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一七章 双面钟晨
( 本章字数:3699 更新时间:2008-6-5 22:03:00 )

  
  1

  张一鸣费了不少时间找到钟晨说的“魅夜皇后”酒吧,推门进去,昏暗的空间内喧闹之声扑面而来,几乎令张一鸣却步。钟晨怎么会约在这种地方?忽然想起上次在深圳人间天堂里见到的另类的钟晨,张一鸣心中一闪念,难道她又在查案?
  张一鸣走向吧台,看见钟晨一人坐在吧台前,手里摆弄着已经喝了一半的一杯酒。钟晨也看见了张一鸣,冲他招招手。
  张一鸣走到钟晨身边坐下,半带玩笑的口吻问道:“怎么约在这种地方,你不会又在查案吧?”
  钟晨一哂,有些母不屑的样子,“你以为坏人都在酒吧里,国贸那种高档写字楼就全部是好人?”
  张一鸣嘿嘿一笑,“主要是我一般不来酒吧,所以我以为好人都这样。”
  “你是好人吗?”钟晨看张一鸣一眼,然后转向吧台里的调酒师,“Jacky,给他来杯酒,我这种的。”看来她对这里挺熟悉。
  “不会吧?你觉得我不是好人?”张一鸣装出紧张的表情,“别人觉得我不是好人都没什么关系,可你要是觉得我不是好人,我是不是就快有麻烦了?”张一鸣放低声音朝钟晨耳边靠了靠,“你是权力机关的人,代表国家机器啊。”
  不知怎么的,也许是这里的环境里弥漫着一种放肆的气息,张一鸣觉得自己在钟晨面前说话的感觉都不一样,他以前从来没有,也觉得不太合适跟钟晨以这样的语气说些这样的玩笑话。
  “你算什么好人啊?就冲你同时跟那么多女人保持关系,倒退二十年,光流氓罪一项足够你把牢底坐穿。”钟晨流露出一种愤愤的情绪,把自己杯里剩下的酒一口喝干,“Jacky,再给我来一杯。”
  张一鸣这时才意识到钟晨的情绪似乎有点HIGH,这时调酒师把他的酒递给他,他顺便问道:“她喝几杯了?”
  叫Jacky的调酒师微微一笑,“没几杯,她能喝,这几杯算不了什么。”

  2

  “你放心,我就算喝再多,也不会冲人莫名其妙发脾气。我说话都是有根有据的。”钟晨知道张一鸣问Jacky话的言下之意,冲他顶一句。
  原来她还在为这事生气,张一鸣忙笑道:“我今天就是来为这事道歉的。其实主要是你太出色了,我不想让你走。但我又知道这不可能,加上昨天正好碰上其它事情也不顺心,所以心里有些……失落。对不起。”张一鸣向钟晨举起杯。
  钟晨一只手撑在吧台上托住自己歪着的脸,另一只手在空中一挥,“道什么歉,道歉也没用。真不想我走,让我有留下来的理由啊。”
  “什么理由能让你留下来?”张一鸣觉得钟晨话里似乎有话,立刻追问,“你说,我一定想办法做到。”
  钟晨看着张一鸣片刻,忽然手臂再次一挥,“算了,说了也没用。来,喝酒,我接受你的道歉。”钟晨端起Jacky再次送上的酒杯,朝张一鸣的酒杯叮地一碰,仰头喝了一大口。钟晨其实不太为昨天张一鸣发脾气生气,但她心里真正不快的理由却没法说出来。
  张一鸣也喝了一口,由于没有心理准备,只觉得嗓子一阵冒烟,差点一口喷出来。“拷,这什么酒?我还以为你喝的会是一些诗情画意的东西。”
  “我本来就不是诗情画意的女人。”钟晨故意似的又喝了一大口。
  张一鸣笑笑,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心中开始思量,听钟晨刚才的口气似乎真有办法让她留下来?那是什么办法?
  “是不是三超材料失窃的危险还没解除你就不必走了?”张一鸣试探着问。
  钟晨立刻识破张一鸣的心思,伸出一个手指在张一鸣眼前摇摆,“不要试图从我这里打听什么,我是干什么的你已经知道,所以,我不想说的事情你是打听不出来的。”
  张一鸣笑一下,暂时先转个无关紧要的话题道:“我看你对这里挺熟悉,你很喜欢来酒吧?”
  “怎么?不行?”
  “哈,那倒没有。不过以你的身份,这合适吗?”
  张一鸣指的当然是钟晨在CL之外的另一种身份,但他这随口一说却不知怎么激怒了钟晨,钟晨把酒杯往吧台上一顿,“你也这样说?有什么不合适的?只要我没有违反规定,私人时间别说泡吧,就算我去挑钢管舞又怎么样?”
  张一鸣一愕,看着突然生气的钟晨心想,今天可是来道歉的,可别让她旧恨未了又添新仇,于是忙笑道:“我随便问问,其实确实没什么不合适。你要去跳钢管舞我一定每天捧场,你上次在深圳那金色假发呢?戴上跳舞绝对酷毙了。”
  “哈哈。”钟晨笑出来,“你也会说‘酷毙了’?”
  “你不也能跳钢管舞吗?”张一鸣陪着笑道。
  “好,我给你跳一个酷毙的。”这时酒吧里强劲的节奏正在响着,钟晨跳下坐着的高脚凳,拉着张一鸣往跳舞场中走去。

