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二八章 喜遇双姝
( 本章字数:3651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想起昨晚和武清扬那唯一的一次真正缠绵,虽说远未尽兴,张一鸣嘴角还是不由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
  张一鸣的笑意令一旁的关玲看得心烦,凭着女人的直觉她仿佛知道张一鸣在想什么。关玲当然只以为张一鸣昨晚是找小姐去了,不由在心里恨恨骂道,真是又蠢又贱的死男人,玩了个婊子就高兴成这样。
  “你傻不傻啊,不好好开你的车,笑什么笑?”关玲左想右想,怎么想心里的气都不顺,终于出声叱道。
  要说那天晚上张座一鸣拼命救她的样子,怎么也不像会对她无动于衷却愿意跑去找小姐才对,虽然张一鸣说了什么不吃窝边草,但关玲知道那都是下台阶的屁话。关玲从莫老板那里也知道了张一鸣的基本情况,不论他原来多么风光,现在他都不过是一个落魄的失败的家伙,不过是投靠到恶之花门下,在她手下听喝的小喽罗,而自己居然征服不了他,这让关玲很是不舒畅。
  “我笑了吗?”张一鸣淡淡问道。
  关玲横他一眼,没有回答,自己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
  “给我也来一根,开了这么久,有点犯困。”张一鸣道。除了中途吃饭休息了一下,张一鸣将近开了一天车,现在已是下午六点左右,进了广州地界。
  “你再多找几个出来卖的,每次都玩双飞,那就不会困了。”关玲得了机会,立刻讥讽泄愤。
  张一鸣故意道:“行,今晚在广州就找。”
  关玲又气得哼了一声。不过气归气,她还是把自己嘴里刚点上的烟递给张一鸣。
  张一鸣摇摇头,“换一根。”
  关玲一下子火了,大声道:“要不要随你。你跟那些臭婊子肉贴肉都愿意,我抽过一口的烟怎么就不能抽了?我的嘴有毒吗?在你眼里我连那些出来卖的都不如?”
  “我有我的习惯,有的人爱吃臭豆腐,不爱山珍海味,你管得着吗?”张一鸣并不被关玲的情绪影响,不紧不慢地说。
  张一鸣连生气都不屑的态度让关玲更加受伤,却又无话可说。两人就这样沉默着僵持了一阵,关玲终于再拿出一根烟递到张一鸣嘴里,张一鸣衔住之后,关玲替他点燃。
  “你实在很困的话,休息一阵吧,我来开车。”看见张一鸣狠抽几口烟以驱除疲劳的模样,关玲忍不住道。
  张一鸣此刻是觉得有点疲劳,除了连续长途驾车,更主要的是因为昨晚运功给武清扬疗伤,费了不少精力。
  “算了,反正也快到了。”张一鸣摇摇头。

  2

  到广州后,没想到关玲安排的下榻之处恰巧正是张一鸣最喜欢的羊城大酒店。在广州这边的交接事宜,关玲没让张一鸣参与,她让张一鸣先回酒店房间,她自己则驾车走了。虽然张一鸣很想知道有关交货及买家的一些情况,但他知道欲速则不达,现在他能介入恶之花内部这么深,已经是出乎意料,不能再强求了。
  没准这批货也是洪三宝要的,要是最终能将洪三宝一起一网打尽,那真是大解心头之恨。张一鸣站在电梯里这样想着,就在电梯门合拢的最后一刻,他突然看见从隔壁刚刚落地的电梯里走出两个女人袅袅婷婷的背影,俩女手挽着手,有说有笑地向酒店大门走去。
  张一鸣手一扬,正张口欲呼,他的电梯门合拢了,随即电梯向楼上升去。
  张一鸣放下手,忽然笑了,刚才就算叫住她们俩,她们也不可能认得现在的他,大庭广众,他就算不被当成非礼的无耻之徒,至少也会被耻笑为搭讪的无聊之人。而且,张一鸣继而想到,幸好没叫出来,谁知道关玲此时在哪里,如果跟她俩在酒店大堂纠缠一番,不幸被关玲撞上的话,搞不好他的身份就暴露了。
  想归这样想,可是既然见到她俩,张一鸣实在心痒难耐,谁叫事情竟然这么巧,她俩怎么会在这时候来广州,偏偏还住在羊城大酒店呢?
  原来,张一鸣看见的两个背影不是别人,竟是乐乐和刘红。
  电梯上到张一鸣的楼层,张一鸣想了想,没有跨出电梯,却又重新按下数字“1”,回到酒店大堂。
  到登记处查询,果然是乐乐和刘红住在这里,问清她们的房号,张一鸣这才第二次上楼,进到自己的房间。
  洗个澡,疲乏立刻减轻不少,又上床躺了一阵,张一鸣醒来之时,已是晚上十点左右。打关玲房间的电话,没人接,关玲还没回来。看来恶之花在广州肯定还有人,不然关玲不会耽误这么久。
  既然关玲还没有回,精力恢复后的张一鸣不免又想起乐乐和刘红,稍稍做了一点象征性的思想斗争,张一鸣即决定找这俩丫头过来。实在太想她们了,没见到还好,既然见到了,真有些忍不住。只要在关玲回来之前让她俩回房,就神不知鬼不觉,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张一鸣拨通她俩房间的电话,里面传来刘红的声音,“喂?”
  真是久违了,光听个声,张一鸣就觉得舒服得不得了。
  “请你们马上到1018房间来。”张一鸣压着嗓子说。
  “你是谁?”刘红的声音透着警觉和奇怪。
  “来了就知道。”张一鸣玩心上来,仍旧压着嗓子。
  “无聊。”刘红啪的一下挂断电话。
  张一鸣在这头愣了一下,笑出来,片刻后又把电话拨了过去。
  这回是乐乐接的。大概刘红对乐乐讲了刚才的电话,张一鸣重复刚才的游戏,乐乐在那边登时怒了,“你是谁?有胆就报出名来,让我揪住有你好受的。”
  张一鸣听见电话里刘红在一边说道:“乐乐你跟这种人啰嗦什么。没想到羊城大酒店会有骚扰电话,明天找他们投诉。”
  听见俩姑娘的反应,张一鸣忍俊不住笑起来,不再逗她们,恢复声音轻声道:“你们两个死丫头,还不赶快滚过来。”

