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四三章 姐妹心思
( 本章字数:3454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想起什么高兴事?”关玲看着张一鸣忽然问道。
  “没有。怎么了?”张一鸣回过神来,不清楚关玲为什么这样问。
  “我看你好像在微笑。”
  “哦。”张一鸣处明白了。现在想起易容当时说的话以及说话的神态和语气,的确让张一鸣有忍俊不住的感觉,一定是这种感觉表露在脸上了。“是,我想起一个小女孩说的一句话,觉得挺有趣。”张一鸣一边解释,一边心想要是关玲问那是句什么话,还真不好对她讲。
  关玲没有追问,却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道:“你这个人行事,在大处很内敛,不张扬。但从细处说,你又是一个很率真的人,很多时候,任一些细微的情感都在脸上流露,而不去刻意掩饰。如果要你去做一个间谍,只怕你做不来吧?”
  “哈哈。”张一鸣放声一笑,“做不来就做不来,我为什么要去做间谍?”
  “也是。”关玲看着张一鸣,若有所思地道。
  关玲的手机响起,她拿起电话按通后放到了耳边。电话里的声音很小,张一鸣几乎听不见里面的声音,而关玲又一直没说话,只是听着,脸上表情也没有起伏变化,以至于她不像是真在听电话,而像是只把电话摆在耳边做样子。
  直到最后,关玲才终于开口,先是对电话里的人道:“没关系,我早知道这事不会一时半会就有结果,何况你现在也不算完全没有收获,你继续好好地做下去,我不会太过催促你。”随即话锋一转,接着道:“不过我再跟你说一遍,这件事是我个人找你做的,所有的情况,一丝一毫,不论大小,除我之外你不能跟任何人透露半点。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关玲说完“咔嚓”合上了手机,发现张一鸣有些疑问的眼神看着她,忽然露出一丝娇态,“怎么了嘛?人家有点私活,你不会去向上面报告吧?”
  “哪能呢。”张一鸣笑笑,不过心里却有一种隐隐约约的直觉,关玲没有说实话。她怎么会有私活在外面?那会是怎样的私活呢?

  2

  陈鹭近来的心情只有一个字——糟!不为别的,只因为她发现姐姐赵敏对那个叫剑南春的男生态度有些变了。
  大约一个月前陈鹭因为身体的原因回家和干妈住了那两天,回校后的第一个晚上,同室女生关了灯躺在宿舍的床上卧谈的时候,便有一个女生向大家抖出昨天看见赵敏跟剑南春一块出去宵夜吃烤串。赵敏几乎从不跟男生有过这样的单独活动,更何况是跟对赵敏的意图早如司马昭之心的剑南春,因此这条消息的爆炸性可想而知,这名发布消息的女生据此宣称:可以断定赵敏和剑南春的关系已经发生实质性转变。
  对于这样的消息,尤其是同学的断言,反应最激烈的不是赵敏,而是陈鹭。她当即叫着要姐姐否认指控,捍卫尊严。
  “铁的事实有什么可否认的呀?咱姐妹们可都是学物理的,应该知道什么叫尊重事实,什么叫科学的态度吧?”发布消息的女生堵陈鹭和赵敏的嘴道。
  “正是科学的态度要求我们去伪存真,不被事物的表象所迷惑,而是剥开表象,探求本质。燕子,你这就像看到太阳东升西落,就断定太阳绕着地球转,似乎以事实为依据得出结论,其实却是缺乏对本质的深入探寻,你这是伪科学的态度。”陈鹭的嘴可没那么好堵,立刻把同学的话打了回去。
  叫燕子的女生也不示弱,又道:“我的结论可并不是根据一个表象的简单推断,俗话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我们都知道好多男生明里暗里喜欢赵敏,这些都不算什么,充其量也就相当于狗咬人的事件,但是从来不假辞色的赵敏突然对其中一个人做出积极的回应,这就有问题了,这绝对相当于人咬狗的事件。像这样的新闻事件既然发生,背后自然是有原因的。各位,我说得对不对?”
  熄灯卧谈,本来就是图个热闹,燕子这一煽忽,其他几个女生便都起哄起来,直呼有理。大家心里不过是想激赵敏说出更多的情况,图一乐而已。
  饶是陈鹭伶牙俐齿也架不住人多,她顾不得燕子把姐姐的事情比作什么狗咬人人咬狗的听着别扭,向赵敏急嚷道:“姐姐,你快跟她们说呀,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燕子昨天看错人了,你根本没跟那个剑南春出去,对不对?”
  一直没作声的赵敏此时才无所谓地道:“陈鹭你别听燕子瞎说,一起去吃个宵夜有什么呀,不至于这样吧?像多耸人听闻似的。”
  虽说是否认跟剑南春的关系有什么实质性改变,但赵敏的话无疑承认了燕子所看见的事实,燕子高兴地叫了起来,“看吧看吧,我可没有瞎编。赵敏,你这事虽不敢说耸人听闻,但绝对是一大绯闻。怎么样,那个剑南春有没有对着羊肉串给你吟一首诗出来?”
  “啊,得佳人相伴,共吃着烤串,这可是梦幻?老天,请——别拿我开涮。”立刻有人吟道。
  “啊,多日的思念,今夕得相见,禁不住感叹,烤串,你——真他妈的香。”燕子接着吟了一半,已经笑得肚子痛了起来,“哎哟,我不行了,找不到韵脚了。姐妹们,接着上。”
  ……
  满屋子都是姑娘们快乐的笑声。
  相比于燕子和其他同学的兴致勃勃,陈鹭暗地里却蔫了,赵敏所承认的事实对她的冲击力远远大于对燕子她们的,因为她知道姐姐对张一鸣的感情,而这些,燕子她们是不知道的。所以燕子说“新闻背后有原因”不过是为激将赵敏随便说说而已,未必她们真就认为赵敏已经怎么样了,反是陈鹭此时担心,难道燕子这回歪打正着了?

