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魔法新娘》->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最终章 三道命关(下)
( 本章字数:11264 更新时间:2008-1-25 8:14:00 )

  可是,当我仔细看了看纸牌上的内容时,顿时傻了眼。这几张纸牌居然都是空白的,不要说图片的什么,就连一个字都没有。我正疑惑着,袁素英开口了:“身为女巫,应该知道无字塔罗牌吧!内容就在里面,你自己好自为之!”

  “别担心,我陪你一起闯这个关!”御堂鼓励地朝我点了点头,有了他的鼓励,我信心备感十足。

  “恩!”我深深地吸了口长气,默念着咒语,抽出第一张无字塔罗牌,喊道:“请赐予我神奇的力量!”

  刹那间,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没有尽头的黑洞,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我和御堂往里面带,顿时我的头在旋转,我的腿在发软,我和御堂紧紧地拥着对方,开始未知的旅程。

  “别说我没提醒你,时间我只能给你一个小时,如果你一个小时没完成的,你们两个将被永远地困在这三张塔罗牌里面!”在我们即将消失的那一瞬间,袁素英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气地我血冲脑门。

  “你这个可恶的疯婆子!!!!”我歇斯底里地发出一句河东狮吼,也顾不得她是否听的见。

  “咚”的一声,我和御堂一起跌进了一个不知名的深底,因为有御堂这个肉身垫底,所以我并没有受任何的伤害。我挣扎地从御堂的身上爬了起来,望了望漆黑一片的四周,一股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

  “这是什么地方?”御堂问。

  “塔罗牌里面!”我回答他,女巫特有的直觉告诉我,现在我们困在塔罗牌的里面。

  “塔罗牌?”御堂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忽地想到什么,忙从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手机闪出来的微弱光芒让我的眼睛总算能模糊地了解一下周围的环境。“把第一张牌拿过来看看,上面写了些什么!”

  “那是无字塔罗牌,看了也白看!”我把塔罗牌往御堂手里一丢,径直摸索着向前走去。

  御堂无视我的提醒,将塔罗牌翻来覆去地研究了半天,突然象发现新大陆似的叫住了我:“笨蛋,快过来看,塔罗牌上有东西!”

  什么?我紧急刹住脚步,折身返回到他的身边,在他的指引下,借着手机的光芒,赫然发现原本空白的塔罗牌上竟隐隐约约地有些线条浮现。此时,我突然想起外婆曾经跟我们四姐妹说过,无字塔罗牌并非真的没有字,而是牌上的图文字迹是用一种叫隐形草的汁液书写的,只要一接触到女巫身上冒出的汗液,上面的字迹就会显示出来的。塔罗牌一定是接触到了我手心里的汗水这才显山露水!

  “把牌给我!”我接过御堂递过来的塔罗牌,将它们写着内容的一面放在我的手掌心上,多亏了我左手不断地犹如火灼般的疼痛,让我手心里的汗水越冒越多,连额头上的汗水都流如小溪。

  “你怎么了?脑袋上全都是汗?”御堂紧张兮兮地替我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没……没什么!就快好了!”我咬着牙,努力地搓着塔罗牌,约莫一刻钟之后,塔罗牌才露出了它的庐山真面目。

  “出来了!出来了!”我兴奋地将塔罗牌在手掌心上一字排开,果然,每张塔罗牌上都画着一个困兽的图案和迷宫的地图,我指着第一张塔罗牌道:“我们就从它这里开始吧!”

  “好!”御堂轻轻地握着我的手,他的右手臂不经意地与我的左手臂相互碰撞了一下,他的衣袖立刻被烧出了一个破洞,滚烫地月牙胎记和我的星形胎记一起闪着暗红的光。

  “你……”御堂惊奇地指着我的左手臂。

  “很痛吧!”他的额头也在冒汗,想必他跟我一样在强忍着。

  “先不管这些了,我们所剩的时间不多了,无论如何都要走出这三张塔罗牌,你能看清前面的路吗?”

  “我有魔法,这点难不到我,你等一下!”我轻轻地抽出我的手,双手合十念着咒语,对着黑漆漆的四周喊道:“请赐予我神奇的力量!”

