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六一章 身份泄露
( 本章字数:3888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张一鸣跟踪关玲纯属偶然。他在广州多呆了一个星期后回到南宁,到达他和关玲共同的住处时,已是夜里十点多。张一鸣将车刚刚在小区停车场停好,便看见关玲行色匆匆地走进停车场。张一鸣离她说远也不远,但她居然根本没注意到。
  看见关玲这情形张一鸣心中一动,她莫非是去跟买私货的对家接洽?
  关玲上了自己的车,很快便急匆匆驶离而去,张一鸣本想开着送货的车直接跟上去,但一想这车关玲认得,跟在后面容易被发现,于是只好抄近路跑到小区门口,正好见到关玲的车驶出小区不远,张一鸣拦辆出租跟了上去。
  时间已经不早,雪她这个时候一个人出去究竟为干嘛?坐在出租车里张一鸣不禁疑惑地想。
  那么,关玲此去究竟为何?
  原来,关玲上午接到老五的电话。老五的声音里满是压抑不住的兴奋,告诉关玲有重大发现。
  “玲姐,你现在很危险。你离那个姓段的小子远点,他很可能就是咱们正在调查的这个姓张的男人,他潜伏到你身边来了。而且,他很可能是去年以来传出的桃李结的门主。”老五说。
  关玲的一颗心沉了下去。桃李结?关玲的脑子里更加混乱,更加猜测不出张一鸣的目的了。虽说桃李结跟恶之花是宿敌,但那不过是遥远的历史,关玲并不知道两派现在有什么直接的冲突。说实话,在传出桃李结有个什么新的门主之前,在关玲看来桃李结根本就只剩下一个名号,实际上已经不复存在。但这一切对现在的关玲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办?对这个问题关玲觉没有答案,只觉得得烦乱不已。这一刻她不禁后悔,自己从北京回来时就应该把老五撤回了,干嘛还留他在北京呢?现在知道张一鸣身份的真相又如何?就能彻底在心中把他放下,然后……干掉他?想到这里,关玲自己的心已是钻心一痛,这些日子俩人出双入对的一幕幕快乐情景在脑海中飞速闪过。可是,老五也知道了他的秘密,不动手只怕也不行了。关玲感到自己被逼上进退两难的绝路。
  老五还想说什么,关玲制止了他。“别在电话里说了。他现在在广州还没回来,你今天就飞回来,下飞机先不要回住处,马上跟我联系。在我们见面之前,不要跟任何人见面,也不要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情,包括其他兄弟。明白吗?”
  老五很得意,从关玲紧张的语气中感觉这回立了一大功。“我明白,玲姐。”他一派心领神会的口气。其实,他哪里知道关玲的心思呢?

  2

  关玲在约定的地点接上老五,把车一直开到邕江边一僻静处停下,才问:“怎么样?没跟别人见面吧?”
  “哪能呢。我还不知道玲姐的心思?你是担心走漏风声,让这小子跑了。他还没回吗?”
  “没有。”
  “那正好,我们布置一下,等他一回来,就给他来个……”老五手上做出一个“咔嚓”的动作。
  “你……是怎么知道他的身份的?能确定吗?”关玲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老五。
  “能确定。从各种情况分析来看,几乎百分之百错不了。”老五很自信。
  “你究竟怎么知道的?”关玲追问一句。
  “嘿嘿。”老五得意地一笑,又拍了句马屁道:“真是老天保佑玲姐。情况是这样的……”
  原来,老五在北京呆了好一阵也没什么新的进展,心急之下,他就天天泡在国贸的乐静店里。他知道跟张一鸣关系密切的几个女人经常会在这里,因此指望看到或听到点什么线索。还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那天晚上武清扬和姚静三女在店里会面,老五恰好就在,他就是隔女人们最近的那张桌子上那个喝得微醉的男人。老五有一个天生的长处,就是听力特别好,这也是他天天呆在乐静店里的原因,若是别人,未必觉得这个方法可行。那天老五确实喝得有点醉,开始也没太注意几个女人间的家常话,是武清扬那句“我那么远从南宁过来”引起老五的注意,支起耳朵仔细偷听起来,结果给他听到后面的重要消息。
  老五陈述完经过,关玲默默地,一言不发。最后的希望破灭,她知道,现在想要老五相信段勇不是张一鸣都难了。
  “怎么样,玲姐,我们怎么动手?”老五摩拳擦掌,一幅跃跃欲试、急不可耐的样子。只要再帮助关玲干掉张一鸣,老五觉得自己这功就立得大了,以后在关玲身边的地位将非同凡响。这相当于救了关玲一命啊,想想看,张一鸣潜伏到她身边,难道不是为了找她算账来的?浑然间,老五甚至觉得,干掉张一鸣后,他取代张一鸣现在的位置在关玲的家里登堂入室也不是没有可能。

