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五八章 突遇危局
( 本章字数:3862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姚静认得没错,今晚华家的客人正是剑南春。
  原来剑南春这孩子还是有点小机灵的,或者说他为了赵敏确实费尽心思。自从华佳敏到医院看过他,他便意识到赵敏的妈妈对自己没有恶感,相反还有些歉疚的心思,这是一个多么好的机会啊,如果能得到赵敏妈妈的喜欢,对于追求赵敏岂不是等于得到一个最重要、最有力的支持,或者说法码吗?有此主意,小伙子出院后,不但不因为救了赵敏而邀功,相反总是说赵敏为自己住院花了那么多的钱,阿姨又不叫还,让他心里特别过意不去,无论怎么要去家里拜访一下,至少道个谢,表达一下心意。
  就这样,恰好姚静到来的这天,剑南春也买了些礼物到华家来了。小伙子懂礼貌,华佳敏自然不好拒绝,何况这小子学中文的,嘴倒甜,说的些话让华佳敏听了也真是不讨厌,最后便客气地留他下来吃晚饭。本来说出去吃,剑南春心想出去哪有在家好,又不是缺个吃的,图的就是一家人的那个气氛,于是力主就在家吃。他是客,又是第一次来,华佳敏不好拂了他的意思,最终便让钟点工阿姨做饭,决定在家吃了。一切都是华佳敏拿主意,对剑南春的到来赵敏的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总之闷闷地不太作声。
  一见到姚静,剑加南春也认出是那天在迪厅远远见过的。现在不比在迪厅,距离近光线也好,而且那天在迪厅姚静是坐着,此刻她刚进门,优雅的高跟鞋配上一身高档的黑色薄套装,站在门厅里,浑身散发出高贵而又娴静的气质,令剑南春再次感叹赵敏家的基因卓越。
  “表姐来了。”剑南春今天倍显人乖嘴甜,第一个跟姚静打招呼。
  姚静微愣,华佳敏大惊,只有赵敏和陈鹭知道怎么回事。
  “她是你……表姐?”华佳敏看看姚静,又看看剑南春。
  这回是剑南春有点发愣,陈鹭忙道:“干妈,他是随着我和姐姐叫的。”
  陈鹭的聪明在这里显露无遗,一句话,不露痕迹地告诉了华佳敏,外人都以为姚静几个是她和赵敏的表姐,为避免不必要的烦恼她和赵敏也没有否认。华佳敏皱皱眉头,懂了陈鹭话里的意思,想想这样也好,与其赵敏的同学知道她和张一鸣以及姚静这些女人之间的说不清的关系,还不如让别人以为她们是表姐妹。
  姚静本就听乐乐说了那天怎么跟赵敏斗嘴,因此更容易地明白了陈鹭的话,她微微一笑,算是含糊地应了剑南春。
  “正吃饭呢?”姚静又跟大家打个招呼。
  华佳敏独自在商场打拼多年,已经有充分能力掩饰自己的情绪,何况她跟姚静本也没有多大过节,因此很得体地也招呼道:“不知道你会来,要不等着你了。一块吃点?”
  姚静还没回答,最让她意外的是赵敏在母亲说完之后便默默拉了张椅子到桌边,那意思很是明显。姚静便坐下了。

  2

  这顿饭陈鹭最为高兴,姐姐能给姚静搬椅子让她看到了一些可喜的希望。姚静的表现既自然也大方得体,席间真像表姐一样,问问陈鹭、赵敏或剑南春一些家常话,还给剑南春夹了两回菜,把个剑南春受宠若惊得不亦乐乎。赵敏倒是奇怪,始终不怎么作声,倒是给姚静夹了两回菜。
  既然说是表姐,姚静便叫华佳敏“阿姨”,华佳敏不动声色,倒也没有像上次那样反对,后来渐渐也就应了。华佳敏心想,算起来毕竟是师叔,应一声“阿姨”也不为过。
  吃过饭,剑南春抢着把碗筷收回厨房,姚静就说自己帮着洗洗,华佳敏拦住了,“我这里请的是钟点工,明天她会收拾的。我和小敏都不喜欢有个外人住在家里,所以没请保姆。”
  以华佳敏的身家,姚静知道这肯定不是虚词,便也没有坚持。何况她上一次洗碗已不知是多少年前,那时候她还小,师父还在呢。
  在客厅坐下,华佳敏才问姚静此来是否有事,姚静看看赵敏,道:“没什么事,我刚刚听陈鹭说那天晚上在迪厅出了点事,想来看看赵敏。”
  有剑南春在这里,看今晚这情形也没法跟赵敏或者华佳敏聊点什么,姚静坐了一会便要告辞,顺便问剑南春道:“你要走吗?我捎你回去?”
  剑南春当然恨不得住下来才好,但见姚静问出这话后,旁人似乎也没有挽留他的意思,尤其赵敏,一直情绪不高沉默寡言,剑南春不知她心里是否有什么事,犹豫片刻,便答应了姚静。
  剑南春住在学校,一路上,姚静似乎也有心事,有一句没一句地跟他聊,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而第一次坐在奔驰跑车里,鼻息中又传来姚静身上淡淡的香气,剑南春也搞不清是姚静本身的气味还是她喷的香水味,只觉得一颗心乱跳不已,又想到看赵敏现在这发展趋势,以后定是直追姚静,若能得到如此这般的一个佳人,配上自己这中文系有名的才子,绝对能演绎出一段风流佳话。若果真如此,虽百死而无憾。实在不能怪剑南春,年轻的心本就容易充满美好的憧憬和幻想。
  一路上晕晕乎乎,直到在北大门口被放下来,看着姚静的奔驰无声地远去了,剑南春才渐渐清醒过来。经过此晚,他心中更坚定了追求赵敏的决心,哪怕只能换取一个缥缈的希望,他也愿意不惜任何代价。

