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七零章 各怀心事
( 本章字数:3940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杜红羽和周蜜在暗处看见戴棒球帽和墨镜的男人从大彪房里出来,竟然一闪身又进了对面的房间,心里都有些奇怪。她们又等了一会,见到大彪也退房离去,便立刻用早已准备好的门卡开门进了大彪的房间。
  “红羽,另一个就在对面,要不要采取什么行动?”周蜜问。
  杜红羽摇头,“大彪只是喽罗,跟他接触的也不可能是什么大鱼。我们吊住他们两个就行,不必打草惊蛇。不过……”杜红羽露出疑惑的神情。
  “怎么了?”
  “虽然看不见全貌,但感觉对面这个身形有点熟悉。”杜红羽一边说一边心想,难道他是以前被抓过的案犯?但很快又摇摇头,她没记起何时曾抓过这么一个人。
  杜红羽的话把周甜听得心里一惊,因为她也有这感觉,但没说出来。
  为什么杜红羽和周甜同时会有这种感觉?其实并不奇怪,张一鸣如果不是遮住自己大半个脸,他那明显不同的相貌使得任何认识张一鸣的人都不会想到他就是张一鸣,但他遮住自己的脸以后,反而看见他的人只能更多地从他的身形特征判断他的身份,结果更容易接近事实真相。当然,一般人也许没有这种判断能力,但杜红羽和周甜都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刑警,她们有这种能力,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有这种判断的习惯。
  但杜红羽和周甜都没有时间多想,在房间里搜查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杜红羽看见两瓶没喝完的矿泉水,心中一动,小心翼翼拿起来,倒掉里面的水,然后把空瓶装在塑料袋里。
  “走吧。”杜红羽招呼一声。
  周甜一见她拿起瓶子准备带走的举动,立刻也明白了她的用意,闻言也不多说,和她一起又迅速悄悄离开了这间房间。
  两人赶回局里,杜红羽提取了两个矿泉水瓶上的指纹,开始在数据库中对比寻找。一个是大彪的,很快找了出来,因为是已知的线索,杜红羽把他放到了一边。但另一枚指纹在有案底的人员数据库中没有。
  杜红羽皱了皱眉,把对比范围扩大,在所有警方有记录的指纹中寻找起来。不知过了多久,电脑程序突然发出“叮”的一声,屏幕上弹出一个对话框:“找到一个相似目标,相似度100%”
  杜红羽“啪”地敲下确认键,周蜜和杜红羽一起看着屏幕。目标人显示出来:张一鸣,男,安泰证券投资总监……,——这还是张一鸣在安泰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留下的指纹信息。
  两个女人都不由自主“啊”了一声,盯着屏幕呆住了。
  片刻之后,两个人又都不由自主地掩饰住自己惊讶的神情,谁也没说出来自己认识这个男人。

  2

  周蜜悄悄贴在门上听了听,房间里面没有声音,她已经问清服务员,这间房的人还没有结账离开,那么现在是暂时出去了?周蜜拿出为办案准备的通用门卡,轻轻打开房门。
  这里是人间天堂里张一鸣大约一小时前从大彪房里出来后闪身进入的房间。
  在局里发现矿泉水瓶上的另一枚指纹竟然是张一鸣的,周蜜心里的震惊无与伦比。怎么会是他?他不是生病去疗养了吗?但是,这时候周蜜也没法说服自己了。指纹对比的结果只把张一鸣的名字一显示出来,周蜜其实就已经确认那个人就是张一鸣,因为从刚才他的身形她已经觉得熟悉,只是一时没想起来是谁而已。
  刚才在局里,确认张一鸣身份后,周蜜便想借故离开,本来还担心杜红羽会不会留她商讨案情,结果杜红羽似乎也没心思,俩人于是就此分手。其后,周蜜立刻赶回人间天堂,她要是不把张一鸣的事情弄出个结果,无论如何也安不下心来。
  房里黑灯瞎火,周蜜轻轻走到床边,正想打开床头灯,忽然被一只手从背后无声无息地捂住嘴,同时感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到腰上,那是枪。“别动。”一个男声在耳边轻轻说。
  “唔。”周蜜僵住了身体,被捂住的嘴出声应承着。
  “我放开你的嘴,你如果叫喊的话……”背后的男人用枪在周蜜腰上顶了顶,让她明白自己的意思。“你是谁?来干什么?”他慢慢放开周蜜的嘴,同时问道。
  “张……姐夫?”周蜜长出一口气,没有回答,却轻声叫了出来。她已经听出张一鸣的声音来,她很吃惊腰里顶住的那支枪,张一鸣怎么会有枪?于是情急之下叫出“姐夫”,她知道只有这样最能表明自己的身份,稳住张一鸣的情绪,从而确保自己安全。
  抓住周蜜的正是张一鸣。周蜜一声姐夫,张一鸣立刻想到来人是谁。他一下放开周蜜,同时“啪”地按亮了电灯。
  “周蜜?”四目相对,张一鸣愕然。
  “你、你是谁?”看清面容后,周蜜反而被吓到了,眼前这张脸根本不是张一鸣。
  通常情况下,人所接受的外界信息90%来自于视觉,而识别一个人的信息90%靠面容,所以在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情况下,周蜜能判断出张一鸣来,及至看见这张陌生的面孔,反而无法做出准确判断了。这就是重要但错误的信息造成的后果。

