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六八章 校友警花
( 本章字数:3789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从欢欢屋里出来的两个女警下楼后上了一辆警车,姓杜的那位开车,离开了欢欢所在的这个小区。
  “这个女的是谁啊?”路上,另一女警问姓杜的女警。
  姓杜的女警一笑,摇摇头,有些自己都觉得难以相信的神情,“这事啊,说起来你可能都不相信,这女的是一桩贩毒案的嫌犯,已经被我们抓了,因为怀了孩子,所以只能取保候审。本来这期间应该是她每周去我们局里报到的,可你看她大着个肚子,能让她总是这么来回跑吗?算了,只好我每周来看看。”
  另一女警一听也敢笑起来,不过语气却带着几分认真地说:“警察都像你这样,为人民服务就不是一句空话了。我得向你学习。”
  “算了,你别夸我,我也不想标榜自己,我对她这样也是有些原因的。”姓杜的女警无奈地笑笑,“抓她的时候我开了一枪,差点把她打死。现在就当是我补偿她吧。”原来,这位杜警花不是别人,正是开枪打伤了欢欢,后来张一鸣又托她照应欢欢的女警美眉。姓杜,名红羽。杜红羽如此照应着欢欢,除了她说的原因,还有张一鸣和他给的那笔钱的因素。杜红羽并不是被这笔钱收买了,而是她被这笔钱后面所蕴含的张一鸣对欢欢的关切所感动,作为女人,她当然欣赏那些对女人好的男人。但这个原因她觉得不便也不必说出来。
  “唉,这么说来,她也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孩子出生后她怎么办呢?孩子怎么办呢?她的罪重吗?会不会判……”另外这女警的最后两个字没说出来,但杜红羽知道她的意思。
  “如果按现有的证据,肯定死刑。”杜红羽说,声音也有点低沉下来。这些日子以来,她跟欢欢越来越熟悉,欢欢的肚子是她看着一天天变大的,怀孕后的欢欢变得柔和,变得专注——专注于感受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每一天的变化、每一天跟自己的交流,对其它什么事都不想,显得有些傻傻地憧憬着、傻傻地幸福着,这让欢欢在杜红羽眼里的形象跟毒贩越来越远,以至于渐渐地杜红羽终于产生一个想法:也许欢欢真是被陷害的。有了这样的想法,杜红羽心里便不由自主希望张一鸣能把欢欢救出来。他能吗?杜红羽不知道,欢欢倒是很笃定,一点不担忧,说自己的男人肯定能救自己。张一鸣在想办法救欢欢,在这件事情上欢欢和杜红羽间没有秘密。只是张一鸣很久没出现了,他究竟在采取什么行动?进展怎样?杜红羽不知道,欢欢也不知道。

  2

  另一女警又叹了一声,“这人啊,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真那样了,她的孩子……,唉。怎么没见她老公?”
  “她老公……”杜红羽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把欢欢怀孕的前因后果及她男人在想法营救的事说出来。这事情前因后果一大堆,挺乱,加上现在又夹杂了自己私心里一些同情欢欢的想法,一时可能说不清楚,而且她也怕影响到张一鸣可能正在采取的行动。谁知道呢?毕竟另外这位也是警察,而且专程从北京来,查的就是毒品案,若知道了欢欢和她男人的事情,难保不会从另外的角度考虑问题。“她老公好像在外面做生意,不常回来。”杜红羽撒了个谎。
  “现在的人,为了钱什么都可以不顾了。女的可以去贩毒,男的可以抛下怀孕的老婆。”另外这女警说着便有了一些忿然。
  杜红羽想,欢欢的男人还真不是这样的,可惜不能明说。
  “红羽,我总觉得这女的有点面熟,跟我北京的一个朋友有点像。”这女警忽然又说。
  “是吗?”杜红羽笑了笑,不想再说起欢欢的话题,怕又扯出一些现在还不知当不当说的情况来,于是道:“这也不奇怪,长得像的人很多。她跟你的朋友长得很像吗?”
  “有一点。也不是很像。”
  这时,杜红羽的手机响起,她看了看号码,是局里打来的。
  “嗯,是我……,没错,我跟北京来的周蜜警官在一起,……,是吗,大彪又出现了?好,我们马上回来。”
  没错,跟杜红羽一起去看欢欢的另一警花正是周蜜。她怎么会在深圳跟杜红羽在一起?原来,在北京因为剑南春在迪厅被刺伤的案子牵出贩卖摇头丸的事情后,周蜜报经上级同意,便把这个案子继续跟了下来。根据妞儿的一些交待,周蜜来到深圳,向深圳警方通报情况并交换情报之后,得到深圳警方的协助。深圳方面派出和周蜜配合的,恰恰就是杜红羽。而更巧的是,杜红羽也是周蜜去进修的长沙那个警校的毕业生,因此说起来周蜜跟她算是校友,有了这层关系,俩人很快熟络起来,并渐渐感觉到很有些意气相投。今天杜红羽例行来看欢欢,周蜜便也顺道跟来了。

