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三六章 情有独钟
( 本章字数:4485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北大附近一处西餐厅,一个角落里的卡位上,赵敏神情淡淡地坐着,在她对面坐着一个男孩,正是当初课堂事件中的男主角,后来被女生们戏称为剑南春的中文系男生。这里是一家别有情致的烛光餐厅,两人之间的餐桌上,一支蜡烛烛光跳跃,忽明忽暗的映得赵敏淡若的面容更显出一种让人捉摸不定的神秘韵味,剑南春看着这张面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比自己还小一些的大一女生能有这样的迷人气质。
  那么,赵敏是如何会跟剑南春一起在这样的餐厅共进一顿烛光下的西式晚餐呢?
  原来,今天又到了陈鹭每月一次的生理周期,上午开始陈鹭就觉得隐隐作痛,根据往常经验,她估计这次会痛得特别厉害。赵敏知道陈鹭这毛病,便送她回家去和华佳敏住了。有干妈陪着,陈鹭就会好过一些,这已经是她的习惯,这样的时候,赵敏这个姐姐都不管用。
  本来回到家里,科赵敏也打算住下,但自从从派出所出来那天开始,这段日子以来赵敏的心情始终沉郁,在家里安顿好陈鹭后,她忽然想回学校去一个人呆着,于是编了个借口便又回到北大。
  夜幕降临的时候,赵敏一个人在未名湖边漫无目的地走着,就是在这时候遇上了剑南春。这究竟是不是偶遇不好说,剑南春多次在不同的时间地点制造过和赵敏的“偶遇”,渐渐地也能相互点个头,间或还能交谈一两句,但无非也就是“去哪?”“上什么课?”之类的对答。
  以前见到赵敏的时候,十次有十次陈鹭都在她身边,因此这次与赵敏的单独相遇,对剑南春而言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何况又是在未名湖畔这样浪漫的地点和夜幕降临这样浪漫的时间,这叫满脑子古典诗词的剑南春如何不升起“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连篇浮想?如何不鼓起定要相伴伊人左右的极大信心和决心?
  一边打招呼问“去哪?”,剑南春一边装作很自然地回转身和赵敏一起走起来,让剑南春喜出望外的是,这回他蹭着和赵敏一同溜达,赵敏竟没有表示反对,只是一路上他说十句话,赵敏不过简单回应一两句,而且几乎每句不超过五个字。但这已经足够了,就这样走了一阵,剑南春的期望值再次上升。
  “你吃饭了吗?”剑南春问赵敏。
  赵敏摇头。
  “我也还没吃,正好,我请你吃饭吧,我知道有个地方,环境特好,离学校也不远。能给我这个面子吗?”
  剑南春对赵敏的心思,早已经比司马昭还司马昭,赵敏当然心知肚明。此时剑南春热切的语气让心不在焉的赵敏回过神来,她看看剑南春,忽然间有一种心酸涌上来,这样热切而无望的期待她自己不是也有吗?为什么世间的事情总是这样呢?非要一个折磨一个,无休止的循环下去吗?
  “好吧。”赵敏轻轻吐出两个字。剑南春以前多次费尽心机制造的“偶遇”,赵敏其实大都也看得出来,此时此刻,想到自己的心酸,她忽然觉得不忍让他持久的付出得不到一点回报。

