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迷失在康熙末年》->卷二 不问苍生问鬼神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八十章 先躲开
( 本章字数:3323 更新时间:2008-5-27 20:46:00 )

  康熙终于给湖北的两大案派来了钦差大臣,竟是正在两江巡视的左都御史郭琇,凌啸在邸报上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总督衙门亲兵队长吴洪文已经到了何园门口。
  “侯爷,制台大人让我来请问一下,豪成大爷的生辰八字和聘礼什么时间可以送过去啊?”
  支吾着送走了吴洪文,凌啸一脸愁容地望着顾贞观。吴洪文传达的意思很清楚,他吴椣已经准备和凌啸全面合作,共度难关了,凌啸何时能够真正地付诸行动?
  凌啸当时只想将吴椣这个封疆大吏牢牢地绑在自己的船上,急切之间,把豪成的婚姻就轻易地定了下来,可是回来的这些日子,他都不敢向豪成提起,尤其是豪成和小雅眉来眼去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很无耻。自己成了一个包办婚姻的家长,还是以弟弟的身份为哥哥包办,更令他惭愧的是,包办原因是肮脏的政治交易。
  现在吴椣在新钦差的压力下,已经向他凌啸实质性地靠拢了,巨大的利益面前,凌啸知道自己无法抵抗诱惑,问题是自己该如何去说服豪成?顾贞观却根本不理会凌啸的眼神,只是指点刚刚能起床的两个弟子一些调理药方子。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一身居家大少爷打扮的豪成拉着金虎进来了。
  “呵呵,啸弟,金虎的差事做得不错、这次的府邸守卫可比那些护卒们做得强多了。刚才那总督府吴洪文,无论走到哪里。都起码有三四个暗哨有在盯着他呢!咦。对了。啸弟。吴文是来干什么的?”
  “……”凌啸面红耳赤,不知道说什么好,平时在外人面前的灵醒和谋段,在哥哥面前一点都用不上。他看看漫不轻心写着药方的顾贞观,又看看偷笑着不敢说话地金虎。硬着头皮道,“哥哥,是这样的。想一一那个”总督吴椣的小孙女烟罗小姐正待字闺中,听说慧心兰质,德言红容貌……”
  豪成一脸通红,高声道“啸弟,等等,你是说……”
  凌啸见他这么激动,吓了一跳,急忙道、“哥哥,你听我说、如果你不满意呢,我马上去退掉这门亲事。”凌啸说完沮丧地一屁股坐下去。放弃就放弃吧,和那巨大的利益相比,豪成这个哥哥更加重要一些。
  “不会吧!”豪成一下子跑到他面前,“你太荒唐了吧、哪有弟弟偷偷帮哥哥订亲的道理啊?”凌啸更觉惭愧,头都低到裤档上去了。
  “顾先生您给评评理啊,这简直就是反了个嘛!我可是长兄如父啊。再说了,好不容易给我定了一门好亲事,没等我偷偷乐上两天,他居然说要给我退掉!您说这成个什么事啊!”
  凌啸傻眼了。他看到顾贞观面带微笑地看房梁看门外。
  就是不看他,明白过来是他,偷偷给豪成报了讯。“那小雅怎么办?
  “我答应会娶小雅作侧室的,我豪成可是个说话算数的爷们,丢出来的话,风吹雨打一百年都是金字诚信招牌!”豪成一副自恋。伤了几天的脑筋,凌啸才发现,原来只有自己一人把这件事情当成了疙瘩,唉这些个古人。
  “好!先生,淮备彩礼的事情就要先生多多地操心了,后天我们就出发前往沔阳,为阿玛额娘他们北葬。“”凌啸解了心头的大结,开心了很多。
  已经被吴椣委任暂署参将的金虎诧异道,“侯爷,眼看着钦差郭大人就要来了。您这一走,岂不是把吴制台一人丢在里独自抗衡啊,要知道,抚台藩台臬台三位大人可都是有阿哥爷们撑腰的,就怕郭大人住死里整倒了吴制台,那样末将岂不是就又要被调回去了?”金虎地编制是督标,吴椣要是倒了、他就只能乖乖地回去向新总督报到了,那这侯爷的心腹岂不是当不成了?
