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九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四一章 不欢而散
( 本章字数:3835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师叔,您真的误会了。”姚静觉得华佳敏有点钻进了牛角尖,她赶紧解释,“乐乐给赵敏印那朵花,当初的想法真就是她说的那样,没别的意思。而我师父跟您之间的这些恩怨,我们也是今天听您说了才知道的,师父从没告诉我们,更谈不上事先预谋报复的事情,师父是一心想重振桃李结,她至死都没放下这个愿望,但我相信您也知道,我师父并不是一个不讲理之人,既然您没有那个心意,她是不会强人所难的,更不可能把所谓的怨气转嫁到下一辈身上。至于、至于一鸣……”姚静在华佳敏面前谈起这件事情,觉得有点羞涩,她清了清嗓音,才继续道:“绑架赵敏的时候,我们根本没想到今后会跟一鸣在一起。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我想师叔您也知道,桃李结虽然有共侍一夫的传统,但桃李结的门人,尤其是我们桃花女子,并不是荡妇淫娃,我们怎么可能仅仅为了报复您,为了让赵敏得不到一鸣而伤心,就把自己的清白搭进去呢?我们后来跟了一鸣,是一件很巧合的事情造成的。现在变成这样的状况,我们也没有料到,说老实话,我们也不知怎么解开这个结。”
  姚静说话的过程中,华佳敏渐渐冷静了些,加上姚静语气诚恳,华佳敏便基本信了她的话,只得叹一口气,又问:“那你们究竟是怎么跟张一鸣在一起的?”
  “还不是怪你对张一鸣太好了。”乐乐插进来,“所以我们拿走你200万后他一直不服气,总想找我们报仇,替你出口恶气,也把钱找回来。后来他真找到了我,但是仇还没报,反而先救了我,所以就……”
  乐乐本也不好意九思细说,但见华佳敏皱眉疑惑的样子,只得继续解释道:“我受了恶之花的内伤,只有他能救。”
  “他能救?”华佳敏一愣,更是不解。作为桃李结的门人,她当然知道恶之花这个宿敌,可她想不到张一鸣能解恶之花的内伤。
  乐乐点点头,“他的内力正好可以化解。不过那时候他功力不深,我的情况又很紧急,所以就只能、只能用……男女交合的办法……”
  乐乐的脸红了起来。华佳敏心中甚是惊疑,脱口又问姚静,“那你呢?你也受伤了?”
  姚静的脸一下也红了,有些忸怩,道:“我没受伤,但是……。师叔您别问了,请您相信我们,真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我们才跟一鸣在一起的。”
  华佳敏这才省得这样的事情是不好问得太仔细,她不过是对于张一鸣能疗伤感到太吃惊,如果姚静也受伤,张一鸣就是一次治疗俩人。“一鸣居然能疗伤。”华佳敏自言自语。
  “不光是能疗伤。也许我师父的心愿可以在他手里完成。”乐乐忘了害羞,面有喜色地说。
  “你是说……?”华佳敏明白乐乐的意思。想重振桃李结,必须有这么一个具有特殊功力的男人。
  “嗯。”姚静和乐乐同时点头。忽然间,她俩又醒悟这等于是在变相告知一些关于她们和张一鸣在床第之间的事情,立刻又同时羞红了脸。

  2

  华佳敏又是一声轻叹,“看来你们是绝不可能离开张一鸣了。”
  “那当然。”乐乐立刻肯定地回答。
  姚静和乐乐都明白华佳敏那包含着遗憾和无奈的一声轻叹是为赵敏而发,姚静不想增加华佳敏心情的沉重,便没有出声,但她的神情也是明白无误地表达了和乐乐同样的意思。
  沉默一阵,姚静忽然道:“师叔,我们心中一直都是把赵敏当姐妹看的。现在既然知道您又是同门前辈,赵敏更是可算作我们的师妹。我们也知道赵敏最该得到一鸣,可是,有些事情的发展变化真的是天意所为,我们没法改变,只能尽量想办法补救。我想,如果、如果您和赵敏都能够不介意,我们愿意不要正式的名份,毕竟现在这个社会,一鸣只可能把正式的名份给一个人,那就给赵敏吧。但是,她要保证能容得下背后的我们。您看……?”
  华佳敏还没出声,乐乐已叫起来,“静姐你……,这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
  姚静摇手制止住乐乐,“她们那里我去说。”
  “她们?还有人?”华佳敏又是一惊。
  “反正我和静姐就已经是俩人了,赵敏要是能接受的话,再有十个八个有什么所谓。”乐乐悻悻地说道。她对姚静突然这样的安排还是有点不太情愿,不能当着华佳敏的面跟姚静争执,只好对华佳敏撒点气。
  “这个张一鸣,桃李结还没见他重振,门主的福他倒是先享受起来了。”华佳敏有些不悦,继而又对姚静道:“我管不了你们的事,也不能替赵敏做这个主,你刚才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你也可以当自己没说过。今后你们怎么选择,小敏怎么选择,张一鸣又怎么选择,最终的结果怎么样,我都不管。你们摆得平是你们的本事,摆不平也是你们自己的事。但是我事先说一句,要是耍什么伎俩欺负小敏,我不会坐视。”
  “你这话什么意思?”心中本来已有疙瘩的乐乐终于站了起来,“静姐刚才说那话,担了多大的责任你知道吗?我就不见得同意,何况别人呢。你还不领情。我们什么时候欺负赵敏了?是她横看我们不顺眼,竖看也不顺眼,可我们在心里一直都把她当姐妹了,我在香港买礼物时都还想着她。”