  “呼”,黑暗的四周突然变的一片光明,此刻我清楚地看见四周全是用塔罗牌拼成的墙壁,脚下的路也是用塔罗牌搭成的,凌乱且有规律地一直向前延伸。这是死亡和生存并在一起的线路,我暗自庆幸刚才的乱闯没把我推到死亡这边。

  “这是根据八卦图的布阵摆下的路线,我们必须踩着正确的方位才能顺利地通过这里,否则我们一辈子都困在这里了!”御堂皱着眉,看着脚下的塔罗牌解释道。

  “你看的懂哦!”虽然我才是女巫,可是我不得不承认我很逊。不要说正确地踩出通向生存之路,就连看都看不懂。没想到御堂居然能看懂。

  “当然,在我上幼稚园的时候我妈就经常跟我玩这种游戏!”御堂白了我一眼,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安慰着我说:“你跟着我走!”

  在御堂的带领下,我们顺利地走出了八卦阵,来到了第一个迷宫的进口处。御堂拿起塔罗牌,看了看说:“困兽在出口的位置,我们进去吧!”

  一进迷宫,我的眼睛就是一片眼花缭乱,塔罗牌象个万花筒一样在我的眼前不停地变换着,感觉这个人就在原地打转,如果不是御堂拉着我的话,我肯定会迷失在这里的。

  “静,把眼睛闭上,用心去走!”耳边传来御堂的叮咛,我像个乖乖听话的小孩,立刻把眼睛闭了起来,万花筒消失了,眼前也漆黑一片了。

  跌跌撞撞地跟着御堂走了好长的一段路,感觉到御堂停住了,我才艰难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到了吗?”

  “到了!”一听见御堂的肯定,我兴奋地擦亮了自己的眼睛,却被眼前突然出现的尊神吓了好大一跳,整个人象个树袋熊一样紧紧地趴在御堂的身上。一只手不停地向那只尊神挥动:“走开!快点走开!当心我把你变成狗肉火锅!”

  没错,这坐尊神就是一只黑不溜秋的大黑狗,长长的毛发直拖地,漆溜溜的大黑眼正狗视眈眈地看着我,鲜红的舌头滴着口水,仿佛我就是一根上好的骨头。可恶的老巫婆,一定是知道我特别怕狗,故意安排这么个庞然大物来挡道的!

  “你怕狗啊?”御堂轻声地问。

  “废话!”我白了他一眼,没看见我的腿在哆嗦吗?

  “可是我觉得它没什么恶意,似乎还挺高兴见到你!”

  “你怎么知道?它是你兄弟啊?”我睨了大黑狗一眼,又打量了一下御堂,暗暗比较了一下。

  “你这个笨蛋,竟然拿我跟狗比!”御堂火冒三丈把我从他身上丢了下来,将我推到了狗狗的面前。

  “你们两个有完没完,还想不想闯关了?”大黑狗突然开口说话了,把我跟御堂都吓了好大一跳。

  “你……你……你会说话?”我指着大黑狗结结巴巴地说道。

  “我可是守护黑暗的神犬,当然会说话了!”大黑狗得意地摇了摇它又大又长的尾巴,“你可是这一百年来第一个走出这个迷宫的女巫,如果你不愿意继续闯关的话,你就留下来陪我玩好了,我很久没跟人类玩了!”

  “呃!我……我才不要留下来呢!”它可是狗诶,我最怕的动物之一。

  “你真的不愿留下来?”大黑狗伤感地流下了一颗狗泪。

  “不要!”我拼命地晃着脑袋。

  “那你们就要接受我的任务了,通过了这关你们才能进入下一关!”大黑狗闪到了一边,用狗爪在地上刨了刨,然后用嘴叼出两张塔罗牌交到我手里。“这里有两张牌,一张可以直接将你们带到下一关的入口,一张是永远困在这里,你们选择一张,然后解开上面的诅咒,就能实现你们所选择的!”

  二选一的游戏!我犹豫不绝地翻看着这两张牌,这是两张表面完全一样,只是上面所指的箭头的方向是相反的,到底哪张才是幸运牌啊?

  时间点点流逝,离一个小时的期限只剩不到半个钟了,而我们还困在第一张塔罗牌里。御堂看了看这两张牌,说:“我们赌一把吧!就选这张!”

  我凑过去一看,他选择的是一张箭头朝左的塔罗牌。我不确定地看着他:“你确定是这张吗?”

  “时间所剩无几了,不管怎样我们都要赌这一下!毕竟机会有百分之五十,概率很高啊!”看他说的多轻松,他就没想过失败率也是百分之五十吗?

