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一三章 几人无眠
( 本章字数:3426 更新时间:2008-5-24 17:23:00 )

  
  1

  “静姐,老公会不会遇到什么事了?”当天夜里,十一点多张一鸣还没有回家,乐乐不禁有些担心地对姚静说。
  乐乐的担心源于今天中午从钟晨那里知道的一些情况。那是中午下班的时候,没见张一鸣,乐乐便跟钟晨一块吃午饭,看见钟晨的精神看上去似乎不太好,便问她是不是不舒服。结果钟晨迟疑片刻,没有回答,却问乐乐:“张总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没有啊?怎么了?”张一鸣的心情在自己的这些个女人面前掩饰得还算不错,乐乐不像姚静那么细腻,没什么察觉。
  “他今天对我发在脾气,发很大的脾气,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钟晨咬住了嘴唇。
  “对你发脾气?为什么呀?”乐乐非常吃惊。自己男人的脾气乐乐非常了解,他那人,会对女人发脾气吗?何况是对钟晨。张一鸣一直很欣赏和尊重钟晨,这一点他从来也没在乐乐她们面前隐瞒过。
  钟晨摇摇头。
  “这个家伙,你帮她做了多少事,凭什么对你发脾气,耍老板威风是不是?下午我帮你找他,他要不给你道歉,就别给他干了。我告诉你,他要缺了你,工作上全得乱套,只怕三个月都恢复不了元气。”
  别给他干了?钟晨苦笑一下,轻轻摇摇头。就是因为自己要离开,才引得他发那么大脾气。他不想自己走,他需要自己,这一点钟晨心里明白,此刻乐乐的话更是增加了一个佐证。钟晨不知自己该高兴还是生气,他就是采取这样粗暴的方式来挽留自己?
  乐乐误解了钟晨摇头的含义。“你怕什么?你这么能干,还怕找不到新的好工作?要不你去我静姐那边。静姐脾气好,决不会让你受气。”
  乐乐完全把自己跟钟晨放一个战壕里了,倒像张一鸣成了她俩共同的敌人。说起来乐乐这算是帮一个外人在对付自己的男人,而且使出了损招,明知张一鸣需要钟晨,还怂恿她离开,甚至连后路都帮她找好。钟晨看着乐乐毫无虚假的义愤,心里不禁羡慕起她来,她敢这样为帮自己出气而对付自己的男人,其背后的根源不恰恰是这男人对她的宽容和宠爱?
  “算了乐乐,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想找你来帮我出气的,我也没生气。我只是觉得奇怪,张总上午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本来说好回来后再跟我谈。结果十点多的时候他突然打电话过来,劈头盖脸地就冲我发了通脾气,完了也不等我说话语又把电话挂了。真的很奇怪。”
  “嗯?是这样吗?”乐乐也糊涂了,掏出手机拨张一鸣的号码。无法接通。
  “我也打过,无法接通。”钟晨见乐乐的表情就知道是什么结果。
  乐乐和钟晨面面相觑,她这时也开始有点奇怪和担心起来。
  直到下午下班张一鸣都没有回公司,他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乐乐心里越来越奇怪,回到家后便把这事跟姚静和欢欢说了。现在十一点已过,欢欢带着沉香已经睡了,乐乐跟姚静还坐在客厅里。
  “静姐,你说到底怎么回事?”乐乐又问。
  “我也不知道。再等等吧,现在住这边比较远,他可能已经在路上了。”
  因为欢欢和沉香回来,现在大家都住到水郡的别墅里,这里更加宽敞。刘红因为要读书,还要上班,所以只是周末过来,平时则看情况,有时候过来有时候就住市里了。今晚刘红就不在。
  在乐乐和姚静等着张一鸣的时候,张一鸣在陆婉家里喝醉,早已经在她的沙发上睡着了。