  3

  那件睡衣乐乐已经带来,因为姚静指出由乐乐去送给赵敏怕不好,正好华佳敏有请,乐乐出门时便把睡衣包装好后带了过来,打算托华佳敏转交。乐乐取出那件睡衣,仍在床上,愤愤道:“给她送东西都还怕她不乐意,不接受,才带过来想请你这个做妈的转交。虽然不是什么贵重大礼,可这也花了三千多港币。我知道你有钱,不在乎这个,可也得要我有这份心啊?我们哪点对不起赵敏了?”
  乐乐越说越气,眼眶也红了起来,开始不再控制自己的情绪,转头又对姚静道:“静姐我跟你说,老公不是你一个人的,你刚才讲的事情我不同意,红姐跟我姐姐肯定也都不会同意。赵敏要是想跟老公在一起,就得跟我们大家一样,要不然就自己一边呆着,或者找别人去。凭什么她来就得赶我们走?她会伤心,我们就不会伤心了吗?”乐乐的眼泪终于滚了出来,她呼啦地抹一把泪,一边抓起自己的包,一边道:“我饿了,要去吃饭,你们爱怎么谈怎么谈。”说完冲向门边,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乐乐。”姚静赶紧站起来,叫一声,却没叫住。
  “师叔,对不起,我得走了。”姚静只得转头对华佳敏告辞。本来想退让一步换个皆大欢喜,结果却适得其反,没有一方是满意的,姚静一下子也感到心力交瘁。
  华佳敏心里也是一团乱麻,她今天根本不是来为女儿处理感情纠葛的,谁知却惹出这么个结果。
  “去吧。”华佳敏疲惫地挥挥手。

  4

  姚静在电梯口追上乐乐,俩人都没说话,进电梯,下楼,出电梯,直到走出中国大饭店,姚静才道:“犟丫头,脾气这么大。好了,想到哪吃饭?”
  “不吃了。”乐乐小嘴翘翘,还没消气。
  “怎么了,你刚才不是说饿了?”
  “气都气饱了,还饿。”
  姚静悄悄笑起来,“气能饱肚子可是没营养,你要天天只吃气不吃饭,撑不了一星期可就要香消玉殒了。”
  “那不正好吗?我们这些碍事的都死了,有些人就得偿所愿了。”
  “哟,这么悲壮啊。你这说的‘有些人’,是不是也包括我啊?”
  乐乐小嘴又是一翘,没有作声。姚静知道她对自己刚才自作主张地对华佳敏说的那些话还是有些不满,赶紧好言劝慰道:“好了,死丫头,算静姐刚才说的话没跟大家商量,有些欠考虑。静姐今晚请客,算赔罪,行不行?”
  乐乐这才颜色稍霁,放软了声调道:“静姐,我不是对你有什么,但是、但是你现在是大姐,我想华佳敏也看得出来,某种程度上你的话就代表我们大家,甚至代表老公。你给她那样的承诺,如果被她当成把柄,那我们……反正我是不愿意。”
  姚静知道乐乐的话有道理,她轻轻一叹,“你以为我愿意?我不过是想我们退一步,换个大家和和美美,或者说,我们先解决了第一步再说往后的事,别老是僵在这儿。算了,好在华佳敏也是明事理的人,她已经表了态,今天的话就当我没说。其实,华佳敏对老公有恩,我只是不想在这件事上让老公为难。”
  乐乐秀鼻一皱,“哼,他有什么为难的。他天天左拥右抱,坐享齐人之福,别提多高兴了。你真要他只要赵敏一个,他肯定不乐意了。”
  姚静又笑起来,“他这齐人之福可是你自己愿意给的。反过来说,要是老公最后真的不得不做出选择,他选了赵敏而不要你了,你会怎么样?”
  “那、那我就去死。”乐乐脱口便道,她气极了,仿佛姚静说的话变成了现实,转眼见到姚静微微的笑容,才意识到这不过是一种决不可能发生的假设,是姚静在逗她,不禁一跺脚,又补充道:“我先杀了他,再去死。”
  乐乐越是这样说得声势凌厉,姚静反而知道她的气已经出得差不多了,于是搂住她的肩膀,道:“好了,静姐同意你的想法。现在可以去吃饭了吧?”说着又附在乐乐耳边悄悄道:“你要杀老公,就得先吃好喝好,把自己养得健健康康、漂漂亮亮,然后用你下面那两片软刀子,杀得老公丢盔弃甲,要他死也死在你漂亮的小肚皮上,看他敢不敢不要你。好不好?”
  乐乐刹时红了脸,大窘,一把推开姚静,啐道:“静姐你今天还说我是色女,我看你才是女流氓呢。”
  姚静的确很少说这样的色语,她哈哈笑出声来,道:“有什么办法,要让我的好妹妹消消气,我只好牺牲一下自己了。”
  “我要去吃麻辣诱惑。你请客。”乐乐叫起来,她忽然很想吃一些很刺激的东西,让心底被姚静勾起来的某些蠢蠢欲动的欲望释放出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