  “这是顾先生的妙招。是以退为进。一则。他郭锈来时,我就躲开他,毕竟他是办案的主差。二来,先看看他是什么章程再说,对于制台那边,也只有雪中送炭的时候,方显得情深义重啊。”其实顾贞观还有一层意思、凌啸却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福建知无堂的案子,凌啸最好回避,否则真的陷得深了,日后万一碰到这恐怖组织的疯狂报复,可就得不偿失。
  “走,何园护军全部跟我回沔阳,侯爷我也要衣锦还乡一把了。”
  八月的最后一天,凌啸豪成和芩儿他们回到了凌啸的“故乡”,六百人的护军行列浩浩荡荡地一路保护,旌旗仪仗的派头可是十分的光鲜。什么叫做光宗耀祖?这就是的。
  前面的肃静回避开路牌仪不说,沅是凌啸的职旗就大的吓人,上面的职衔爵禄可是把沿途路上稍懂经书地人羡慕死了,“钦封世袭周替三等忠毅侯、钦定湖广吏治民情观风巡查使”,两个“钦”字使得围观的人们纷议玲,这个乡里乡亲的大官究竟是哪一个。
  汉阳县县今全程相送固然没话说,沔阳州知州更是提前就来迎接,而全武昌的各衙门几乎都派出了相应的属官陪同前往致祭。凌啸骑在马上回头看了看,官员、衙役和自己的人马成了这上千人的队伍,凌啸忽地感到有些美中不足,要是格尔愣能够活着看到这一幕,该有多好啊。
  直到官兵们进入到杜台活地去了、百姓们才恍然大悟,看来这位大官的家在那片荒地里,纷纷绝了攀亲拉戚地念头。
  平日里那两间破房还未倒塌,只是愈加的破败了,成了神鸦仙狐出没的好去处。凌啸看着一大票的手下军士在这里打扫除草,他弯腰检起丢弃在墙角的那张大弓、心里想起了那两个老人家,禁不住在心里暗暗伤痛起来,音容笑貌莞在眼前。
  才过了不满一年,高地上的坟头上已经荒草谩谩了,那权作墓碑的大石头却没有什么变化。
  凌啸、豪成、兰芩还有两个丫环都跪了下来,凌啸垂泪喃喃祷告,“阿玛额娘,你们两位老人家在天之灵可还好吗?今天啸儿终于回到这里,已经能够完成你们地遗愿了,将你们遗骨还乡,归葬租坟。相信你们在天上见到了大伯,啸儿请你们转告他一声,哥哥我一定会照顾好的,别人欠他的我也一定会讨要的。”
  他看了看身边的三女,声音渐渐放大了些,“阿玛和额娘,看到孩儿为你们娶的媳妇儿了吗?哥哥也定下了亲事,是温婉贤淑的持家女孩、他日我们家开枝散叶,儿孙满堂的付候,相信你们也可以瞑目了。”
  豪成见他祷告完毕、就将他夫妻两个扶到一旁芦棚里歇息。接下来的各衙门致祭、相关的法事布置有条不紊地完成后,方才是重新启坟,用上好的楠木寿材收殓尸骨。
  小雅是个小女孩,见到这种事情难免有些害怕。即使大白天,鬼神之想让她有些瑟瑟发抖,一侧目、却见凌啸早已将兰芩和小依揽在了怀中,“芩儿,别怕,记得我给你讲过阿玛们的事情吗?阿玛和额娘是好人,芩儿更是他们的好媳妇儿,小依小雅也是家里人,他们在天之灵保你们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害你们?”小雅闻言。也渐渐坦然了些。
  依照风俗,北葬时候,儿孙的孝心要体现出来、就是要尽一切可能快速完成到再葬的过程,否则父母的在天之灵被打搅过久,就是儿孙不孝了。凌啸被康熙变相地“夺情”启用,是无法檀离职守,只得交代好豪成一些相应的事宜,由他代自己办好这本该是他来做的事情了。仍由那京城一百护卒保护着,豪成和小雅当即护着灵推登上了汉江上的官船,他们要走大江转运河回京了。
  站在码头上,凌啸看筹渐渐游失在视野的船队,心中不舍。豪成回京之后,就是丁忧期满了、康熙究竟会如何安排的职事呢?凌啸预感到、康熙绝不会好心地把哥哥送到湖广来、自已将会和这哥哥天各一方。
  沔阳知州是个典型的昏庸之辈,光从他那身段上的肥肉就可以看出来,他候在凌啸身边心里无限遥想。这位侯爷是我州人氏、只要巴结好了,相信就算看在乡士之情的份上,自己来日的前程可就如花似锦了,如今各衙门的官员都已经走了,正是自己献殷勤的好时机。
  “侯爷诚孝通天,实在是卑职等的楷摸,相信老大人在之灵看到大人的一片孝心,还有您今日的光大门媚,肯定会十分欣慰的。这里风大,侯爷还请保重啊,卑职恭请侯爷和如人到仙桃镇上现行歇息。
  凌啸看看身边的芩儿和小依,的确也怕她们着凉,就一来到镇上歇息,毕竟像今天的车马劳顿,她们肯定很是疲劳了,再说他把顾贞观师徒留在武昌照应,应该也没什么大碍的,索性就在这里舒心几天。
  可是到了镇上,凌啸才发现舒心变成了闹心。沔阳州内论远近的属官、士绅几乎都在镇上,筵席不下三十桌,连戏台子都摆了两个,全镇的三千百姓就差没有摇彩旗喊口号了,否则他会以为这是在迎接国民党要员呢。
  本想作色推辞一番,谁知道机会就来了,不过这机会,啸可是决不想要。
  一个从七品服色的州判挤进人群,向知州禀报道,“大人,三十里外通顺河管涌泛滥,多处决堤、上百百姓被困!”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