  3

  自从那晚卧谈后的近一个月来,陈鹭发现赵敏要说有变化也没变化,还是天天和她形影不离,按惯常的轨迹生活学习;但要说没变化又有点变化,那就是剑南春不论真偶然还是假偶然地和她们相遇,赵敏跟剑南春之间显然比以前显得熟络,能够有些说笑,如果剑南春蹭着在她们旁边不离开,赵敏也无所谓,一般不会表示出让他走人的意思。倒是因为赵敏身边总有个陈鹭,而陈鹭现在似乎比赵敏更介意剑南春蹭在旁边,所以剑南春每次才总是适可而止,不得尽兴。
  即便如此,看着姐姐的这种细微变化,也足够让陈鹭心情低落了,加之这几天又近了她来例假的日期,生理上的原因加重了她心中没来由的焦虑,愈发显得闷闷不乐。
  这天,趁着只有姐妹俩在宿舍里,陈鹭终于忍不住把心中的话对赵敏说了出来。“姐姐,你是不是真的对那个剑南春有点、有点……动心了?”
  赵敏正靠在床头看书,闻言放下书本,略微皱了皱眉头,才淡淡地道:“什么话,哪能呢。”
  “可是,你……最近对他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嘛。就像燕子那天晚上说的,这种变化背后不会没有原因的。”
  “没什么很大不一样呀?不过就是多说了几句话,大家认识时间久了,毕竟熟一些了,多说几句话很正常呀?燕子她们一开始大惊小怪,现在不是也没说什么了吗?”
  “是,燕子她们现在都不说什么了。这就更证明事情发生了质变,大家对你跟剑南春在一起已经见怪不怪。事情的性质已经从人咬狗变成了狗咬人,司空见惯,没有新闻价值了,大家当然不说了,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可是,姐姐你的心里呢?你难道也慢慢习惯了剑南春总是出现在你的身边?”
  “就算习惯了又怎么样呢?”赵敏皱着眉头问。
  “我担心时间久了姐姐就有可能分不清什么是习惯,什么是感情。我想提醒姐姐,就算你习惯了跟剑南春在一起,也不等于是对他有感情的。”焦急的陈鹭禁不住叫了出来。
  “是,我知道,习惯在一起并不等于有感情。可是,有感情难道就要忍受不在一起成为习惯?这就是有感情该有的结局吗?”赵敏也提高了声调,一下坐了起来。

  4

  陈鹭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知道姐姐所说“不在一起成为习惯”指的是什么意思,而这是她也没法为姐姐解决的事情。
  半晌后,陈鹭才讷讷地说:“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想干涉你的私事,我只是、只是……,我不想看到事情最后变成那样的结果,姐姐你知道的。我……,那个剑南春真讨厌,没有他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无从发泄的陈鹭把一切罪责怪到了剑南春头上。
  赵敏叹了一声,拉了拉站在床边的陈鹭,让她在床沿坐下。这是第一次,俩姐妹差点吵起来,为的却不是自身的冲突。赵敏放软了声调,对陈鹭说道:“陈鹭,我知道你的想法。我对那个剑南春没那种意思,也不可能有那种意思。我只是,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每次看到他,我就想起自己,就像同病相怜一样,所以,何必呢,不过就是见面多聊两句,或者就算一起出去吃个饭,玩玩什么的,也算是对他对我的那份心的一点回报吧。但是仅此而已了,不会再有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