  我迟疑了一下,坚定地说:“好,我听你的!反正要死我们也死在一起!”我拿起御堂选中的那张塔罗牌,按照上面所设下的咒语进行解咒。

  当我念完最后一段咒语时,奇迹发生了,我们的眼前立刻出现了一条金光大道,一扇关闭的大门徐徐地开启,大黑狗带着遗憾又向我们摇了摇它的大尾巴:“这条就是通往下道关的快速通道,对于你们不能留下来我很难过,等下次再见到人类的出现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难道你不能走出这张塔罗牌吗?”我对这条大黑狗放下了戒备,好奇地问。

  “我受到了诅咒,永远都不能走出这里一步!除非有人可以解开我的诅咒!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月影星辰已经有好几百年没同时出现过了!只有他们才能把我们这些困在塔罗牌里的困兽给解救出来!”大黑狗眼泪瑟瑟地说道,“ 你们快点走吧,下一关的困兽是金狮,你们最好小心点,它一百年没闻过人类的味道了,小心它会吃了你们!”

  告别大黑狗,我和御堂踏上了通往下一关的捷径,而手臂上的胎记此时也开始渗出一颗颗血珠,奇怪的是,血珠并没有顺着手臂流下来,反而象一颗颗红色的珍珠嵌在手臂上似的。

  “御堂,我的手好痒!”刚才是无比的疼痛,现在却是奇痒难耐,我苦着脸看向身旁的他。

  “我的手也很痒,再忍忍吧,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我和御堂站在第二张塔罗牌的入口,相比第一张,这次的困兽横在了迷宫的入口的地方,它正卷动着大舌头,恨不得一口将我们吞下。

  “好香的血腥味,我都快一百年没闻到这么好的味道!”有了前车之鉴,我们对狮子的开口说话已经不会感到太大的讶异。

  “我……我们是来闯关的,不……不是来给你当点心的!”我畏缩在御堂的身后,战战兢兢地说道。那该死的老巫婆还是人吗?竟然把狮子都招惹过来了,还是一只饿了一百年的狮子!

  “闯关?就凭你们?”狮子轻蔑地瞪了我们一记狮眼,“我可不是前面的那只大笨狗,那么轻易地就让你们过去!”

  “那……那你想怎样?”

  “我给你三个选择,只要你选择对了,我就直接把你们送到第三张塔罗牌里!你们玩不玩这个游戏?”

  又是选择游戏!袁素英那个老巫婆就没有一点新鲜点的花样吗?我和御堂面面向窥了一下,一致做了个决定——出去后一定要把那个老巫婆狠狠地扁一顿。

  “喂,你们决定好了没有!我快饿死了!”一声狮子吼,让我抖三抖。

  “我们决定跟你玩这个游戏!”御堂无以畏惧地迎上那双灯笼似的狮眼。

  “好!”狮子的爪子趴过三张塔罗牌,用嘴巴一一将它们翻了个身,塔罗牌上是三个一模一样的美少女的图案,“这里有三个塔罗公主,其中一个才是真正的塔罗公主,只要你能选择正确并成功解除她的诅咒的话,你们可以带着她一起离开这里!”

  “天啊!这也太难了吧!”我傻愣愣地瞪着这三个长的一模一样,并穿着同样款式衣服的美少女,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嘿嘿,能选择出来吗?还是乖乖地等着让我吃了你们!”狮子在一旁催促道。

  “御堂,选哪张?”我把希望全都寄托在这位天才的身上。

  “第三张!”御堂指着第三张塔罗牌说道。

  “你确定?”这下机率只剩百分之三十三了。

  “应该是吧!”

  他就不能给我一颗定心丸吗?我颤抖着将第三张塔罗牌抽了出来,心里七上八下地开始解除依附在这张牌上的诅咒,静静地等待下一个奇迹的发生。

  幸运天使似乎格外关照我们,这第三张塔罗牌也开始发生了变化,一个美少女从牌里走了出来,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狮子恼怒地低吼了一声,翘起尾巴匆匆地向迷宫里跑去。御堂又一次猜对了,这个美少女就是真正的塔罗公主。

  “谢谢你们把我从塔罗牌里救了出来,我可以帮你们什么吗?”塔罗公主感激地朝我们深鞠了一躬,问。

  “我们还有最后一张塔罗牌没有去,你可以告诉我们怎样才能进入第三张塔罗牌吗?”御堂诚恳地向塔罗公主请教。

  “我可以带你们去,说不定我还可以帮上你们一些!”塔罗公主站立在一张塔罗牌上,面对着跟迷宫相反的方向,说:“万能的圣主,请将我们带到普瑞斯的面前!”

