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三七章 醉怒之间
( 本章字数:3799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这一晚,关玲也醉了。
  关玲相当能喝,出乎张一鸣的意料,她醉于不知不觉之中,因为几分喜悦,也因为几分哀怨,当张一鸣发现关玲状态不对的时候,她醉意已浓。
  房门紧闭的包厢里,朦胧烛光中,关玲摇摇摆摆地起身站到张一鸣面前,轻轻撩起身上今天新买的裙子下摆,娇艳欲滴的目光中有醉意,更有浓浓的情欲。“喜欢吗?这是白天你走了之后我买的,没有问你的意见,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喜欢,一定……”
  关玲的手越抬越强高,裙摆撩到腰间,展现在张一鸣面前的,是裹于一对修长大腿上的深紫色宽花边亮丝丝袜,和极具性感的同色吊袜带,还有包裹在臀间窄小的亦与丝袜同色的丝质底裤。底裤正前方透明,但因为深紫的颜色,虽然关玲的蜜部极其丰腴,胀胀卜卜地紧紧绷住底裤,但底裤覆盖下的茂盛处仍是介于可见不见之间,隐隐约约,引人遐想,更显诱惑。
  张一鸣很少欣赏到吊袜带的性感,他的女人们一般穿裤袜,即便穿丝袜的时候,也是不用这个的。关玲的丝袜是亮丝质地,包厢内烛火跳动,丝袜上也因此不停闪烁着密密碎碎的反光,不断吸引和挑逗着张一鸣的目光。
  “关玲,你醉了。”张一鸣强扭开自己的目光,语气中增加了几分严厉,“回去坐好,我叫人来买单。”
  关玲没有听话。她又转到张一鸣目光对面,并且转动身体,要让张一鸣看得更仔细全面。“裙子是你挑的,鞋也是你挑的,就里面这一套你没见过,你告诉我,好不好看?你喜不喜欢?”
  张一鸣没有作声。说实话张一鸣是喜欢的,如果此时此刻穿着这一套的是他的哪个女人的话,只怕张一鸣早将她搂在怀里好一番爱抚了。也不知道是碰巧还是女人有自己的直觉,至少关玲这一套内衣的颜色就没选错,张一鸣对紫色有一种偏爱,而吊袜带对张一鸣来说有一种新鲜感,作为增加闺中乐趣的装束亦算是不错。可是,张一鸣如何能说出心中的实话?
  “你为什么不说话?这是贴身的内衣,只要你说喜欢,我就觉得是你在天天抱着我,让我暂时有这么一点点幻想你都不肯?”关玲继续将裙摆上拉到胸部,乳罩露了出来,张一鸣一眼能看出那跟她下身的内衣同为一套。
  张一鸣站起身,用力拉开关玲两手,让她的裙摆落下罩住身体。“好了,关玲,你喝醉了。听话,我们买单回去,你好好睡一觉。”
  “不,我要听你一句话。”关玲又想伸手去撩自己的裙摆,“你说喜欢,我要它们代替你,天天贴在我身上,紧紧地包裹我,就像你昨天抱着我,嗅我香水味的时候那样。”
  关玲的醉意越来越浓,说话断断续续,身体摇摇晃晃。对于这样一个醉酒的哀怨的女人,张一鸣感到毫无良计可施。他只能抓住关玲的双手,不让她掀裙子,然后把她搂进了怀里。“好了,我抱着你。别再闹了,好不好?”
  “不行。你这样能抱多久?我要你说内衣好看,说你喜欢,它们能天天抱着我。”
  “好看,好看,我喜欢。”张一鸣无奈屈服了,只希望关玲酒醒后忘了这一切。
  关玲立刻嘻嘻笑起来,“好,那你再看,我要把裙子……脱了,让你看、看……清清楚楚……”
  张一鸣吓一大跳,这才想起醉酒之人一般都是这样没完没了,要由着她如此下去那还了得?他一边抱住关玲,一边赶紧敲门招服务员来结账。

  2

  扶着摇摇晃晃的关玲离开餐厅,下得楼来,刚出电梯又碰到一件烦心事。原来,昨晚被关玲扇了无数耳光的两个小姐正和着几个混混模样的年轻人守在楼下,一见到张一鸣和关玲,混混仔拦住他们,对张一鸣说要跟他“谈谈”。
  张一鸣一看这架势,知道是俩小姐昨天挨了打,现在带人来寻仇了。这些出来做鸡的,一般都有鸡头带着,鸡头们小的是当地的混混,大的则是有点势力的黑老大,他们从小姐的收入中提成,同时对小姐提供保护。
  这些人能拦在这里,张一鸣估计他们是从羊城大酒店外一直跟来的。羊城大酒店门口保安严格,他们不便在那里闹事。本来有个醉醺醺的关玲张一鸣已经觉得很麻烦,现在又被这么几个人一拦,他心中不由火起,觉得这些鸡头、野鸡都太嚣张了点。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的嚣张,张一鸣还没说话,一个小姐已经冲到关玲面前,大概以为今天有几个男人撑腰,又看见张一鸣的文气和关玲的醉态,小姐相当有恃无恐,嘴里对关玲骂道:“臭婊子,敢打我。”说着就一巴掌向关玲脸上狠狠扇去,想将昨晚吃的亏全补回来。
  张一鸣知道关玲已醉,怕她吃亏,瞅准小姐的扬起的胳膊,一伸手架住了她。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小姐的手虽被张一鸣架住,还是“啪”的一声脆响传来,却是关玲打在了小姐的脸上。原来,关玲虽然醉醉悠悠,却终究并非不省人事,以她在江湖道上混迹多年的经验,眼前这架势她哪里会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情?要是那小姐不先出手,关玲还准备忍忍,看看情况再说,谁知这小姐不知死活,关玲还怎么会手下留情?
  小姐被一巴掌就扇倒在地,而关玲既已发动,便不再迟疑,她乘着酒兴,甩开张一鸣,两步就冲到对面的几个人中间,二话不说,噼哩叭啦地打将起来。几个混混仔哪里料得到关玲的厉害,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劈头盖脸的一顿,不消三分钟全部“哎哟”翻天地倒在了地上。
  因为现场是在大楼前面的街上,虽说已经夜里十点多,但是对于广州人来说这可真不算晚,一个醉醺醺的漂亮女人和几个小流氓当街斗殴,而且几下就放倒了他们,这下热闹了,立刻有不少人驻足围观。
  关玲是醉意加上怒气,打得兴起,几个混混仔收拾过后,便只有另一个小姐还吓得瑟瑟发抖地站在一旁,也不知是忘了要跑还是不敢丢下鸡头自己跑了。关玲一见这小姐,火气更甚,想到一切都是这俩婊子引起的,关玲冲上前去,对准小姐的胸口推出一掌……