  3

  “老五,我觉得……这件事不要轻举妄动,搞不好他还有什么利害的埋伏,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关玲沉默良久,缓缓说道。
  “这……倒也有可能。”老五也感到担心,“要不,我们通知其他弟兄,行动中多派人手就不用担心了。”虽然老五想独自立功,但是想到巨大的风险,想想还是宁愿多些人保险一点,反正他这次的功已经立得不小了。
  关玲本想找个理由让老五拖延一下,没想到他提出这么一解决方案,那岂非更不可收拾?
  “不,你刚才也知道,这样做容易走漏风声。”关玲赶紧制止了。“老五,我想……,我想要不你先带上一笔钱,去越南、泰国或者缅甸那边玩玩,你这次立了这么大的功劳,算是犒劳你,你也好好放松一下,东南亚那边的姑娘很不错哟。”说到这里,关玲露出暧昧地一笑,才接着道:“另外,你也顺便探探那边货源的情况,也算是公事嘛。我呢,在这边不动声色地再摸摸他的情况,等都搞清楚了,再动手不迟。”
  老五愣住了,看着关玲问道:“玲姐的意思是,现在不动手?”
  “是。而且为了保密,你不要把这个情况告诉任何人,直到我一切安排妥当,我会通知你。”关玲从身上摸出一张卡来,“这里面是100万,钱我都替你准备好了。”关玲知道,这时候需要一些最直接的物质刺激来打动老五。
  然而,关玲的想法错了。正因为她拿出这张卡,老五忽然感到,这一切是关玲早就计划好的。也就是说,关玲还没有听自己说任何细节,就已经决定送走自己,而不是对张一鸣动手!至于送走自己的目的,恐怕也不是为了犒劳吧?
  老五的脸色变得狡诈起来,他先接过关玲手上的卡,然后就着车窗外恰好射来的一道光亮,看了看关玲的脸。
  “玲姐,你最近的打扮好像改了风格啊。”老五的语气有点阴阳怪气。

  4

  关玲眉头一皱,不知道老五为何突然说起这个。“你什么意思?”
  老五眯起眼,故意再仔细瞧了瞧,“我怎么越看越觉得玲姐现在的容装风格很熟悉啊?”老五突然一拍大腿,“哦,想起来了,玲姐你现在很有张一鸣那几个女人的味道了。你看看,这化妆,这服饰,嗯,还有这幽幽的香气。”老五故意使劲吸鼻子嗅了一下,“真好闻。玲姐现在也有白领女人的风度气质了呢。”
  “老五,你想死了是不是。”关玲一声冷喝,扬起手准备向老五脸上抽去。
  “你敢!”老五胆气突然壮了起来,也是一声冷喝,令关玲的手硬生生地停在了半空。
  “玲姐,恕我直言了,你的心里大概根本就不想杀那小子吧?嘿嘿,女人啊女人,一旦迷上一个男人,那是连什么都可以不顾了的,什么仇恨,什么门派利益,甚至自己的生死安危,一切都可以放下。好,这些我都不想管了。你想堵我的嘴是不是?就这100万?”
  话已说破,关玲也不再掩饰。“我不想跟你解释原因。你说吧,100万不够,你要多少?”
  “嘿嘿,嘿嘿。”老五连笑两声,“玲姐,你不知道男人除了钱,还喜欢一样东西?那就是——色——。”老五将这个“色”字拖得长长的。“当初三哥想你都想疯了,可是你却装得像个圣女一样,连脸子都没给三哥一个好的过。其实你算什么?你不过是被深圳的黑老大包养过,玩腻了扔掉的。嘿嘿,不过玲姐,我告诉你,想你想疯的可不止三哥一个。弟兄们都很想啊,我也是其中一个。尤其你现在这样,啧啧,这姓张的小子还真会调教女人,我发现我也很喜欢这种气质高贵的白领味道呢。”
  关玲气得咬牙切齿,她什么时候被老五这样的人如此戏弄羞辱过?老五在她面前一直诚惶诚恐,唯唯诺诺,关玲绝想不到他敢对自己的话说半个不字,这也是她派老五去北京做秘密调查的原因。不料此刻才发现,老五胆量远不是她想象的那么小。究竟是色壮人胆,还是不叫的狗更咬人呢?关玲已经无暇去想这些。
  “你到底想要什么?给你翻一倍,再加100万。然后消失。这边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怎么样?”
  “不行。”老五铁了心,“你非要我说明白是吧?好,我要你,关玲,我要你让我爽一次。不,不是一次,是一晚。爽够了明天我就走。就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比以前还让人心痒难耐。”
  “你……!”
  “到底行不行?不然,姓张的身份我直接向上面汇报。你自己看着办吧。”
  关玲暗自死死掐着自己的手指,才忍住没有爆发出来。她沉默良久,老五偷偷瞄着她脸上的阴晴转换,知道她在思想斗争。老五有恃无恐,得意地等待着。
  “你说话算数?”关玲终于问。
  “当然算数。”老五感到关玲的松动,兴奋得下身立刻胀了起来。
  “好,我答应你。那我们去哪里?”关玲仿佛下了决心。
  “就这里先来一次再说。嘿嘿,车里新鲜,更加刺激,尤其这样可以看你衣衫半解的风骚姿态。”想到能够骑到垂涎多年的这只冷艳母夜叉身上,老五已经不能多等哪怕半分钟。
  关玲狠狠看了老五一眼,默默将自己座椅调到躺倒的状态,身子顺势躺了下去。
  一起已在不言中,老五兴奋难抑,一翻身,从自己座位上挪到关玲那边,贪婪地压到了她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