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二六章 家传绝学
( 本章字数:3876 更新时间:2008-1-16 8:32:00 )

    1  

    以海洛因为例,毒品产业链从上游到下游大致可分为种植、加工、运输、分销,各个环节的风险从上至下越来越大,利润也越来越高。
  恶之花因为牢牢把握着运输环节,因而得以作为批发商将海洛因卖给各分销团伙。对恶之花而言,几乎被他们垄断的广西通道绝不能有闪失。经过张一鸣这次制造的小变故,恶之花认识到,原来的分段运输,各段人员负责自己的任务,没有人知道货物从进到出的全部情况,有点类似当年地下党的单线联系,是保护组织整体安全的好方法,就算被警方截获或者打掉一段,也不会对整个组织造成伤害。但是分段运输的弊病在于交接环节较多,货物的安全易出问题,效率也有所降低。在关玲的建议下,恶之花决定进行改革,由关玲负责,试行从头至尾的一站式运输。张一鸣就是关玲准备选用的直接运输参与者,这次他和关玲共同把找回的货品送去广州,即是这种改革的第一次试行。
  关玲的建议公私两便,在提高运作效率的同时,一来扩大了她自己在组织内的地位,二来也将张一鸣拴在了身边。然而这样一来,恶之花对张一鸣的倚重增加了,这一点不知道关玲想到没有,反正张一鸣是认识到了,而且这正是他这回制造变故的目的之所在。
  毒品的长途运输充满各种不可预料的风险,毒品本身隐藏得巧妙,运输者对路途的熟悉在一定程度可以降低这种风险,但是避免风险最关键的要素还是运输者随机应变,处理突发情况的能力。从张一鸣目前的表现看,他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假以时日,只要他将整条运输路途再跑得熟悉了,风险更会大大降低。这也正是关玲带他尽快上路的原因之一,这一点她跟张一鸣已经说明,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她却没有说出来。

  2

    此刻,张一鸣开着车,关玲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神情中仍有气恼。张一鸣也懒得管她,心里想着自己的事情。
  关玲的气恼是因为张一鸣昨晚一夜未归,今早临出发前才赶回来,一脸满足的死样子,看得关玲气不打一处来,只觉得天下男人都是一路货色,不管趴在什么样的贱货身上,只要能把裤裆下那玩意里的那点东西射出去就高兴了。
  张一鸣知道关玲为什么不高兴,他就是想气气这个女人,他今天早上的样子故意做给她看的,其实昨晚在武清扬那里,他不但没满足,反而忍得很是辛苦。
  武清扬经脉畅通之后,心中的喜悦无法言表,加上新瓜初破的痛楚已经过去,对于这双修之事已然得趣,仿佛要不断证实自己不是在梦中,而是真的能活动了,武清扬不由自主夹紧双腿,俏臀也挺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武清扬没有经验,不知死活,张一鸣可就难受了。且不说武清扬重伤一年多,虚寒蔽体,半身瘫痪,而今刚刚打通经脉,身子仍旧羸弱,就说她元红刚失,初为人妇,张一鸣若是放手征伐,只怕她支撑不了片刻便要三魂丢去七魄,这于重伤刚愈的她而言自是极其不利的。因此张一鸣只能强忍自己的欲火,并出言提醒武清扬亦不要动情,还是赶紧继续运功疗伤为宜。
  张一鸣的提醒让武清扬为自己的忘情脸红,经脉畅通后,她脸上的血色逐渐好转,这一回的脸红便显得比之前几次都要自然娇艳得多,搞得张一鸣又是一阵阵冲动。自从离开北京,张一鸣已是当了许久的和尚,本就积蓄了大把的欲望,这欲望不碰还好,可是像现在这样已经刀剑出鞘,子弹上膛,却只能引而不发,确实难坏了张一鸣。
  恰在此时,敲门声响起,把屋里的张一鸣和武清扬都是一惊,不过却解了张一鸣欲火难耐的围,令他的注意力转到了门外。
  张一鸣做出一个噤声的眼色,然后让武清扬回话。
  “阿飞吗?”武清扬问,她心里知道这个时候来的只可能是阿飞。她声音有点紧张,不是怕别的,而是担心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赤身lt在床上和一个陌生男人做那种事,要是被弟弟看见,那真是丢死人了。
  “是我。”武清扬猜得没错,门外响起阿飞的声音,“姐你开一下门。”
  “你……你有钥匙吗?”武清扬更加紧张,声音都有点发抖起来。
  张一鸣也是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像被人捉奸在床的感觉,有点狼狈,却也有点新奇。再看看身下的武清扬,整个一红杏出墙的小妇人。张一鸣忍不住微微一笑,轻轻在她脸颊吻一下,同时附在她耳边悄悄道:“别紧张,我们不是奸夫淫妇。”
  一句话,说得武清扬一身都软了下来,心儿一麻,蜜道及宫中忍不住又是一阵抽搐。初为人妇的武清扬是禁不起这等挑逗的话语的。
  “没有。”阿飞的声音再次响起,“姐你没事吧?怎么还不开门?”
  听到阿飞没有钥匙,武清扬长舒一口气,心里立刻踏实起来,语态也变得正常。
  “我没事。阿飞,我已经睡了,你要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明天再说好吗?”
  阿飞在门外哦了一声,“我也没什么事情,就是不放心你,来看看。”阿飞始终还是担心关玲来报复,虽然给姐姐换了地方,他还是不太放心。“你没事就好。”
  武清扬笑道:“我能有什么事?你放心地去吧。”
  阿飞再次哦了一声,给姐姐告个辞,这才去了。

