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四七章 彻夜未归
( 本章字数:3573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乐乐和陈鹭回到姚静她们身边,陈鹭早已是眼眶红红,一幅凄然欲泣的模样,姚静一见就知道乐乐准没做好事。姚静这回是真有些生气了。
  “乐乐你是怎么搞的?过去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多大的人了?还这么不懂事。”
  “我也……没怎么呀。”刚才在赵敏那里没取得预想的效果,致使乐乐底气严重不足,面对姚静的责问,她有点心虚,只敢小声狡辩一下。
  “还没怎么?你发看陈鹭都气成什么样了。”姚静提高了声调,她很少这样的。
  刘红牵住陈鹭的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陈鹭,怎么了?别怪乐乐姐姐,她就是爱开玩笑。”
  “没有,这不怪乐乐姐姐。是我姐姐生我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其实这事还真可以怪乐乐,要不是她去瞎搅和,什么事都没有。可是看到一向温婉的姚静居然这么生气、这么严厉地为自己而责怪乐乐,陈鹭心里早软了,直为乐乐开脱。
  “你看,陈鹭都说不关我事。”乐乐又轻轻说了一句,小心翼翼地在姚静身边坐下。虽然得陈鹭开脱,但乐乐心里还是开始懊悔,她知道今晚自己恐怕是做错了。
  姚静知道陈鹭是小姑娘心性,心软所以才为乐乐开脱,姚静心里清楚肯定是乐乐捣蛋,让陈鹭夹在中间不好做人,受了委屈,所以才会这样。但既然陈鹭已经说不怪乐乐,姚静也不好在这里再责怪乐乐。
  经这么一闹,大家都已兴趣索然,还蹦什么迪呀?姚静说回家,再没有任何人反对,四个人便起身离开了。临出门时,陈鹭一步三回头,想看见赵敏,跟她打个招呼,可她的位子一直空着,显然还在人头攒动的舞场中没有回来。最后,陈鹭只得失望地跟随大家步出了迪厅大门。
  因为上次的事,姚静她们现在还觉得不便、也不知如何跟华佳敏照面,所以将陈鹭送到天鹅山庄门口,她们就悄悄返回了。

  2

  七月中旬,北京的清晨已无凉意,周蜜穿着崭新的警服,开着警车前往京郊的烈士陵园。她这是去看望姐姐,去长沙的警校进修,一年了,她没回过北京。现在终于结束学业,回到刑警队报完到后,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来看望姐姐。一年的进修虽说时间不长,但周蜜抓紧了每一分钟学习,她自己感到收获颇丰,她已经有信心成为一名合格的刑警队员,并暗下决心要在实际工作中继续不断努力,成为最优秀的刑警队员,以对得起王队长,不给姐姐丢脸,也不给……姐夫丢脸。想到这里,周蜜心中涌起一股异样的冲动,看完姐姐之后,她还想尽快见到另一个人,就是这个姐夫——张一鸣。
  车进陵园,停好,周蜜钻出汽车,一抬头,远远看见半坡上姐姐的墓碑前站着一个人。周蜜有刹那的惊喜,以为那是张一鸣,细看之后,才发现那是一个女人。
  周蜜快步爬到姐姐墓碑所在一层,朝墓前走去,站在墓碑前的女人惊觉有人走来,一转头,看见了一身警服的周蜜,脸上不由露出一惊,稍纵即逝。
  “您好,请问您是……?”周蜜走到女人身边,带着疑惑地问。她不认识这个女人,甚至连见都没见过。
  “您是……?”女人也问周蜜。
  “我是她妹妹。我叫周蜜。”周蜜向女人伸出手,不管怎么说,她既然在这里,当是姐姐的朋友才对。
  “哦,你好。”女人赶紧跟周蜜握了握手,“我是你姐姐的朋友,这两年出国去了,回来后才知道你姐姐她……,唉。”女人叹一声,摇了摇头,没说下去。
  提起姐姐的不幸,周蜜也沉默下来,过了一阵才对女人道:“谢谢你来看她。”
  女人的眼神有点复杂,看了看墓碑上周甜的相片,缓缓道:“别这样说,我应该来的。”
  墓碑前有一束花,应该是这女人带来的,周蜜弯腰将自己带来的花放在旁边。在墓前继续站了一会,又和女人聊了聊,周蜜知道了她叫上官玉。

