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一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零三章 如遭雷击
( 本章字数:4302 更新时间:2008-5-24 16:46:00 )


  1

  自那天华佳敏因身体不适在新年晚宴中半途退场回家之后的几天里,赵敏发现一向精明干练的母亲竟然有几次在独自做事时出现走神的情况,例如不知不觉地停下来几秒,好像想起什么。这是一个非常细微的变化,陈鹭没有也不可能察觉,但赵敏却能够。赵敏与母亲相依为命多年,虽说曾有很长一段叛逆时期与母亲关系不睦,但终究是最了解母亲最细微生活习性的人,母亲这样的状况在赵敏的记忆中是从来不曾出现过的,联想到那天意外发现的母亲内裤上的秘密,赵敏心里直觉感到有些不对劲,但做女儿的,这等事情又如何向母亲开得口来询问呢?赵敏只好将疑团留在心里。
  因为临近期末需复习备考,加之心里暗暗担心母亲会不会出现别的意外状况,这些日子赵敏的时间便全部在学校和家中度过,没顾得上和张一鸣再见上一面。张一鸣离开公司大半年后回来,也有诸多事情需要处理,最初几天打电话问过华佳敏的情况,得知并无大碍,便也没往天鹅山庄再来。

  二十余天过后,华佳敏状态渐渐恢复,精气神变回一如既往,赵敏这才心中稍定,这天上午正好有些时间,她便想着去见见张一鸣,顺便还是想再问问他知不知道新年晚宴那天的更多情况。
  车到国贸楼下停还好,赵敏才拨了张一鸣的手机。
  “你在哪?”赵敏问。
  “赵敏?哦,我……在公司。”
  张一鸣的话中有极难察觉的一丝迟滞,然而赵敏察觉到了。
  “有事吗?”张一鸣紧接着问。
  赵敏心中没来由地一动,几乎到了嘴边的肯定答复变成:“没事,我就问问。你忙吧,我挂了。”

  挂断电话,赵敏下车径自走进国贸大厦,进电梯、上楼,到达CL后,她心中的预感果然应验,张一鸣不在办公室!赵敏的脸色有些变了。
  虽然赵敏总共没来过CL几次,但是负责接待的文秘却是认得她的,知道眼前这位年纪轻轻大小姐是公司的股东之一,尤其知道这大小姐的脾气不太好。见赵敏脸色一变,文秘忙解释道:“张总只是临时出去,刚走不久,要不您在他办公室等等?”
  见文秘小心翼翼的样子,赵敏心中对张一鸣再是不快也知道跟眼前这个员工无干,于是勉强笑一下道:“算了,我没什么事,先走了。”
  “张总和杨小姐一块走的,好像是到下面酒吧去了,要不您去那儿看看吧。”见赵敏客气,文秘殷勤地对转身离开的赵敏说。
  赵敏知道文秘说的酒吧即是国贸旁边的那家乐静店面,而杨小姐自然是乐乐了。哼,已经都白天黑夜地在一起了,难道还嫌办公室里不方便表现恩爱,要跑到那里去缠绵一番?难怪在电话中吞吞吐吐。赵敏在下楼的电梯里恨恨地想着,本打算一走了之,可踏出电梯后突然转念,偏要去撞破张一鸣和乐乐的好事,于是又向乐静店面而去。

