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十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八九章 携子返京
( 本章字数:3696 更新时间:2008-5-24 14:31:00 )


  1

  过两天,关玲瞅着一个空子,逮住张一鸣问:“我瞧小青那样子,每天晚上被你折磨得不轻吧?”
  张一鸣如何会承认这样的事情,矢口否认道:“胡说八道,不能跟我的欢欢老婆在一起,我每天晚上都是枕着相思入睡,别提多难过了。”
  “还不承认。”靠在床头的欢欢踹了张一鸣一脚,“小青那哼哼唧唧的声音这边都能听见,那她是在干嘛?”
  “她……她是在野陪我一起难过。”
  “臭男人。”欢欢着恼,又要踹人,坐在床边的张一鸣一下跳开。
  “你过来。”欢欢不依。
  “过来干嘛。”
  “让我踹。”
  “你以为我傻呢?”张一鸣笑嘻嘻的。
  “你……。”欢欢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虽然欢欢身体底子好,但毕竟在月子里,躺在床上又穿得少,张一鸣担心她受凉,赶紧上前把她捂住了。“算了,让你踹一下。轻点,哎哟……”
  欢欢狠狠踹了一下,才觉得稍稍满意下来,“跟你说件事,你觉得丁萱怎么样?”
  “这孩子不错,懂事,也能干,品行也好。你这回落难全亏了她在身边照顾,是该好好谢谢她。”张一鸣很自然地以为欢欢想说答谢小青的事情。
  “那把她给你怎么样?”
  “给我?我又不需要她照顾,留在你身边不是很好吗?”
  “臭男人,你是装傻吧?”欢欢恨恨地说,“你每天晚上把小青一个人往死里折磨,我让她替小青分担一点,省得我月子还没完小青已经死你手里。”
  天地良心,这一次张一鸣真不是装的,此时明白欢欢的真意,不禁吓一跳,不敢相信地看了欢欢一会,试探地笑了起来,“又给老公下套呢?还想找借口踹我?”
  “不识好歹的臭男人,我想踹你需要借口吗?丁萱也算是桃李结的弟子,如果你想要,当然可以。”
  张一鸣还是看不出欢欢心意的真假,不过到了这时候,不论真的假的,张一鸣都觉得自己有必要认认真真地告诉她:“不行,绝对不行,绝对绝对不行。”
  丁萱?那个老老实实、把师父欢欢当作天一样真心实意地敬爱着的小姑娘,张一鸣绝对相信只要欢欢一句话,甚至不需要说话,只要欢欢一个眼神、一个暗示,小姑娘就会做欢欢想要她做的任何事情。但是,如果因为能够轻易获得就占有不该拥有的东西,这是张一鸣的自我道德所绝不能允许的。这就像当初张一鸣不让武清扬叫其他姐妹来见自己是一样的道理。
  “哟,死色狼转性了?”欢欢高兴地笑起来。
  “嘿嘿,就算你老公是死色狼,但也不是卑鄙无耻的死色狼。”
  “是,你是品德高尚的死色狼。别美得你了,你品德再高尚,人丁萱也不愿落你这死色狼手里。”想起那天丁萱吓得变了色的脸,欢欢松一口气,心想也好,这样小妮子可以放心了。

  2

  张一鸣抽空去看林淑贞,在欢欢的事情上,她帮了很多看不见但其实极其关键的忙,到了她的佳仕公司才得知她去香港总部了。因为临近岁末,今年工作的总结汇报和来年工作的计划安排都需要跟总部沟通,所以林淑贞要元旦之后才会回来。
  张一鸣不禁想起自己的工作已经甩开太久,也应该尽快回京,赶在年底前把CL和家纺的工作总结和安排一下,从佳仕回来后便做出安排,计划在沉香满月的第二天大家立刻返回北京。
  小青这回意外在深圳耽搁了这么久,此时见所有的事情都差不多完结,心里头也开始惦记着村里的事情,便说那时大家回京她就回村去。
  欢欢听了小青的打算后一愣,“你不一起去北京,还回村干嘛?”正如欢欢开始接受小青的时候所说,小青是第一个和她一起侍候过自己男人的,这些日子小青又照顾她,欢欢心里已经把小青当自己身边的人了。
  “我、我是村长,村里很多事情还等着我呢。”小青嗫嚅着说。对欢欢,小青虽然已经没有了战战兢兢的恐惧,但心里的一份敬畏始终是有的。
  “村什么长啊,那个破村长还有什么当的?你还想为人民服务呢?你是女人,把你的男人服务好就够了。”欢欢对于小青的想法大不以为然,急躁的脾气上来,直冲小青嚷道。
  欢欢这样一说,小青便不敢作声了,只拿眼偷偷瞟张一鸣。
  张一鸣微微一笑,他没料到欢欢现在的女人意识这么强烈,想当初她还骂乐乐的小女人心态来着。说实话如果小青愿意,张一鸣也想带她回京,小青她们村可不比关玲和武清扬所在的南宁,南宁好歹也是一省会城市,小青的山村却太偏远贫穷,既然做了自己的女人,把她一人扔在那样的地方,张一鸣心里有些疼惜。但是张一鸣非常清楚小青的心意,作为旁观者他甚至比小青更明白这个村长对小青的意义,小青也许是出于下意识想做点什么,张一鸣则清楚,小青对于自己有污点的过去怀有深刻的自卑和羞愧的心结,她在寻找和创造自己生活的意义,洗刷过去的一切,从而获得在任何人面前站直腰杆的心灵力量。张一鸣对她毫无嫌弃和鄙夷的爱惜是她的这样一个力量,但张一鸣是外力,是老天送来的,她还需要自己再做出一个对自己的证明,这样她的两条腿才会彻底地坚实起来。
  “算了欢欢,小青总有一天会跟大家在一起的,但是现在你还是让她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为人民服务有什么不好?难道要像你天天对人民掠夺?”
  张一鸣说到后面两句,小青吓得直拉他的衣服让他别说了,张一鸣褒她而贬欢欢,欢欢的脸色已显不快,小青担心被迁怒。
  张一鸣哈哈笑起来,“我是故意逗她的,你欢欢姐现在心胸宽广得很,不会怪你的。”
  “我是不会怪她,可我会怪你。”“唉哟”一下,张一鸣又挨了一脚,“我什么时候掠夺人民了?臭男人。”欢欢恨声骂道。
  张一鸣揉着挨踹的部位,笑嘻嘻地不说话。刚才其实他能够躲开,但没躲。

