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九九章 岚岚之父
( 本章字数:3832 更新时间:2008-5-24 16:36:00 )


  1

  这一晚上张一鸣当然没有每个女人都爱她十次,真要这样的话,铁棒也磨成绣花针了。不过他还是任劳任怨地让女人们个个都满足地睡去,这一点他能做到的。虽然乐乐早已输光了“银票”,张一鸣这钱庄掌柜最终还是没少支“银子”给她,哪敢啊,就当是贷款给她吧。
  第二天一大早,姚静要赶着去参加政协委员的送温暖之行,趁其他女人都还睡着,张一鸣也起身和姚静一块出发,他去天鹅山庄看赵敏,顺便补上上次那未完的午餐。
  到达华家,时间不过才上午十点多,但赵敏已经在厨房里指挥钟点工阿姨准备午餐。
  “怎么回事?这部么早就做饭了,你姐姐还亲自下厨房?”张一鸣奇怪,悄悄问陈鹭。虽然不是赵敏亲手在做饭,但对于这个年龄又是富足家庭长大的她而言,能在厨房里掺合已是稀奇。
  陈鹭嘻嘻一笑,歪着脑袋道:“还不是姐姐想给某人准备一顿丰盛的午餐。”
  原来如此。
  “你们知道我要来?”张一鸣又问。
  “不知道啊。”陈鹭小嘴翘了翘,“不过姐姐就是这样,她觉得你应该来,所以就做了。还好你来了,如若不然的话,哼哼,”陈鹭开始摇头晃脑,“你知道后果的。”
  张一鸣笑起来,“我没来的话你们也可以叫我嘛。”
  “哼,姐姐才不会叫呢,她宁愿一桌子饭菜倒掉。该你做的事,为什么还要别人提醒你?那多没意思,姐姐最讨厌这样了。”
  这陈鹭,对赵敏的个性可是了解得透彻。
  “要不,以后碰到这样的情况你悄悄提醒我?我会感谢你的。”这还真有必要,可以减少很多惹得赵敏生气的机会。
  “我为你们做的事还少了吗?也没见你感谢我。”
  “行行,说谢就谢,你说,你想要什么?”
  “我想……”陈鹭高兴地想了想,却一时想不起自己缺什么,“以后想到了再告诉你。”

  2

  中午这顿饭算是吃得挺高兴,席间陈鹭提到学校里今晚有一个学生会组织的迎新年晚会,问赵敏去不去。赵敏看看张一鸣,不知道他能在这里呆多久,心里有些犹豫,便道:“再说吧。”
  事情偏是这么凑巧,电视里北京台的午间新闻播报市五套班子各级领导在新年第一天下社区、走基层、慰问老百姓的新闻,画面正好就有一组姚静在内的市政协委员在某个街道慰问的情况。
  陈鹭眼尖,一眼就看见了,兴奋地叫起来,“咦,那不是姚……”
  虽然陈鹭及时收了声,姚姐姐三个字没说完,但是经她这一叫赵敏还是看见了画面里的姚静。
  赵敏并非多么讨厌姚静本人,但是姚静跟她的竞争关系是客观事实,眼见着姚静从去年成为《风云女性》新年第一期的封面人物,到今年的新年第一天又上了电视台的新闻,赵敏心里怎会没有一点失落?赵敏并非羡慕姚静的风光,如果没有张一鸣的原因,姚静即便当上国家主席赵敏也不在意,但是既然作为竞争者,姚静的风光总让赵敏有些压力,赵敏想起跟张一鸣打的那个赌,自己真能让张一鸣离开这些越来越出色的女人们吗?
  “哟,姚静什么时候当上政协委员了?”这时候华佳敏也无意识地说了句。
  一时间,赵敏的心里更加郁闷,却又不能直接发泄,便忽然对陈鹭道:“陈鹭,快点吃,吃完我们去学校参加晚会。”
  刚刚还是“再说吧”,现在就变了卦,这回连陈鹭也没能马上弄清楚姐姐的心思,“姐姐,去参加晚会也不用这么早吧?”
  “我们就不需要准备准备?再说还可以帮学生会布置会场,总比在这看着无聊的电视好。你去不去?不去我先走了。”赵敏没好气地说。
  陈鹭这时候才猜出点端倪来。唉,又是自己引出的事端,陈鹭心中一叹,只怪自己嘴太快,姚静不过在镜头上出现几秒钟,干嘛要大惊小怪呢?

  3

  吃完饭赵敏真就拉着陈鹭走了,把张一鸣留在了家里。这时候大家也都明白了赵敏的气从何来,俩姐妹走后,张一鸣无奈地对华佳敏苦笑。华佳敏说了句“这孩子……”,便也无可奈何了。
  “一鸣,待会司机会来接我,我要到公司处理些事情,晚上工商联还有个新年晚宴。你就在这里自己休息还是……?”华佳敏看了看时间问张一鸣。
  赵敏和陈鹭走了,华佳敏又得走,张一鸣当然没必要一个人留在这里。听说司机要来,张一鸣忽然道:“华总,我今天再给您当回司机吧。”
  “嗯?”华佳敏笑起来,“你现在的身价可不一般了。”
  “那是在别人眼里。”张一鸣也笑笑,“在您这,我还能变到哪儿去。”
  华佳敏满意地点点头,她看中的正是张一鸣本质上的这种诚信和重情重义,这种本质不因他自身的外部条件变化而变化,这也是华佳敏始终还是希望赵敏能跟张一鸣有个好结果的原因,只有把女儿交到张一鸣手上,华佳敏才能在各方面都感到放心。
  华佳敏电话吩咐司机不用来了,然后和张一鸣一同离开天鹅山庄。张一鸣重操旧业,再次开起那辆熟悉的奥迪。
  将华佳敏送到公司后,张一鸣问清她准备六点出发参加晚宴,便道:“我去看看我师姐,六点准时来这接您。”
  华佳敏想起要没有王丽就没有张一鸣这个司机,点头道:“你去吧,替我向王丽问个好。”