  塔罗公主的话音刚落,四周的塔罗牌“哄”的一下全都消失地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建筑物,我们仿佛置身在一个豪华的宫殿里,四周事物全是黄金打制的,精致的让我想上去摸一下。

  “你们不要被这种奢华的景象给蒙蔽了双眼,这一切都是假的!”塔罗公主提醒道,“普瑞斯最喜欢用这招来引诱贪婪的巫师,从而将他们的魔法全部吸走,然后把丧失魔法的他们去喂外面的狮子!”

  “普瑞斯是谁啊?”我问。

  “一个邪恶的妖怪!掌管着塔罗牌的生死口,数百年来除了一个叫袁素英的女巫走出过这里,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走出过!”

  “那个老巫婆真厉害!”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你们知道那个女巫?”塔罗公主诧异地反问。

  “就是她把我们丢进这塔罗牌里的!”

  “那就糟糕了!听说她已经控制住了普瑞斯,没有她的命令,就算是死,普瑞斯也不能打开塔罗牌的逃生口!”

  “我就知道那个老巫婆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我们的!”亏我还傻呼呼地答应她赌这个局,摆明了是不知死活地往别人挖好的陷阱里跳嘛!结果还连累了御堂。

  “别着急,我们还有一点点时间,说不定我们自己可以打开生死口!”御堂镇定自如地拍拍我的肩,试图安抚我焦虑的心。

  “你以为生死门那么容易找到吗?”一个阴阳怪气地声音从某个角落里传了出来,我紧挨着御堂,眼睛四处寻找说话的人。

  “是普瑞斯!你们小心点!”塔罗公主说道。

  “塔罗公主,你终于从塔罗牌里出来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普瑞斯阴侧侧地冷笑道。

  “普瑞斯,我这次出来一定要把你抓回去,让你永世都生活在塔罗牌里!”

  “呵呵……塔罗公主,你确定你能抓住我吗?你别忘了你是被谁关进塔罗牌的!”

  “我有朋友的帮忙,你就等着瞧吧!”

  “朋友?!”普瑞斯显出了原形,一个半人半兽的恐怖模样,似坐似趴的横在一张金子打制的椅子上,张着血盆大口,一只眼睛鼓的象蛤蟆一样,一只眼睛细的几乎只剩下眼眶了,最恶心的是他的身上居然爬满了各种让人看了毛骨悚然的虫子。

  “哇!!”我终于憋不住了,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你还好吧!”御堂轻拍着我的背,让我的胃舒缓了一些。

  “怎么会有那么恶心的家伙?”我压根就不敢再去看他。

  “你把脸转过来就好了!”御堂拥着我,把我的脸埋在他的胸口,尽量不让我的视线移到那个倒胃口的家伙的身上。

  “塔罗公主,他们就是你所谓的朋友吗?”普瑞斯睨了我们一眼,然后发出让人寒毛立起的恐怖笑声,“他们两个都自身难保,怎么跟我斗?现在离主人规定的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除非他们在这五分钟之内打败我,找到出口,不然,你们三个就乖乖地呆在塔罗牌里吧!哈哈……”

  只剩五分钟了吗?我的神经一下子绷到了极至,突然间,我的身体象没有骨架似的从御堂的胸口滑了下去,御堂本想将我扶起来,却也毫无预警地跟着滑落到了地上。他的脸色苍白的吓人,右臂上的月牙胎记不断地在膨胀,似乎有什么东西想从里面喷出来似的。

  “御堂,怎么办?只剩下五分钟了?”我有气无力地看着他。

  “就算是剩下五秒钟,我们都要坚持住!”御堂撇过脸,对着普瑞斯大声说道:“我们会找到出口的!”

  “我等着!”普瑞斯阴险地笑笑,浑身抖了抖,身上的虫子全都掉了下来,密密麻麻地朝我们涌来。“你们先陪我的孩子们玩玩吧!”

