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五五章 母亲心思
( 本章字数:3937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剑南春和赵敏一块上迪厅并被刺伤的事情还是被华佳敏知道了,因为俩姐妹每天奇怪的行踪引起了华佳敏的注意,何况陈鹭哪里是脸上藏得住事情的人?即便赵敏也不是个善于撒谎的,她不过是倔强,心情烦了敢对华佳敏不理不睬问什么也不说罢了。
  华佳敏知道俩姐妹不同的性格,也知道要问什么事情必须从陈鹭着手。但这回陈鹭怕了姐姐像上次一样对她生气,华佳敏问得她快要哭出来了也不敢说出实情,华佳敏一怒之下干脆在一天俩姐妹又要出门时将她俩一块拦在客厅。
  “说吧,究竟什么事情。”华佳敏面色阴沉,一脸的不悦。
  “什么什么事情服?没什么事情呀。”赵敏轻声说。毕竟年龄大了些,而且近一两年跟母亲的关系也改善了很多,赵敏一般不会再和母亲发生正面冲突。
  “你别跟我说没什么事情。你可能认为我这个做妈的有很多不合格的地方,不值得你信任和依靠,但你要承认,这么多年我一个人支撑这个家,还有那么大一家公司,说明我肯定不傻。我看不出来你们有事情吗?你看看陈鹭,天天陪着你,她心里压力有多大?你就不替她想想?她好不容易一个暑假留在北京玩,你就不能让她轻松点?”
  陈鹭见干妈发火,害怕她跟姐姐吵起来,忙打圆场道:“没有,干妈,我没有压力。”
  华佳敏转向陈鹭,语气稍缓,“陈鹭,你别说话,我今天就问你赵敏姐姐。”说罢,华佳敏又转向赵敏,“也不怕告诉你,前两天我就问过陈鹭,可她什么也不说。她现在怕你呢。你别以为这是你多么有威信,只是陈鹭心里在意你这个姐姐,她不是怕别的,是怕你不理她。她能这样对你,你就不能为她想想?”
  华佳敏的问话比较有策略,她知道赵敏的倔脾气,也知道赵敏在心里其实特别关切陈鹭,用陈鹭来激她比什么都强。华佳敏的话果然起了效果,赵敏皱着眉头,口气已经松动,“妈,其实也没什么大事。”
  “不管大事小事,你们跟我说说不行吗?我是你们的妈啊。人家都说单身母亲难,可单身母亲她好歹也是母亲吧?我连单身母亲都不如,我算什么母亲?我就是一个单身女人,我就是一个人。”说着说着,华佳敏不禁悲从中来,掩面而泣。俩姐妹联手把一件显然并不是小事的事情瞒着她,怎能让她心里不难过?
  陈鹭首先忍不住了,直拉赵敏的手,往华佳敏身边拉,“姐姐……”
  “妈,你别这样,我们是怕你担心才没说的。”
  赵敏和陈鹭扶着华佳敏在沙发上坐下,只得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倒了出来。

  2

  华佳敏当天和赵敏、陈鹭一起到医院看望剑南春,其实剑南春已经好得差不多,马上就出院了。
  华佳敏给剑南春道歉,说刚刚知道这件事情,不然早该来看他。搞得剑南春挺不好意思,连说已无大碍,而且不关赵敏的事。
  “我还得谢谢阿姨和赵敏、陈鹭呢。”剑南春面色微红道,“我住院的钱都是赵敏垫的,以后我会还给她。”
  “不用不用。”华佳敏连连摆手,这件事情上她最不担心的就是钱了。“你家里知道了吗?来人了吗?我见见他们,道个谢,不管怎么说,你是替赵敏挡的这一刀。”
  “没有。我没跟家里说,他们知道了肯定得大老远地跑过来,麻烦。您看我又没什么大事,阿姨您就别担心了。”
  “哦。那也好。”华佳敏也不坚持。其实这一点上她是有点私心的,剑南春的家人不知道也好,否则的话,如果他的家人通情达理倒还好办,要不然还不定发生怎样的纠纷。虽说华佳敏相信既然人无大碍,最多也就是扯些钱的事情,但这样一扯毕竟劳神,更重要的是影响心情。
  “那你好好休养,钱的事情不用担心,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直接说,或者你告诉赵敏和陈鹭也行。”华佳敏最后对剑南春,也对站在一边的两个女儿交待。
  然后华佳敏让俩姐妹又领她到医生办公室,要跟院方也交待一下尽管用最好的药、最好的营养品和最好的护理,钱不是问题。
  医生见到华佳敏,笑笑,道:“你们倒好,就留仨孩子在这忙活,人都要出院了,大人才出现。”
  华佳敏只能尴尬地笑着解释:“前一阵出差去了刚回”。
  “你是那小伙子他妈?”医生一边听华佳敏交待,一边随意问道。
  “是我妈。”一旁的赵敏轻声插言。
  “哦,那就是丈母娘,你对女婿还挺不错。”这医生显然是个话贩子,憋不住话,随口又说。
  “嗯?”华佳敏和陈鹭都一下愣住了,赵敏的脸却刷地红到脖子根。
  看着赵敏的样子,医生笑起来,“别担心,我知道你们肯定没结婚。是男女朋友吧?”
  赵敏讷讷地,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华佳敏问赵敏。
  赵敏不作声,医生替她解释了:“小伙子刚进来那晚,做手术要亲属签字,是你们家女儿签的。她说呀,跟小伙子是小俩口。”
  医生说完又对赵敏笑道:“当时我一看就知道你撒谎了,就你们这年纪,民政局谁要给你俩办了结婚证,那他就得下岗喽。当时情况紧急,其实就算没人签字,我们也得把手术给做喽,那种情况下还非等亲属签字的话,小伙子的小命恐怕就玩完喽,作为医生那我不但失职,而且失德。我喊一句亲属签字那也是职业习惯,没想到你就应了,问你吧,你支吾半天冒出一句和他是俩口子,我当时心里一乐,就让你签了,其实逗你玩呢。你知不知道,你签的那字是无效的,手术的责任还是我担着的。”
  华佳敏和陈鹭算是听明白了原委,华佳敏只得解嘲地说:“情况紧急,她随便说的。您可别见怪。”
  “没有没有。”医生倒是挺开朗,“我也是开玩笑。您家女儿其实说起来挺有主见,我倒是蛮佩服的。说实话,要是碰到一些不愿担责任的医生,还真得您女儿这样的才救得了小伙子。经过这事,孩子们的感情会更好的,以后真结了婚一定家庭和美。”
  医生毫不吝惜夸奖和祝福之辞,却哪里知道把个赵敏臊得现在不但面色绯红,嘴唇也快被自己咬出血来,却又作声不得。