  3

  “你姐姐是在执行任务时牺牲的?”
  周蜜点点头。
  “听说当时一起执行任务的还有个男警察,他难道都不懂得保护女同志吗?”
  周蜜知道上官玉说的人一定是张一鸣,她不知道上官玉从哪听来这些以讹传讹的传言,但她为姐姐惋惜和不平的心意让周蜜感激,于是澄清道:“那个男的不是警察。”
  “不是警察?你认识他?”
  “嗯。他算是我……姐夫。所以,你不要怪他,请相信,如果他当时能救到姐姐,他一定会舍身相救。”
  “姐夫?”
  周蜜看着上官玉的神态,心想作为姐姐的朋友,她一定是因为不知道有这个姐夫存在而意外。
  “他们还没来得及在一起,姐姐就……。”周蜜解释道。周蜜的心里坚信,如果姐姐没有牺牲,她一定会跟张一鸣最终走到一起的,张一鸣一定会成为真正的姐夫。
  “难怪,难怪。”上官玉微微点头,一连喃喃说了两个难怪,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看见周蜜看着自己,上官玉忙又解释道:“我是说难怪不是警察却和你姐姐一起执行任务。”
  张一鸣和周甜一起执行任务倒不是因为那时候他跟周甜之间有什么私人关系,但周蜜觉得都过去的事了也没必要解释这么多,便也没说什么。
  俩人开始离开周甜之墓往下走,上官玉又问:“你姐夫现在北京吗?”
  “在。”
  “在?”上官玉又有些意外。
  “是啊,怎么?”周蜜对上官玉的反应也感到有点奇怪。
  “哦,我是想,这趟回来不容易,也见见你姐夫,你看合适吗?”
  周蜜觉得没什么不合适的,何况她正好也想去见张一鸣,便答应下来。“我正好现在就要去见他,我们一起吧。”
  “太好了。你要不来的话,我还得走出去坐公交呢。朋友开车送我过来,临时有事赶回去了。”
  俩人离开陵园,没想到车刚进北京市区,周蜜接到队里电话,让她回去接受从警校归队后的第一个任务。见张一鸣的事情只好暂时搁下,俩人说好另约时间,上官玉另外打车离开,周蜜则归队而去。

  4

  华佳敏打了一早上电话找赵敏,可她的手机始终关机,拨了几十次还是这样之后,华佳敏气得把电话“啪”的一声扔在了桌子上。
  赵敏一旦犟起来,华佳敏真感到拿她没办法,可这次华佳敏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得好好教训一下她,她这次太不像话了。
  赵敏昨晚一夜未归,但让华佳敏如此生气的倒还不是这个,因为虽说已经放暑假,但赵敏还是有可能回学校宿舍的。只要赵敏跟陈鹭在一起,华佳敏就比较放心。并不是说陈鹭有多大能力可以管住赵敏或者保护赵敏,恰恰相反,更多时候是陈鹭需要赵敏这个姐姐的关照,但是也正因为有了陈鹭这个妹妹在身边,赵敏就有一种责任感,她做事就会比较理智,遇事会多想想,而不是由着性子来。不考虑自己总得考虑陈鹭吧?再说,俩姐妹在一起怎么也算相互有个照应。可现在的问题是,陈鹭昨晚是在家里的,不但在家里,而且哭了一晚上,说姐姐生她的气不理她了。这才是华佳敏生气的根源。
  陈鹭昨晚几乎可以用伤心欲绝来形容,想着想着又会哭出来,常常哭得气都接不上来,华佳敏是搂着她又哄又劝,心痛得无以复加。赵敏很早以前就不会这样在华佳敏跟前哭了,自从陈鹭这个娇娇女来了之后,平常嘻嘻哈哈快快乐乐,有点什么事也会跟干妈说说,特别是每个月身子不舒服那几天,还会钻在干妈怀里睡觉,算是把华佳敏的母性一点一滴全部引了出来,见到昨晚那样的情况,华佳敏哪能不心痛呢?可是问陈鹭跟姐姐到底怎么了,她却只是哭,也不说出来。
  昨晚打赵敏的手机就已经关机了,华佳敏无奈只得等赵敏回来,可是等到半夜也不见赵敏的踪影。
  赵敏不回来,陈鹭哭得更厉害,华佳敏也感到,赵敏这摆明了是不肯原谅陈鹭的一种姿态,所以不愿回家跟陈鹭碰面,陈鹭当然会更加伤心。华佳敏只能不断宽慰陈鹭,让陈鹭先睡,说赵敏肯定会回家,并保证赵敏一回家她一定叫醒陈鹭。可陈鹭哪里肯睡?她执意要等到姐姐回家。
  陈鹭的伤心不光是姐姐不原谅自己,她还有另一个担心,姐姐今晚是跟剑南春在一起的,经过乐乐在迪厅那么一搅和之后,姐姐要是气愤之下,一冲动跟剑南春那、那个了,那该怎么办?那岂不全是自己一手造成?陈鹭一想到这种可能就泪如雨下,直后悔今晚怎么发神经一样要姚静她们去蹦迪,如果姐姐真的跟剑南春去那个了,她在这里后悔一万次又有什么用?一时之间,陈鹭几乎恨死自己。
  “干妈,都怪我,我还不如死了好。”
  就是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让华佳敏吓坏了,也气坏了。不是生陈鹭的气,而是生赵敏的气。陈鹭来了一年多,华佳敏足以了解她的品质心性,她完全还是一天真且善良的小姑娘,再错能错到哪去?赵敏就这么不肯原谅她?如果当时赵敏在旁边,华佳敏恐怕忍不住要动手打她了,虽然华佳敏还从来没打过自己的女儿。
  俩母女就这样等着赵敏,一夜未睡,直到天亮,哭得精疲力尽的陈鹭终于忍不住合上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