  3

  杜红羽接到局里的电话后和周蜜加紧往回赶不提。且说欢欢这头,小青虽然断断续续,但终于把很多事情跟欢欢说清楚了,只除了自己跟张一鸣的关系这一桩。不是小青想故意隐瞒,话到嘴边来回转了多次,她硬是不敢说出来,她不知道这花姐会是怎样的反应,虽然觉得现在的花姐似乎比从前要温柔许多,但小青心底已经形成的敬畏不是一时之间就能消除的。
  “你是说,你碰见了我老公,是他让你来的?”欢欢睁大双眼问小青。
  小青点点头,“他想要我在深圳的这些日子来照顾你,有几天算几天。”
  “这个死东西,他自己怎么不过来?”欢欢立刻表示不满。
  欢欢觉得虽然小青欠自己和张一鸣一份人情,但欢欢的性格中其实十分重义,从来没有施恩图报的想法,虽然当初去救小青的时候她是不情愿的,也发过脾气,但过了就过了,她不会为一件事要人家永远记自己的情。所以,让小青来照顾自己名不正言不顺,人家凭什么?其次,其实欢欢心里实在很想自己的这个男人,已经半年多没见过,也没音讯,自己的肚子从平平坦坦已经变得规模宏大,他都到了深圳也不来看看,要是欢欢现在行动方便的话,只怕早打上门去了。
  “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天天挺着个几十斤的包袱,干什么都不方便,这全是他这个死东西害的,我这副样子要叫江湖上的人见到,还不笑掉大牙?你给我叫他来,他要不来的话,到时候有他好果子吃。”欢欢气呼呼地唠叨,完全无视她的怀孕是有着特殊目的,是为了救她所致,反正一切都怪罪于张一鸣。欢欢觉得理直气壮,心安理得,女人找男人是为什么?当然就是在生气时拿他来出气,什么埋怨都堆到他头上才对。
  “可是他、他现在不方便来。他现在易了容,改头换面,变了身份,都是为了救你,如果现在跟你接触,万一行踪不密泄露身份,那就因小失大了。”小青替张一鸣解释。张一鸣叫小青前来,确实出于这样的考虑。
  “易了容?”欢欢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那你怎么认出他来?”
  “是他认出了我。”
  “那又怎么样?一个模样陌生的人跟你说他是张一鸣,你就信吗?”欢欢不由警惕起来。
  小青没想到这花姐头脑反应这么快,不知该如何回答了。她不想想,欢欢在江湖上闯荡多年,没点头脑和警惕性,早被人砍死多少回了。小青不知道怎么告诉花姐,全世界的男人她都可能认错,但张一鸣她一定不会搞错。

  4

  不用小青说,欢欢只迟疑了半分钟,立刻明白了。
  “死东西,他是不是又把你那个了?”
  欢欢的眼神只稍微凌厉一点,小青哪里还敢隐瞒半分?战战兢兢却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和张一鸣之间的事情招了个底朝天。
  “小猫咪?宠物?”欢欢听完一切后,伸手摸着小青颈上的银项圈,一边似笑非笑地说道,“死东西的花样倒不少。可是不管换什么花花借口,其实不都一样?他就是舍不得你在床上的那点味,舍不得你那软得像煮烂的面条一样白白嫩嫩的身子。那你呢?他这么糟践你,你也愿意?”
  “我愿意。他没有糟践我,世界上的男人只有他真心对我好。”小青忽然来了勇气,抬头与欢欢的目光直直地对视着。
  欢欢一下倒愣住了。不久,欢欢先泄了气。怀孕后的欢欢果真不是当年的欢欢了。
  “算了算了,说起来,你倒是第一个和我一起侍候过他的女人。”但说至此,欢欢的目光又变得凌厉起来,“不过我警告你,你以前的事我们都可以既往不咎了,但现在既然他收了你,从今以后你脑子里给我把弦绷得紧紧的,你是有主的人了,若是再发现你有一丝一毫对不起他,或者让他丢了脸,别指望他护着你或者心软下不了手,我会活剥了你。听到没有?!”
  小青看着欢欢,虽然欢欢的话凶狠无比,但小青第一次没有感到害怕,因为欢欢所要求的事情就是小青自己早在心里发誓要做到的事情,如果再有一丝一毫对不起自己的这个男人,不用欢欢活剥,小青自己都会杀了自己。
  “谢谢花姐。”小青微笑起来,因为欢欢的话越狠,越表示她接受了自己。
  “还什么花姐啊?那是我在道上的名号,以后叫欢欢姐吧。”说完狠话后的欢欢口气放松下来,她似乎有点累,怀孕期间不该情绪过大的波动。
  小青赶忙起身到欢欢背后,替她揉着肩膀。欢欢靠在沙发上,舒服地闭上了双眼。
  算了吧,接受小青也没什么不可以,欢欢自己命途多桀,其实是很容易对小青这样的女人产生同情的,何况,对于张一鸣,欢欢心里清楚,法能师父也告诉过她,他就是一个命犯桃花之人,他要过的女人,他哪里舍得放弃一个?既然做了他的女人,就别计较这些。其它事情可以跟他吵闹,若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不休,那就是自寻烦恼。
  “花……欢欢姐,他要一把手枪,他说你这有。”欢欢正在想着,小青忽然又说。
  “嗯?”欢欢的双眼一下睁开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