  2

  乐静店里上午相对清静,三张桌子有人,两桌是客人,另一桌便是张一鸣、乐乐还有欢欢和沉香。
  原来,北京唯一的闲人武清扬现在已经回南宁,白天里张一鸣和姚静等其他女人都要上班,只剩得欢欢一人在家带孩子,不免有些无聊,今天天气很是不错,欢欢便带着沉香出来遛达遛达透透气。抱着个孩子毕竟不便到CL或者桃李公司去,欢欢便到了国贸附近的乐静店里坐下来,然后给张一鸣打了电话,让他有空就下来看看儿子。
  张一鸣此刻正把沉香举起来,嘴里逗道:“乖儿子,比爸爸还高了,喜不喜欢?”
  毕竟父子血脉相连,沉香现在对张一鸣的气息和逗弄已经熟悉,被高高举起后“咯咯”地笑着,口水滴了出来。
  “你看你,快给他擦擦。”欢欢嗔怪地抽出一张纸巾递向张一鸣。
  张一鸣嘿嘿一笑,将沉香放下到自己腿上坐住,正要接过欢欢手里的纸巾,忽然看见与自己对面坐着的乐乐脸色有异。
  “怎么了?”
  乐乐正吃惊地看着店门的方向,张一鸣一边问一边顺着乐乐的目光回过头,于是赫然看见呆立在门边的赵敏!没有生气,没有愤怒,赵敏本该充满青春朝气的脸此刻纸一般苍白,神情呆滞而木然。
  坏了!张一鸣心里一沉,将沉香递给欢欢,赶紧起身走向赵敏,一边努力做出轻松的神情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我怎么来了?”赵敏的神情茫然,喃喃自问,然后缓缓转过身,一边走向门外一边喃喃着:“是,我是不该来的。她们三个原来都是你的女人,你跟她们都有儿子了,你是绝不会离开她们的。”
  赵敏已经走到门外。“赵敏。”张一鸣追到门外拉住了赵敏,“你听我跟你说……”
  “我、我要回学校,下午要考试。”赵敏被张一鸣拉住并没有挣扎,仍旧是喃喃地说着话。
  赵敏出乎预料的“安静”反应把张一鸣吓住了,以张一鸣所熟悉的赵敏的性格,她不该是这样的,此时张一鸣忽然感到宁愿赵敏充满怨恨地盯着自己,冲自己爆发、叫喊,也害怕她这样安安静静的离开。
  “考什么试?”
  “不知道。”
  张一鸣觉得赵敏的状态不对劲。
  “那你是怎么来的?”
  “开车。”
  “车呢?”
  赵敏在原地转了一个圈,迷茫地向四周看了看,“不知道。”
  张一鸣的一颗心沉到了最底,再顾不得这是在外面,捧住赵敏的脸急道:“赵敏,你别这样,欢欢和孩子的事情我不是有意想瞒着你,只是没找到机会跟你细说。我跟你道歉,行吗?”
  赵敏看着张一鸣一脸焦急却没有很大反应,张一鸣手松开之后,她转身又往前走了。
  “你去哪里?”张一鸣再次拉住赵敏。
  “我要回学校,下午要考试。”赵敏重复着这句话。
  “可这不是往学校的方向。”张一鸣情急之下声调也高起来。
  “啊?那、那学校在哪里?”赵敏的神情再次迷茫起来。
  乐乐这时也已经出来到俩人身边,她轻轻拉了拉张一鸣,小声道:“赵敏有些不对劲。”

  3

  赵敏是有些不对劲。走进乐静的那一刻,她看见了张一鸣和沉香嬉闹的情景,也看见了欢欢,这是绑架之后赵敏第一次见到欢欢。
  她们三个都成了他的女人!更重要的是,他跟这些女人有儿子了!刹那间,赵敏心中那无论是自信或自欺所支撑着的希望的大厦轰然倒塌,她知道自己再不可能将张一鸣从那些女人的身边夺过来,跟张一鸣的那个赌局中自己已经注定了失败的结局!认清这个事实的那一刻,赵敏如遭雷击,彻底懵了,脑海中一时似乎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记得,一时又似乎满满当当,千万种思绪和记忆全跑了出来堵塞在那里,将大脑堵得死死的,无法运转。
  懵了的赵敏把张一鸣吓住了,把一向调皮的乐乐也吓住了,在乐静店里等了一阵最后忍不住抱着沉香出来看个究竟的欢欢也看出情况,忍不住冲张一鸣着急,“你还犯什么傻,快把她拉到店里来再说,在外面喝西北风呢?”
  张一鸣想拉赵敏进店里,此刻的赵敏对什么都迷迷糊糊,偏是这件事情让她本能地抗拒,在张一鸣硬拉着她往乐静店里去的时候,她发出了今天的第一声抗拒的撕裂般的尖叫。
  赵敏的尖叫像一把刀子插进张一鸣的心里,张一鸣这时才猛然发现相对于任性、倔强和发脾气,赵敏的惊恐、无助对他而言才是致命的利器。
  “好好好,不去店里。”张一鸣赶紧松开手,“那你想去哪里?我陪你,哪里都行,多久都行,好吗?赵敏,你别这样。”
  只要不被往乐静店里拉,赵敏就平静下来,目光中恢复空洞无神的状态。“我要回学校,下午要考试。”她又喃喃地说了一遍。
  “她这样还能考什么试呀。”乐乐焦虑而无奈地插一句。
  眼前的状况让欢欢对张一鸣恨得牙痒,忍不住骂道:“张一鸣,你这个死男人,真恨不得一刀砍死你,你看你把一个女孩子害成什么样了?早叫你先跟她说清楚你就是拖拖拖,不然再怎么也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天性中的江湖侠义之气让欢欢完全忘记某种程度上说赵敏还是自己的竞争对手,她只是作为女人对赵敏这个样子感到同情,对造成赵敏受伤的人——尤其是男人感到愤慨,砍死张一鸣的话固然有些意气之说,但欢欢表达的心情却是真实无欺的,如果张一鸣不是自己的男人,欢欢替赵敏出手教训他是绝对可能的。
  张一鸣此时哪还有心思理会欢欢的话,又对赵敏道:“要不咱先回家,就别去学校了,好吗?”
  “回家?”赵敏愣了一会,“好。”说罢转头又往开始那个方向走去。那既不是学校的方向,也不是回家的方向。
  张一鸣再次拉住赵敏,“跟我走,我送你回家。”