  3

  乐乐拿着电话话筒,张着嘴呆住了。一旁的刘红看得一惊,“怎么了乐乐?”
  “好像是……老公。”虽然她听出声音和语气完全是张一鸣,但因为太意外,乐乐自己还是半信半疑。
  “啊?”刘红一把接过电话,“喂?”
  “喂什么喂?你跟乐乐这死丫头说,什么叫‘好像是’?是不是自己老公也拿不准吗?”张一鸣在电话中听见了乐乐的话。
  乐乐一声惊叫起来,她在一边已经听见张一鸣这次的说话,完全肯定了电话那头是张一鸣。乐乐又从刘红手里抢过电话,“老公,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刚才没跟你说吗?你们还不过来?”
  乐乐想起来刚才张一鸣说的房号,“好好,我和红姐马上过去。”
  “别一惊一乍的,悄悄来,知道吗?”张一鸣叮嘱一句。
  乐乐和刘红急匆匆携手来到1018房,房门打开,出现在她们面前的人却让她们吃一惊。
  “你是谁?”虽然从直觉上能认出对面的男人,但是面对一张陌生的面孔,乐乐还是警觉起来。难道是一个圈套?欢欢出事之后,乐乐她们都知道了跟洪三宝的恩怨,何况还有恶之花牵涉进来,这一切不得不防。
  乐乐不自觉摆出戒备姿态,刘红也后退一步,和乐乐成为犄角之势。虽然知道自己易容后的面孔对她们很突兀,但张一鸣还被两个姑娘的举动逗笑了。他一把抓住乐乐一只手腕,把她拉进房里。乐乐正要反抗,张一鸣已把她搂在怀里,同时对刘红道:“还不快进来。”
  偎进张一鸣怀里,熟悉的气息令乐乐一下酥软下来,没错了,就是老公,绝不会错。
  刘红一进屋,张一鸣立刻关上房门。放开乐乐后,乐乐看着张一鸣的脸,笑得花枝乱颤。
  “老公,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张一鸣一拧乐乐的脸,“变成哪样也是你们老公。”一边说着,一边又把刘红也搂了。
  一手一个,张一鸣狠狠箍住俩女,令她们双脚离地,就这样从门口抱进房里。
  “老公,我的腰要断了。”乐乐快活地尖叫。

  4

  “你们俩怎么来广州了?”回到屋里坐好,张一鸣这才发问。
  “老公,你这脸能变回去吗?”乐乐没理会张一鸣的问话,还在看着张一鸣的面孔。
  “当然能。你们俩怎么来广州了?”张一鸣又问。
  “那你今晚先变回去吧,不然看着怪怪的。”乐乐嘻嘻笑道。
  “今晚怎么能变?我还要隐藏身份。问你话呢,你们到广州干嘛来了?”
  “不变回去像另外一个人,我可不让你今晚碰我。”乐乐仍旧自说自话,根本无视张一鸣的问话。
  张一鸣气得没法,拉过乐乐按在自己腿上,啪啪的在她的翘臀上抽了两下。这一抽,张一鸣发现这妮子越发丰腴了。
  刘红见乐乐挨了打,这才笑着说道:“乐乐和何总来家纺出差,我顺便来玩的。”
  乐乐趴在张一鸣腿上,哎哟两声后,挣了起来,却没下了张一鸣的腿,只是换个姿势,变成面对面跨坐在上面,然后捧着张一鸣的脸,道:“亲一下,老公,我看看你嘴巴里面是不是也易了容。”
  张一鸣又看看刘红,只见她也是一脸晕色,显然心中亦是情动。看这情况,张一鸣知道要想问两句正经话只怕难,加上他自己也给乐乐闹得心头一阵阵火烧火燎的,便一把抱下乐乐,拍这她的翘臀道:“你们俩先去洗个澡?”
  乐乐立刻道:“不用了,你打电话时我和红姐刚洗完出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