  3

  放下剑南春后,姚静一路默默地开着车,不必再因为有剑南春在旁而刻意掩饰,她的脸上更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来。
  赵敏今天很乖巧地搬了椅子让姚静入座,令陈鹭都高兴不已,然而姚静的看法却截然相反。如果不是赵敏心中已经放弃,她如何会突然对自己没了敌意?难道赵敏真为了这个男孩子放弃张一鸣?姚静不相信。如果赵敏真的放弃了,那一定也是因为她、因为乐乐、因为刘红等等这些已经在张一鸣身边的女人。这才是让姚静心烦意乱的。不论最初张一鸣口口声声不承认,还是现在承认了,姚静都知道,他心里有赵敏,这一点毫无疑问。姚静也百分之百相信张一鸣不会为了赵敏而甩下抛下已有的几个女人,问题是赵敏如果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离张一鸣而去,张一鸣的心里会是怎样的难过!张一鸣难过,姚静的心怎么会不痛?何况她总觉得这难过还与自己有关。
  烦乱的情绪让姚静觉得口干舌燥,她看看车上没水了,于是找个机会在路边停下,下车去一小店买瓶水。
  姚静买完水,转过身便看见一姑娘站在自己车边,似乎还对自己笑了笑,然后一拉开奔驰车门,钻进车里把车开走了。
  姚静这一惊非同小可。这、这不是当街抢劫吗?自己没锁车?她愣在原地仔细想了想。锁了呀,钥匙也在自己手里,可那姑娘怎么就把车门打开,还能把车开走了呢?自己走到路边小店买水,充其量不过一分钟时间,这是什么狗屁奔驰嘛,这么容易就被偷了。
  姚静又沮丧又生气,思前想后,拿起电话就准备报警。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先响了起来。一接听,里面传来一个女声,先是嘻嘻的得意一笑,才说道:“你的车在我这里,别报警,不然你的亲人有危险。我去长安街溜溜,完了就还给你,你回国贸那边的乐静店里等吧。”
  姚静大惊失色,这女贼也忒拽了点吧?“你、你是谁?别威胁我,我要报警。”姚静强压住惊慌说。
  “我没骗你,你应该听得出来我对你很了解吧?我还知道你的电话,你说我是骗你的吗?”
  姚静信了,姑娘说的也正是她心里想的,她如何能不信?“你、你们抓了谁?把人放了,车我不要了,送给你。”姚静颤抖地说。
  姑娘笑得更愉快了,“姐姐真大方,不过我不要你的车,我就是开开,稍晚真会还给你。我也没抓你的什么人,但是你如果报警的话,你的一个亲人就有危险了。”
  “什么亲人?谁会有危险?”姚静追问。
  “嗯。”姑娘沉吟一下,“一个姐妹。好了,不跟你多说了,回去等着吧。”
  姑娘挂断了电话,姚静又在原地愣了一会,才想起赶紧拨通刘红和乐乐的电话。她们俩都好好的,没什么事,姚静这才稍稍放心。至于那车,今晚要真不还回来那就算了,姚静准备认了,无论如何人不要出事。姚静跟乐乐和刘红说有事,要她俩都去国贸的乐静店里会合,并再三嘱咐路上小心,搞得乐乐和刘红很奇怪。

  4

  姚静打车回到店里,乐乐先到了。听姚静说完情况,乐乐气得几乎跳起来,什么小贼这么嚣张?“静姐,你现在不但是社会知名人士,还是政协委员,她既然这么了解你的情况,就肯定知道这点。当街抢走你的车不说,居然还敢打电话来威胁,她这是公然挑战政府权威。”乐乐胡乱上纲上线,“没说的,报警,市局肯定重视。她不是去长安街吗?一个命令下去就能把她给截了。”
  光说说乐乐就觉得爽快。家里有当官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还不过是个市政协委员,要是处在什么有实权的高位,那还了得?
  姚静见乐乐这样子,能感到她的不忿中更透着兴奋,便知道这小妮子根本没把那辆车放在眼里呢,她是平静日子过久了,巴不得出点什么乱子来调剂一下生活。
  姚静按耐住乐乐的情绪,道:“你别这么冲动,正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没搞清情况之前就更不好乱来,别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还有什么情况没搞清啊?我们几个人都好好的,她的威胁肯定是骗人的。但是她抢了你的车是真的,怎么不能报警?”
  “她没骗人,她本来就说没把谁怎么样了,只不过如果我们报警的话,然后才会对我们下手。而且,这不刘红还没到吗?真让人不放心。”
  姚静一边说着,一边又准备打电话问刘红到哪了,就在这时刘红到了。
  “红姐你怎么才来,急死我们了。”乐乐一见刘红就嚷。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在师姐家呢。”刘红在姚静身边坐下,奇怪地问。
  看见刘红让姚静悬着的心刚刚觉得完全放了下来,但刘红的话马上又让她的心提起来。是啊,还有个师姐呢。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