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六六章 小猫逢主
( 本章字数:3543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张一鸣知道,其实关玲这两天留在深圳除了观察黑老大人马的动静,第二个目的就是跟自己在一起,渴望再多一次温存。然而张一鸣没有再要她。不过,这一次对关玲来说是一种甜蜜的心酸,因为张一鸣此次已不是冷漠地拒绝,他也是在艰难地克制自己,他并没有对关玲隐瞒这一点。
  张一鸣本来对自己说只是一夜放纵给这个又可恨又可怜的女人,但人的感情是最说不清楚的东西,当关玲在张一鸣身下泪如决堤的时候,张一鸣才发现她在不知不觉中对自己泥足深陷不可自拔的时候,自己何尝不是也被她无声无息地套了进去?难怪自己以为老五和她在车上苟且之后怒不可遏,难怪自己以为黑老大和她存有暧昧之后脸色铁青,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自己不愿,也许更是不敢正视的、存在于心底深处说不出来的原因——自己已经不能容忍她现在还跟别的男人有染!
  然而,自己怎能接受一个害死了周甜的女人?张一鸣心中一声长叹,才明白什么叫桃花劫,才明白法能大师曾经说的那句话的深意:真走桃花运的人,怎么会有惶恐,怎么会觉得为难呢?那天晚上,张一鸣深深体会到什么叫左右为难,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把自己的冲刺做得风驰电掣一般,仿佛自己下身那部位真是一支锐利长矛,只想狠狠将关玲扎透,最好能将她刺死在身下,一了百了。
  今天劝关玲先回动南宁,张一鸣把她搂在了怀里再次对她说:“有些事情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你先回去,我在深圳有些事要办。”
  张一鸣不忍现在说出的真相其实关玲心中已经明了,周甜已死不能复生,她不知道张一鸣最终会给自己怎样一个——应该说是处置而不是交待,但看着张一鸣能为自己这样为难,她已经足感欣慰了。
  “我欠的我一定会还,有你这句话我已经不算一无所获,何况,我还得到了前晚,这也不枉我、不枉我为你背叛一切。你自己在这里要小心。如果要我帮忙,你就叫我来。”关玲凭直觉猜得出张一鸣留下来肯定是打算去人间天堂探听大彪的事情,她不知道张一鸣为什么这么想做这毒品生意,而洪三宝是恶之花的客户,关玲猜测张一鸣已经做好准备不惜跟恶之花正面冲突了。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关玲下定决心,就是死路,那也跟他去闯了。难道自己还有后路可退吗?只盼这男人终有一天明白自己的付出。
  关玲的眼神和话语让张一鸣心中只想着她的伤感,竟也没从她那句“我欠的我一定会还”中听出一些什么来。

  2

  “老板,想什么呢?你是来找乐子还是来想心事的啊?”
  小姐略含抱怨的话打断了张一鸣脑中的走神,他回过神来。在这里坐一个多小时了,老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张一鸣想,即便冒险,还是得开口问一问关于大彪的事情。就在这时,远处的争吵声把他和小姐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不看便罢,这一看,张一鸣不禁愣住了。远处争吵中的一个女人,竟是小青!
  她怎么会在这里、在这个声色犬马的娱乐场所?想起小青曾经的过往,张一鸣的头嗡的一声几乎炸开,难道,她竟然重操旧业?!
  张一鸣一下站起身,快步向那边走去。但一边走,张一鸣便一边冷静下来,他已经因为不冷静为老五的事情错怪关玲一次,这次他不希望在小青身上犯同样的错。看小青的穿着打扮,可以判断她不是在这里坐台的,她穿了一件素色碎花连衣裙,头发简单地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素面朝天,没有做小姐那样的浓妆艳抹,随着走近,张一鸣看见,小青身上唯一的装饰竟是他给她的那个银项圈。这个项圈小青一定爱惜得很好,天天擦拭,所以此刻在这里红红绿绿的光线下,看上去竟是熠熠生辉,很有一点华贵之味。还别说,不知内情的人看着她颈上这独特的饰物,衬托着她白皙的脖颈,又使整个人保持一种颔首挺胸的姿态,竟有一种名门淑媛的骄傲气质。
  可惜小青的内心并不是一个骄傲的贵族,也许是寒微的出生和卑微的过往让她缺乏胆气,此刻的她似乎正面临被欺负的命运,站在她身前的倒是一小姐模样的女人,此人显然是在保护小青。
  “有钱了不起啊?想找女人,老娘倒是可以奉陪,只要让老娘高兴,不要钱也行。但她是我家乡来的姐妹,不是这里坐台的,多少钱也不行。”小姐模样的女人扯破了脸面,两手叉腰地站在小青身前保护着她,大声对面前的两个男人嚷道。
  小青有点畏惧,拉拉姐妹的衣服,小声道:“算了别吵了。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看你。”
  两个男人不知是不信小姐的话,还是看清了小青的畏惧,其中一个对这里的领班小声威胁道:“我这朋友可是北京来的大记者,就想跟你们这一个喝点酒聊聊,也没别的意思。她今天是不是不当班?让她加个班,陪陪我朋友,不然的话,随便写点东西,你们人间天堂就要被查了,最少也得停业三个月,你负得起这个责任?”
  领班十分为难地看着这个人,这种胡吹海侃的话领班也见识过不少,倒不太往心里去,主要原因在于,小青确实不是这里的人。“老板,她真不是我们这里的小姐。”
  这个男人有些不快了,悻悻地哼了一声。另一个被称为是记者的男人显然也不高兴,但似乎碍于身份又没有办法,只得拉了朋友道:“哥们,咱走吧。”
  俩男人并不是流氓地痞一类,既然都咬定小青不是这里的坐台小姐,他们只能罢了。但离开的时候,不免心怀不满地横了小青一眼。

