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一五章 解释行踪
( 本章字数:3606 更新时间:2008-6-5 22:01:00 )

  
  1

  下楼后的张一鸣钻进停在下面的陆婉的法拉利,匆匆离开朝华集团大楼。刚才在华佳敏办公室的做法,都是陆婉教的,目的是不让华佳敏有当面反对的机会,现在看来这策略不错,眼见华佳敏拉开数落的架势,张一鸣即刻按照事前计划果断开溜。华佳敏毕竟不是一般家庭主妇,以她的身份地位,当不会过后再把张一鸣拎去婆婆妈妈一通。现在就看自己以后的行动表现了,张一鸣想。
  张一鸣的车昨天留在红颜会馆外面了,今早上陆婉便让他开自己的车走。陆婉说她有些不舒服,上午就在家休息了。张一鸣是发现陆婉的精神显得疲惫,因为着急去找周蜜便也没有多问她。张一鸣哪里知道,陆婉只是昨晚睡得不好。
  从早上开始张一鸣就觉得鼻息中有一丝残留的香气,他能感到那是香水的气息,但肯定不是香水瓶中直接散发出来的,一定是搽在女人身上后的香水的气息,因为那里面混合了女人身体的特殊气息。毫无疑问这香水味来自陆婉身上,这让张一鸣几乎怀疑昨晚自己是跟陆婉睡在一起。混合在香水味中的陆婉的气息竟是那样的不同,跟张一鸣在自己那些用香水的女人身上嗅到过的都不相同,这是一种馥郁的,让张一鸣说不出来却能勾起心中蠢蠢欲动的感觉的气息。
  张一鸣并不知道底自己昨晚几乎大部分时间睡在陆婉腿上。昨晚他的状态不是很好,又喝得太急,一晚睡得很沉,早上他醒来时,陆婉已经在给他做早餐了。还别说,陆婉是张一鸣身边的女人中唯一会做饭的,这也是让张一鸣相当奇怪的一件事情。即便姚静再是温顺贤惠,她也不会做饭,也从不做饭。
  鼻息中的余香再次传来,张一鸣感觉心情很好。已经办完两件事情,现在时间已经不早,要赶紧回CL跟钟晨道歉。想想昨天最无辜的,非钟晨莫属,而自己最没有资格发脾气的对象,亦非钟晨莫属。

  2

  张一鸣刚进办公室就被乐乐堵住了。乐乐昨晚和姚静可是一夜没睡好,她把门一关,气呼呼地就问:“你昨晚干嘛去了?”
  “对不起,喝醉了,在朋友家睡了。”张一鸣自知理亏,低声下气的。
  “那也不打个电话回来?”
  “唉,别说了,电话丢了。”张一鸣只好撒谎。
  “哪有这么巧的事?”乐乐不想这么轻易饶过张一鸣,即便他说的是真的。
  “真就这么巧。哎,乐乐,待会再跟你说,我得找钟晨,给她道个歉,昨天有件事情对不起她。”
  “你也知道。”乐乐又来了气,“不用道歉了,鉴于你的行为,钟晨已经决定不干了。”乐乐本是信口胡诌,她并不知道自己歪打正着。
  张一鸣一听后悔不迭,难道钟晨就这样走了?张一鸣知道钟晨的特殊身份,要留下她几乎不可能,但要走也得高高兴兴,自己也得表达一些真诚的感谢才是,现在倒好,不成了自己把她逼走了?
  “真的吗乐乐?这、这……,都怪我。”
  “现在知道后悔了?”乐乐看出来张一鸣是真的懊恼,“正是,你再跟我说说,你昨天是发什么神经了?你昨天表现很不正常,对钟晨莫名其妙发脾气,还酗酒,又彻夜未归,我告诉你,我们大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张一鸣虽然为钟晨的事情着急着,但还是忍不住笑出来,这个调皮的乐乐,真是的。张一鸣忍不住伸手一勾,把乐乐揽进怀里,“乐乐,你这句学得不太到位,应该是‘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们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张一鸣是学得更像,尤其那语气和语速,乐乐也忍不住要笑,却半途打住了。“不许转移话题,你还没交待问题呢。”
  “有什么交待的啊?没什么可交待的。乐乐,你别以为狐假虎威我就怕你,什么‘我们大家很生气’啊?就你一个人小心眼、小肚鸡肠,你一个人生气吧?大不了老公下次多宠你一回,好不好?”
  张一鸣软硬兼施,胡萝卜大棒一起上,再加上嘴唇开始在乐乐的脸上点击轻啄,乐乐便有些迷糊起来,轻轻嗯哼着,小嘴也开始去寻找张一鸣的嘴唇。