  3

  剑南春几近痊愈,不再需要有人时刻守候,看望完他之后,华家娘仨便回家去了。赵敏一路上都红着脸,不吭声。华佳敏不知在想着什么,也没出声。只有陈鹭,倒是想说点什么来着,可看到干妈和姐姐都这样,也只好闭紧了嘴。
  “妈,谢谢你。”直到回到家里,赵敏才对华佳敏说出这么一句。
  华佳敏愣了一下,“谢什么?”
  “谢谢你去看他。”
  对于剑南春受伤,赵敏始终愧疚颇深,不但那一刀是为她挡的,刺伤剑南春的人也是她以前的旧友,而事情的起因,还是为了阻止她上当吃药。总之,在赵敏看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所以华佳敏作为家长能出面慰问剑南春,大大有助于减轻赵敏的歉意。
  “唉,我是你妈呀,你的事我能不管吗?这世界上哪一家不是孩子闯了祸,家长出面善后的?”
  赵敏轻轻嗯一声,少有温顺地面对母亲略含责备的话语。华佳敏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看着赵敏仍然红晕的脸,便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赵敏还想着医院里的尴尬,不好意思和母亲、妹妹呆在一块,便推说有点累,回房去休息了。华佳敏觉得正是个机会,便拉了陈鹭坐下,向她问出刚才本想问赵敏的话来。
  “陈鹭,你姐姐跟那个男孩子什么关系?”
  陈鹭一听就知道干妈什么意思,忙澄清道:“干妈,那医生不是都说了是玩笑?您不会真以为姐姐背着您结婚了吧?”说着陈鹭自己也笑起来,这太匪夷所思了。
  “你这孩子。”华佳敏不满地拍陈鹭一下,“我当然知道她不可能结婚,我是说,他们是在处朋友吗?”
  “当然不是。干妈您又不是不知道姐姐喜欢谁。”
  华佳敏眉头微蹙,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是知道,可是……”华佳敏想起跟姚静、乐乐俩人的那一次不愉快的会面,对女儿感情归宿的最终结局感到很没有把握。

  4

  “不过,剑南春是喜欢姐姐,他在追姐姐。张一鸣再不回来,姐姐搞不好真被追走了,没有剑南春还有其他人呢,虎视眈眈。”陈鹭有些忧虑地说。她用了个不太恰当的形容词,强调情况的严重性。
  “这个剑南春,你了解吗?各方面情况怎么样?”华佳敏又问。
  “不太了解。比我们高一级,学中文的。嗯……”陈鹭歪着头想了想,又道:“不过总的来说人倒不坏,最重要一点是对姐姐特痴情。”
  华佳敏沉默了一会,方道:“这我倒也看得出来,小伙子品性应该不坏,而且,在医院里,瞧他看着赵敏时候那眼睛,就知道是真喜欢赵敏。那你姐姐对他的意思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没什么吧。”陈鹭看得出来,干妈心里也很希望姐姐能跟张一鸣在一起,所以她没有把近期赵敏的情绪波动都说出来,因为她相信那都是暂时的,没必要让干妈也一起跟着烦心。但是对于赵敏的心思,连陈鹭也觉得有点拿不准了,所以最后她忍不住反过来又问华佳敏一句:“干妈,您说姐姐会放弃张一鸣吗?”
  华佳敏轻轻哼了一声,陈鹭似乎听出那一声中包含些许不快,但不知道干妈是为什么。“有些事情,未必是你姐姐不放弃就能有结果的。”除非她肯委曲求全,华佳敏心想,可依赵敏这脾气,她会吗?与其这样僵持下去,放弃未必不是一个好的结果,退一步海阔天空嘛。想到这里,华佳敏有点自言自语地道:“你姐姐要真喜欢那男孩子,也、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就是……唉,这孩子看上去不是做生意的料。你和赵敏也不想管这事,可我这家业总不能……给了别人吧?”
  华佳敏的自言自语使得陈鹭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本就为姐姐心态不稳而担忧的陈鹭没想到干妈的口气居然也松动了。如果剑南春是做生意的料,难道干妈就赞成姐姐放弃张一鸣?陈鹭不明白,干妈的主意为什么也变了呢?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