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四八章 未归真相
( 本章字数:3909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华佳敏公司今天原本有些事情,此时过了上班时间,助理见她没到,打电话来询问和提醒。从昨晚到现在,赵敏的手机始终不通,而陈鹭伤心一晚,此时才刚刚睡着不久,华佳敏根本放心不下,哪还有心思管公司的事情?
  “今天我临时有事,所有的计划和安排都取消。”华佳敏烦躁地对助理吩咐。
  助理迟疑了一下,再次提醒道:“华总,您今天还约了开发建设集团的肖总,也取消吗?”开建集团是华佳敏的最重要合作伙伴之一,不能轻易得罪的。
  华佳敏沉默片刻至,决定道:“也取消。你先跟肖总好好解释一下,过后我也会再找他赔个罪。总之,今天我家里有事,公司的一切先放下。”
  已经不是创业初期了,华佳敏再不愿为了公司的事情撇下家庭,撇下女儿,华佳敏觉得那样做的代价太大,跟赵敏之间长期的关系紧张就是明证。陈鹭是在华佳敏事业有成开始渴望亲情的时候,老天又送来的另一个女儿,华佳敏再不想让这个女儿在需要母亲的时候却缺乏关怀和依靠。
  放下电话,华佳敏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想着赵敏而生气,这时房门声响,一脸倦容的赵敏终于回来了。
  华佳敏积蓄了一晚的怒火爆发出来,她一下从沙发上站起,冲到女儿面前,抓住她的一只手腕,将她一把拉过来甩到沙发上坐下。
  赵敏本身也显得疲惫不堪,又猝不及防,一下跌坐在沙发上。赵敏睁大眼睛看着母亲,她从不知道母亲的力气这么大,可见母亲内心的怒气有多大。
  要是往常,赵敏回过神后肯定会一下站起来,母女间的争吵将就此展开。可今天赵敏一则显得疲惫,二则似乎做了什么亏心事,显得有点心虚的样子,对于母亲的举动,只是显得有些无辜地问:“妈,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你昨晚上哪去了?”陈鹭在华佳敏的房里刚睡着一个多小时,华佳敏怕吵醒她,声音压得很低,但语气毫不客气。
  “我……”赵敏神色微变,吞吞吐吐起来。
  “好,我不管你上哪。我早就管不了你,也不想管你。”华佳敏不想跟赵敏磨蹭,“可你怎么能让陈鹭伤心成那样?”
  “陈鹭?”赵敏似乎才反应过来,“她怎么了?”
  “她怎么了你不知道吗?她到底怎么你了让你这样绝情?虽说你们俩不是亲姐妹,可你也这么大人了,你自己摸摸良心说说,陈鹭对你是不是比亲姐姐还亲?不过分地说,你这个姐姐就像她心中的天一样,你看不出来吗?不论她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你就不能原谅她?说不理就不理,还整夜不回家,不想跟她照面是不是?”
  “妈,我没有……我……陈鹭她怎么了?”赵敏焦急地问。昨晚出了另外的事情,对于跟陈鹭怄的那点气,赵敏早忘了。正如华佳敏所说,在赵敏心里,陈鹭也早跟亲妹妹一样,赵敏哪里会跟她没完没了的计较。
  “她哭了一晚上,像天塌了一样,死的心都有了。赵敏,你是我的亲女儿,可是这件事上,我、我宁愿站在陈鹭这边。你怎么这么残忍对陈鹭?你知不知道,你能得到这样一个妹妹,是多大的缘分?是你上辈子修来的,你可别在这辈子把它给毁了。”
  “妈,你别说了,昨晚我真的有事去了,我不是生陈鹭的气才不回来的。”赵敏被母亲说得也快哭出来,一是内疚,二是着急,母亲说得这么严重,不知道陈鹭怎么样了。“她在哪里?我去跟她说。”赵敏站了起来。
  “姐姐,你别生我的气了。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楼梯上,传来陈鹭哭泣的声音。原来华佳敏说着说着声音大了起来,而陈鹭一直惦念赵敏,本就睡得不沉,听到声音便赶紧起床走了出来。
  赵敏看着陈鹭肿得跟桃子似的双眼,立刻自己也泪水汪汪地哭了出来。她冲上楼去抱住陈鹭,哭道:“傻瓜,我没生你的气,你这是干嘛呢。”

