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零七章 忧伤电波
( 本章字数:3532 更新时间:2008-5-24 16:56:00 )

  
  1

  帮赵敏把行李搬进屋的剑南春出来了,张一鸣问他准备去哪,要不要捎他一段,剑南春想了想,摇了摇头。从上次在北大百年礼堂第一次见到张一鸣,剑南春已经猜出他就是那个令赵敏为之欢喜为之忧伤的男人,根据今天从机场一路回来的情况看,差不多可以肯定赵敏这次的生病也跟这个男人有密切关系,剑南春不知道跟这个男人单独坐在一辆车上自己能说些什么。
  张一鸣今天的心情也并不开朗,出于礼貌地一问,既然剑南春婉拒,他也没再多说,开车先走了。
  离开天鹅山庄,看看时间,十二点刚过,一时之间张一鸣却不知道该去哪了。今天为了接赵敏的机,张一鸣离开公司时特意将工作都作了安排,心里头准备的就是接上赵敏后一天都呆在天鹅山庄不再回公司的,没想到现在铩羽而归,连门都没得进。现在是回公司还是直接回家?公司有乐乐在,家里有欢欢在,她们都知道张一鸣今天去接赵敏了,若见他这么早回去,用膝盖也想得出是怎么回事。张一鸣不想再把自己跟赵敏之间的任何波折带回家去影响其他的女人。
  车开出一阵之后吗,前面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张一鸣被堵在了路上,这倒帮了漫无目的的张一鸣的忙,使他不必马上决定去哪里。巴不得堵到下午下班时间才好呢,张一鸣第一次对堵车充满感激和期待。
  无聊之中张一鸣随手打开收音机,交通广播里正播着流行音乐的节目,这是张一鸣完全不懂的一档节目。不过无所谓,张一鸣并不在意听什么,只不过想为自己杂乱的思绪添一个背景声罢了。

  2

  赵敏从窗户里悄悄看着张一鸣跟剑南春说了几句话,看情形是问剑南春要不要上车,剑南春摇头后,张一鸣自己钻进车里,开车走了。
  直到张一鸣的车看不见,赵敏离开窗口,在床上坐下来出神。陈鹭洗了把脸从卫生间出来,看见赵敏坐在床上发呆。
  “怎么了姐姐?”陈鹭问。
  “没什么。你累吗陈鹭?”
  “还好。”
  “那你陪我出去一下。”
  “现在吗?去哪?”陈鹭有些奇怪。
  “随便,就是开车转转。”
  “哦。”陈鹭心想出去转转也好,这回去厦门之前,姐姐在北京曾是死也不肯出门的,现在这个心结算是解开了。
  俩姐妹下楼跟华佳敏一说,华佳敏的想法跟陈鹭一样,便也没多说,由她俩去了。
  天鹅山庄有很大一片,光走出去就得花二十几分钟,赵敏和陈鹭的车在山庄的大门追上了正独自走着的剑南春。
  “上来挤挤吧,我送你回学校。”赵敏将车停在剑南春身边说。
  虽然newbeetle的后排十分狭小,剑南春一年轻小伙子坐进去定是相当不舒服,但赵敏这句话还是让剑南春喜出望外,毫不犹豫地连连点头答应。
  newbeetle载上剑南春后再次开动,陈鹭这时候才似乎感到姐姐开车出来的本意就是在此,心里便有些说不清的感觉。陈鹭觉得,姐姐在感情上的这样一个特殊时期,就像干妈阻止张一鸣跟姐姐接触一样,似乎对剑南春也保持一段时间的隔离比较好。一个人在心态不平和、情绪不稳定的情况下,最好避免做出任何重大决定。可姐姐今天似乎是专门来追剑南春的,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呢?

  剑南春上车后很高兴,找些话题问起厦门的事情、大海的事情,又说自己没见过海,希望有机会也能去厦门一游,等等。
  赵敏似乎专心开着车,结果剑南春多半的话都是陈鹭在回答,而平时叽叽喳喳的陈鹭今天也没多少说话的心思,不久之后车厢里终于安静下来,变成三个人各想各的心事。
  也许是意识到车厢里的沉闷,赵敏随手打开收音机。收音机里传来一男一女俩主持在热烈地聊着一支乐队的成长出名过程,仔细一听,说的是F.I.R乐队。他们已经聊到尾声,最后只听女主持说:“好了,刚才简单聊了一下F.I.R乐队的经历,现在我们开始接受歌迷的点歌,你可以发送短信或者打电话进来,点播你最喜欢的F.I.R乐队的歌曲。我们不妨猜猜,第一首被点的歌曲是哪一首呢?”
  “陈鹭,帮我点首歌。”赵敏忽然说。赵敏开着车,不方便用手机。
  “什么歌?”
  “《我们的爱》”
  “啊?”陈鹭似乎猜到姐姐心里的想法,还在犹豫间,已经不牢她费心,收音机里女主持的声音又响起。
  “啊,已经有电话打进来,这位歌迷点的是《我们的爱》。没错,这是F.I.R最出名的歌曲之一,我刚才猜想第一首被点播的就是它。文健,你呢?”女主持装模作样地又问男主持一句。
  “没错,我猜的也是这首。好,下面我们一起来欣赏F.I.R——《我们的爱》。”
  男主持的话音落下,音乐声起。

