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零六章 失落心情
( 本章字数:3539 更新时间:2008-5-24 16:51:00 )


  1

  “陈鹭,他没有打错吧?”赵敏身子没动,仍旧眺望着远方的海面,却突然冒出一句。
  “啊?谁?”陈鹭更加惊慌失措。姐姐站得离自己很近,她恐怕是听到电话里面的声音了。
  赵敏确实听见了电话里面的声音,虽然很小,听不出内容,却足以让她分辨出是谁。怎么可能分辨不出呢?那个刻骨铭心的声音,只要有一个字落入耳朵里,足矣。
  不光是赵敏,华得佳敏虽然离得稍远听不见电话里的声音,但从陈鹭一开始接电话时的反应早已猜出八九分。智商奇高的小探花陈鹭情商可不怎么样,撒谎吹牛、装模作样、故作镇静等等这些把戏绝对不是她的强项。
  华佳敏本来碍于赵敏在旁边不好说破,现见赵敏既然已经听出来,便对陈鹭道:“陈鹭,记着干妈说的话。”
  “记得,所以我挂断了。”看来姐姐和干妈都已经知道,陈鹭便也不再隐瞒。
  “没关系,妈。”赵敏这时转过了身来,“我已经无所谓了,你们不必担心对我有什么影响,像瘟神一样地避着提起他。”
  华佳敏和陈鹭都是一惊,“小敏……”华佳敏叫了一声。
  赵敏淡淡一笑,“我懂了,失去的同时也是解脱,所以,我现在的心里大概也可以说是悲欣交集吧。‘这一天终于来了’——我猜弘一法师用生命中最后的力气在写着‘悲欣交集’四个字的那一刻,心里想的一定是这类似的一句话。很多时候,经过漫长的等待之后,我们最后才发现自己坚持的只是要等一个结果,已经不在乎这结果是什么。”
  “好好。”华佳敏露出笑容,“小敏,你能这样想就好,这说明你真的长大了,妈很高兴。”
  “姐姐,你是真的吗?”陈鹭露出的却是疑惑的神色。
  “当然……真的。”
  海风吹得赵敏的发丝飞扬起来,挡住了她的双眼。赵敏转过身去,再次面向着远方的海面,背对着陈鹭和母亲,才轻轻用手指勾下脸上的秀发,秀发下,被遮住的眼里晶莹闪亮。

  2

  “我们回去吧。”海风把眼里的痕迹吹干之后,赵敏转过身来,“干爸干妈还等着我们吃饭呢。唉,真的好想多呆些日子,可惜要开学了。”
  今天是这次在厦门的最后一次出海,开学日期临近,赵敏、陈鹭和华佳敏已定好明天返京的机票,所以陈家父母在家准备一顿丰盛的饯行晚餐。
  晚餐上,陈母对赵敏显得恋恋不舍。其实赵敏并非第一次来干妈家,只因这次情况特殊,陈母有些放心不下而已。华佳敏在一旁看着陈母对赵敏诸多交待,又反复叮嘱陈鹭说两姐妹要互相照顾,心中已明白并感激陈母的心意,为让她也宽些心,华佳敏便提起下午在船上的事情,说赵敏的心结已解,没什么事情了。
  虽然并不知道张一鸣其人,但陈家夫妇此时已经知道赵敏这回生病的大概原因,只是大家一直都不在赵敏跟前提起,只见今晚居然能说起此事,便可知赵敏已经基本无碍,陈母不禁松了一大口气,忍了好久的话终于可说来:“这就对了,小敏你这么优秀,哪个男孩子都不值得你这样。”
  对于干妈的话,赵敏淡淡一笑没有做声。晚餐的气氛自此之后变得真正轻松起来,除了陈鹭偶尔还会瞄一眼姐姐的眼神。
  饭后,陈鹭借故扔垃圾一个人下了楼,垃圾扔过之后,陈鹭掏出手机迟疑起来。要不要给张一鸣打个电话呢?
  对于张一鸣,现在陈鹭真是又恨又同情。这次把姐姐气成这样,不恨他才怪,但是,今天在电话里听到张一鸣的声音,陈鹭的印象中似乎第一次听到张一鸣这么紧张兮兮小心翼翼地说话,不禁又觉得同情。一个大男人,目前也算是事业有成,有些头脸和地位,若不是心里有姐姐,怎么会这样?所以陈鹭才犹豫要不要给张一鸣回个电话。
  回吧,既然都能在姐姐面前提起张一鸣和那些事情了,干妈的三不禁令也就该放松一点了吧?想到这里,陈鹭终于拨通了张一鸣的手机。