  面对突如其来的虫虫大军,我本想用我的魔法来保护御堂,但无论我怎样努力,我的手臂总是没办法举起来。我艰难地站了起来,用身体紧紧地拥住御堂,希望爬到他身上的虫子尽量能少些。

  “我来帮你们!”塔罗公主默默地念着咒语,原本来势汹汹的虫子开始停止了前进,但它们并没有后退,只是将我们团团围住,严阵以待。

  这时,我们的头顶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圈,普瑞斯指着光圈得意洋洋地说道:“看见了没有,这里就是生存口,还有一分钟它就要关闭了,你们就将永远地呆在塔罗牌里面!”

  我怔怔地凝视着那道光圈,看着它一点一点的关闭,我急地快冒烟了。一分钟,为什么只剩下那么短暂的一分钟?我和御堂就真的要在塔罗牌里关上一辈子吗?

  “你们还好吧!”塔罗公主俯下身看了我们一眼。

  “我……”我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瘫倒在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静!”御堂惊慌失措地抱住突然晕厥的我,自己也跟着倒了下去。

  ※※※※※※※※※※※※※※※※※※※※※※※※※※※※※※※※※※※※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星星?我一睁眼,眼前出现的不是恶心的普瑞斯,不是美丽的塔罗牌公主,也不是帅气的御堂,而是一颗颗璀璨的繁星。它们在我的周围不停地跳跃着,时而落在我的肩上,时而落在我的眉心。

  这里是天堂吗?如果不是天堂,怎么会有那么多美丽的星星?我伸手摘下一颗,神奇的是,它竟然在我的掌心里跳起舞来。

  “欢迎你回来,美丽的星辰!”一个婉约的声音在我背后响了起来,我寻声而去,只见在我的身后突然多了一个挥动着金色羽翼的天使,她正笑意盈盈地注视着我。

  “你……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警戒地看着她。御堂呢?御堂他在哪里?

  “这里是星宫,你的地盘!我是你忠实的奴仆!”

  “我的地盘?”我好奇地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她,“你说你是我的奴仆?”

  “是的,主人,我就是你手臂上的那颗星!”

  “星?”我探头朝我的左手臂上一望,原本血肉相连的胎记竟然不复存在了。什么痛啊痒啊之类的,也消失殆尽,整个人似乎又恢复了以前的活力。“你出就出来嘛,干吗还要把我弄的半死不活的?”

  “主人,我又不是故意的!”我的胎记委屈地撅着吐满金色的小嘴说道,“我已经闷了数百年了,难得出来透一下气,没想到竟然出来的时候这么艰难。如果不是月影出现的话,我恐怕还不知道还要等到猴年马月!”

  月影?她的提醒让我想起了御堂!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离开了塔罗牌?我急急向我的胎记求救:“你能不能把我带回到原来的位置?我要去救御堂!”

  “我本来就要送你回去的啊!你只是灵魂回来了,肉体还在塔罗牌里呢!”她化身成了一颗亮眼的星,跳进我的手心里,只见一道夺目的光芒闪耀过后,我重新被带回了塔罗牌。

  “静,你醒过来了!”当我缓过神时,御堂正惊喜地看着我悠悠转动着眼睛,眼前的他脸色没那么难看了,精神也好了许多,我的眼睛不经意间看见了他裸露的右手臂,他的月牙胎记也不见了。我惊诧地拉过他的右臂,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的胎记怎么也不见了?”

  “我也不知道,我刚才见你晕倒的时候我也跟着晕了过去,然后做了个很奇怪的梦,醒过来之后就发现手臂上的胎记不见了!我仔细想了一下,这是不是就是爸爸所说的什么命理现象啊?”

  “恭喜你们复活,月影、星辰!”塔罗公主兴奋地握着我们手叫道,“这下你们可以出塔罗牌了!快点,还有最后的十秒钟,你们听我说,将你们的掌心相对,星辰是女巫出身,一定知道往生咒怎么念,只要念上十遍,我就可以把普瑞斯给重新打回到塔罗牌里,然后你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快点!!”

  塔罗公主开始到计时,我按照她的提示,手忙脚乱地念着往生咒,头顶上的白色光圈只剩下最后一条细缝了,我只觉得四周被一片金色的光芒所笼罩着,虫子、普瑞斯、塔罗公主都变成了金色。一阵剧烈的晃动之后,我和御堂被一股巨大的气流给冲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了水泥地上。

  “哎哟!”我的身下传来一声闷哼,我笨拙地从御堂身上翻了下来。说来也奇怪,几乎每一次意外的发生时,御堂都是我的垫背。

  “御堂,没伤到哪里吧?”我坐在他身边仔细地检查他是否受伤。

  “没什么事,只要你记得减肥就好!”御堂略显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环境,一把将我拉了起来:“看样子我们是从塔罗牌里出来了!”

