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二九章 欣慰消息
( 本章字数:4105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那我得先去洗澡。”张一鸣忽然说,故意往浴室走去。他想逗一下乐乐。
  “那我也去。”乐乐立刻改变主意,跟在张一鸣身后。
  张一鸣突然回身,抱起乐乐,一把将她扔到床上。“小色女,你真是一点没变。”
  乐乐躺在床上嘻嘻笑着,张一鸣再搂住刘红,一起倒向床面。
  ……
  对于三人来说,这次重逢都是意外之喜,二女久旷,而张一鸣吃过长斋之后,也只是昨晚在武清扬那里不上不下地被吊了一次胃口,反而让他更加觉得饥渴。现在这二女可不是武清扬那初破新瓜,张一鸣无须忍耐,矛头指向之处,所向披靡,长枪舞动之时,爱液横飞,只把俩女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最后都溃不成军,这才鸣金收兵,张一鸣自己也享受到久违的快乐。
  三人偃旗息鼓,躺在床上歇息,乐乐慵懒地枕着张一鸣的手臂,对刘红表功:“红姐,我叫你来玩没错吧?你要不来,就错过这次跟老公见面的机会了。”
  “你是她拉来的吗?”张一鸣问刘红。
  刘红点点头。乐乐又道:“红姐考上博士了,我让她请个假出来游玩,当是庆祝。”
  “你呀,是想让刘红陪你出差吧?”张一鸣道,“刘红考上博士是板上钉钉的事,有什么庆祝的。”
  刘红也笑起来,对乐乐道:“看,还是老公了解你。”
  “我哪有。”乐乐不服气,对张一鸣道:“我是真做好旅游计划的,不然何总都已经回去了,我怎么和红姐还留在这里?”
  “何总回北京了?”张一鸣问刘红。
  “嗯。”
  “那你们还有什么计划?”
  “我们准备明天去深圳。”乐乐抢着回答,她不满张一鸣不向自己问话,明显地不相信她嘛。
  “是吗?干嘛?”
  说到这里,乐乐忽然翻身爬起,骑坐到张一鸣肚皮上。“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2

    也是张一鸣这一阵“斋戒”太久,在自己女人面前又不需掩饰或控制,所以乐乐那萋萋芳草略微蹭着张一鸣的身体,痒痒的感觉立刻令他又剑拔弩张起来。刘红看见了张一鸣的变化,忽然伸出葱葱玉指,轻轻捉住那恼人长矛,往乐乐臀间一顶。
  乐乐口中话只说得半截,便“嘤咛”一声,已知刘红送来何物,顺势一抬俏臀,便由着刘红将那宝剑送去鞘中。
  张一鸣调整姿势,让乐乐坐得舒服了,才接着她刚才的话问道:“什么好消息?”
  “我姐可以取保候审了。我和红姐这次去深圳,就是接她出来。”
  “真的?”这可真是个好消息,张一鸣也十分意外和高兴。
  “欢欢姐的身子越来越重,警方也不可能让她老呆在看守所里,要是出个什么事情,反而麻烦,所以那个林总通了通关系,就取保候审了。不过不能离开深圳。”刘红解释道。
  “那丁萱呢?”
  “免于起诉了。你也知道,她那点事情,当初就没人真心想告她。”
  张一鸣很欣慰,现在看来一切都不错,就差自己最终代欢欢取得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了。
  “接了欢欢姐出来,我和乐乐准备去香港玩几天,把丁萱也带去,算是慰劳她。”刘红又说。
  张一鸣点点头,想到这一切都是林淑贞的功劳,不禁心怀感激。“林淑贞挺有办法的。”
  乐乐本来一直在有一下没一下地让张一鸣的宝剑在自己的鞘中磨蹭,没顾得上说话,张一鸣此话一出,她突然接过话去。“老公你知不知道,还有一个人也挺有办法的。”
  “谁?”
  “就是你那个得力助理,钟晨。”
  “钟晨?她又怎么了?”张一鸣不知道自己离开北京这一阵,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乐乐嘿嘿笑起来,“说起这个呀,要先说说你那心肝宝贝……”
  “心肝宝贝?谁?”张一鸣一听更是糊涂。
  “赵敏赵大小姐呗。”乐乐小嘴一翘,认为张一鸣装傻。
  “赵敏就赵敏,什么心肝宝贝。”
  “你别不承认。”乐乐不罢休。
  “好好,你继续说。”张一鸣懒得再反驳。于是乐乐一五一十地将赵敏被抓到派出所的事情前前后后告诉了张一鸣。
  “妈的,上次大柱他们讨薪被那帮家伙打伤好几个,我后来都没有跟他们计较,看来这次事情完了回北京后,不给他们点颜色看是不行了。”听完乐乐的话,张一鸣心中恼怒,愤然道。
  乐乐秀鼻一皱,立刻抓住了张一鸣的小辫子。“还说不是心肝宝贝,他们这回惹的是赵敏,看你反应就不一样了吧。”
  张一鸣忍不住用长矛狠狠刺了一下乐乐,刺得她嗯哼一声。“死丫头你现在怎么跟林妹妹一样,成了个大醋坛子。上回也是大柱说过去的事情算了,他们不想一到我这里还没做事,先带来一堆麻烦,所以我才放过那帮家伙。”