  3

  车继续行驶着,F.I.R性感而忧伤的声音很快充满车厢,“……,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直到现在,我还默默的等待,……”
  剑南春从车前方赵敏头上的后视镜里看见赵敏凝神听歌的眼睛,那里有着不经意流露的如F.I.R的声音一般的忧伤、执着和迷离,剑南春忽然拿出手机,飞快地编辑好一条点播的短信发送出去。
  “我点了一首《lydia》,不知道会不会播。”剑南春发完短信后说。
  听到歌名,陈鹭回头看了剑南春一眼。
  剑南春的运气很好,第二首歌正是《lydia》,主持人说手机尾号多少多少的歌迷,为朋友点播一首《lydia》,希望朋友开心、快乐。这正是剑南春的手机尾号。剑南春脸上露出笑容。赵敏和陈鹭也都明白了剑南春的意思,赵敏没有露出任何声色,陈鹭小嘴撇了撇,也掏出手机喀喀喀喀地编写短信起来。
  “……,他走了带不走你的天堂,风干后会留下彩虹泪光,他走了你可以把梦留下,总会有个地方等待爱飞翔,……”不再诉说自己的忧伤,劝说着lydia的F.I.R的声音中便有了一种野性、一种坚强。
  剑南春始终从后视镜里瞄着赵敏的神情,然而赵敏的神情没有变化。
  “姐姐,我也点了一首。”陈鹭说。
  “哪首?”赵敏淡淡地问。
  “听了就知道。”陈鹭说着,心里暗暗祈祷电台一定要播出来,马上播。
  陈鹭的祈祷没有落空,电台里再次传来主持人念着手机尾号的声音时,这边车里的三个人立刻听出是陈鹭的手机。陈鹭高兴地叫起来,“就这个就这个,他们也要播我的了。”
  陈鹭点的是《千年之恋》。
  “姐姐你仔细听,我最喜欢最后一句了。”陈鹭特意提醒赵敏说。
  “……,穿越千年的哀愁,是你在尽头等我,最美丽的感动会值得,用一生守候。”
  ……
  赵敏听着,心里深深一叹。最美丽的感动值得用一生守候,可是陈鹭,有什么力量能帮我穿越千年的哀愁呢?

  4

  道路慢慢通了,张一鸣的车夹杂在长长的车龙中间开始缓缓移动,收音机里的主持人开始在介绍一个叫什么“飞儿”还是“菲儿”的乐队,叽里呱啦说一通后,让歌迷用短信或者打电话点播这个乐队的歌曲。
  张一鸣嘴角撇一下,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讽和无奈,点播歌曲这种事情,张一鸣觉得自己下辈子也不会做。但是自己这样的异类能在这个媒体和通信都前所未有发达的时代,阻止这个社会向泛娱乐化大踏步前进的步伐吗?要知道,这些产业互相促进,创造了多少GDP!
  道路越来越顺,张一鸣渐渐将精力集中到开车上,没再理会收音机的的声音,直到忽然被一句歌词抓住——“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
  张一鸣一下有些出神了,“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谁说的?会吗,会这样吗?
  会的,会这样的,有些东西,是容不得一次又一次地错过的。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张一鸣内心响起。
  张一鸣的心头忽然感到一种莫名的紧张,歌已经播完,张一鸣不记得其它的内容,脑海中反复回荡的就是那句“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此时的他才发现歌手的声音很有特质,有一种牵动人心的忧伤。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境使然。
  张一鸣拿起电话,想让电台把这歌重播一遍,或者至少问问这首歌叫什么名字,这时才发现自己一开始根本没留意主持人说的点播电话号码。
  张一鸣颓然放下电话,伸手喀地一下将收音机也关了。从来不听音乐的,第一次听就是这么一影响心情的东西。
  眼见到一立交桥,必须做出去哪里的决定了,思绪纷乱的张一鸣也没多想,顺着道路上了桥。行至桥顶,张一鸣不经意偏头一看,看见桥下正交方向的道路上,一辆newbeetle小车正好驶过。
  那不是赵敏的车吗?
  华佳敏说她们想休息,所以张一鸣今天连华家的门都没能进,此刻瞄着迅速远离的赵敏的车,张一鸣忽然懂了,原来她们其实并不是那么需要休息,至少匆匆进了家门让张一鸣在离开时没能再看见一眼的赵敏并不太需要休息。她需要的只是不再被自己打扰,张一鸣想着,感到胸口仿佛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
  “我们的爱,过了就不再回来”,张一鸣仿佛看见这句歌词随着电波在全北京的上空飘荡。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