  2

  赵敏卧室里的浴室内,和好如初的俩姐妹在洗澡。陈鹭哭了一夜,双眼红肿,头发散乱,需要好好清洗,而赵敏也一脸倦容,需要用热水来恢复体力。
  赵敏帮陈鹭洗头,陈鹭看着赵敏乳上的桃花鲜艳如常,忽然笑了起来。
  “怎么了?你看你,眼睛还像烂柿子一样呢,又笑了起来。”赵敏轻轻摸了一下陈鹭的眼皮,嗔怪道。
  “姐姐你的花还在。”陈鹭高兴地说。
  “当然还在啦。难道还能没了去?”
  “我昨晚还担心,今天回来姐姐的花就、就没了呢。”陈鹭越说越小声,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怎么会呢。”赵敏先还没在意,过一会才反应过来,不禁一跺脚,捏住了陈鹭脸颊,骂道:“死陈鹭,臭陈鹭,你以为我昨晚……。要死了你。”
  “好姐姐,好姐姐,我错了,你放手。”虽然陈鹭一挣就可以脱离赵敏的手,但她宁愿求姐姐放手。姐姐原谅了她,而且姐姐的花还在,这两件事让陈鹭心里特高兴,所以她要听姐姐的话,姐姐不放手她就让姐姐捏着,不挣扎。
  赵敏放开陈鹭,又摁下她的头,“低点,帮你搓搓。”
  陈鹭低下头,赵敏一边帮她搓头发,陈鹭一边垂下眼,便见赵敏俏立的乳房和那朵诱人的桃花展现于不足咫尺的距离之间。
  陈鹭也不知怎么心旌一荡,稍一低头,对着赵敏乳上的桃花亲了一下。
  “嗯,你干什么。”赵敏微嗔。
  陈鹭想起上回姐姐弹了一下她的乳尖,令她有一种浑身酥麻的感觉,这感觉陈鹭一直没敢说出来。现在看到姐姐的乳尖近在嘴边,不禁悄悄伸出舌头,又在赵敏乳尖上挑了一下。这一举动对陈鹭来说是如此的出格,因而极具新奇和刺激感,心理作用使陈鹭似乎感到舌尖上有一种甜丝丝、香喷喷的感觉。
  赵敏此时也“嘤咛”一声,警告道:“死陈鹭,你再这样我、我真生气了。”
  陈鹭嘻嘻一笑,“姐姐你上次弹我,我要报仇。”话虽如此,陈鹭倒也不敢再来一次。
  冲水的时候,陈鹭想起赵敏一夜未归,既然不是跟剑南春去那个了,那又是干嘛去了?“姐姐昨晚怎么没回?是生我的气吗?”
  “哎呀,都说了不是。”
  “那……?”
  昨晚发生了一件事,赵敏也是一夜没睡,所以今早回家才一脸倦容,而且,这件事赵敏还不敢让母亲知道,这也是今早华佳敏那样对赵敏,而赵敏心虚不敢跟母亲执拗的原因。
  但是,让不让陈鹭知道呢?赵敏想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因为陈鹭迟早也会知道。
  “昨晚……剑南春……被捅伤了,现在还在医院呢。我、我待会还得去。”赵敏支支吾吾说出了实情。

  3

  “捅、捅伤了?”陈鹭又惊又吓,声音都有点抖。赵敏帮陈鹭的头发冲完水,陈鹭抬起头来,“姐姐,到底怎么回事?”
  “昨晚……后来……迪厅打了起来。唉,你别问这么多。”赵敏的神色还算稳定,但一来疲惫,二来心情也不太好,不想多说。
  “那严重吗?我是说,剑南春的伤?捅在哪里?”
  “肚子。昨晚做了手术,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姐姐,你没事吧?”陈鹭紧张地问,此时赵敏正好赤裸着身子,陈鹭便围着她周身察看。
  “哎呀,别看了,我没事。他就是替我挡,所以才……”
  怎么会这样?陈鹭真想弄清楚昨晚的情况,但又不好再问。想了想才道:“我等下跟你一块去医院好吗?”
  “也好。”出了这件事,又不敢跟母亲说,赵敏还真需要有个帮手,以防万一剑南春的情况出现什么反复,也有个商量和照应的。
  商议已定,俩姐妹不再耽搁,从浴室出来,换上衣服后,跟华佳敏招呼一声,便携手出门了。华佳敏看着俩姐妹和好如初,心里倍感欣慰。俩姐妹出门后,华佳敏想起推掉的公司里的事情,立刻打电话让助理重新安排,然后便也离开家赶往公司去了。

  4

  赵敏和陈鹭赶到医院病房,手术过后的剑南春还在沉睡中,扎在他肚子上的那一刀让他留了很多血,沉睡中的他脸色看上去很苍白。
  来的路上俩姐妹买了好多营养品,放到病床边的小桌上后,怕吵醒剑南春,俩人悄悄退出病房,到走廊上说话。
  “姐姐,他不会有事吧?”陈鹭看到剑南春的样子,心里十分担心。一来替剑南春担心,二来也替姐姐担心,如果剑南春有事,姐姐或多或少总会受到牵连吧?
  “不会。医生说了已基本渡过危险期。”话虽这样说,其实赵敏心里也悬着,不然的话她不会昨晚在手术室外守了上半夜,剑南春被推出手术室到病房后她又守了下半夜直到天亮。还是护士看她一个人这么盯着也不是办法,叫她回家休息一下,另外找人来替换。
  “没事就好。”陈鹭喃喃地说,然后又道:“姐姐,都怪我不好。不是我昨晚叫姚静姐姐她们去迪厅,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也在那里。”说着说着,陈鹭又几乎要哭起来。
  “别这样,陈鹭,打架的事情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不去也会发生这件事的。要怪只怪我们自己不该去迪厅,也怪我以前不学好,交了些社会上乱七八糟的朋友。唉。”赵敏叹一声,仰头向天。
  “请问,你们哪位是昨晚和伤者在一起的?”突然,陈鹭的背后响起问话。
  陈鹭回头,赵敏也收回向天的目光,俩姐妹于是看到一个女警已经走近身边。陈鹭一下紧张起来,猜也猜得到警察来干嘛的。难道又要把姐姐抓到派出所去?
  “我是。”赵敏稍微沉着一些,低声回答道。
  “不关我姐姐的事,你们别……”陈鹭用恳求的眼光看着女警。
  女警看着陈鹭这种姐妹手足情深的模样,内心忽然深深被触动,她微笑一下,安慰陈鹭道:“别紧张,我是来了解情况的。你姐姐和那个男孩子是受害一方,一般来说应该不会有事。”说着,女警又指了指走廊里的桌椅,对俩姐妹道:“我们坐下谈会吧。我叫周蜜,你们呢?”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