  3

    两人都松一口气,张一鸣感到武清扬下身刚刚从瘫痪中恢复知觉,故感觉特别敏感而强烈,又因为刚刚体会到为人妇之乐趣,这种情况下再要她忍住不动情只怕难以做到,这从她刚才的那一阵抽搐便可知。而她要是禁止不住,已经“吃斋”多日的张一鸣怕自己最终也会失守,趁现在欲火被浇灭,张一鸣翻身从武清扬身上下来,让俩人脱离了接触。现在武清扬疗伤的最大困境已经突破,关于身体恢复的问题,以后慢慢再来吧。
  张一鸣翻身下去,武清扬鼻中忍不住轻轻“嗯”了一声,看着张一鸣,欲言又止。张一鸣知她心有不足,又羞于启齿,便微笑道:“你身体刚刚恢复,还禁不起太大的动静,自己慢慢运功吧,暂时别想那事。”
  武清扬羞得一对汪汪的美目几能滴出水来,她用轻得几乎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狡辩道,“我没想。”
  张一鸣当然不能跟她争辩这个,为转移她的心思,也是想多了解一些她的情况,便道:“阿飞很关心你。”
  武清扬点点头,“是啊,我受伤之后,很多事情都靠他了。”
  “可是,”张一鸣有点奇怪,“你刚才说你上床了,你平常也都是没人搀扶自己上床休息?”
  “是的。我可以靠手支撑着挪动,阿飞是个男孩子,有些事情当然得靠我自己。我们这一支还有几个姐妹,到时候门主可以见见她们。平常她们每天都有人来陪我的,今天也是巧了,刚刚搬到这里,阿飞暂时没告诉她们,也不知他为什么。”
  张一鸣笑起来,他知道这原因,阿飞是想等情况稳定后再说,省得知道的人多走漏风声。看来阿飞对关玲还是相当顾忌的。
  说到这里,张一鸣又想起来,又问:“清扬,你们平常都是做什么的?”

  4

    张一鸣没想到自己这一问,武清扬脸上立刻显出不安的神色,这让张一鸣很奇怪。“怎么了?不好说?”
  “我们……,我受伤以前,我们主要是做些小本生意。”武清扬含含糊糊地说道。
  张一鸣笑起来,“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做小本生意又不丢人,你当我看不起劳动人民是不是?”
  “不是。只是我们这生意的本钱很小。”武清扬垂下眼帘,显得很心虚。
  “本钱很小?怎么个小法?”张一鸣一时还是没明白。
  “小到……小到不需要本钱。”
  嗨,原来如此,她们干的是那没本钱的买卖,这不就是古人常说的劫道的强盗嘛。张一鸣有点哭笑不得,又是一拨劫匪,这桃李结的门人还真是个顶个的不简单啊。
  “原来你们是劫人钱财的。”张一鸣苦笑,其实从阿飞干的行当他不该现在才明白武清扬的话的。
  “主要是偷,劫只是偶尔、偶尔为之……”武清扬的声音越来越小。
  “门主,你、你会把我们抓去吗?”停了一阵武清扬又大了点声问张一鸣。
  “我?把你们抓去?你为什么这样想?”张一鸣奇怪。
  “门主不是警察?”
  “我是警察?我什么时候说我是警察了?”张一鸣更吃惊了。
  “门主今晚刚来的时候就说在执行一件秘密任务,难道不是警察?”武清扬的眼睛又亮了。
  张一鸣又是一阵苦笑,还别说,他现在干的事情还真是警察的职责,可惜他的目的不是为人民服务,他只是想救自己的女人而已。
  “傻丫头,你想得太多了。警察可能做桃李结的门主吗?桃李结可是一个江湖帮会,你当是民主党派啊。”
  武清扬高兴起来,“不是警察就太好了。”
  “好什么好,不管我是不是警察,你们这样偷偷抢抢的总不是个办法,桃李结既然到了我手里,虽说还成不了民主党派,但也总不能是一个纯粹的犯罪团伙,这一点从今天起你要给我记住。犯罪团伙能有什么出息啊?懂我的话了吗?”
  武清扬点点头,却又不免有些为难地嘀咕:“那我们能做什么?”
  张一鸣一笑,“先说说你都有些什么本事?”
  “我的最高纪录是在8秒钟之内,不用钥匙,背对汽车,打开车门,然后用解码器发动汽车,然后……”
  张一鸣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武清扬赤裸的小俏臀上,打断她的话。“说来说去还是偷啊。”
  看来偷车要成为武家的家传绝学了,难怪阿飞现在还做着这一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