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五零章 似曾相识
( 本章字数:3656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在广州多呆了一天,张一鸣回到南宁之后,才得知关玲早几天外出了,至今未归。她的手下说是好像玲姐这几天心情不太好,出去旅游散心了。张一鸣不禁想这关玲对他倒是越来越信任,几乎放手不管了,她落得个清闲。
  关玲不在也好,张一鸣得以清静一下,可以好好思考目前的局势和下一步的方向。
  这一段时间以来,张一鸣处处留心,对恶之花从越南经广西运输毒品的这条线路已经掌握得比较清楚,至少说国内这一块经过哪几个环节,有哪些成员等等他都知道了,并且暗暗收集了一些证据。如若以这些证据加上他对情况的熟悉,向警方提供线报,那么端掉这条线上的大部分成员,令广东、甚至港澳的海洛因供应出现大幅萎缩甚至暂时瘫痪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就凭这一点,说警方打毒行动取得重大成果也不为过,因此应该能救欢欢一命吧?
  但是,难道就这么样了?现在就跟警方联系,布置收网?张一鸣觉得这样的成果还是远远不够的,最主要一点就是,对现有毒品链的上下游,即境外——包括越南及金三角的供货以及境内直接面向市场的分销渠道,张一鸣一点都不知道。境外的供货方面暂时就不用管了,中国政府都没法管的事,张一鸣又能奈何?但是分销商,也就是恶之花的客户这一块,张一鸣还是很想管一管的,不光是不想让这些毒品在国内或港澳销售害死很多人——这种崇高而伟大的目的不是张一鸣的第一要务,也不该是他的第一要务,那有政府的相关部门去考虑,他愿意作为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做些力所能及的贡献,但仅此而已。张一鸣主要想的,是把洪三宝给揪出来。欢欢的事情几乎可以肯定是以洪三宝为主一手策划,如果只救得欢欢一命而没有让洪三宝付出代价,张一鸣认为自己只成功了一半。张一鸣知道洪三宝是恶之花的主要客户,他也一直试图接触恶之花与客户间交易和交接的过程,可惜始终未能如愿。恶之花放心交给他的,始终只是途中运输这一块业务。张一鸣明白,恶之花这样做自然有他们的考虑。说白了,运输就算出事,损失也是一次性的,如果哪一次途中失手,恶之花无非丢一批货,只要上游货源和下游客户资源没有遭到破坏,途中运输很快可以重新建立。而对张一鸣来说,风险则要大得多,只要一次失手,他本人就完蛋了。张一鸣觉
  得,易总也好,关玲也好,她们现在对他越来越放心、越来越放任,除了目前为止他的表现让人放心以外,应该说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们相信张一鸣是聪明人,在这样的风险压力下,他不可能不小心翼翼,所以不需要别人去监督他。

  2

  张一鸣躺在自己房间里思考,整整一天,他想来想去,觉得无论如何也要揪住洪三宝的尾巴后再收网,否则实在让人不能甘心。因此,下一步他觉得自己的主要目标应该是找到洪三宝的线索。可是,又该如何达到这个目标呢?
  也许还是要从关玲这里找突破口。直接从她嘴里探听一下有关恶之花客户方面的情况?似乎不妥。
  从各种角度思考中,张一鸣忽然想起关玲上次说她有私活的事情。是什么私活?莫非她从什么渠道私自弄了些货在偷偷出手?想到这一点,张一鸣觉得脑海中灵光一闪。如果关玲私下进货卖货,张一鸣完全可以想办法向她提出合作。在关玲看来,张一鸣提出这样的要求应该是自然而然的,很符合现在他的身份和心态。张一鸣为恶之花运输毒品,不就是为赚钱吗?既然关玲这里有捞外块的机会,他当然也会想插上一杠子。
  如果跟关玲达成合作,就能迅速接触到市场上的买家。张一鸣相信关玲现在的买家应该不是洪三宝,毕竟洪三宝是组织的大客户,关玲做私活还不会大胆到连组织的客户也抢,这么做迟早有一天她的私活会暴露。不过对张一鸣来说,现在的客户是谁无所谓,只要他能插手进来,他相信自然能想到办法诱出洪三宝来。
  不错,就这么办。张一鸣从头至尾再想了一遍后,觉得这肯定是个可行的方案。他迫不及待想找关玲谈谈,可惜关玲还没回来。旅游去了?张一鸣不由露出微笑,几乎可以肯定关玲不是去旅游,而是为她的私活出去了。
  找到了通往目的地的道路,张一鸣心情一阵轻松,他翻身从床上下来。妈的,第一次这么想见到关玲,偏偏她就不在。
  张一鸣伸了个懒腰,决定出去走走,顺便把细节问题再考虑仔细些。另外,既然关玲不在,张一鸣还想趁此机会去看看武清扬。