  3

  欢欢的案子是杜红羽一直跟着的,现在发现欢欢的男人跟贩毒团伙的人员有接触,杜红羽需要时间仔细思考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恰好周蜜说还有点事情要办,杜红羽便顺水推舟地跟她分了手。
  周蜜走后杜红羽整理自己的思路。是欢欢和张一鸣欺骗自己?其实他们都是贩毒团伙的成员?杜红羽回想跟张一鸣以及这半年来跟欢欢的接触,不论是作为一个女人还是作为一名警察,直觉告诉她这不太可能。虽然刑侦工作最终是要用事实、用证据说话,但在警校时候杜红羽最敬佩的一位老师告诉她们,在侦破的过程中要充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人的潜力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对自身的了解,就跟我们对浩瀚宇宙的了解一样,还太肤浅。人本身就是一个小宇宙,而且是一个完美的,有着无穷潜能的小宇宙,所以我鼓励你们培养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的直觉,这对你们今后的刑侦工作大有益处。当然,任何直觉最后必须要用事实来检验证明。”
  老师的这番话给杜红羽的印象非常深刻,既然张一鸣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贩毒分子,那么第二种可能就一定与对欢欢的营救有关了。他是自己在深入虎穴与贩毒分子接触,以图为欢欢平反昭雪?杜红羽很快想到这种可能性,并认为大有可能。这个男人为救自己的女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这一点杜红羽见识过。想起那一次在病房看见张一鸣跟欢欢翻云覆雨,杜红羽至今还有脸热的感觉。
  那么怎么办?这个新情况要不要向局里汇报?杜红羽犯踌躇了。无论自己直觉如何,就算自己已经有点同情欢欢,希望她最终能平安无事,但现在的事实是张一鸣与警方早已掌握的毒贩大彪在接触,既然发现这个情况,将其隐瞒恐怕不妥。毕竟自己是警察,是有纪律约束的。何况,现在还有个北京来的周蜜知道了这个情况,就算自己隐瞒,她也不会隐瞒啊。
  思前想后,杜红羽拨通了局长的电话,今年的打击毒品犯罪大行动,各局都是由一把手亲自挂帅的。
  “董局,我是红羽……”

  4

  “你是说你易容和跟贩毒团伙成员接触,都是为了调查他们?可这关你什么事?”听了张一鸣有保留的讲完了事情的缘由,周蜜疑惑地问。
  “这个……”张一鸣迟疑起来。看着周蜜,想起岳麓山上的那个夜晚,张一鸣忽然觉得没法开口在她面前抖出自己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周蜜的性格偏于内向,发觉自己有这么多女人,她的心里会怎么想?她会不会为死去的姐姐、也为她自己感到一种不值?虽然她从没为自己的付出要求过什么。
  “我现在打入的这个团伙,跟你姐姐当初的牺牲有很大关系。”张一鸣含糊其词地回答周蜜。
  “你是……为了姐姐?”周蜜的眼中泛出泪光,那是对姐姐的怀念,也是被张一鸣感动。
  没想到周蜜这样认为,张一鸣觉得脸上烫起来,如果让周蜜这样误会自己的动机未免有点太卑鄙了。张一鸣只好清了清嗓子,艰难地说:“我是打入他们内部之后偶然发现你姐姐牺牲那天逃走的那个女人,但我调查他们的初衷是为了另外的目的。”
  “什么目的?”周蜜追问。她并非是想窥探张一鸣的隐私,但这件事情牵涉到她正在调查的案子,职责所在,不能不弄清楚。
  “是为了救我的一个女人。咳咳,”张一鸣清了清嗓子,“另外的一个女人。”还是不得不说出来,早知如此,就不要开始那些废话了,张一鸣有些懊恼。“详细情况你先别问了,这事就快有结果,我到时候会跟警方联系,我也需要你们的帮助。”
  周蜜看着张一鸣,微蹙着眉头沉默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但那个女人一定不能让她跑了。”周蜜噙着眼泪,咬了咬嘴唇又说。
  哪个女人?张一鸣微微一愣才反应过来,周蜜说的是关玲。张一鸣更加懊恼,发觉今晚自己真是顾此失彼,想隐瞒欢欢的事情,却无意间把关玲抖了出来,现在欢欢的事情没隐瞒住,关玲的事情也收不回去了,真是失策。张一鸣不得不承认,对于关玲,原来那种手起刀落血债血偿的心思已经动摇,怎么处置她本就已经成为心中一道难题,现在却又把周蜜搅进来。唉!看来越想撒谎或隐瞒事实越会把事情弄乱,坦诚从来都是对人对事最好的态度。
  “说说你吧,怎么来深圳了?你进修毕业了?”张一鸣无奈地转移话题。
  “嗯。”周蜜点点头,“我来深圳查案子,也是贩毒的,没想到发现你跟他们接触。”
  “你摸进我的房间是为了……?”
  周蜜摇摇头,“不是想抓你,就是想确认是不是你,还有就是为什么是你。”
  张一鸣笑了笑,“我以为是那帮毒贩识破了我,进来对我不利。”
  原来,张一鸣洗澡过后刚刚熄灯准备在这里休息一下再行离开,听见有人悄悄开门的声音,心里一惊。难道是黑老大或者大彪的人摸清了自己的底细和行踪,前来报复?他于是抢先躲进卫生间,等来人进门再悄悄在背后将其制住。没想到来人是周蜜。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