  3

  张一鸣已经走到小青身边,目睹刚才的过程他大概猜出是怎么回事。要不是不便暴露身份,看到自己的女人被人这样欺负,他早上前将那俩嫖客抽他妈几个大嘴巴子——也就是看他们还不是流氓地痞,不然的话,再捏碎他们的卵弹子。另一方面,小青的软弱又让张一鸣心疼,幸亏还有那个姐妹护着她,张一鸣对这个女人生出几分感激之心。
  “小姐,是不是那两个衰人出的钱不够啊?我加一倍,陪我喝杯酒?”张一鸣压了压嗓音,在小青耳边说。
  小青吓得身体一个激灵,转过脸来看着张一鸣,脸已经白了。前脚才赶走两匹狼,后脚又来了一只虎。小青的姐妹此时火大了,使出放泼的本领,指着张一鸣扯开嗓子嚷了起来,“你干什么?刚走了两个,又来一个,都是些什么人啊?现在是和谐社会,嫖妓也要你情我愿才行,想逼良为娼是不是?”
  小青心里是又怕又羞,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她现在已经不能习惯这样的场合和这样的说话方式,以及这些赤裸裸的语言。也顾不得跟姐妹招呼,转身就往门外跑了。
  张一鸣微微一笑,也不理那个小姐,抓出一把钞票塞给旁边的领班,“帮我买单。”说完跟在小青后面快步追了出去。
  到门外,张一鸣没多远就抓住了小青,小青大惊,尖叫一声。她知道深圳的治安一向不好,但怎么也没想到离开一年多竟然就混乱到这个地步,一瞬间,小青的身子几乎要软倒下去。难道他敢公然……?难道他敢强、强……?小青的脑子里乱纷纷地涌起这些念头,忽然,不知想起什么,她仿佛一下获得勇气,扬起手奋力向张一鸣抽来。“放开我,流氓。”
  张一鸣不费力地抓住了小青的手,轻轻在她耳边吹了口气,低声道:“小猫咪,是主人呢。”
  小青的身子一下僵住了,呆呆地盯着张一鸣的脸,惊讶万分。要说不信,这句话除了张一鸣没人能讲得出,要说信吧,眼前这张脸实在不是张一鸣。
  “你、你……”小青讷讷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别怀疑了。”张一鸣摸了一下她颈上的项圈,“这是我送给我的小猫咪的项圈,对吗?”张一鸣笑眯眯地看着小青。
  看着张一鸣的眼睛,小青一下相信了眼前的人,这世上只有这个男人会带着几分爱、几分宠的笑容看着卑微的自己。
  “主人……”小青轻唤一声,扑进了张一鸣怀里。

  4

  这个过程并不长,就这小青扑进张一鸣怀里时候,她的姐妹已经追了出来。看见张一鸣搂着小青,这姐妹叫喊着冲了过来。
  “你放开她。”
  小青听见叫声,赶紧抬起头,“别,阿娇,他是我的……熟人。”
  张一鸣此时也转了笑脸,对这个阿娇笑道:“刚才谢谢你护着小青。”
  只这一句话,阿娇便知小青所言不假,而非受到胁迫。原来,阿娇是小青当初在帝豪时的同伴,那时候,小青叫阿美,知道她真名的人不多,阿娇是一个。
  “你真是她的熟人。”阿娇不由自主点点头。
  张一鸣一笑,“当然是。今晚我们还有事,以后再谢你。”说完,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
  小青赶紧跟阿娇道个别,紧跟张一鸣钻进了车里。
  阿娇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车,愣了半天。今晚小青来看她,从第一眼起,阿娇就觉得小青有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现在,小青眼里更分明是溢满着一种幸福的神情,一种正常的小女人的幸福,这幸福正是有过她们这种经历的人一辈子都不敢奢望的啊。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