  2

  已经坐了一阵,赵敏面前桌上的一客西餐还几乎原封未动。
  “你怎么不吃?”剑南春问。
  “我不爱吃西餐。”
  “啊?”剑南春很意外,立刻有些不安,“我觉得这里环境和气氛好,你当时也没有反对,所以就来了这里。西餐比较时尚,我以为你会喜欢。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赵敏看看剑南春,又看看周围的环境,她不知道剑南春的家庭经济条件如何,估计对一个普通大学生而言,这一顿饭下来所费不菲,没准为了这一餐,剑南春不定今后要啃几顿光馒头。赵敏想想换个地方又得花一次钱,还是算了吧,何况剑南春说得不错,这里的环境很好,安静,可以由得她出神发呆,至于吃饭,她本也没有食欲,换到哪里都是一样。赵敏于是摇摇头,“不用了,这里挺好。我也不饿,你自己吃吧。”
  “那……你再叫点什么喝的?”
  “也好。”
  剑南春赶紧扬手召来服务生,“给这位小姐来一杯……,要什么?”剑南春询问赵敏的意见。
  “无所谓。”
  “我们这里的调酒师调有一种最拿手的酒,叫‘情有独钟’,小姐要不要试试?”见赵敏没有指定,服务生不失时机地推荐。
  剑南春和赵敏都没想过要喝酒,但此时几乎同时被这个名字所吸引,赵敏不由自主地对服务生点头,剑南春道:“给我也来一杯。”
  服务生走后,剑南春有些不好意思地对赵敏掩饰道:“我陪你喝点。”
  赵敏出神没有回应,剑南春便也沉默了。都为“情有独钟”四字所动的一对男生女生,想着各自的心思,不过他们心里想着的人却是一个近在眼前,一个却远在天边。

  3

  “情有独钟”送上来,赵敏先是浅浅啜了一口,还行,这酒竟然甜甜的,很好入口,看来是专门骗女士消费用的,赵敏这样想着,又喝了一大口。
  服务生路过,赵敏问:“你们这酒是以冰酒为主调的吧?”
  “小姐您真是行家。”听了赵敏的问话,服务生不禁恭维,“这酒就是用冰酒调出来的。”
  赵敏放心了。冰酒主产于加拿大,由寒冷地区冰冻后的葡萄酿制,正是以超甜口感为特征,酒精度不高,更像一种饮料而不是酒。冰酒在国内并不多见,但是华佳敏曾经从加拿大作为特产带回来,所以赵敏尝过。
  赵敏慢慢啜饮着“情有独钟”,又恢复沉默,对面的剑南春在烛光里看着她,竟有些呆了。
  “怎么了?”赵敏发觉剑南春的异样,忍不住问。
  “赵敏,你抽烟吗?”剑南春的神情有些痴醉,问的话也奇怪,不知他在想着什么。
  赵敏曾经抽烟,那是在她读高中,在她最叛逆的那个阶段里,在她心里还没有一个叫张一鸣的大男人的时候。
  “为什么问这个?”赵敏以为剑南春是不是突然想起几年前的某一天,曾经在北京的街头,见到过抽烟的高中生的她。虽然北京人海茫茫,但这样的巧合也不是没有可能发生。
  “太美了,你红唇浅啜的样子。如果你纤长的指间再夹上一支细细的女士香烟,简直是……风情万种!”
  赵敏的脸一下红了起来,一方面是她从没受过这样的赞美,另一方面则是剑南春的话太酸文了,她不习惯。但是赵敏的脸色给了学中文的男生更大的鼓励,剑南春继续道:“几分优雅,还有,几分迷离。赵敏,这种优雅不像你的年龄所具有的,我一直以为这样的优雅是至少三十以后的成熟女人的标志,没想到……;而你眼神中的迷离,让人心醉,更让人心痛。为什么,赵敏,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眼神?……”
  剑南春的话超过了赵敏所能接受的限度,“够了。”赵敏打断他。
  “对不起,我只是,只是……赞美。”
  “不管是什么,请你不要再说。现在,以后,都不要说。我不习惯。”
  “我想问一句,我有机会吗?我是指跟你做朋友,很好的朋友,直至、直至那、那样的朋友关系。”剑南春干脆把话挑明,他豁出去了,能像今天这样单独跟赵敏在一起实在不容易,此时不说,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
  “服务生。”赵敏转头叫到,没理会剑南春的问话。
  服务生过来,赵敏指着自己的空杯,道:“再给我一杯。”
  “你还没有回答我。”服务生走后,犯了倔的剑南春紧追不舍。
  赵敏轻轻叹了口气,“我早就有男朋友了,你何必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没有。我在你周围很久了,从没见过你跟任何男的有密切的接触,我也打听过,你的同学都没见过你男朋友。还有,前几天你进了派出所——对不起,这件事可能你不愿提起,我本来不该说的,我只是想说,你进了派出所这么大的事,如果有男朋友,他会不闻不问不出现不想办法?要是我决不会这样。”
  “你怎么能这样……调查我。”赵敏有些生气,更有些伤心,是啊,也难怪剑南春不相信,自己这样算什么有男朋友呢?所有人都没见过他,任何时候他都不出现,哪怕是在自己最需要保护的时候。
  “我不是调查你,我只是想知道关于你的一切。我听说最后还是你一个姐姐把你从派出所接出来的?”
  这个“姐姐”自然是指姚静,赵敏的同学后来都以为姚静是赵敏的什么表姐之类的。剑南春提起这个“姐姐”,让赵敏心里既是尴尬又是神伤,要是没有这个那个的“姐姐”,何至于是现在这样的情形?
  “我该说的都跟你说了,信不信由你。”赵敏已无心对剑南春继续解释,也不可能对他解释。
  “就算你有男朋友,也给我一个成为候补的机会,行吗?我不是咒你和男朋友会怎么样,我是说,如果……你们之间有些变化——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变化,那么我……”
  “随便。”赵敏打断剑南春,她忽然觉得好累,这两个字既是对剑南春,更是对自己所说。随便了,随便会怎样,赵敏不想再理会,一切听天由命,不期待,不回顾,不争取,不拒绝。

