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三分秀气》->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四十二章 大结局
( 本章字数:5702 更新时间:2008-1-22 6:07:00 )

  与方老头一阵狂侃之后,发现这老头其实也挺风趣的,并不像原子然说的那样不具亲和力,那小子,敢情是在耍我?不过就算如此我还是不会忘记今天来的目的,我扯了扯方泽希的衣服暗示他去问那方老头,可半响没见他动作,只是坐在一旁陪老头傻笑着。这家伙...

  我嫌恶地对方泽希翻了翻眼,方老头讲话真的有那么好笑吗?要不是看他笑着十分帅气的份上,我早想给他一棒子了。算了,求人不如求己,还是我来问吧!我收起笑脸,双脚并拢,一本正经。清了清嗓子,用蕴量了多时的那些客套话来问方老头。“老头,你说你为什么不要青青,还有是不是你找人去烧我家房子!!!”没办法,那些所谓的客套话从我嘴里说出来就全都变了。

  “什么???”

  方老头一脸惊讶,估计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方泽希更是一怔,可能是没想到我会问得这么直接,他压了压眉,谨慎的语气中带着不多的试探。“爷爷,我们找到妹妹了,她是静的朋友。”

  “你妹妹?你是说...”老头突然惊喜起来, “你是说你找到你妹妹方羽希了,真的吗?快...快说你们是怎么找到的。”

  于是乎,方泽希讲起了贵夫人是如何将青青送到老妈那里的,老妈又为什么要带青青离开了,还有他与我的相识以及之后所发生的种种事情...“老头,你别想逃避问题哦!那个时候你为什么要将青青送到孤儿院去?!!”

  “唉!这件事还得从我年轻的时候说起啊!”方老头叹息一声,有着无尽的悔意与无奈.

  “我这一生中有两个最重要的女人,一个是我深爱着的祁美宜,一个是深爱着我的祁秀儿。她人俩个...是关系很好的亲姐妹.”方老头嘴角带着笑容,完全沉缅在回忆中.我似乎可以看到他过往岁月里的快乐,那肯定是一段美好的日子。突然脑子一动…祁美宜这个名字...似乎...

  “其实,我是通过秀儿才认识美宜的。第一次见到美宜时我呆住了,她灿烂的笑容、俏丽的身影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同时我也知道自己的心将会被这个个性飞扬的女子深深地烙上。我为了追求美宜花费了很多心思,也放弃了很多梦想,甚至自己刚起的事业。当然,我所做的这一切没有白费,美宜终于被我的诚心打动了。就在我们开始为自己的未来做准备时却发现秀儿也一直深爱着我,她默默地为我做了很多事情,方氏企业今天之所以还存在完全是她的功劳。但感情的事情讲究的是缘份,并不是说谁为谁牺牲得多便可以得到同样多的爱,我爱的人依然是美宜!可是美宜最终还是离开了我,只字片语未留。我不知道美宜为什么要走,是不是美宜根本就不曾爱过我还是因为秀儿也喜欢我的原因。那段时间我心情十分低落,曾无数次在秀儿面前失控,但秀儿她一直默默地关心着我与我的事业没有任何怨言。只是秀儿的身体越来越差,心脏病复发的次数越来越多,周期也越来越短,我不想让自己在失去她后才后悔,出于关心亦或者几分爱意,我娶了秀儿。婚后秀儿的身体一直很乐观还为我生下了诚俊,医生都说这在医学界是个奇迹,我们自是很高兴,生活也还算美满。秀儿十分信奉佛教,经常背着我不顾自己的身体去寺庙里烧香祈福,就在诚俊与美云成婚后不久秀儿遇到了一个相士!这个相士告诉秀儿就因为她当年的一已私欲害得方家的另一血脉流落在外,并且在不久后方家将仅存那一血脉。秀儿当然不相信这相士所说的话,但信奉佛教的她隐隐中又感觉到了什么,当年美宜的离开确实是因为她,可是相士所说的方家的另一血脉?难道美宜在离开前就有了身孕?还有相士的最后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久后方家将仅存那一血脉。不相信!也不敢相信!心中的不安持续了好几个月,直到美云早产诚俊要当爸爸了秀儿才松了口气,方家有后了!可是两个孩子还没出生多久诚俊便心脏病复发病逝了。秀儿伤心欲绝,身体大不如前,心脏病越来越严重,连精神方面都开始有些异常,因为在两个孙子出世的时候她偷偷的细查过资料也做过亲子鉴定,这才发现这两个婴孩根本就不是诚俊的孩子,诚俊的病逝更是验正了相士的话。秀儿开始害怕也开始愧疚,愧疚她当年不应该拆散我跟美宜,不应该让美宜有了身孕还离开方家。她对我喊着要去找那个相士问美宜的下落,我本不信这些神棍的,但是当自己听到美宜有我的孩子的时候,我的心开始痛了,这些年来我也暗自查过美宜的下落,可一直都查不到。于是我便同秀儿一起去找那位相士,相士告诉我们方家的血脉是一定会回到方家的,就算不去刻意寻找他们也必将与方家永世牵扯着关系,不过想要他们回来就必需要将美云的那两个小孩送走其中一个!我大发雷霆,呵斥相士的话简直是一派胡言,但我知道秀儿相信了!她每天以泪洗面只希望我能按相士的话去做,我拿她毫无办法无奈之处也只能答应她。但是在孩子送走的第二天我就后悔了,说起来我也算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怎么能相信一个江湖相士所说的话了,真的荒谬!于是急忙带几个保镖一起去美云所说的那个朋友那里接那孩子,当我们到那个小区时却发现美云她朋友住的那层楼失火了!我赶紧叫自己的保镖去救人,可是救出来的那个年轻女孩二话没说就抱着孩子跟我的保镖打起来,她拳脚功夫挺厉害的以至于几个人都打她不过,最后让她抱着孩子跑了,当然也不全是因为那几个保镖追不住她,是因为…因为那女孩...”