  3

  华佳敏和两个女儿一行三人刚走出首都机场航站楼就看见了向她们快步走来的张一鸣,母女三人俱是神色一变。华佳敏和赵敏都是意外之色,唯独陈鹭有些揣揣不安,像个担心被发现的出卖了自己人的内鬼。华佳敏她们的行程就是陈鹭告诉张一鸣的。希望没有做错,如果对姐姐造成了不利影响,自己就罪不可恕了,陈鹭紧张地想。
  还好,赵敏的神色变化之后很快恢复正常,她仿佛没看见张一鸣的样子,把头转向别处。华佳敏眉头却皱起来,她对张一鸣违背她的话感到不快。
  张一鸣走到三人身边,先叫了声“赵敏”,赵敏仿佛没听见,张一鸣又对华佳敏心虚地笑笑,道:“华总,我正好送一个朋友上飞机,没想到碰上您。”
  华佳敏轻轻哼一声,“你送人倒是奇怪,不在二楼出发厅,却在一楼到达厅外转悠。”
  “妈,车在哪?怎么还没到?”赵敏插话进来,她看了半天没见来接机的车。
  华佳敏也有些奇怪,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
  “哦,华总,司机我让他回去了。我送人完正好碰见他,一问知道是来接您和赵敏、陈鹭的,我想我顺便,不如我来接,所以就让他先走了。”
  原来如此。但是华佳敏相信自己的司机是张一鸣打发走的,却不太相信他今天正好来送人。但是,华佳敏现在对张一鸣也是又生气又无奈,毕竟,他耍这些小手段还是因为心里有愧,华佳敏也不好生太大的气。
  “妈,无所谓。”华佳敏还没想好怎么做,赵敏忽然又说,随即她又对张一鸣道:“那就坐你的车走吧。”
  赵敏一句话听在张一鸣耳里无异于天籁之音,令他的神采一下飞扬起来。
  “华阿姨。”张一鸣正大喜过望地接过赵敏手里的行李,忽然又一个声音从他背后响起。“赵敏,陈鹭。”这个声音叫完华佳敏后又跟赵敏、陈鹭打招呼。
  “剑南春?你怎么来了?”陈鹭惊讶的声音。
  张一鸣回过头,看见一个男孩子,捧着一束花,他记得正是在北大讲堂见过一次的那位。
  “赵敏去养病这么久,我听你们宿舍的燕子说你们今天回来,所以来接你们。”剑南春回答陈鹭,也算是对大家解释。“赵敏,祝贺你康复。”剑南春又转向赵敏,将手里的花束递给她。那是一束康乃馨。
  “谢谢。”赵敏淡淡一笑,将花接过。
  还好不是玫瑰!陈鹭在心里又是悄悄一吐舌,她和赵敏回来的时间也是她在QQ上跟燕子说的,没想到转到剑南春耳里,他也跑来接机,结果跟张一鸣撞了车。
  华佳敏看见剑南春,心里的想法几乎跟陈鹭一样,就是担心对赵敏的心情会有何影响。
  没想到这孩子也来了,若是在其它时候倒没什么,但今天情况应该算是特殊,张一鸣和剑南春都来添乱,不知小敏会怎么样,毕竟刚刚恢复的她心理可能还比较脆弱。
  看到赵敏接过花束时的表现,华佳敏心里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女儿真是差不多没事了。
  赵敏这时催促大家:“好了,我们先上车吧,别老站在这里。”
  结果,剑南春坐了副驾驶,华佳敏母女三人坐后排。
  一路上,剑南春还能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赵敏说上话,张一鸣则基本不被包括在内,他感到自己成了外人。这感觉相当不好,张一鸣心里忽然间生出一股莫名的滋味,这是他这一辈子都还没有过的,酸溜溜的滋味。

  4

  回到天鹅山庄,张一鸣再遭打击,华佳敏说一家人刚刚回来都很疲惫,需要休息一下,因此不留他和剑南春吃饭了。华佳敏的话无疑是一种客气的“客人请回”的表达,令张一鸣感到很是难堪,所幸剑南春也遭同样待遇,张一鸣的面子才没有彻底扫地。但饶是如此,想想当初曾是出入自由的座上宾,可见华佳敏此番对自己的惩罚算是相当严厉,张一鸣还是感到无比的难过。再加上在路上就有的那种酸溜溜的滋味,张一鸣心里象打翻了五味罐。
  其实华佳敏这回暗示送客,倒不完全是还在对张一鸣生气,也真是因为想休息一下。当然,若在从前,即便她们想休息也不影响留下张一鸣在家里,很早以来天鹅山庄的华家对张一鸣而言就几乎已经等同于自家了。
  对于张一鸣这个自己一直很欣赏和喜欢、一直希望最终能照顾自己的女儿走完一生的年轻人,华佳敏心里终究还是不忍太绝情,就算他不能跟女儿在一起了,也不至于要恩断义绝的。但这次事件中女儿心中的伤痕确实太大,在没有彻底确信女儿不会再受伤害之前,华佳敏不得不在女儿和张一鸣之间建起一道保护墙。
  华佳敏注意到张一鸣脸色的难堪和难过,终于又补充道:“一鸣,你放心,待我想好一些事情之后,我一定会找你谈谈的。这段时间你自己也可以多想想。”
  华佳敏的话让张一鸣心中稍微好过一点。看己还没有被宣判死刑,自己还有机会,张一鸣强打起精神,道:“我明白。不管怎么样,为赵敏好是最重要的,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你回去吧,小敏上学期考试全部缓考,开学后还得补考,这期间我们就都不要打搅她。等小敏所有科目考完,我也有时间的时候,我会跟她先聊聊,然后再找你吧。”
  张一鸣恋恋不舍却又只能无奈地点点头,走前想再看赵敏一眼,赵敏已经进屋去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