  3

  敲门声响,把张一鸣和乐乐粘合在一起的嘴唇惊开。
  “谁?”乐乐问。
  “是我。”
  “静姐?”
  乐乐赶紧拉开办公室的门。
  姚静进来后,轻轻把门又关上。“你们干什么呢?”从俩人的神态,姚静就知道张一鸣和乐乐刚才准在亲昵,语气便有些责备。“这是在公司啊。”
  “静姐,我们没干什么。”乐乐小声狡辩。
  “静静,你怎么来了?”张一鸣问。
  “打乐乐的手机没人接,打你的又始终无法接通。我担心,所以过来看看。”姚静简单的几句话,却让张一鸣心里一阵触动。女人多了,难免顾此失彼,一不小心就让她们担惊受怕。张一鸣记起很久以前华佳敏说过的一句话:你每增加一个女人,你的责任增加的不是一分,而是一倍。张一鸣知道,姚静是极少极少来CL的,因为CL毕竟是公司,还有其他员工,她不想给张一鸣造成不必要的不良影响。今天要不是从昨晚开始的不断加深的担心,虽说近在咫尺,姚静也绝对不会在上班时间来这边。
  “我手机放在我办公桌上了。”乐乐解释,接着马上告状,“他说他的手机丢了,静姐你信吗?我正在这里审他呢。我说他彻夜未归也不打个电话,我们大家很生气,他还说只有我一个人生气,说我小心眼、小肚鸡肠。静姐,他真讨厌。”
  “乐乐没诓你。”姚静说,想想又觉得自己这些女人如果管得太多,连男人每天的行踪都要过问,男人恐怕也不会高兴,便又道:“不是我们要管你,昨天钟晨说你有些不对劲,所以我们才担心。”
  “我知道,没怪你呢。”张一鸣在姚静脸上亲一下。
  “那昨天到底怎么了?”
  张一鸣略微迟疑,道:“是因为赵敏的事情。不过现在没事了,我已经想清楚,知道该怎么做。回家后再对你们老实交待,好不好?”
  张一鸣微笑着,他是真的决定说出来,他现在要直面在赵敏这里遇到的挫折,然后再堂堂正正地战胜挫折,所以他不怕女人们知道,她们知道后还可以成为他心里的鞭策力量。

  4

  原来是赵敏。姚静和乐乐都松一口气,同时觉得张一鸣的话也是可信的。看看时间也不早,三人便一齐离开CL下楼去。
  “我看见陆婉的车在下面,她来国贸了。”姚静在电梯里想起来随口说到。
  “哦,是……吗?”张一鸣这才记起自己把陆婉的车开来了。
  乐乐有些方面不如姚静那么细腻,但另一些方面的嗅觉可一点不差,就张一鸣这一句话的语气,乐乐突然想到什么,一眼盯住了张一鸣的眼睛,“你说,陆婉的车是不是你开来的?”
  “我……”这死丫头,真是鬼机灵,张一鸣知道乐乐既然点破,又有姚静在旁,自己无论演技通天肯定也再瞒不过去,只得嘿嘿一笑,算是承认。
  “老天,你昨晚在陆婉那里过夜?”乐乐大惊,“哼,等回家后让我姐跟你说话。”
  “别,乐乐,就别烦欢欢了,她要带沉香,多累,多不容易啊。”张一鸣赶紧央求。
  “说几句话有什么累的。”乐乐鬼鬼地不依。
  “你还不知道欢欢?她是个爱用拳脚说话的。”张一鸣苦着脸。
  “哼,你也知道?那你还不老实?我姐不喜欢陆婉,你不知道?”乐乐伸手掐上张一鸣的胳膊,“我以后也改用拳脚说话。不然你武的怕我姐,文的怕静姐,我一点地位都没有。”
  “哎哟。”张一鸣被掐得真痛,“乐乐,你就不能改学静静的温柔招数,学好了我不照样怕你吗?”
  “可我觉得还是武招比较拿手,见效也快。”
  “好了。”姚静拉了拉乐乐,又指指电梯里的摄像头。
  “哟,静姐现在作了政协委员,很注意身份形象了。”乐乐取笑一句,不过还是松开了张一鸣。

  张一鸣见姚静没有对他在陆婉那里过夜发表意见,拿不准她是何想法,心里反而更虚。“昨晚我什么都没做,我是在陆婉家沙发上睡的。”张一鸣解释。
  “没什么,我们昨晚只是担心你遇到什么事,你没事就好,其他的不用说了。”姚静回避地说。她暂时不知道怎么说好,本来张一鸣再又冒出什么女人来姚静已经习惯了,一般也没什么可反对的,如果说现在张一鸣和女人们算一个家的话,从一开始这本就是一个特殊的家庭。但陆婉这件事情,姚静还是想先看欢欢姐的意思再说。
  既然姚静说不说,张一鸣也就不说了。“乐乐,钟晨真的走了?”出了电梯,张一鸣又问起这件事,这件事没有解决好,张一鸣心里始终觉得歉疚。
  乐乐还在替钟晨生气,不满地哼一声,才道:“看你真有点悔意,告诉你算了,钟晨下午说有点事情,出去了。”
  张一鸣舒一口气,想了想又道:“你电话给我用用,我问问她在哪。”
  给人道歉的事情,能尽早就要尽早,这是张一鸣做人的原则之一。
  “你电话真丢了?”乐乐把电话递给张一鸣。
  “别总拿你老公当那喊狼来了的放羊娃。”
  张一鸣接过手机,拨通钟晨的号码。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