  “因为什么?”我急忙问,谁都知道方老头说的那女孩是我老妈。

  方老头闭上眼睛,声音有些颤抖,“因为那女孩像极了美宜,所以我一时怔住了,没有让保镖去追。”

  “什么?”我从沙发上激动地跳起来,“你说我老妈长得像祁美宜!!!”

  方老头似乎也挺激动,“你说...你说你母亲就是那个女孩。”又喃喃着:“呵呵...难怪...难怪我第一次看见你时也会像当年一样怔住。”突然,方老头紧抓住我的胳膊,“不可能,不可能会这样,你说...你外婆叫什么名字?”

  我瞪着方老头,为什么...为什么要问外婆的名字?不,不可能!!!

  “静!你快说啊!”方泽希呆在一旁也挺着急的。

  “我...我外婆...”

  我不敢看方泽希的眼睛,更怕方老头那逼人的目光,因为...因为外婆的名字里也有美宜两个字,到底...到底要不要说?!!

  “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

  就在这逼人的时刻我的手机响了,我微松了口气赶紧翻兜里的手机,在哪里?手机到底放在哪个兜里了,我的手颤抖着厉害,在兜里左翻右翻终于找到了手机,掏出来的时候连同我的钱夹一起翻了出来掉到地上。

  “喂~~青青啊,嗯...我在方老头这里...哦!是你爷爷这里啦,还有你哥哥方泽希也回来了,对...你叫老妈不要担心,我很快会回去。嗯...知道了...拜拜!”

  挂断电话后正发现方老头手里拿着钱夹看着我,浑浊的眼睛里不似昔日的锋芒,星辉般的晶莹与头上的银发刹是显得醒目,有着数不尽的沧桑。商业界的强者也是会老的。我不禁心酸,毫无原由的心酸。

  方老头指了指钱夹,“钱夹里的像片你怎么会有,他们...他们是你的什么人?”

  我有些愕然,接过钱夹,看了下那张像片,那是我前阵子才放进来的,“这照片是我的老妈的,因为新买的钱夹里刚好只有那个地方没像片放,所以我偷偷从老妈那里拿来放进去的,像片里的人是我的外公外婆。”

  “哐”一声,方老头重重地撞到了茶几,杯子里的咖啡全都溅洒在茶几上,呈现出别样的图案。

  “爷爷!小心!”

  方老头松开方泽希扶着他的手,又问道:“那么...你外公外婆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我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外公的名字我不知道,老妈从来没有说过,她只跟我霁过外婆是在她读高中的时候去世的,似乎老妈也不知道外公的名字。至于外婆...外婆的名字叫...”

  “叫什么?”

  “外婆的名字也是叫美宜,不过不是叫祁美宜,而是叫方美宜。所以老头,我外婆根本就是你所说的那个美宜...”

  说还未说完,又是“哐”一声,紧接着是清脆的玻璃声,咖啡杯彻底地摔破了。方老头跌落在沙发上,热泪盈眶,声音似喜又似悲,“方美宜...她叫方美宜!哈哈~~她真的改叫方美宜了!!!”

  “老头他怎么啦!”我小声问方泽希。

  “别说话!”方泽希食指放在嘴前,“嘘”了下。

  老头突然从我手中拿过钱夹,看着钱夹里的像片道:“美宜,你是爱我的对不对,你一直都是深爱着我的,不然以你的个性怎么会应了我玩笑似的话语而去冠夫姓了!方美宜!对,你是叫方美宜!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永生永世都是我方振兴最爱的妻子!”

  “妻子?”我用鸡蛋般大的双眼瞪着方老头,呆了,像是被定格住半响才转过头来,傻傻地问方泽希:“冠夫姓?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的外婆方美宜原本是姓祁,她在决定嫁给爷爷时就将自己的姓改成姓方。”

  “然后了?”还是不懂。

  “你外婆方美宜就是爷爷深爱的那个女子,而你...”方泽希停顿了下,“就是爷爷的亲外孙女!也是方氏企业唯一的继承人!!!”

  “这...这也扯太远了吧!”脑子一遍空白,来不及作任何反应手机的铃声又响了。

  “喂~~”

  “死小孩!!!谁让你去那个姓方的老头那里的,快给我回来!”老妈在电话的那边恶狠狠地咆哮,那声音简直一河东狮吼。我忙拿开手机不想被那浓烈的火药味轰炸。

  “老妈~~其实...”