  3

  Jacky说钟晨能喝,但张一鸣看她现在这状况就算没有完全醉,也肯定很有些飘飘然。张一鸣被她拉着一边走一边四下张望,直到确认这里没有跳钢管舞的地方才放下心来,她现在这么HIGH的状况,别自己一句话让她在这里跳一场钢管舞那可就糗大了。
  跳舞是张一鸣的弱项,好在酒吧里所谓的跳舞也没什么讲究,爱怎么来怎么来。钟晨在张一鸣面前,带着他随节奏挥舞扭动起来,这情景不由让张一鸣想起第一次和赵敏在迪厅的情形,似乎后来的一切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想着想着张一鸣渐生出许多自责和自省来,赵敏本是青春奔放的年龄,为了自己她真的改变了很多。凭什么只要求她为自己改变,而自己不能为她做些改变呢?再又想到那个叫剑南春的男孩子,他能陪赵敏去迪厅,自己为什么不能?张一鸣本来准备从明天开始行动把赵敏追回来,此时忽然醒悟,干嘛要等到明天?为什么不能从此刻就开始,为赵敏做些改变,学习一些她喜欢的东西,为能陪她去一些她喜欢的地方做一些她喜欢的事情做好准备。
  张一鸣的身体开始放松,随着节奏的舞动越来越合拍起来,他要找到在这样的节奏中舞动的感觉,他要陪赵敏一起去迪厅。
  “你不错,很快就跳得像那么回事了。”钟晨在喧闹中对着张一鸣大声道。
  “那当然,我是谁。”张一鸣也高声道,不无得意。
  “要不要我来点酷毙的?”
  “好啊。”
  激烈的节奏和气氛跟酒精的作用差不多,都让人头脑发热,何况张一鸣知道这里没有钢管,钟晨玩不出什么出格的花样来。正这样想着跳着,便见钟晨刷地一下拉下自己休闲夹克的拉链,张一鸣还没反应过来,钟晨已经两手一掀将夹克脱了下来。
  “欧、欧……”钟晨叫着将衣服在头上挥舞几圈,然后一松手,衣服飞了出去。
  “你……”张一鸣目瞪口呆。
  就在张一鸣发愣的时候,钟晨已经又解开了自己衬衫的扣子。她的衣襟敞开来,能看见里面穿着的一件紧身高腰小背心,露出一截白生生的苗条健美的腰腹和漂亮的肚脐,随着节奏的扭动充满不羁的诱惑。
  眼见钟晨又要脱去衬衫,张一鸣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要干嘛?”
  钟晨哈哈笑着,“这里没有钢管,我给你来更加刺激的。,酷不酷?”
  “酷、酷。够了,到此为止。”张一鸣手忙脚乱地抓住钟晨不断挣扎的手。

  4

  但是张一鸣似乎已经控制不了事态,周围看见这一切的人群的情绪像被加了一剂兴奋剂,更加喧嚣起来。大家围着张一鸣和钟晨起哄,这反过来又调动了钟晨的情绪,她两手挣扎得更厉害。
  张一鸣觉得有点抓不住钟晨的双手,正犹豫着要不要把她抱住,钟晨突然一使劲挣脱他,笑叫着跳上了领舞的台子。
  钟晨在台子上脱去衬衫舞动几下,再次扔到人群中,酒吧里的人开始进入颠狂状态,有另外的女人男人也脱衣挥舞起来。
  穿小背心在台上的钟晨成为领舞者,全场跟起她的节奏一起扭动着。钟晨的情绪越来越HIGH,两手突然抓起背心的下摆,眼见得是要把背心也脱了。
  张一鸣的心里突然产生一种接近抓狂的焦躁,就像是自己的东西马上将被别人占有一般,他再顾不得许多,分开众人一个箭步跨上领舞台,一把将钟晨抱在怀里,用背部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
  人群中传来一片对张一鸣的嘘声,有人高叫“放开她”。
  钟晨现在只穿了一件小背心,张一鸣可没功夫跟一群半颠狂状态的人闹翻,他一边抱住钟晨,一边回头对人群大声喊道:“各位哥们姐们,今天全场所有的单我买,大家喝好玩好。她喝高了,得下去歇会。”说完,张一鸣搂住钟晨下了领舞台,走到吧台边坐下。
  Jacky笑眯眯地看着张一鸣搂着钟晨回来,对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无动于衷。张一鸣发现全场中恐怕只有这个Jacky是冷静的。
  钟晨嘻嘻笑着,还在问张一鸣:“酷不酷?”
  张一鸣觉得自己比钟晨还狼狈,“酷,当然酷。你穿这么点,能不Cool吗?”
  “哈哈。”钟晨推开张一鸣,手在吧台上一拍,冲Jacky道:“酒。”
  张一鸣看着钟晨这一身清凉,撇开便宜了一些男人的眼睛不说,就这还不到四月的天气,张一鸣也担心她受凉,但又不好强行再搂着她,只好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到钟晨身上。
  张一鸣望向舞场那边搜寻钟晨刚才扔出去的衣服,这时Jacky又倒了一杯酒给钟晨,张一鸣回转头一见,不禁很有些恼火。“你还给她喝?”
  Jacky不愠不怒地一笑,“我是卖酒的,她是顾客,她说要,我当然给。”
  Jacky的笑容里有一种明显的示意:你该管的人是她,不是我。
  张一鸣冷哼一声,劈手从钟晨手里把酒杯夺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