你说了也没用,这你肯定是要违反的了。”乐乐接着刘红的话道。
  “出牌出牌,跟他扯什么。”欢欢催促乐乐,随后冷冷一哼道:“只找一个老婆还是全世界的基本国策呢,你看他找几个了?还没够呢。”
  张一鸣这才听出点味来,原来欢欢今天心里不高兴呢。可为什么呢?因为赵敏?不至于呀,赵敏的事情欢欢早知道了,要生气还用等到今天?
  张一鸣嘿嘿一笑,想试探欢欢的心思,便道:“只找一个老婆也并非全世界的基本国策,中东有些国家就可以找四个,非洲有些国家更厉害,找多少都行,还有啊,好象大洋洲也有些岛国……”
  “好啊,你去找啊,你现在就去找,今晚上你让陆婉陪着你,看她能不能给你儿子喂奶。”
  欢欢此言一出,真相大白于天下,原来症结在陆婉这。一直没说话的姚静此时用对不起的眼神看了张一鸣一眼,张一鸣便知是她把前几天自己在陆婉那里过夜的事情告诉了欢欢。

  张一鸣赶紧拉来张椅子在欢欢身边坐下,双手殷勤地扶上他的肩膀帮她揉起来。“我干嘛去找陆婉啊,她跟我又没啥关系,她跟沉香更没啥关系,你是沉香他妈呀,对不对?”
  “你知道我是沉香的亲妈?”
  “当然。”
  “你知道陆婉跟沉香没啥关系?”
  “当然。”
  “我还以为你打算让沉香以后也管陆婉叫妈呢。”
  “哪能呢。”
  “不能就好。我告诉你,臭男人,沉香可以有很多妈,现在我们这里就有四个,他以后再还管谁叫妈我都没意见,反正跟了你这个死色狼我也认了,但就是不能管陆婉叫妈。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
  “记住没有?”
  “记住了。”
  张一鸣一路对答如流,老实得无以复加。欢欢明知张一鸣越老实越有问题,但是面对他这唯唯诺诺,她纵有再大的气也像硬拳头打在软棉花上,发不出力来。
  “老婆训示完毕没有?”见欢欢不再作声,张一鸣问道。
  “没完。我先歇会。”
  “来来来,我知道当年威震江湖的花姐现在天天憋在家里带孩子,又辛苦又无聊,我帮你好好放松放松,放松完了再接着训示。还有哪儿想揉揉?”
  欢欢哼一声,抬起一只脚放到了张一鸣的腿上。欢欢不爱穿袜子,张一鸣摸着她健美的小腿和光滑的肌肤,嘿嘿一笑,两手立刻从小腿到大腿替她来回按摩起来。

  3

  “老公,我姐问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了吧?”乐乐看着对欢欢殷勤服务的张一鸣,慢悠悠地问道。
  “你又有什么问题了?”看着乐乐满眼的阴谋诡计,张一鸣心里有些发虚,这俩姐妹是要联手出招了。“想对老公趁火打劫是不是?我可警告你,当心没有好果子吃。”张一鸣恐吓道。
  “是我趁火打劫还是你浑水摸鱼?说,你把钟晨怎么了?”乐乐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严厉地质问。
  钟晨?张一鸣一愣,钟晨怎么了?自己没把她怎么了呀?张一鸣忽然变得信心十足起来,他跟钟晨之间可说是最清白的。
  “嘿嘿。”张一鸣得意地一笑,因为理直气壮,气也粗了几分,“好你个臭丫头,讹老公呢是吧?我跟钟晨之间清清白白,日月可鉴,我把她怎么了?”
  “哟哟哟,你还敢对我大声?”乐乐居然毫不示弱,“红姐,快把他的劣迹公布于天下。”
  怎么又跟刘红扯上关系?张一鸣一边奇怪一边哀叹,今晚这女人们定是早就结成同盟,只怕自己纵有天大的理下场也会很惨,女人们能讲理的吗?
  张一鸣看着刘红,刘红微微一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这么回事……”

  4

  因为是周末,今天刘红一下班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往水郡去,不想被罗小雯截住。
  “哟,刘博士,一边上班一边读书也不觉得累?一天到晚还喜滋滋的。”罗小雯拦住好友打趣。
  “说什么呢?我哪有喜滋滋的。”
  “还说没有。看你这双目含春,一副喜上眉梢的样子,要不我给你拿个镜子去?”
  罗小雯作势就要去拿镜子,刘红一把拉住她。周末是例行回水郡跟大家团聚的日子,刘红心里是有一些春意融融,只是没想到罗小雯这死人眼尖嘴快,还不肯饶人。
  “算了,怕了你了。说吧,找我什么事?你不会专程来看我的气色来的吧?”
  “嘿嘿,聪明,不愧是多年的好姐妹。刘红,我好饿哦,你好久没请我吃一顿好的了。”
  “凭什么呀?你一馋了就找我。”
  “凭我们是好姐妹,凭你现在春风得意,有车有房有老公。”
  “你真是强盗逻辑。好姐妹是相互的,说到春风得意,你现在的风头可比我劲多了,俨然中国产科学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前途不可限量,我这刚入学的博士算什么,你以后肯定博导呢。”
  罗小雯在事业上最近是真的顺风顺水,自从第一次上手术台就遇到颇为紧急的难产情况并最终成功保得产妇母子平安后,罗小雯现在已经有了多次手术经验,同时最为出彩的是,她于近期在世界顶级学术刊物美国《妇产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某类难产情况的诱因及临床对策方面的原创性论文,要知道纵观国内产科学界,能在《妇产科学》上发文者寥若晨星,刘红虽不懂妇产科,但却知道《妇产科学》的名头,所以她说罗小雯的话可算是言之凿凿,绝非浮夸。
  “嘿嘿,还挺有词儿,那这车、房和老公你怎么说?”罗小雯并不为刘红的话所击退。
  “老公是你自己不找,你要肯找,车、房自然也就有了。或者你找我的车和房,看它们能不能请你吃饭。”刘红微微一笑。
  “好哇,耍赖是不是?怎么不叫我找你老公?”
  “不是不叫,是怕你不好意思。只要你好意思,我无所谓啊。”
  “嘿嘿。”罗小雯神秘地一笑,“不知道吧,前几天他才请了我呢,而且是吃喝玩乐一条龙。哼,还好姐妹呢,你老公可比你大方多了。”
  刘红惊疑地看着罗小雯,发觉她虽然嘻嘻哈哈,却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你说的是真的?”刘红脸色微变。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