  “好象是这样!”我附和道,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现实,我们还是处在五十层的天台上,天台上还站着跟腊像似的保安,远处是林立的高楼大厦,我依旧是看见远的东西腿就发软,三张空白的塔罗牌零散地躺在地上。

  “小静!”翰成的身影出现在了天台的入口,神色慌张地朝我们跑过来,“我预感到你们今天会有特殊现象发生,所以特意过来看看!你们两个还好吧!”

  “你来晚了!”我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都结束了他还跑过来干吗?早些时候怎么没看见他这么积极?

  “什么意思?”翰成对我的冷淡表示不解,等他的视线移到我们的手臂上时,恍然道:“你们已经复活了?那太好了!”

  “下面怎么样了?”御堂插话道。

  “一团乱,袁素英已经开始准备接手风集团了,现在她正召开股东会议,第一件事就是收购所有股东的股份!”翰成简单地阐述了一下下面的情形。

  “那你为什么不去阻止她?”我问。

  翰成无奈地耸耸肩,说:“我又不是她的对手!只有你们两个才能对付她!”

  “那我们下去吧!”御堂拉着我离开天台,临走时从身上掏出一本小小的笔记本扔给翰成:“这里面记载着回魂术的咒语,你帮我把这些人的魂给召回来!”

  “原来回魂术一直放在你身边啊!”我指着那道划出去的弧线叫道。

  “反正你又看不懂,拿了也没用!”

  “谁说我看不懂,我可是女巫诶!”我不服气地跟他叫板。

  “女巫?一个只有三十个字的往生咒居然念地七零八落的,幸亏有塔罗公主的帮忙,不然我们真要在塔罗牌里呆一辈子了!”

  御堂边数落我,边拉着我往会议室赶,等我们赶到时,袁素英正指手画脚地操控着所有的股东。

  “风少谨,这是你哥欠我的,我今天就要他加倍的偿还!你那个宝贝侄子和小女巫还被困在我的塔罗牌里,现在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是永远都不可能出来的!”袁素英冷冷地看着被她的魔法控制的风少谨。

  “你会有报应的!”风少谨不停地挣扎,越挣扎地厉害,他身上的无影绳就缠的他越紧。

  “报应?哈哈……”袁素英尖锐地大笑几声,“应该说是你们的报应吧!你们当初那样对我,就没有想过会有今天的报应吗?”

  “放屁!”我一脚踹开会议室的大门,象个救世主似的堵在会议室的大门口,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在我的身上,顿时让我觉得我就是铲除邪恶、拯救苍生的天使。

  “女孩子说话要文雅一点,不要动不动就讲粗口!”御堂皱着眉把挡在门口的我给推了进去,信步跟着进来。

  袁素英看见我们就跟见到鬼似的,大呼不可能。袁梦菱一见到御堂,兴高采烈地迎了上来:“御堂,你没事啊?”

  “他当然没事咯,有我保护嘛!”我不着痕迹地挡在他们中间,把御堂紧紧地护在我的身后。

  “你……你……你们不是在塔罗牌里吗?”袁素英惊恐地指着我们叫道。

  “你的游戏真没意思,一只傻不楞噔的大黑狗,一只白痴似的狮子,一个恶心的让人一见就吐的妖怪,个个都臭屁的很,总以为自己很厉害,结果还不是被我们打的落花流水!”我边说边朝她扮鬼脸。

  “胡说,你们根本就不可能斗的过普瑞斯的,就算是联手塔罗公主,也不可能赢他的!”

  “他现在被塔罗公主囚禁在塔罗牌里面,你要不要去看望一下他?”我把三张无字塔罗牌扔到她的面前。

  她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桌子上这三张塔罗牌,突然象爆发失心疯一样抓起桌子上的塔罗牌疯狂地扯着。猛烈的动作让在场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糟了,我姑姑她好象病又发作了!”袁梦菱跑上去试图控制袁素英失控的情绪,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反弹回来了!