  3

    “赵敏被派出所带走后,我和静姐都没办法了,最后我忽然想到钟晨在番禺把我从派出所捞出来的事,便去问她。结果你猜怎样?”乐乐接着说。
  乐乐卖了个关子,张一鸣不以为然,“都说到这个份上,还有什么猜的?肯定是捞出来了嘛。”
  “问题是,钟晨的表现不寻常。”乐乐不满张一鸣不配合的态度,“我跟钟晨说过之后,她答应下来,直接就让我去派出所接人。要知道,她那时候还没去找人帮忙呢,一个电话都还没打。可她胸有成竹,有十足的把握,就跟派出所是她们家开的一样。”
  乐乐这样一说,张一鸣也有些惊奇,不过再一想钟晨来到CL的过程,便又不太奇怪了。曾经在收购家访过程中帮助张一鸣搞定国资委的严总,陆婉说是他一高干子弟,而钟晨是严总称之为远房侄女而介绍过来的,那么钟晨认识一些领导岗位的人也不算太离谱的事情。
  张一鸣不想再去想钟晨的事情,乐乐在他身上边说边扭,动得他已经很难耐,转头看看刘红,她也是满面红霞,一幅情动如炽的模样。张一鸣对刘红道:“来,你也上来,到老公嘴边。”
  刘红立刻知道张一鸣的用意,她起身蹁腿,双膝跪到张一鸣头部两侧,将自己的蜜部送到了他的嘴边。张一鸣迎头上去,吻住了刘红芳草中的溪谷。
  战事再度发动,这回是乐乐掌握主动,她的起伏加速起来。乐乐和刘红此刻是面对面,看见刘红被老公用嘴侍候得哼哼唧唧的样子,乐乐不禁心馋,不由自主将自己的嘴伸到刘红面前。刘红会意,即刻用嘴覆上乐乐双唇,两女香舌纠缠,你噙我吮,亦在上面淅淅索索地战了起来。
  ……

  4

    张一鸣和乐乐、刘红几番厮缠,直到俩女再度败下阵来,他一左一右搂着她们,听着她们在自己怀里静静娇喘,心满意足。
  门铃响起。
  “谁啊?”张一鸣懒洋洋地问。
  乐乐和刘红趴在张一鸣怀里更是一动没动,这是她们老公的房间,因此她们也就是这里的主人,她们才不想管是什么人来打搅呢。
  “是我。你睡了吗?”门外传来关玲的声音。
  妈的,张一鸣一时惊醒,才想起还有关玲的存在,刚才几乎把她这茬给忘了。
  乐乐和刘红也面面相觑。老公竟然又在外面偷了食,原来这次是和一个女人住在这里。乐乐恨得用指甲狠狠掐张一鸣胸前的肌肉。
  张一鸣知道俩女心里的想法,可这会不是玩的时候,他面色一正,极轻声地对两女道:“别闹。这是恶之花的成员,我已经接近到她身边。”
  看着张一鸣的脸色,俩女知道不是说笑,都静下声来。
  “是啊,你有事?”张一鸣冲门外回答。
  “你开门。”关玲道,也没说有没有事。
  张一鸣略一思索,如果不开门,可能令关玲起疑,要是怀疑到其它方面,反而坏事。他拉上被单将乐乐和刘红盖好,悄声说了句“都别动”,便下床去开了门。
  关玲刚刚回来,她敲门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路过张一鸣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好像有女人声音,立时间她的气就升上来。
  “什么事?”张一鸣堵在门口问。
  “没事,怎么样?”关玲怒气冲冲地答到。不需进屋,她已经看见床上被单下两具女体的身形,而且地上还有凌乱的两套女装为证。
  “你还真找了两个婊子来玩双飞,真行啊你。”关玲怒极之后表面上反而平静下来,也没大声,只是冷言讥讽。这个死男人,下午在车上说叫他找两个婊子来双飞,他真就来了。关玲觉得张一鸣是在故意气自己。
  关玲话一出口,就看见床上被单下一个身体动了动,似乎想起来,但终于还是安静下去,关玲嘴角不由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原来,被单下是乐乐听了关玲的话,忍不住就想掀开被单冲出去,后来被刘红拉住,才忍了下来。
  “你说够没有?”张一鸣脸色很不好看了。他知道床上的是自己两个心爱的女人,只因苦于情势,不能教训关玲,但心里已生相当的厌恶,只想赶她走人。
  关玲看见张一鸣脸色难看,也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但她真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早知道这个男人这么难搞定,一开始她没有表示也就罢了,可现在她都有所表示后却吃了闭门羹,偏偏他又在她面前找些下贱女人,她觉得自己的面子丢得太大。
  “明天还有事情,你最好留点精神。”关玲无奈之下横一眼床上被单下的身体,转头走了。
  张一鸣关上房门,乐乐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气冲冲地冲张一鸣道:“她竟然骂我们是婊子,总有一天我要找她讨回这口气。”
  张一鸣一边抚慰乐乐,一边暗想,关玲这样误会倒也好,至少她就不会想到其它方面去了。
  “来,老公侍候你们洗澡,洗完澡回自己房间去。”关玲已回,张一鸣觉得乐乐和刘红留在这里就不太安全了。
  “嗯~。”乐乐不肯,“为什么不能明天早上再回去?”
  无论张一鸣怎么说,乐乐就是不干。刘红虽然不做声,但显然跟乐乐心思一样,因为她也没有帮着张一鸣劝乐乐。想到这偶然相会,明天之后又不知道要隔多久,张一鸣也体会得到她们这份依恋之情,最后只能让步。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关玲难道还敢冲到他房里来不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