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阿诗玛咒语》->正文三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三十六章:人死复生(剧终)
( 本章字数:3342 更新时间:2008-3-23 8:03:00 )

  马国诚弯下腰,在剧烈地咳嗽着,他左肩和右臂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殷红的鲜血随着他的指尖,碎落到脚下的青岩上。
  “青蛇,果然是个人物,”马国诚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鹜蚌相争,你做渔翁。”
  “马副队长过奖了,”青蛇挂着阴恻恻的笑容说,“我哪儿能比得了您老人家翻手云、覆手雨的本领呢?你可是全桐城市惟一一个黑白通吃的人物啊。”
  “我小瞧了你,所以我今天栽的不冤枉,我认了,”马国诚停止了咳嗽,他艰难地直起腰,盯着青蛇说,“不过,有一点我始终想不明白,屠玲、沐小娟和白菊都是你派人杀的吧?你杀她们报仇,这我不感到奇怪,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现场全都没有留下任何挣扎反抗的痕迹呢?我知道,我这三个女儿的身手和警觉性并不在我之下,要想杀她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她们想不到我会杀她。”回答马国诚的不是青蛇,而是站在青蛇身侧的妖冶女人。
  在青蛇的手下里,宋阳至少认得四个人。一个是长毛,现在长毛就站在青蛇的身后,另外两个是阿虎和胡宝牛,他们两个一左一右站在青蛇的身前,还有一个,就是这位被称为“五嫂”的妖冶女人。她本来应该是一个小旅馆的老板娘,但是现在她却像一只得意的小狐狸。
  妖冶女人笑得花枝招展,她扭着丰腴的腰肢向前走了两步,然后操着甜腻腻的声音说:“马副队长,你还认得我吗?”
  马国诚脸上露出一片茫然之色。
  妖冶女人笑得更妖冶了,她搔首弄肢地说:“我知道,你当然认不出我来了,”说到这里时,妖冶女人的声音突然变了,从甜腻腻的声音变成了略带一点沙哑和冷漠的声音,“不过,我这声音想必你还能认得吧?”
  “你……。”马国诚听到妖冶女人的声音变化时,一下便瞪大了眼睛,表情仿佛撞到了鬼,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我是个死人,”妖冶女人继续操着沙哑和冷漠的声音说,“但是你想不到,我的灵魂是不死的,我可以附到别人身体上,继续留在阳间。”
  “你真的是……?”马国诚吃惊地将话说到一半,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没错,我就是崔可馨,”妖冶女人笑了,这一笑,便又回来了妖冶的状态之中,“沐小娟和白菊她们刚知道我是谁时,也是你现在这幅表情,因为她们都不敢相信,我居然会死而复生。”
  “我明白了,”马国诚苦笑,“你还活着,所以屠玲她们就必须得死,因为你觉得她们全部背叛了你。”
  “她们没有背叛我吗?”妖冶女人,不,应该是崔可馨一字一顿地说,“她们是我一手培训出来的,可是最后却全都投靠了你,并且还帮着你来陷害我,她们不该死吗?”
  原来,崔可馨与马国诚的关系是这样的。崔可馨的父亲是一位有名的养蛊师,但是他的蛊术却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乎其神。所谓的蛊,其实就是医术与巫术的结合体。崔可馨父亲特别精通蛊术中的天蚕蛊,这是一种可以激发人体潜能,使中蛊者的力量与勇气大增,并能在一定程度上迷失其本性、使其长期处于亢奋状态的蛊术。这种蛊由于只能作用于女子身上,所以在民间它又一个很美丽的名字:阿诗玛咒语。
  崔可馨从父亲手里学会了这种蛊术,但是她却没能像她父亲那样,一辈子洁身自爱,从不滥用蛊术。她为了满足自己贪婪的欲望,就想到了利用蛊术来控制别人,通过犯罪的手段追逐财富。于是,她就将阿诗玛咒语投放到了自己在柔道队的好友、涉世未深的罗绮红、屠玲、沐小娟与白菊身上。
  然而,崔可馨的罪行,很快便落入了“三眼神探”马国诚的眼中。但是,马国诚却并没有将她们绳之于法,而是通过威逼利诱的手段,将她们全都收服,成为了他手下的杀人工具。马国诚夺走了崔可馨苦心经营的一切,对此,崔可馨始终耿耿于怀。她不甘心就这样一辈子受制于人,于是就想到了利用青蛇的力量来对抗马国诚。
  她与被关押的青蛇秘密结盟,并对青蛇下了毒药,直到她认为已经牢牢控制住了青蛇之后,这才将青蛇救出了画眉岭。她自以为这件事干的神不知、鬼不觉,自己在暗、马国诚在明,一定可以寻找到机会将马国诚干掉。可是她没想到,她的举动居然全落进了罗绮红的眼中。