  4

  大二上学期的这个期末,赵敏和陈鹭这对著名的美丽与智慧并重的姐妹遭遇考试的滑铁卢,赵敏病倒在家,所有科目全面缓考,而与赵敏心意相连的陈鹭每门考试都是半个小时即交卷——这是规定所允许的最早交卷时间,随后匆匆赶回家陪伴姐姐,因为这次姐姐的病况大不同于以往,令所有人都揪心不已。
  那天张一鸣将赵敏送回天鹅山庄,华佳敏也在家里,张一鸣硬着头皮把情况简略说了一遍,华佳敏一言不发、脸色越来越难看地听完过后只说了四个字:“你先回去。”
  当夜,赵敏呕吐不止,吐尽了肠胃中所有的东西,此后数日也是不能进任何食物,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彻底消瘦,渐若黄花。
  华佳敏在第二天就请了医生和特护到家里来,因为赵敏自回家后就再不肯离开家半步,任何地方都不肯去,包括医院。医生的诊断是赵敏因为情绪受到刺激的关系造成内分泌和神经反射系统紊乱。“关系不大,只要情绪渐渐稳定和好转,身体内部系统就会恢复正常,呕吐的症状也就消失了。现在暂时打点滴维持她的身体所需吧。”医生安慰说,但随后又告诫道:“不过情绪的稳定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让她再受刺激,否则症状加深最后就有可能变得不可逆转了。”
  张一鸣在第二天也再次来到天鹅山庄,那时医生刚刚离开。这回华佳敏直接将张一鸣拦在了门外。
  “小张,现在小敏的情况很不好,我没时间也没心思跟你多说。根据刚才医生的建议,我现在给你说三条,从现在开始到我主动找你之前,这段时间你不要来向我解释任何事情、不要通过任何渠道——例如陈鹭——来打听小敏的任何情况、也不要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借口任何方式来探望或出现在小敏面前。如果做不到,别怪我不念过去的情份,我不会对你客气的。”
  即便张一鸣只是华佳敏的一个身份低微的司机的时候,华佳敏也没对他说过这么重的话,张一鸣张口结舌愣在那里,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哦,还有,小敏在CL的股份,我想转让出去,如果你有意愿,我可以先考虑转让给你。我知道你现在有这个实力收购小敏的那一部分股份,是吧?”
  “华总……”张一鸣的叫声像一声哀鸣,现在不是有没有实力买下股份的问题,让一个曾是那样看重自己、那样帮助过自己的长辈作出今天这样的决定,张一鸣看到的是华佳敏对自己的失望——彻底的失望,这才是让他觉得比死还难过的事情。
  华佳敏摇摇手,“你先走吧。”说罢转身回房去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