  3

  张一鸣回到南宁这一天,也正是周蜜在医院走廊上找到赵敏了解迪厅伤人事件的同一天。
  问完赵敏之后,周蜜又找医生询问了昨晚剑南春送进院时的伤势。下午,周蜜再到迪厅,找相关人员了解他们所知道的事发当时的情况。汇总之后,周蜜对案情得出初步判断,回刑警队写了一份案情报告。
  大概情况就是:赵敏在迪厅遇到以前交的两个朋友,一男一女,于是便一起坐下来喝饮料、聊天。赵敏心里其实已经不想再跟他们打太多交道,但毕竟抹不开面子完全不理人。想到没多久这俩便拿出一种药丸让赵敏加在饮料里试试,说是特HIGH。赵敏和剑南春都不是傻子,想也想得到这是什么东西,赵敏碍于原来的面子,只是委婉地推托,剑南春则以为赵敏心有所动,他担心赵敏上当,情急之下当场就出言阻止赵敏尝试。后来的事情就不用多说,赵敏以前的朋友自然是对剑南春不满,骂骂咧咧起了冲突。赵敏此时当然站在剑南春一边,结果更引起原来的朋友心怀怨恨,冲突由口头变成手上,俩男孩子终于打了起来。赵敏和另一女孩倒是劝架,没想到那男孩摸出一把刀根本不看人,闭眼就刺,眼见要扎到赵敏,剑南春奋不顾身替赵敏挡住了这一刀……。肇事的男孩和女孩当场跑掉了,赵敏是在迪厅服务员的帮助下把剑南春送到了医院。情况就大约如此。
  因为案情并不复杂,周蜜写完报告,决定明天直接申请传唤两名肇事嫌犯进行问讯。此时还有点时间,周蜜想起上午遇到的上官玉,觉得不如此时叫上她去见张一鸣,一块吃个晚饭。
  周蜜和上官玉通过电话后,开车到酒店接了她,然后往CL总部而去。
  “你跟你姐夫约好了吗?”上官玉上车后问。
  “没有。没关系,我们直接去他公司。”周蜜没有预先跟张一鸣打电话,因为私心里她很想看看张一鸣突然见到她后会是怎样的反应。通过一年进修已经具备相当刑侦知识的周蜜知道,人在意外情况下下意识的反应最为真实。刑侦人员常在审讯嫌犯时把话绕开,然后突然问一句与主题相关的内容,目的就是从嫌犯下意识地反应中寻找事实的真相。
  张一鸣突然见到周蜜之后的第一反应是喜悦、是平淡、还是厌烦,这将完全反映出周蜜在他心中的位置。虽然周蜜心里从来没奢想过要跟张一鸣发展到什么样的关系,但无论如何她的第一次是给了这个男人,作为一个女孩子,她怎么不想知道这个拿走了自己第一次的男人,是否在心中至少为自己辟出了那怕是小小的一块空间?

  4

  怀着有一点兴奋又有一点忐忑的心情到达国贸大厦的CL总部,周蜜才知道张一鸣根本不在,而且已经不在很久了。这样的结果让周蜜感到意外,倒是上官玉似乎反而显出一种意料之中的表情。
  “他干什么去了?出差吗?”周蜜问接待自己的CL员工。
  “张总前一阵身体不适,好像是外出养病了。”
  那就是短期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啦?知道这样的结果,周蜜心情陡然变得失落。虽然也知道张一鸣迟早会回,虽然其实在长沙呆了那么久一直没见到张一鸣也无所谓,可是一回到北京,心情就完全不一样了,似乎不愿意多等一天。
  然而再不愿意也无可奈何,周蜜对上官玉做出个无奈的表情,准备离开。这时,恰好乐乐出来了。
  知道周蜜她们是来找张一鸣的,乐乐自然关注。
  “请问你们是……?”乐乐问周蜜。
  “我叫周蜜……”
  一听名字,乐乐已经知道是谁,所以周蜜话没说完,乐乐立刻热情地道:“哦,你是周警官的妹妹,一鸣早跟我们提起过,你不是在警校进修?放暑假了吧?”
  周蜜也没料到乐乐对自己这么熟悉,但从乐乐的话一听,她已经判断出乐乐跟张一-鸣之间的关系。既然自己的情况对方都清楚,周蜜也就不多说,只是道:“不是放假,我进修完了,巳经回北京,所以来看看张大哥。这位是我姐姐的朋友,从国外回来探亲,顺便跟我一起过。”
  “哦,你好。”乐乐向上官玉伸出手。
  “你好,冒昧来打搅,有点失礼。我听说周甜牺牲时张先生是最后陪在她身边的人,所以就和周蜜一块来拜会了。“上官玉微笑而得体地一边和乐乐握手一边解释。
  在上官玉讲话的时候,乐乐心里忽然涌起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乐乐不清楚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难道上官玉身上有哪一点像是以前的一个朋友或者熟人?乐乐一时想不起来,这种时候也不容她多想。
  其实乐乐不知道,比她对上官玉的感觉更早一步,自她一出现,上官玉也对她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直觉。可惜,跟乐乐一样,上官玉一时也想不清楚这种直觉来自乐乐身上的哪一部分。
  两个似曾相识的女人握手又放开,谁也没把心里的感觉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