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情到深处即为诗》->正文二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29、纳兰性德:爱情只作短暂停留
( 本章字数:5531 更新时间:2008-3-26 16:14:00 )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在银缸。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为我神伤。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
                    ——纳兰性德*《无题》

  冬天,一年四季之末。
  寒冬腊月,一声啼哭划破了天际。西北风呼啸着,裹挟了鹅毛一样的雪花,漫天飞舞。风正紧雪正浓的时节,一个崭新的生命在金风瑞雪中降临到这个世界。
  这个小男孩姗姗来迟。多么可爱的小生命啊!粉嘟嘟的脸上镶嵌着一双乌黑透亮的眼睛,宽广的额头,粉妆玉砌的容貌。
  因为他降生在冬季,他的父亲明珠遂给他起名叫冬郎。冬郎只是乳名,他的大名叫做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是个谜一般的人物。他有着一段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生经历。他是一个名誉卓著的大诗人,生长在花柳繁华之地、温柔富贵之乡,可这喧红闹紫的所在却不属于他。
  他活得并不开心,天生具有悲剧的情怀,刚刚度过了自己的而立之年,却因一场寒疾而匆匆的撒手人寰。
  他和康熙皇帝同年降生。他们将走上各自不同的人生道路,并取得了彼此不同的人生辉煌。生于春天的康熙皇帝成了一个叱咤风云、震烁古今的千古雄主;生于冬天的纳兰性德成了一个独领风骚、卓然飘逸的大诗人,把情韵兼长的婉约词风又推到一个高潮的峰巅。

  小冬郎生下来就患上了寒疾,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感冒的日子倒占去了一大半。他是从汤药罐子里长大的,每当寒意入侵的时候,汤药罐子就成了他的救命法宝。
  他也因此失去了许多美好的光景。当别的小孩子在银装素裹的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的时候,小冬郎只有驻足观望的份儿,而且驻足之地还不能离开火炉几尺远。
  到了春天,大地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万事万物都有了新的气象。春天本是一个令人欢欣鼓舞的时节,可是对于小冬郎来说,却是一个充满了惆怅和郁闷的季节。
  他只能用满怀艳羡的目光注视着窗外发生的一切,或是躲在厚厚的棉袄里面偷偷的感受春之气息。在野外广阔的天地中,有人放飞了风筝,有人踏上青青的野草,有人骑着马在辽阔的河堤上奔驰,小冬郎的心和他们在一起,可身子却无可奈何的留在温室里。
  明珠为了改变小冬郎孱弱的身体状况,决定让他练习武艺。这一举措不仅使小冬郎的身体条件有所改善,而且为康熙贡献了一位文武兼备的贴身保镖。
  时光飞逝,小冬郎以不可捉摸的速度疯狂长大。似乎我们不可以再叫他冬郎了,而是应该尊敬的称呼一声纳兰公子。

  纳兰公子很快就迎来了自己的初恋。我们可以称之为疯狂的初恋。那个使纳兰公子魂不守舍的女孩是他的表妹。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冰雪晶莹的肌肤,两个浅浅的酒窝,窈窕婀娜的身姿,不仅和纳兰公子一样喜欢诗词,还会演奏优美动听的古琴曲。
  纳兰公子不可挽救的坠入爱河。他一张开眼,眼前便飞舞着表妹的影子。他喜欢一个人对着秋千发愣,盼望着一年四季都是春天,那样的话,表妹就可以天天坐在秋千上,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银铃般的笑声也会随着秋千荡漾,充满整个后花园。
  可是没想到美梦竟然这么容易破碎。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表妹被一道圣旨选秀入宫,成了那个和他同年降生的皇帝的人。
  纳兰公子在词中痛苦的写道: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相思相望不相亲,这些感伤的喃喃细语验证了纳兰公子失恋的巨大痛苦。他天生多情,注定了一生中会有数不清的痛苦等着他去尝试。我们只想问一问诗人,你准备好了吗?

  往事成空,一切都不可能重新再来。不属于自己的,强力争取也得不到,人们不是常说嘛,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面对生活的种种困难和挫折,这种达观的态度是十分必要的。
  纳兰性德渐渐从失恋的阴霾里走出来。他的淡忘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他的父母要给他安排新的婚事。
  女方是父亲明珠亲自选定的,既家道殷实也门当户对。新娘子卢氏比纳兰性德小一岁,面容姣好,是百里挑一的淑女。
  纳兰性德并不在意这场婚事,或许还是因为那场剪不断理还乱的初恋使他心中郁闷难排。但为了能使父母得到应有的快乐,纳兰性德只能默默的忍受了命运的安排。他必须承担家族的责任,他将来还将成为这个家族的主人。
  然而,结婚的当天,爱情的魔力使纳兰的态度发生转变。他和卢氏一见钟情,婚后的生活使他们产生了深刻的感情,这一切都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他们不仅相爱了,而且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新婚的日子如诗如画般美丽。纳兰性德和卢氏沉浸其中,从来没感觉到生活原来可以这么美好。纳兰性德彻底从旧日的阴霾中解脱出来。
  年轻的夫妻徜徉在爱河里。纳兰性德用笔记录下了自己的幸福的感觉:

  洛神风格丽娟肌,不见卢郎年少时。
  无限深情为郎尽,一身才易数篇诗。


  不见卢郎年少时。是啊,要是早早的遇见你,何必有那么多的烦恼呢?
  幸福总是在你不注意的时候从指尖溜走。可坏日子一旦来临,却像噩梦一样难以醒来,又像是一场此恨绵绵无绝期的连阴雨,下个不停,直到把你折磨够了才肯放晴。
  又是一年的春天。河里的冰还没有彻底融化,料峭的春寒还在肆虐。不过,毕竟是春天到了,残冬的气势总要收敛,缠绵的春雨,含苞欲放的花蕾,意态婆娑的杨柳,都昭示着春天不可抗拒的生机。然而,生机盎然的春日的到来对纳兰性德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
  随着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卢氏也越来越接近分娩的日子。纳兰性德要做爸爸了,这种喜悦让他终日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下。他心爱的妻子,和妻子肚里的孩子,成了纳兰性德幸福的源泉,他不再认为贴身侍卫是一种枯燥乏味的工作,他每天都活得很充实很亢奋。
  或许老天对纳兰性德的幸福产生嫉妒,它要再次发威。幸福短暂得让人无法把握,纳兰性德连陶醉的机会都没有,一场沉痛的打击便从天而降。卢氏因难产而死去。噩耗传来,纳兰性德犹闻晴天霹雳,当时就瘫软了。
  卢氏死的那天,连阴雨刚刚停歇,花瓣被雨水打落,混着地上的水流向远方流逝。那是花儿死亡的日子,也是有情人含恨葬花的日子。刻骨铭心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幸福快乐的时光也将远去,上苍啊!何苦这样折磨人!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在银缸。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为我神伤。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


  纳兰性德含着血泪写下这阕词,掷笔于地,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起来。
  从卢氏死到现在,旬月的光景就这样过去了,纳兰性德一不哭二不闹,整天幽闭于自己的寝室。这下好了,压抑在心中的千钧重负终于释放出来。这哭声使人断肠,是纳兰性德发出的最有力的对命运的控诉。
  人生一场大苦!

  又是秋天。纳兰性德似乎与秋天有着不解之缘。
  北京的秋天最美丽,兰花染紫,菊花转黄,到处都是秋天的颜色。秋雁南飞,秋水长天,秋风飒沓,秋叶阵阵,秋雨潇潇,这次第怎一个“秋”字了得!更何况秋天是思念的季节,落叶归根,相思不止,令人牵挂的人也该返回魂牵梦绕的故乡了。
  当纳兰性德伫立在梧桐树下看树叶片片摇落的时候,他的知己朋友顾贞观带着一个女子已经来到纳兰府上。纳兰性德听说顾贞观到了,失魂落魄的表情终于有所改变。他不顾秋寒,径直跑回书房。顾贞观正在那喝茶等他呢。
  老友重逢自然值得欢喜,何况这次不但老友来了,而且还带了一位佳丽同来。这个女子名叫沈宛,江南人,是吴兴的大才女,顾贞观在信中早已向纳兰详细描述了这位江南佳丽的美貌的智慧。
  沈宛经过艰难的跋涉,终于见到了梦中的情人。她此刻幸福极了,但是她把这种感觉深深的隐藏在心底。她的表情恬静,略带羞涩的打量眼前这个令自己朝思夜想的人。
  毋庸置疑,纳兰性德是她的偶像。她喜欢纳兰的词,喜欢这个用心填词的诗人,她不止一次的梦想飞到纳兰的身边,没想到这次终于梦想成真。这多亏了好心善良的顾贞观。
  顾贞观在江南水乡邂逅沈宛。一个傻傻的纯洁的女孩。那时沈宛的手里拿着一本纳兰的词集——《饮水词》,要不然顾贞观也不可能无因由得跟她搭讪。
  他们从纳兰性德的词聊起,又聊到他的家世为人,尤其是顾贞观把自己眼里的纳兰性德向沈宛一描绘,沈宛如痴如醉,当场向顾贞观表达了对纳兰性德爱慕之情。顾贞观一想也好,这个女子也不是俗世的品色,要是能跟纳兰匹配姻缘,倒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顾贞观出于拯救纳兰性德在走出阴霾的想法,才在信中为纳兰和沈宛牵线搭桥。
  沈宛出生在江南世代书香门第之家。从小跟随父亲学习诗词歌赋,再加上江南的柔山媚水、人杰地灵的环境的熏陶渐染,造就了钟灵毓秀的超凡气质。长大后,沈宛不仅精通音律弹一手好曲子,还深谙填词之道,成了吴兴一带有名的大美女、大才女。
  沈宛的到来使纳兰性德又找到了久违的爱情滋味。他的生命里的新篇章亦因此而掀开。他庆幸自己在人生的灰暗时节又得遇红颜知己。