  此时,翰成带着回魂的保安赶了过来,他撇了一眼正在发狂地袁素英,急忙对我喊道:“小静,御堂,你们去把她的魔法给破了!不然这里无辜的人全都要遭殃!”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破啊?”纵使我有这个能力,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把你们的血摸在她的眉心上,然后默念除魔咒,记住一个字都不能错!这样就可以收走她的法力!把她变成一个普通的人!”

  “哦,我知道了!”我开始四下寻找利器来割点血出来,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到是御堂突然把一块碎玻璃递到了我的面前。“你怎么找到的?”

  “有心就能找到!需不需要我帮忙?”

  “我自己来好了!”我壮士断腕地伸出左手臂,把碎玻璃放在上面轻轻地划了一下,结果不要说出血了,就连皮都没破。

  “看你笨手笨脚的,以后要自杀的话千万别选割腕的方式,免得我们要看你流血死亡要等上好半天!”御堂夺过我手里的碎玻璃,飞快地朝我的手臂上划下一刀,一阵隐隐痛楚之后,鲜红的血开始往外冒。我可怜的血哦!我要吃多少只鸡才能补回来啊?

  “我来抓住她,你把血抹在她的眉心上!”御堂不顾手腕上流淌的鲜血,一把钳制住发狂地袁素英,我趁机把我的血和御堂的血费力地抹在她的眉心上,然后静下心来,开始默念起除魔咒。

  渐渐地,开始有些挣扎的袁素英慢慢地垂下乱舞的手,被她扯碎的塔罗牌象雪片一样飘落下来,整个人软绵绵地瘫倒在御堂的身上。御堂小心翼翼地把她扶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用手帕为我包扎好伤口。

  “我姑姑她怎么样了?”袁梦菱紧张地看着御堂。

  “等静念完咒语再说!”御堂把伤口放在嘴边吮吸了一下,折身去帮翰成解救其他的人。

  从来都没这么完整地背过超过万字的咒文,我整个人虚脱般地跌落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指了指身旁的袁素英,气喘吁吁地对翰成说道:“下一步我要做什么?”

  “下一步就是带她回去!”翰成看了一眼束手无策的袁梦菱,说:“麻烦你把你姑姑带走吧!她现在跟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是病症还在,你最好还是把她送到医院去比较稳当!”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给你们添太多麻烦了!”袁梦菱亏欠地朝所有的人深鞠一躬,扶起昏迷中的袁素英缓缓地走出会议室。

  “梦菱,等一下!”御堂叫住了她,三两步走到她的面前,把一张名片递到她的手里,“这个医生是心理咨询科的权威,你去找他看看,或许他能治好你姑姑的病!费用不用担心,我可以帮你出!”

  “谢谢!”袁梦菱收下名片,五味陈杂地看了我一眼,悲伤地笑笑:“希望你和端木静幸福!”

  “谢谢!我会珍惜的!”

  ※※※※※※※※※※※※※※※※※※※※※※※※※※※※※※※

  一年后。

  今天是高考放榜的日子,早早地我就在客厅里守侯邮递员的信息。在御堂的辅导下,我终于可以不用靠魔法也能考及格了,甚至有几门功课还达到了七十分以上,为了能跟御堂念同一所大学,我在高考志愿里只填了一个共同的志愿——海岭学院。

  “别再望眼欲穿了,你的成绩根本就当不了我的学妹,还是面对现实吧,找个有点技术含量的职业学校学习一门技术才是!”御堂小看人地在一旁嘲弄我,成绩好就了不起了吗?我也可以成绩好啊!嘿嘿,你等着吧!

  “丁冬”,门铃响了,我第一个冲了出去,从邮递员的手中接过一张贵宾卡,这是海岭学院独特的录取通知书,上面写着三个烫金大字——“端木静”!

  “是哪个职业学校录取你了?”御堂在我身后探头探脑。

  我诡异地一笑,把贵宾卡在他眼前晃了晃,得意洋洋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又要在一起了,风御堂学长!”

  “你该不会又作弊了吧?”御堂精明地扫了我一眼。

  “呵呵,神仙好象特别的喜欢我,所以帮了我一把!我要整理行李了,你别忘了香港迪斯尼之旅,已经迟了一年了,现在该出发了吧!”

  我收起录取通知书,哼着依然找不着调的歪歌,上楼准备行装。明天,我就要和御堂一起开始迟到的蜜月之旅了,嘿嘿!好期待啊!!

  ------------------------------------------------------

  <<魔法新娘>>告一段落,公主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笑口常开!下次见咯!!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