  崔可馨担心罗绮红出卖她,于是就想杀人灭口,可是怆促之中又干的不太干净,结果被马国诚有所察觉。到了此时,崔可馨已经意识到,马国诚断然不会轻饶了自己,她可不想坐以待毙。于是,崔可馨便想出了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她马上与青蛇联系,让青蛇给她安排一名死士,与她做了换脸手术。这样一来,那名死士改头换面成了崔可馨,而崔可馨却摇身一变成了鸿运街上的一个小老板娘。
  后来,崔可馨接到消息,她派出顶替她的那名死士,果然被马国诚派人给暗杀了。但是,那名死士死后,突然又冒出了一个崔可馨。
  当年,崔可馨与罗绮红、屠玲等姐妹结盟之时,曾经立下过重誓,姐妹同心,一生不背叛,否则便不得善终。崔可馨带头发誓,违背了誓言便被车给撞死。罗绮红发誓,违背了誓言便被人给毒死。白菊发誓,违背了誓言便被暗枪给打死。沐小娟发誓,违背了誓言便流尽身体里的最后一滴鲜血而死。屠玲从小便有惧水症,于是就发誓若是违背了誓言就溺水而死。当年这五姐妹交情甚笃,然而经历过这些变故之后,崔可馨性情大变,她不仅对罗绮红等人失去了信任,同时甚至连丈夫徐良她也猜疑了起来。
  崔可馨只剩下了惟一的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择手段,夺回她失去的一切。
  女人一旦生出了报复心,那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她通过精心调查,终于弄清了罗绮红并未死去。于是她就凑机会用迷魂药暂时迷住了罗绮红的神智,然后便驱使罗绮红于深夜约出屠玲见面,并指派罗绮红将不会游泳的屠玲推进碧流河中。果然,屠玲对罗绮红丝毫没有起什么戒心,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轻易就让罗绮红得手了。
  与此同时,崔可馨也趁沐小娟落单,便潜入她的住所。崔可馨表明了身份,一下便将沐小娟给吓呆了。崔可馨趁沐小娟吃惊分神之际,用迷药将她迷倒,并割开沐小娟的手腕,制造了一起自杀的假象。
  屠玲与沐小娟双双遇难的消息传到白菊耳朵眼里时,她马上便陷入了深邃的恐惧之中。那是因为白菊从屠玲与沐小娟的死法上联想到了她们曾经发过的那个毒誓。于是,白菊却隐隐觉得,似乎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掌控着她们的命运。
  此时,崔可馨也带着朱八赖等青蛇的手下找到了白菊,她要白菊背叛马国诚,做她的内应。但是,白菊却有些不管,那是因为白菊太清楚的马国诚手腕了,凡是背叛他的人,全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是白菊又知道,若是不肯答应崔可馨,那她也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于是,白菊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左思右想之后,白菊觉得实在是无路可走了,于是便索性准备投案自首,向宋阳寻求帮助。
  然而事实上,白菊的一举一动一直在崔可馨的监视之中,白菊给宋阳打的那个电话,崔可馨当然也监听到了。她怕白菊把所有的全交待出来,那自己也逃不脱法律的制裁。于是,她便只好放弃收服白菊的想法,抢先宋阳一步,将白菊杀掉灭口。
  至于屠玲、沐小娟等人死后为何嘴角都会挂着神秘的微笑,以及为何会发出一声叹息,那事实是蛊药造成的。蛊药投入人体后,除非服用解药,否则终生不会化。但凡中蛊之人,死后全都会挂着无法解释的微笑,并且在翻动他们的身体时,还会发出一声类似叹息的声音。而屠玲她们体内的腐臭之气,便是从那些蛊药之中发出的。


  ——谢谢大家支持,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觉得有人看,自己写的才有劲儿,否则,独自舞蹈,很累,也很无聊。幸好,还有这么多舞伴,陪我一路跳了下来。
  天蛊、换脸、魔咒、苗蛊、神秘的微笑……,寻找女尸背后的秘密。这是一个探险的旅程,一段属于忠诚与背叛的故事。
  故事讲到这里,谜底基本已经全部揭开,真相大白,后面发生的事情,想必大家也能猜想到了。为了不让这篇故事砸在手里,后面的部分内容将不再连载。不过,大家自然也能猜出来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无外乎正义战胜邪恶。结果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件发生的过程,这个过程里,有人心,善良、邪恶、贪婪、真诚的人心。讲故事其实讲的不是故事,而是人心,人心究竟是什么样的,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断标准,所以也就不用我再赘言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