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调教初唐》->正文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百六十章 大唐军事学院春季运动会
( 本章字数:2915 更新时间:2008-5-24 23:09:00 )

  很成功,这一次的家庭时装表演获得了空前的成功,至少我是这样认为,因为咱得饱了一次眼福,李漱等人对于高跟鞋的喜爱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而且,对于这种分出了左方脚,能更便捷行走的靴子推崇倍至,第二天大请早就穿着这双鹿皮高跟靴去她的姐妹家窜门,根本就是去摆显,算了,对于这些美人儿来说只要他们能各平共处就很不错了,爱玩,爱摆显,由她们。
  对于大唐房式蹴球来说,这项对抗性极强,充满了暴力与血腥的运动很适应这些吃饱了没事干浑人痒痒想找人掐架的兵痞,全副武装的铠甲总重近五十斤,是我特地挑选的,作为比赛用服,内里衬上了整套的皮甲,然后,外边穿着的就是大唐明光皑,现在比赛用服的大唐明光铠和以往的大唐明光铠样式有些不太一样,防卸力和抗撞击力上升了很多,而头盔更是重新设计,如此采用以往的凤翅盔的括,那尖锐的凤翅很容易对对手造成伤害,所以一切以朴实为华为主,减少边边角角,头盔的盔沿比以往的头盔伸得要长一些,而且,面甲也作了改造,很接近后世撤揽球选手的那种栅拦之面甲。
  只要竹哨音一吹响,立即能见到数十条热血的兵痞鬼哭狼嚎地在这个宽五十米,长一百米的场地之上冲杀,经过了这几个月来地磨合和锻炼。规则和技术也渐渐变得规范起来,唯一遗憾的是,缺少解说员。想,看着这些个精力过剩的家伙在球场上冲杀,耳边只有令人激动地呐喊助威声,却少了那种电视直播时。精辟而简练的解说,至少,很怀念那个为意大利加油呐喊的小黄,想,很血性的男人,最少他敢在央视上那么激动地吼叫,很佩服。
  “这场比赛还有多久时间结束?”我朝着站在边上瞎激动地段云松问道。习惯性艳抬手看了看,就只看到光溜溜的手臂上啥也没有。
  段云松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扭脸看了眼沙漏:“大概还有两刻钟吧,现在是下半场了。“哦,没事。就是无聊了问问,对了每个月大概举行这样几场比赛?”我摸了摸下巴,很有总教练的架势。
  “一个月大概是…,嘿嘿,让大人见笑了。末将还真没数过,不过,应该不少于四十场。几乎每天都能有一,两场比赛。”段云松一开始装模作样地掰了掰手指头,看我依旧盯着他瞧,嘿嘿嘿地干笑了声,赶紧老实坦白。
  “哦,大概有多少士卒参与这项活动?”我再问了句,所谓的全军健身话动,不能让他们有闲散下来的机会,刚开始从边关得胜而归的那一段时间,学院内打架斗殴,惹事生非的机率比之以往提高了整整一倍以上,虽然我加强镇压下了这股子歪风邪气,但是我也看到了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那就是训练之余地娱乐活动实在是太少了,因为普通军营里,除了常规的军事训练之外,就少有娱乐话动,最多只有几项,比武,举重,摔交。
  于是,我把大唐风行的各项体育娱乐活动进行总结与区分,让对抗性激烈地话动在军事学院的大加推广与开展。例如角抵,也就是从西汉流传至今,后被日本称之为相扑的运动,还有击鞠,步打球,步打球跟现今的曲棍球极为相似,所不同的是步而不骑,人在地上,手持曲杖击球,而击鞠是骑马竞逐击球,所以它与击鞠同属一种运动,唐朝以来兴起艳这种运动,对于没有马或不善骑马而又喜欢击鞠的人,是值得高兴的事情。甚至宫廷里女子也争相竞逐,以步打球为乐。另有木射,这是唐代时创造地一种球的玩法。它类似于地滚球以球击打木柱的运动,其法为置瓶状木柱于地,十柱上赤书有“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五柱上墨书“慢,傲、吝,贪、滥”等宇。参加者抛滚木球以击柱,中赤书者为胜,中墨书者为负,有赏罚。与近代从西方传入的保龄球极相似。
  于是,对这些活动进行了重新分类,至少,马球,房式蹴球,步打球,比武,举重,角抵,射击比赛等等近十项对抗性强,有利于提高将士们的体力,视眼,团结性的话动被列为了军事学院常规体育娱乐活动。
  “大多数学员都会参与三到五项,有的学员参加得多一些,比如那些个您的几位舅兄,所有项目都经常参加。”段云松啥意思?我舅兄?那半打青春版程叔叔是我舅兄又咋了?什么人嘛,连话也不会说。
  我板起了脸:“这是什么话,要注意影响,这里是学院,不是在长安城里,也不是课余时间,学院里,就得以学员称之,那半打?咳咳咳,嗯,有些感冒了,你记住,军事学院的学员就只是学员,不能因为他们是某某人的亲戚就多加照应,明白吗?”
