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一八章 如梦一夜
( 本章字数:3784 更新时间:2008-6-5 22:06:00 )

  
  1

  “你干什么?”钟晨一瞪眼,“你今天是跟我来道歉的,别又惹我不高兴。”钟晨夺回酒杯,走到一边的一个桌边去了。
  “让她喝吧,她没事的。”见张一鸣还想追过去,Jacky出言劝阻。
  张一鸣眉头一皱,停下脚步。“她常来这里?你们很熟?”
  “差不多吧。”息
  “你还说她没事?她都这样了。”张一鸣做了个脱衣的动作,忽然心里觉得很不舒服,“她是不是常这样,你见惯不怪了?”
  “我也是第一次见她这样。所以这跟酒没关系,你要不来,她喝多少也不会这样。”
  “你这意思,今天这事赖我?你是不是也喝多了?”
  Jacky又笑起来,“我猜的,随便说说,你别介意。”
  张一鸣冷声一哼,不想再跟他理论。“你们老板呢?”
  “我就是。”Jacky一颔首。
  “这酒吧是你开的?”
  “主要是给朋友们一个聚会的地方。”
  “那叫你的人帮她把衣服找来吧。”

  张一鸣说完,离开吧台向钟晨的桌边走去,来到钟晨旁边坐下,见到那一杯酒她已经又喝了一半。
  “没想到你这么能喝酒。”
  “这是我们家的传统。”
  “你们家干什么的?卖酒的?”张一鸣想起季胖子和他家的季家老酒。
  “要是卖酒的就好了。”钟晨幽幽一叹,心想是干什么的都比现在这样要好,至少自己就不会有这么大压力这么重的包袱,也不会受这么多管束。可惜眼前这个男人不明白,也没法跟他说。
  钟晨只将张一鸣的外衣披在身上,紧身小背心下鼓鼓的胸部和平滑的小腹因为酒精的缘故起伏得比平常厉害,张一鸣的目光不觉被吸引过去,片刻之后才觉得不妥,忙把脸转向别处。
  “我下周就得离开公司。我要跟谁交接?”张一鸣的耳中传来钟晨含混的声音。
  “下周?这么快?”张一鸣转回目光看着钟晨。她是不是还在生气?但是不像,钟晨的眼里也有一丝无奈。
  “今天下午决定的。”钟晨端起酒杯又喝一口。
  “你下午就是跟你的上级谈工作的事情去了?”
  “也算是……上级吧,反正是管得着我的人。”

  虽然早明白肯定留不住钟晨,但真是事到临头,张一鸣心中还是升起巨大失落,一时没有话说。
  “跟你说实话,其实我也不想走。在你这里吧,怎么说呢,虽然挺忙,你那么多事情都依靠我,却从不管我,那就是相信我能做好,所以我觉得挺自在,挺舒服,我可以按自己的方式做事。你不但不管我,反而我还得管着你很多事,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钟晨没有说出来,她喜欢的是一种工作之外的感觉,一种做女人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过,也没人希望她有这样的感觉。今天下午跟她谈话的那个所谓管得着她的人,就是她那个因为没有儿子只有三个女儿而始终耿耿于怀的父亲,她从小想争一口气证明自己不比一个儿子差,却似乎始终没有看到父亲满意的目光。直到CL之后,张一鸣每一次不经意地说钟晨你帮我把这个办一下、把那个办一下的时候,钟晨才认识到自己不需要跟一个不存在的虚幻的儿子去比,作为一个女孩,自己就很有价值,至少身边有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一天到晚离开自己就会乱套好一阵。
  可惜她不能对父亲说这话,所以她来到酒吧,这是她每次和父亲冲突过后唯一的宣泄方式。
  “要不你先跟乐乐交接一下吧。”张一鸣闷声说道。
  “既然我要走了,你今天又是来跟我道歉的,不如陪我今晚喝个痛快?”钟晨一口喝干自己的杯中酒。这时Jacky送来钟晨的衣服,钟晨便道:“Jacky,给我们拿一瓶来。”
  这回Jacky把目光转向了张一鸣,似在征求他的意见。也许连Jacky都觉得喝了大半场之后,钟晨又再要一瓶有点过了。
  “拿吧拿吧。”张一鸣挥挥手,像是要挥去心中的烦恼,“你再问问其他人还要什么尽管要,反正今晚全场我买单。”

  2

  “喂,你说昨天还遇到其它不顺心的事情所以对我发脾气。到底什么事啊?”钟晨大着舌头说这话的时候,她和张一鸣坐在这里已经又在喝第二瓶酒了。
  “一个女孩,原来喜欢我,但是我一直没有足够重视她的感情,结果她终于决定放弃我了。”张一鸣也已经喝了不少,忽然感到一阵感伤,“我本来以为她那么喜欢我,从那么早就喜欢我,怎么会改变呢?”
  “直到那一刻你才突然发现自己心里也那么的喜欢她,所以倍受打击,是不是?”
  “是啊。”张一鸣将酒杯朝钟晨的一碰,自顾自干了。
  “你们男人就这样,一个字,贱。你又是男人中最贱的一个,但是偏偏你的狗屎运好,女人总是喜欢你。”
  “是,我是贱。所以我决定了,一定要把她追回来。你有没有什么好招?”
  钟晨醉眼惺忪嘻嘻一笑,“你把衣服脱光了,背上两根棍子去她家门口跪着,绝对管用。”
  “负荆请罪?这招我懂,不行,换一个。”张一鸣的舌头有些打转。
  “那我不知道了。没人追过我,我没经验。”
  ……