  “对了!回来之前替我狠狠地踢那老头几脚!”

  什么???现在是在演哪一幕戏?孩子打老子吗?我感到有些有笑,“老妈~~那场火不是方家老头放的,而且他还是...”

  方老头从我手里拿住电话。

  他?

  要跟老妈讲电话?

  “喂...小乔是你吗?我的女儿啊,我是你爸爸啊...”

  我捂住嘴不顾方泽希警告的眼神,在一旁偷偷笑。调皮的眨着眼睛在想电话那边的小姑听到这句话后会是什么表情呢?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失声痛哭?还是...惊吓得丢下电话措慌而逃?不过...我想不管老妈是其中的哪一种情况,这事件绝对会有个美好大结局。

  ☆★☆★☆

  时间:11点30分

  地点:方家客厅

  人物:方老头、老妈、贵夫人、方泽希、青青还有我

  HOHO~~在做梦吗?方氏集团的董事长竟然是我外公~~我外公是方氏集团的董事长!!! 而我,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生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众人瞩目的千金小姐(偶也是十分虚荣滴~~),我几乎可以想象出今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出门还有专人司机接送的舒服生活。HOHO~~就连林雪琪那等身份也得靠边站了~~HOHO~~HOHO~~

  “咳...”(不好意思~~笑得太夸张被口水呛到了~~)

  “丫头,笑了都快一个上午了到底笑够了没有啊,如果笑够了我们这些人要开始谈正事了哦!”方老头笑眯眯地提醒我。

  “啊~~什么?”我看了看众人,全部都是一副受不了我的表情,就连对我最好的青青此刻也略带鄙视。“哦...可以,可以开始了。”

  “三天后便是召开记者会的日子,如果到时林青海听到泽希还是不肯跟跟雪琪在一起的话他是不会轻易罢休的,也一定会将泽希的身世抖出来,所以我想赶在林青海说这件事之前宣布一件大事,那么对于公司执掌权继承一事即便泽希不是我的亲孙子林青海及其他董事会的成员也不敢多言。”

  “快说快说,你要说的是什么事啊?”为了在众人面前挽回形象,我积极地问道。

  一记爆粟正中我的脑门,“死小孩!你懂不懂礼貌啊,在外公面前也敢这样子说话。”

  “没事没事,我就喜欢她这个样子。”方老头摸了摸我微红的前额,“再说,我说的这件事情还真的与小静这丫头有关。”

  “跟静有关,爷爷你说的是什么事啊?”青青坐在贵夫人的旁边好奇的问道。

  “呵呵~~”方泽希这笑容简直就一奸商的样子,我有种被人暗算的不妙感觉。“到时候我会宣布泽希与小静订婚的消息,那么泽希就是我们方家的孙女婿,用这个身份来接任公司大权是没有人敢反对的,因为泽希本身就有实力,而且这实力董事会的员老们都不容小觑。泽希差的就只是一个与方家有关连的身份而已...”

  “什么???”我气急败坏地从座位上蹿起来,“要我跟方泽希订婚?拜托!我才多大啊,才18岁耶!我不要!”

  方泽希在一旁用冷眼看着我,语气淡淡地说着:“不要表示得一副委屈的样子好吗?就算委屈也该是我。”

  “你...”我瞪着双眼,用手指着他,半响才憋出一句话,“OK!算你狠!”

  方老头也站起来拍拍我的背,道:“小静不要生气,外公只是叫你们俩个订婚而已,又不是要你们结婚。这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小静,你不想看到外公的公司就这样落到别人的手中吧!而且...如果你真的不同意订婚到时候泽希就真的得和雪琪在一起了哦。”

  “这...”我为难起来。到底要不要帮外公?

  “对啊小静,你外公说得对,而且你们俩不是也喜欢着对方吗?”

  “是啊静,我妈说得很对!”

  “不要啦!我才18岁耶!18岁就跟别人订婚了,那...那多没自由啊!”

  “好啦好啦!” 一直没开口的老妈重重地拍了下桌子,“小雨这么好的孩子去哪里找啊,你别忘了当初是谁帮你补课的,这事就这么说定,静丫头你不准再有意见了知不知道。”

  老妈在这些人中说话是最有威严性的一个,我不敢多说什么只好耷耸“哦”了一声。看了看方泽希,他正一脸的坏笑,该死的...早知道老妈会这么喜欢他当初我就死也不该答应老班要方泽希帮我补课。

  我用目光凶狠地扫视了在坐的每一个与我为敌的人,哼~~如果一个人的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我会...我一定会...我还是会哀求他们。不要啊~~这么早就订婚别人会笑话我的,不要这样子啊!呜~~天啦!谁来帮帮我啊~~突然,在伤心之余头脑里闪过一个计谋。而这个计划就是...嘿嘿~~我又扫视了他们一眼,既然是你们不仁在先,就休得怪我不义!!!

  嘿嘿~~今年这个夏天绝对有意思,三天后的记者会将会更有意思。因为从此时此刻起,我将开始着自己的逃婚计划...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