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一二章 醍醐灌顶
( 本章字数:3718 更新时间:2008-5-24 17:03:00 )


  1

  陆婉接到保安电话的时候她正在来红颜会馆的路上。听说居然有人在会馆闹事,指名道姓要见她,还打了一个保安,陆婉心里无比吃惊,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为了什么。保安在电话里说像是来讨账的,这让陆婉更加莫名其妙,她没欠任何人的钱,连经济上的小过节都没有呀?
  “你们稳住他,我尽快赶到。”陆婉最后交待说。
  急匆匆赶回会馆,陆婉立刻被迎宾小姐迎住,给她指了坐在那边喝咖啡的闹事之人,一看之下,陆婉比在路上不知谁来闹事的时候还要吃惊。怎么会是一鸣?
  陆婉的惊讶很快死转为担心。在路上的时候陆婉没有一点担心,因为不管什么原因,来者是谁,她不相信谁能把她、把红颜会馆怎么样。但现在不同,陆婉为张一鸣担心。要不是遇上什么大事,一鸣怎么会这样?
  “一鸣。”陆婉快步走到张一鸣身后,不无担忧地叫一声。
  张一鸣回过头,看见陆婉,脸上露出笑容。“姐你回了?”
  张一鸣的神情竟与刚刚才到的时候大是不同,显得平和许多。因为不放心而跟陆婉一起过来的保安和迎宾小姐看见张一鸣此时的神态,又听陆婉和张一鸣之间这么一称呼,都有点傻眼。搞了半天原来是老板的弟弟,感情是家务事。尤其挨了张一鸣一下的那个保安心里直叫冤,看来今天这一下要白挨了。管到老板的弟弟头上,插手老板的家务事,挨这么一下那还不是自认倒霉?
  陆婉竟像听得见这保安的心声,这时转头对他说道:“今天的事情是个误会,让你受累了,回头我会补偿你。”
  保安哪敢,连连说不用。
  张一鸣坐在这里已经喝了好一阵咖啡,把今天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纷乱的思绪得到梳理,脑海里不再是乱糟糟一团,情绪也渐渐平稳下来。十年股市的风吹浪打中过来,保持稳定的情绪和清醒的头脑早已是张一鸣最突出的优点,今天这样失常、失态,本就相当不可能发生,如果这是在当年,同行知道以冷静著称的顶尖操盘手张一鸣居然这样没有自控能力,只怕都会暗暗取笑,如果被郝总知道,那肯定更是一顿严厉的责骂。
  张一鸣站起身走到被自己打倒过的那个保安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不起,今天我有点着急,改天一定找机会给你赔罪。”说完又对其他几人包括那被吓坏了的迎宾小姐说了些抱歉的话。

  2

  不快的事情暂时烟消云散,员工各就各位回去工作之后,陆婉却没有陪张一鸣坐下来,反而道:“我们走吧。”
  “去哪?”张一鸣见陆婉似乎有往外走的意思。
  “去我家啊。你今天这个样子跑到我这里来,肯定不是没有原因的吧?你跟我回去好好说说。”陆婉感到事情蹊跷,不想在这里听张一鸣说。
  俩人走出门外,张一鸣想上自己的车,陆婉阻止道:“你别开车了,瞧你今天这反常的样子,让人不放心。坐我的车走。”
  张一鸣也不坚持,上了陆婉的法拉利。陆婉根本等不得到家,上路之后,她就半含埋怨的语气问道:“一鸣你今天是怎么了,搞得我一路上急急忙忙地,还以为是谁跑到我那里闹事去了。”
  “对不起。”张一鸣此时也后悔自己的冲动。
  “不是要你对不起。说吧,去找我干嘛?”
  “也没啥事,就是……路过你那里,就进去顺便想看看你。”当时携一股子怒气、怨气想前来质问陆婉,现在想想自己真是莫名其妙,所以绝不敢对陆婉直说了,那时想好的见到陆婉就马上要问的一些话也压在了心里。今天这事跟陆婉毫不搭界,不光陆婉,跟钟晨和周蜜都不搭界,现在已经把钟晨和周蜜得罪,张一鸣再不想又赔上陆婉。
  可陆婉如何肯信张一鸣的话,“就为这事,我不在你就把我的人给打了?”
  “姐,我不是已经说对不起了。”张一鸣知道陆婉爱听什么话。没办法,今天自己有错在先,而且错得毫无道理,只好说些她爱听的。陆婉刚回到会馆的时候张一鸣开口就叫姐,也是这个道理。
  可惜这回张一鸣叫得亲热却没有明显效果,陆婉没打算放过他。张一鸣还没有理解,陆婉对他今天的行为始终不是生气,而是担心,张一鸣越是叫得亲热,越是增加了陆婉心里替他担心的理由。
  “一鸣你别敷衍我,你到底遇上啥事了?你要不说,以后也别叫我姐了,就当我们从来都不不认识。”
  陆婉这“就当我们从来都不不认识”本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表达生气的话,哪知却正好触到今天张一鸣伤痛的根源,若是在两个小时以前,张一鸣肯定又像在周蜜那里一样爆发出来,好在他现在已经冷静许多,但这话还是勾得他心里一痛。
  “我失恋了,心里不痛快,想来找你聊聊。”张一鸣说出大半实情。
  陆婉愣了一下,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来。“一鸣,你拿姐开心呢吧?你失恋?你失什么恋啊?是乐乐还是姚静不要你了?你说我能信吗?”但说到这里,陆婉忽然又想起什么地“哦”了一声,“元旦那次的晚宴上我跟姚静聊了几句,她说欢欢回来了,难不成是欢欢不准她们俩跟你在一起?”
  陆婉猜得倒没错,可惜猜中的是两年前的情况。有了赵敏的教训,此时在陆婉面前,张一鸣也不打算隐瞒自己跟欢欢的关系。
  “不是。我还没跟你说,欢欢是跟我一起回北京的,她给我生了个儿子。”想起沉香,张一鸣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张一鸣冷不防冒出这么一句,只把陆婉惊得开车的方向都飘了一下。
  “一鸣,你没开玩笑吧?”
  “没有。”
  陆婉沉默下来,也不知想什么,半天,才笑道:“恭喜你,一鸣。你还说失恋,就知道你拿姐开心。”
  “我说的不是欢欢她们,是那个女孩,你见过的,在莽山那一次。”
  “哦——”,陆婉想了起来。