  3

  沉香满月的第二天,张一鸣他们按计划回到北京,早有这边的几个女人准备好了满月酒在等着。因张一鸣已经交待不事声张,所以在座就是家里的这些人,规模不大但极尽温馨,不多赘述。
  第二天,张一鸣立刻回到CL上班。对于他的归来,钟晨当然已经不会意外,其他员工包括何凯华就觉得惊喜,大家不免有些简短的见面和一些道贺,完了之后,张一鸣马上安排会议,听取这些日子以来家纺运营情况的汇报。
  总体而言,情况非常不错,经初步估算,家纺今年可以实现盈利3个多亿。张一鸣心中一算,家纺10个亿的总股本,3亿净利润,折合每股3毛钱,不错了。家纺劫后重生,张一鸣也没指望它快速赚多少钱,重要的是它恢复了自生能力,如果在这样的盈利水平上保持稳定并适度增长,将每年给张一鸣带来大量可支配的现金流,有了这些钱,张一鸣就大有用武之地。
  何凯华介绍完所有情况后总结道:“应该说我们当初的资产清理和取得银行的支持改善了家纺经营的内外环境,这一点去年就已经显现出成效。今年在去年轻装上阵的良好基础之上,市场方面我们获得了军需被服的订单,三超材料的研究也取得重大进展,民用级华纶已经投放市场,用户的反映良好,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之下,所以我们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经营成果。”
  “肯定不止这些。”张一鸣接过何凯华的话道,“我相信这一切跟你们大家的努力工作密不可分,所以,在此我郑重地说一声:谢谢大家。”
  张一鸣心里很清楚,做企业,客观因素固然重要,但人的因素更是不可或缺,否则同样的情况下就不会有的企业欣欣向荣,有的企业苟延残喘甚至关门倒闭。自己这么长时间缺位,CL和家纺取得的可说优异的成绩如果没有在座这些人的努力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些,张一鸣做出一个决定,“过两天,嗯,就30号吧,让家纺的管理层都到北京来,我们开个庆功大会,总结过去,规划未来。然后,我们也该好好犒劳一下他们,今年是收购后的第二个年头了,大家辛苦了这么久,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我们CL作为大股东似乎也小气了点,哈哈,至今还没请我们一线的管理人员来北京玩过。”

  4

  开完会,张一鸣又把钟晨叫到办公室。
  经过在从化流溪河易总的别墅那一场生死之役后,现在俩人再次单独面对面,忽然间有了一点怪怪的感觉。张一鸣当初以养病的名义离开,这个谎言现在显然钟晨已经识破,而在识破张一鸣谎言的同时,钟晨自己的一些秘密也对张一鸣暴露了出来。两个其实都很信任对方的人意识到自己对对方都有不诚实之处,所以气氛有点尴尬。过了片刻,还是张一鸣首先打破沉默。
  “那个,咳咳,钟晨,谢谢你。”
  钟晨似乎也不知说什么好,迟疑了一下,略嫌生硬地笑了笑,道:“其实……也没什么。”
  看着现在钟晨举止打扮都中规中矩的样子,张一鸣忽然想起另一件事来,那就是在深圳人间天堂遇见的前卫女郎,那样的钟晨跟眼前的钟晨真是很难统一起来。
  张一鸣并不打算去探寻钟晨的背景,他感到钟晨有不便或不愿说的地方,但是想起那个前卫的钟晨,张一鸣才想起钟晨可能是有些暗自心仪何凯华,他当时就有打算回来撮合他们的。
  张一鸣微微笑了一下,“钟晨,介不介意我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
  钟晨又迟疑了一下,才问:“什么问题?”
  “你……从来都是这样的打扮吗?你会不会有时候想换个风格,我是说,打扮得更张扬、更个性化一点,然后去泡泡吧,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什么的?”
  钟晨看着张一鸣,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原来是你。”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