  河岸的长堤上、秋天的原野里,又出现了纳兰性德纵马的英姿。
  爱情为他注入了新的活力,沈宛使他那颗枯木般的心再次闻到了春之气息。人生可以瞬间转变,那一刻到来时,心弦绷得紧紧的,然后就会坠入无比甜蜜的梦境中去。
  还是那句老话,幸福的时光最易逝。命运注定不会给纳兰性德一个美好的结局。
  因为沈宛的到来,使得纳兰性德与父亲明珠的关系骤然紧张。这种状态是非常罕见的,明珠对这个儿子充满了爱意,生怕他受一丁点的委屈。可是这次不一样了,纳兰性德想要为自己的幸福争一争。
  纳兰性德对沈宛的爱恋越来越强烈,两个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许下了终生不离不弃的誓言。纳兰性德面对这个给他带来新生命的江南女子,一切都知足了,人生有红颜知己相伴,夫复何求?因此他向父亲明珠提出来要娶沈宛为妻。
  然而却遭到了明珠的严词拒绝。理由是纳兰性德是纳兰家族的长子,身上肩负着家国的重担,绝对不能娶一个毫无背景的汉家女子,那样的话不仅违背祖制,而且是纳兰家族颜面无光。
  纳兰性德没有逆来顺受,决定痛痛快快地做一回自我,因为事关将来的幸福,绝对不能妥协。
  明珠第一次见识了自己儿子的执拗和决绝。他对这场婚姻感到无力阻止,最后只能长叹一声,儿大不由爷,由他去吧。看着老父伤心的背影,纳兰性德的心里不止一次的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您就原谅儿子这次独立的选择吧。
  由于这场婚姻横生枝节,似乎预示着婚后的生活也不会如当初想象的那样甜美和顺。
  问题出在沈宛身上。

  婚后,纳兰性德大病一场。可能是劳累中受了风寒,也可能是因为违背了父母的意志而愁肠百结。
  不管由于什么原因,在沈宛看来,原本应该令纳兰性德更幸福的婚姻,却给他带来了一场灾难。沈宛的心里充满的愧疚。这种深深的内疚使她患上了忧郁症。
  她的身影日渐消瘦,花容憔悴,心里堆满了苦水。尤其是纳兰性德入宫当差的时候,很晚才能回来,夜幕降临,沈宛就会感到巨大的孤独感和寂寞感向她袭来,令她窒息,她无助的痛哭,泪水打湿了罗裳。
  这种自责的情绪始终伴随着婚后的沈宛。而且随着纳兰性德的病情的加重越发的严重。她痛哭的时候曾自言自语,我原本是要给他幸福的,我原本是要给他幸福的!
  纳兰性德看见憔悴的妻子心都碎了。他感觉到爱妻在这场婚姻冲突中受到的伤害太巨大,以至于身心破碎。纳兰性德心疼得不得了。

  落花如梦凄迷,麝烟微。又是夕阳潜下小楼西。
  愁无限,消瘦尽,有谁知?闲教玉笼鹦鹉念郎诗。


  事情还是不能挽回。强烈的自责的心态促使沈宛决心回到江南。或许离开是最好的解脱,那样的话纳兰性德也可以修复与父母的紧张关系,不再因为我而感到沮丧。
  沈宛走了,永远带走了纳兰的希望和幸福。所有的梦想和希冀都烟消云散,刚刚掀开的新的生命的乐章又一次被打断。纳兰性德这次真的心灰意冷了,他对这个世界不再有任何留恋,入眼而来的都是一片灰蒙蒙的绝望的色彩。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飞雪乍翻香阁絮,春风吹破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美梦消散,心如死灰。
  春雨降临的时候,纳兰不得不躺在床榻上。他似乎听到了死神的召唤,眼前的生机勃勃的春色再也引不起他的兴趣了。泪水顺着腮边滑落,悲声凄惨。
  宛君,你在江南过得好吗?真后悔当初没跟你一起去!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