  3

  张一鸣没想到关玲醉了还这么能打。如果说昨晚因为误会,两个小姐被关玲打了一顿令张一鸣还有些同情的话,今天她们这样纠缠不休地堵在这里试图报复和敲诈,这就令张一鸣也很是不快了。毕竟昨晚的事情错不全在关玲,两个小姐口中无德是导致关玲动手的直接原因,至于她们吃了亏,那是本事大小的问题,与事情的对错无关。因为是这样的想法,看见关玲出手,张一鸣便也没有阻止,这些个混混仔,教训一下也好。
  但是就在关玲向最后那个小姐推出一掌的时候,张一鸣突然看见关玲的眼神,那是一种狠辣的几乎要置人于死地的眼神,与周甜牺牲那晚张一鸣所见到的关玲的眼神如出一辙。
  “不好”,张一鸣心中暗叫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张一鸣想起曾经在关玲掌下半身不遂的武清扬,武清扬好歹还有桃李结内功的底子,而这个小姐除了点“职业的”床上功夫还能有什么?她如果挨上关玲这样的一下,哪里还能有救?
  “关玲!”张一鸣一边用叫声喝止,同时一步撞进关玲和那小姐身体之间,一掌击开了关玲的出掌。
  “嘭”的一声,关玲这一下真是挟力而发,张一鸣的手臂一阵发麻,身子也不禁歪了一下。
  关玲因为出手打斗,本就激荡得胃里的酒精更加作乱,再被张一鸣的这一下也震得歪歪斜斜,不禁气血上涌,肠胃翻腾,“哇”的一下,她弯腰吐了起来。
  张一鸣借此机会,冲小姐和混混仔们喝到:“还不快滚?”
  那帮人相互扶持,灰溜溜地跑了。张一鸣知道这里毕竟是大街,他们自己也不便久留,否则引来110就麻烦了。他不敢迟疑,扶住关玲,招辆的士也一溜烟地走了。打斗双方离场,围观人群才一边津津乐道地谈论着刚才那个醉女人,一边渐渐散去。

  4

  在出租车里,关玲此时才感到不支,迷迷糊糊靠在张一鸣身上睡着了。张一鸣看着昏昏沉沉的关玲,回想起她刚才的眼神和那挟力的一掌,虽说是她喝多了有点昏头,但是她性格中的狠毒在此还是可以略见一斑,否则怎么对一个做小姐的这样出手?再想起周甜,本来这几天心里看法有所改观的张一鸣,对关玲又生出恨意来,恨不得现在能一车将她拉到周甜坟前,也刺她一刀。
  回到酒店房间,心情不快的张一鸣将关玲仍到床上。关玲新买的裙子上还沾有吐出来的污渍,张一鸣也懒得替她收拾,就准备回自己房去。
  就这时候,关玲醒了,一把抓住张一鸣的手,喃喃道:“你不要走,陪我。”
  “好了,你醉了,自己休息吧。”张一鸣把关玲的手扳开,冷冷说道。
  张一鸣刚一转身,关玲又抓住了他。“不准走。”
  “你够了没有?”张一鸣愤然把手甩开,他的心情极坏,对这个有时候是那么狠毒的女人恨不得抽她两下。
  关玲咕隆一下从床上滚到地板上,她伸手摸摸索索地,忽然从自己的枕头下摸出一把刀来,一下对准了张一鸣。“你走,我……就杀、杀了……你……”关玲摇摇晃晃站起来,两眼通红,醉醺醺地对张一鸣说。
  本就因想起往事而生气的张一鸣,一见到关玲手中的刀更加怒火中烧,这又是一把他见过不止一次的恶之花的匕首,周甜就是死在这样的一把匕首之下。
  张一鸣再遏制不住,冲到关玲面前,醉悠悠的关玲根本来不及反应,劈手就被张一鸣把匕首夺了去。
  张一鸣反手把关玲按倒在床上。“你想干什么?啊?你想干什么?你不就想要我搞你吗?”张一鸣愤怒地拉下了自己裤前的拉链……。
  一腔怒火下并无性趣的长矛还未坚挺,张一鸣又拉起关玲,抓住她的头发,将矛头顶在了她的嘴边。“做啊!”他怒吼道。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