  “末将遵命,是末将疏忽了,还望大人莫怪,大人大公无私,秉公治学之理念,实在让末将敬仰……”段云松与我相处了一段时间,看样子也理解了我的脾气,知错就改,就是好同志嘛,嗯,当然,拍马屁了可以,但是不能太露骨了。
  我扳了扳手拈头,朝着段云松道:“再过了一个来月,就是春末了,云松,你觉得咱们是不是该来开一场春季运动会?”
  “春季运动会?!”段云松不知道我为什么把春天和运动联系在一起。
  很是师长地拍了拍段云松的肩膀,朝他很善良地笑了笑:“呵呵,春也,一年之初也,正所谓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春末之时,将这些活动……”毕竞是新事物,新理念,咱得解释得仔细一些,免得他会错了意。
  我拿手指了指围一圈:“集中地,系统地进行开展,咱们学院不是按每五百人为一团,百人为一旅吗?如果是团体运动,比如这种蹴球,就按旅来组队比赛,每一旅,只允许组建一只蹴球队,按轮流赛制,在团内举起,选出优胜的队伍,参加最后的淘汰赛,每一赛,胜者晋级,败者退场。最后,先进行第三,四名的争夺,最后,进行第一第二名的争夺,前三名,毕会有奖品,奖杯,奖金,第一名作为胜利者,可以把他们的名字,刻在……”摸了摸下巴,斜了眼段云松,这货已经是一双招子大亮,拼命地绞手,像是很想掺一脚地架势。
  “想,咱们可以在这附近建一大唐军事学院冠军大厅,专门把那些获得了第一名的各位将士的名字篆刻在里面,并且写清楚他们是经过了怎么的紧张艰苦的比赛获得了什么样的冠军,当然,单人赛事的冠军同样也会留名其中。”
  啪!段云松双掌交击在了一起,脸激动的都红了:“妙啊大人,这主意实在太妙了,不仅仅提高学员们对于这些体育健身活动的积极性,更能激发他们的上进心和好胜心,大人,我也报名。”
  看到了段云松的表现,我很满意,至少,这代表着我的这个主意很不错,很有成功的机率,相信大多数吃饱了没事干的学员都很非常地赞同这事,废话,正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不想跳出来搏杀一番,现在好了,给你们机会,让你们通过这些个对抗性激烈的话动,从这里,走向那高高在上的冠军台阶。
  “不过这里……”段云松怕是恨不得现下就把自个的名字刻到那座所谓的大唐军事学院冠军大厅里,可是扫了一圈下来,这座方园数里的广场周围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各种建筑物给占据一空。
  “没关系,本大人已经有了地方了,就那边!”伸手一指,嗯,是公厕那边,段云松瞪圆了眼,就像是闻到了股子味似的抽了抽鼻翼:“大人,可是那里是公厕啊?!”段云松啥都好,可就是一旦激动起来,经常爱忘乎所以。
  扫了他一眼,很是无奈地语气朝着段云松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想把公厕改建成刻上咱们名头的房间?供大唐军事学员的后辈学员们入厕的时候蹲着欣赏?”
  如果段云松说敢回答说是,那么,我会让他自个把他的名字涂满整间公厕,供后人瞻仰。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