  3

  到达家里的时候,陆婉差不多已经知道一切。
  “姐今天不想做饭,我们叫外卖吧。”已到晚餐时间,陆婉进屋后一边脱鞋一边对张一鸣说。
  “随便。”
  陆婉的打扮从来时尚,北京冬天的尾巴还在,她已经穿上春装,今天是羊绒面料的直裙、厚丝袜配以黑色长靴。张一鸣先换好鞋,在一旁见陆婉一只胳膊夹着她LV的小皮包,一只手脱靴不太方便,便从她腋下接过皮包,同时伸手扶住了她。
  “谢谢。”陆婉换好鞋,和张一鸣一起走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又拿起电话订好外卖。放下电话之后,陆婉才放松身子倒在沙发背上。“好了,失恋男人,现在你就在这里好好发泄吧。我保证出了这个屋谁也不知道。”
  “也没什么可发泄的。我已经没事了。”
  “真的假的?”
  “真的。”
  “好,是男人。”陆婉调侃一句。“那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除了接受事实,还能怎么办?”张一鸣有些垂头丧气。
  “你就该接受事实。瞧你身边都多少女人了,现在连儿子都有了,人家一青春妙龄的姑娘家,而且要钱有钱,要才有才,人还长得那么漂亮,凭什么跟你这受气?”
  张一鸣没料到陆婉这样说,不禁怨到:“姐,你怎么不安慰我,还在我伤口撒盐。”
  “你不是说你没事了,你接受事实吗?”
  “那不是没办法吗?我心里真是喜欢赵敏。姐我跟你说我真的很后悔,如果能让我重来一次,我一定好好追她,不让她对我死心。”
  张一鸣渐渐吐露真实心声,陆婉微微一笑,这才是她想要的。
  “可你那么多女人,到底真喜欢谁?”
  “每一个都真喜欢。姐,不怕你笑话,我告诉你,男人就这样,我就这样。”
  张一鸣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陆婉知道他已经说出最真心的话来,如果就这个问题再行争论,那就是探讨最基本的价值观、道德观了,这种形而上的问题,当然不是陆婉想探讨的。

  4

  “失恋男人,既然真喜欢她,既然认定自己就是这样,每一个都喜欢,每一个都不想放弃,那干嘛要接受事实?干嘛不去挽回?”陆婉仍旧有点调侃的语气,但话的内容已经到正题。
  “怎么挽回?我觉得我跟赵敏的关系已经走进死胡同。”
  “怎么个叫走进死胡同?一鸣,我说句实话你可别不爱听。你是一直太幸运了,你有女人缘,身边的女人都喜欢你,所以你不知不觉习以为常,觉得她们都该这样。现在出了个异类,你就不知该怎么办了。我猜你从来就没追过女孩子,是吧?”
  陆婉猜得一点没错,在张一鸣的经历中,他似乎一直只需要决定接受或者不接受哪个女人,而没有主动花心思去打动哪个女人接受自己。
  “其实也不是。”虽然陆婉猜得没错,但张一鸣有点不好意思,狡辩道:“只是我现在想追她也晚了,我不是跟你说了,她已经接受了她那个同学。”想起华佳敏说起剑南春时似乎还算满意的神情,张一鸣就觉得心里堵。“华总也觉得这男孩不错,挺满意的,我还能怎么办?难道我还能让她这男同学突然变成一坏人,或是他本身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让赵敏看清他的本质后再次放弃他?”
  “一鸣你怎么这样?”陆婉今天第一次真的恼起来,“说你一直幸运你还不服气。追女孩子是这样的吗?有一个对手就放弃,就想着老天帮忙,把对手变成坏人或者披着羊皮的狼,然后女孩子醒悟过来,还是觉得你好,于是自动回到你怀抱。你觉得这种情节在现实里可信吗?有几分发生的概率?你怎么没想过凭自己的努力和付出真真正正地去追到她?不管有几个对手,不管人家对她多好,你取胜的唯一方法是比对手做得更好,而不是等老天帮你把对手变差,你明不明白?”
  张一鸣看着陆婉,眼里的目光一扫颓势,变得闪亮起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