  4

  到了王丽家里,她一家人连同岚岚的姥姥都在。王丽和姥姥正看着电视,李建国难得有这样的清闲时光,抱着岚岚在逗她玩,场面倍觉温馨。
  见张一鸣到来,王丽很惊喜,“一鸣你回来了?我们刚刚还说起你呢。”
  “回一个多星期了。”张一鸣答,又问,“说我什么呢?”
  “中午我们在电视上看见姚静了,她还真不错哈,政协委员了。”王丽语气里透着高兴,替姚静,也替张一鸣。
  原来又是这事。姚静上一回镜,一不留神就气跑了一个,现在总算也有为这事高兴的,看来她还不能算“票房毒药”。
  李建国走过来,把岚岚递到张一鸣手里,富有深意地笑笑,道:“好久不见了,来,抱抱。”因为姥姥还不知道岚岚的身世,李建国不能说得太明白。
  李建国越是大度,张一鸣心里就越愧疚,岚岚倒是乖,到了张一鸣手里居然一点不闹,滴溜溜的眼珠子直盯着他的脸,张一鸣抱着岚岚使劲亲了一下,便赶紧递到王丽手里,“还是师姐抱吧。”
  王丽又接过岚岚,岚岚大概不愿意再在大人们手里被这样传来传去,开始挣扎,嘴里叫着“姥姥”。
  “岚岚会说话了?”张一鸣又惊又喜。
  “你以为呢,岚岚已经一岁半多了。”王丽先是既得意又骄傲,倏忽间却又黯然下来,岚岚能叫人了,可是该让她如何叫张一鸣?
  姥姥接过岚岚,岚岚又挣扎着要下地走,姥姥便扶着她摇摇晃晃地,一会到了另一间屋去了。

  王丽的神情李建国都看在眼里,见姥姥进屋去了,他走到张一鸣身边坐下,正色道:“一鸣,今天正好你来了,跟你说个事。”
  “什么事?您说。”张一鸣以为李建国有事相求,他决心无论李建国所求为何,都尽一切努力帮上他。
  “你看岚岚越来越大,现在都能叫人了,我想,以后也让她叫你爸爸吧。对外就说你认了岚岚作干女儿,这样说主要是对王丽的影响小点。至于什么时候告诉岚岚真相,我们等她大了后再说。”
  李建国的话说到了王丽的心上,但这件事情如果李建国不主动提,王丽是不可能自己提出来的,她不能太自私,对李建国太不公平。
  张一鸣没想到李建国说的是这事,心里的愧疚如狂涛一样瞬间淹没了他所有的言辞,他讷讷了半天,也只能说出:“李大哥,这、这、合适吗?对您太、太……”
  李建国淡淡地笑笑,“这事我想了有一阵了,确实,在我的位置,是不容易接受自己的孩子也叫别人爸爸,但是反过来我又想,在你的位置,自己的孩子不能叫自己爸爸,又何尝让人容易接受呢?我们单位有一对离异后重新组织的家庭,女方是带着孩子过来的,现在孩子也是叫两个爸爸,他们家处理得很好,我觉得可以学习。我们都是成年人,应该多想想怎么解决问题,而不是纠缠问题。”
  张一鸣第一次产生想跪下谢罪的冲动,他忽然发现,对于有些做了错事的人来说,宽容所带来的压力远比报复要大得多。
  王丽眼里噙着泪水,这时候,对两个男人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张一鸣不再拒绝李建国的提议,这时忽然想起来,道:“师姐、李大哥,忘了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我有了个儿子。”
  “是吗?谁生的?”王丽脱口问道,她想起去年春节时张一鸣就说起会做爸爸的事情,那时没来得及问仔细,后来张一鸣离开也就忘了这茬,可现在想想,姚静她们三个都一直在北京,没见她们谁大了肚子呀?女人生孩子可不比母鸡下蛋,还能一眨眼工夫就生下来了?
  “是、是……”张一鸣看看李建国,有些不好意思。
  “你就别在那里扭扭捏捏了,你害了那么多女孩子,老李都知道,他不说是怕你难堪。”
  现在对于张一鸣在女人方面的状况,李建国确实已基本了解,他虽然不以为然,但毕竟那是张一鸣的私事,他觉得自己也无权置评,李建国心想张一鸣现在也算是有钱的富人阶层,可能多少染了点这个阶层热衷于追逐女人的陋习,但张一鸣至少在其它方面给自己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张一鸣这才嗫嚅着说道:“不是她们几个。”
  王丽气得狠狠瞪张一鸣一眼,“又是一个新的?一鸣,你现在有了点钱也不能太放肆了。女孩子害了一个又一个,你还有完没完?”
  “师姐,我可没害人,我对她们都挺好。”张一鸣小声辩解。
  “你少跟我狡辩。现在孩子谁带着呢?请了保姆还是……?”
  “自己带着。”
  王丽一哼,“你们带得好吗?”想了想又道,“啥时带她们母子来我见见。”见张一鸣有些愣神,王丽又生气道:“看着我干什么?我是想让岚岚她姥姥教教你们。”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