  2

  陆婉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般让张一鸣彻底清醒,他忽然连诗思离开时候自己的失误都看清楚了。当初他在天涯海角追到诗思,也许就像今天的赵敏一样,诗思未必是不可追回的,可惜他没有说任何挽回的话,除了责怪诗思的背叛。仿佛一切都是诗思的错,他自己没有任何责任。此时此刻张一鸣忽然明白,自己没有在最后一刻毫不放弃地留下诗思,才是她最终真正离去的原因,在天涯海角,诗思其实是在等他,否则她早可以走了。诗思给了他最后一次机会,但他没有抓住,甚至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那是一个机会,直到这么久之后的今天。
  “姐,把你最好的酒拿出来,我想喝点。”张一鸣有一种狂饮的冲动,他知道陆婉这里随时都有最顶级的红酒,“还有,我去做菜,我今天做给你吃。”
  陆婉笑起来,“是不是我把你骂糊涂了?你就这么听不得真话?”
  “哪里,我是听姐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真的,姐,我想表达对你的感谢。”张一鸣的情绪明显好起来。
  “我已经叫外卖了。”
  “没事,放那里。”
  “可你会做什么呀?”
  “煎鸡蛋,我煎得挺好的。”
  张一鸣看见陆婉皱起了眉头。
  “要不炒也行,我炒鸡蛋也不错。”
  “干嘛老跟鸡蛋过不去?还有别的手艺没?”
  “没了。一招鲜吃遍天,手艺要那么多干嘛。”
  张一鸣振振有词地往厨房去了。
  张一鸣一气陆婉冰箱里的十几个鸡蛋全部煎了,端出来吓陆婉一跳。“老天,你都煎了?”
  “没事,吃得完。我爱吃。”
  陆婉无奈,拿出一瓶红酒,“ChateauPetrus,波尔多八大酒庄之首,我去年从法国带回来的。看你今天这个样子,肯定是被你糟蹋了。”
  看着那十几个煎鸡蛋,陆婉忍不住又道:“你看看你,这真是你的性格,自己喜欢的就一个也舍不得放弃,非要全部得到,连鸡蛋都不例外。”
  “好,说得好。姐,为你这句话,我马上敬你一杯。”张一鸣打开Petrus,倒上两杯,“姐我告诉你,我就是要全部得到。我明天就开始追赵敏,我一定把她追回来。而且不光是赵敏……”张一鸣将手里的酒杯一饮而尽。
  陆婉含笑看着张一鸣,浅浅抿了一口。陆婉喜欢看张一鸣充满自信,意气风发的样子。
  张一鸣不管三七二十一,不断给自己倒酒,喝了再倒,话也越来越多。
  “姐,你、你站起来。”也许今天经历太多的情绪起落,张一鸣明显不胜酒力,一瓶Petrus快完时,他的人也有些晕乎乎的了。
  “干嘛?”陆婉莫名其妙,站起来看看自己周身是否有何不妥。
  “没干嘛。姐,你的腿,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酒力让张一鸣说得断断续续。
  “你真是的,喝多了。”
  陆婉这才明白,嗔一句便想坐下,张一鸣叫道:“别,姐,你就站着,站在我面前,让我就这样看着。我、我不用菜,我就能喝酒;我不喝酒,我、我就会醉,知道为什么吗?因为,秀色可餐,美色醉人。姐,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去找你吗?其实我是想问、是想问你……”张一鸣盯着眼前的陆婉裹在丝袜里修长的双腿,仰头又干掉一杯。
  陆婉呆呆地站在张一鸣面前,展现着自己的美丽,同时感受着他对自己美丽的崇拜。这是何其相似的场景!如果此时张一鸣手里拿的不是酒杯而是画笔,如果他对自己美丽的描绘用的不是语言而是色彩和线条,如果……。陆婉眼里的泪珠滚滚滑落,可惜张一鸣没有发现。他甚至没来得及说完自己的话,就倒在沙发上睡过去了。

  3

  陆婉收拾好桌子,沙发上的张一鸣已经发出厚重但均匀的呼吸声。陆婉静静地在他旁边坐下,低头看着他的脸庞。这是陆婉第一次看见张一鸣睡着的样子,却感觉又是那么的熟悉。陆婉纤长的手指抚摸上张一鸣的脸,极轻地,仿佛害怕将他惊醒,将自己的梦也惊醒。
  是不是要给姚静打个电话告诉她张一鸣在这里?陆婉想了想,还是没打。就让自己自私一回吧,让自己有机会一整晚看着这张在熟睡中与记忆中的另一张脸益发相似的脸,连那熟睡中才彻底袒露的孩子气都是那么的如出一辙。
  这一晚,陆婉也没有回房去睡,她坐在张一鸣身边,将他的头枕到自己的大腿上,让他睡得更舒服一点,然后自己靠在沙发上眯了过去。

  4

  这一晚,注定无法好睡的还有周蜜。
  周蜜不知道张一鸣今天是怎么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赶他走?为什么要拿姐姐做借口?他今天第一次说出来,他是自己的男人,不是姐夫。是自己有没有勇气承认,自己心底最隐秘、最深处的某个地方,其实一直期待着这一刻。期待着,也害怕着。
  想什么也没用了,他已经被自己赶走。像他那样的人,还可能回头来再对自己低声下气吗?
  后悔像毒蛇一样啮噬着周蜜的心,几乎从张一鸣刚刚冲出房门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可惜以周蜜内向的性格,她怎么能张得开口叫他回来。
  张一鸣走后,周蜜默默地流了好久的泪,直到终于稍稍平静,她做的唯一一件事情是打电话取消下午的搬家。
  周蜜把张一鸣摔碎的手机一块块捡来,整个下午,然后是整个晚上,试图把它们拼合起来,可惜,这一下摔得太狠,以她之能已无拼合可能。难道这是一个隐隐的预示?想到这一点周蜜倒身于床上,忍不住又流出泪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