  4

  赵敏的“随便”两个字成为剑南春今晚最大的收获,他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只差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了。“服务生,再来两杯‘情有独钟’。”他兴奋地朝服务生嚷道,打破了烛光餐厅里幽静的气氛。剑南春觉得是这酒给他带来了好运。
  第三杯“情有独钟”开始后,赵敏才知道此酒虽然以她所知道的冰酒调制,但是此冰酒已非彼冰酒,服务生声称这是调酒师最拿手的品种看来也并非虚言,不知道调酒师在冰酒中调入了怎样的秘密,总之,在开始的甜甜口感中,它迷惑你的意志,放松你的警惕,消弭你的防范,让你欣然接受,慢慢习惯,当你渐渐地发现它竟然有着如此强大的杀伤力,当你感到心跳开始加速,血液开始升腾,头脑开始发热的时候,你却发现已经爱上它,已经离不开它,这就是“情有独钟”,这就是赵敏的感受。赵敏忽然间想,很多情有独钟的爱,很多情有独钟的伤,不就是在不知不觉中不能自拔的吗?
  “天才的调酒师!”赵敏喃喃自语。
  天才的作品自然价值不菲,结账的时候剑南春才知道,相比于他从前的消费来说,他冲服务生叫喊“再来两杯‘情有独钟’”的行为堪称壮举,他三个月的生活费还不够今晚的酒钱。当剑南春愣在服务生递过来的账单面前的时候,赵敏将自己的金卡递了过去。
  “真不好意思,我没想到那么贵,还说我请你。”送赵敏回到宿舍楼下时,剑南春万分尴尬地说。他的心情非常沮丧,今晚所有的努力,所有的运气,所有的收获,只怕都在最后这买单的一刻功亏一篑,灰飞烟灭了。他本来还想说句“过两天把钱还你”之类的挽回面子的话,最后也懒得说了。算了,丢脸就丢到底,以后见到赵敏远远地躲开,再也别指望什么了。
  然而,“情有独钟”的酒劲在赵敏身上到这时候达到最高点,让她感到飘飘然地莫名兴奋起来,心情也开始变得愉快。听了剑南春的歉意,赵敏大声道:“没关系,钱不算什么,只要高兴就行。今晚我很高兴,就当是我请你,明天我们去路边吃烤串,你请客,怎么样?”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因祸得福,歪打正着……所有这一类形容词,合适不合适的,全部涌入剑南春脑海,他没想到本是一件丢了天大面子的糗事,却换来和赵敏再次单独相处的机会,而且是赵敏主动邀约,突如其来的喜悦如石破天惊,把剑南春震得晕晕乎乎。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