  就这样喝着聊着,不知不觉间周围已经没有别的人,酒吧要打烊了。Jacky走到他们的桌边,“我这里沙发可以睡觉。你们是在这里睡下,还是我替你们叫出租车?”
  “去你的,叫什么出租车,我自己有车。”张一鸣大咧咧地一挥手。
  喝成这样还开车?Jacky微微一笑,不再征求张一鸣和钟晨的意见,自顾自锁了店门,回自己房间睡去了。
  钟晨已经歪倒在沙发上睡着,张一鸣其实也根本不明白自己刚才对Jacky说了什么,喝下杯中最后一滴酒,他也歪倒在钟晨旁边。

  3

  钟晨比张一鸣还先醒来,是她摇醒了张一鸣。
  “对不起,昨晚喝多了,害得你也在这里睡了一觉。你跟乐乐她们说了吗?”钟晨一边用手理着自己凌乱的头发一边问,看来她的酒已经醒了。
  “哎哟。”张一鸣拍了拍头,又一次宿醉加彻夜不归,真该死。“几点了?”
  钟晨看了看时间,“5点多。咱赶紧回吧,张总。”从昨晚开始到现在,钟晨第一次叫张总,并非调侃,而是她又回到平素的状态和角色中了。
  俩人走到门边,发现门锁着,张一鸣敲开Jacky的卧室房门,取来钥匙开了门,和钟晨一同走进室外清晨的冷风中。转头再看身后的魅夜皇后,张一鸣忽然感觉那像是另一个世界,昨晚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梦境。
  “我们昨晚都说了些什么,你还记得吗?”张一鸣问。
  钟晨看了看张一鸣,忽然觉得他在后悔昨晚的酒后真言。毕竟自己不是他最亲近的人,想到这一点钟晨有一阵莫名的难过。“对不起张总,我不能骗你,昨天的事情我都记得。你知道我的工作性质,我受过一些特殊训练,即便醉酒也不容易忘事。不过你放心,我同样受过训练,不会乱说不该说的话。”
  “唉,你想到哪里去了。昨天所有的话,即使在目前清醒状态下我也可以和你说的。我只是觉得昨天的气氛对我来说真像不真实的梦一样,特别是你、你……”张一鸣不好意思再说钟晨的事情。
  钟晨明白张一鸣的意思,不在意地一笑,“那有什么,人总要宣泄,出了这个门就当一切不存在。”
  张一鸣点点头,可心里还是惊异于钟晨的两面性格——惯常的白天的自我控制和偶尔的夜晚的不羁放纵。

  4

  酒吧旁边不远有一处花店,此时正在从一辆车上下货,全是带着露水芬芳的新鲜花朵,张一鸣忽然道:“你喜欢什么花?我送你。”
  “既然是你的心意,什么都好。”
  张一鸣讪讪一笑,“现在的花有太多各种各样的含义,我弄不明白,怕表错情。”
  钟晨脸上不禁显出一丝落寞,“只要不是玫瑰,能错到哪里去?再说我不讲究这些,我也不知道这些花有什么含义。要不就那个吧。”钟晨指着一捧紫罗兰,“我喜欢那颜色。”
  张一鸣去买花,钟晨忽然跟上来道:“你昨晚说的那个女孩的事情,我想,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被人送玫瑰的,你试试,方法虽然老套,但没准管用。”
  “没错。”张一鸣一喜,给钟晨买了紫罗兰之后,对花店老板道:“你这里有多少玫瑰?”
  老板一笑,“你要多少?”
  “不知道。越多越好。不是有一首歌?我想最少999朵。”
  老板这才一愣,现在又不是情人节,他这小店一下可没有这么多。“你什么时候要?”
  “就今天。”
  “那恐怕……”

  “别恐怕了。”现在赵敏是张一鸣心中头等大事,他不希望拖拖拉拉,“我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办,你可以到别的店去收购。总之,有多少要多少,最少不能低于999朵,你帮我送到这里。”张一鸣让老板拿来纸笔,将赵敏的名字和宿舍的地址写给他。钟晨看了一眼,忽然想起乐乐曾经求她从公安局捞出来的那个姑娘。
  “最好你把她们宿舍、甚至连走廊都淹没在玫瑰的海洋中。我跟你说,这是单大生意,以后我还会叫你送,每天都这样,先暂定一星期,明天开始你就可以自己备货,不必要找别的花店收购,价钱方面好说,总之我肯定不会亏待你。怎么样?”
  这真是单大生意,花店老板的眼里放出光芒。“可这钱……”
  张一鸣估计这钱不少,身上带的恐怕不够。“这是我的名片,上班后你让人到我公司去取。”张一鸣递给老板一张名片。
  老板犹豫一下,终于还是不愿放弃这笔大单,“行。要不您先付点定金?”
  “多少?”
  “3000吧。”老板咽了一口口水。
  “没问题,我给你预付5000。”
  张一鸣掏出钱夹,才发现连5000都不够,这时钟晨从他身后递上一叠钞票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