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二一章 步步紧追
( 本章字数:3698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张一鸣避过一枪后,立刻又驱车追了上去。前面的出租车内,阿飞眼见张一鸣驾车再次逼近,心里又恨又急,不由发起狠来,“拷你妈,既然你不要命,老子成全你。”
  阿飞的脸因急怒而有些扭曲。听见他恶狠狠的自语,关玲感到这次张一鸣要是再追上来的话,阿飞恐怕会向他开枪了。关玲心中忽然一阵阵焦急,要是张一鸣中抢了怎么办?这担忧让关玲忘了自己的处境,本来靠在座椅背上的她几乎是下意识地突然一直腰,劈手就向阿飞手中的枪夺去。
  不料阿飞竟十分机警,虽然他一直从后窗观察张一鸣驾车追来的情况,但同时亦始终分有一份心思留意关玲的动静。关玲刚刚直腰,阿飞便已经察觉并知晓她的意图,只见阿飞手一缩,枪口“嗖”地一转,直直指向关玲眉心,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道:“臭婊子,不许动,靠到椅背上坐好,不然先解决了你,再干掉后面那几个狗腿子。”
  关玲一击不成,只得靠回椅背。阿飞又冲开车的小毛道:“再开快点,他们又追上来了。”
  小毛应一声,拼命将脚下的油门死死地踩到底。车速又快了几分,车身开始有点飘忽起来。街道两边的路灯柱一根根飞速向后掠去,极速运转的汽车发动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在这深夜的街头震耳欲聋,令所经之处被惊起的睡梦中的人们,都以为这又是那些飚车族在拿自己年轻的生命寻求刺激,不禁一边惋惜一边骂几声“无聊”。
  大柱脑内也在急速思考着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如果他想夺下阿飞的枪,应该没什么问题,他的身手比关玲要好,更重要的是阿飞不会防备他。但这样一来,大柱的身份,乃至张一鸣的身份势必就有暴露的危险,那么张一鸣这么长时间的苦心经营将功亏一篑;可如若不阻止阿飞,难道任由他向张一鸣开枪,任由张一鸣的生命处在危险之中?大柱这次跟阿飞他们合作,一半是不得已而为之,另一半是他当初认为合作有利而无害,没想到最后关头风云突变,出了现在这档子事。大柱回头看看张一鸣追上来的速度,终于决定如果到时候阿飞真准备朝张一鸣开枪,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夺下他的枪再说。
  从阿飞的脸色关玲就知道张一鸣越追越紧,又从此刻自己所在的这辆出租车快得都能明显感到车身有些发飘的速度,关玲不禁想到张一鸣开车的速度该有多快。虽然她知道后面自己人的那辆车比这辆出租车的性能好很多,但即便如此,这样高速的飞驰其危险性仍是不可小视。张一鸣甘冒这样大的危险,完全是为了救她。想到这里,关玲忽然冲阿飞狠狠道:“你要是伤了他,我保证杀光你全家,一个不留。”
  “你给我闭嘴,臭婊子。”紧张中的阿飞情绪几近失控,大声吼叫,“他是谁?你姘头吗?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不然先打死你,再打死他,你们到阎王爷那里去做一对同命鸳鸯,看你怎么杀我全家。”
  正常情况下关玲根本不会把阿飞这样的愣头青放在眼里,但此时关玲却比较担心。一个情绪激动又手拿一支枪的愣头青,不能不让人担心。关玲担心的不是自己,她知道阿飞不到迫不得已决不会向她开枪,因为阿飞劫持她的目的就是要她去治好姐姐的伤势。关玲担心的是张一鸣。
  关玲后悔听了张一鸣的话,没让自己手下也带上一两支枪出来,落得此刻如此被动。制定今晚行动计划的时候,张一鸣说几个毛贼应该不难对付,不必要带上枪,一个控制不好,就会把事情搞得太大不好收拾,到时候别毒品的买卖一直还算顺利,却自己搞出几条人命案子落入警方视线,那就得不偿失了。关玲想想觉得有道理,便同意了。关玲并不知道张一鸣是在为大柱他们几个“毛贼”考虑,而张一鸣也没料到会半路杀出阿飞这么个程咬金来。
  “你别开枪,我答应你,替你姐姐疗伤。”关玲终于做出让步。

  2

    “好,那你叫他别追了。”阿飞叫道。
  “我怎么叫,他在那个车里。”
  “你没有电话吗?想耍我是不是?”
  关玲冷冷看阿飞一眼,摸出手机,拨通了张一鸣的电话。
  “那怎么行,谁知道疗伤过后这愣小子会怎么样。”张一鸣不放心,关玲要是出了事,后果比这批海洛因丢了还严重,张一鸣再想接近恶之花内部无异于痴人说梦,“你叫他们停车,我陪你一起去。”
  关玲心里倏忽间一暖,接触的这几天里这个男人对她总是冷言冷语,态度漠然,但在这生死危机的紧要关头,却显出了一个男人的无畏与责任感。
  关玲把张一鸣的要求转述,阿飞立刻拒绝了。看着后面紧追不放的车,阿飞心头对开车的张一鸣已经产生一种说不出的畏惧,让这个男人同去他太不放心了,没准自己反倒会落入他的手里。
  “要他去干什么?他能疗伤吗?你们别耍花样,真心的话就不要再追来,让我们走,给我姐姐治好伤后自然放你回去。”
  关玲冷冷看着阿飞,道:“既然你不相信我们,我又为何要信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关玲说完“啪”的一声把手机挂掉了,然后又转头看一眼后面紧紧咬住的车,无形中给阿飞再施加一份压力。

  3

    这时两辆车已经穿过市区,上了一条出城的大道,两旁不再有路灯照明,光线一下黑了下来。
  这一段时间张一鸣一直保持紧跟而没有完全追上来,是在思考办法。刚才为了跟阿飞对话,他是从出租车的右边,也就是阿飞所坐的一侧追上去并行,所以阿飞一转手就可以向他的车胎开出一枪。看现在这情况,只有让阿飞他们的车先停下来,才有可能跟他好好谈谈。
  张一鸣拿定主意,方向一打,偏到出租车的左侧,然后加速,不再采取跟随策略,而是向前超去。张一鸣知道,阿飞因为要监视坐在后排的关玲,所以他不可能全心全意攻击自己,自己只要将车开到左侧与阿飞他们并行,因为中间隔了一个小毛,他是阿飞的人,阿飞就很不方便向自己的车射击了。
  张一鸣很快赶上出租车。阿飞一见张一鸣调到了左侧,立刻明白自己陷入困境之中,要想监视好关玲不轻举妄动,就没有可能隔着小毛对张一鸣进行有效的攻击。阿飞的额头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他手一抬,枪口再次对准关玲眉心,“叫你的人不要追了,不然我先打死你。”
  关玲一直坐在后排的右侧,也就是阿飞的正后方,此时她的目光越过自己左边的大柱,瞟一眼外面紧紧并行的追车,觉得很是欣慰。对于阿飞的威胁,她把心一横,咬牙道:“有种你就开枪,如果我死了,就算我杀不了你全家,我保证你姐姐这一辈子再别想站起来。”
  这是问题的关键,也是阿飞最头疼的,毕竟一个活的关玲对她才有价值。
  一直关注事态发展的大柱此时说话了。“阿飞,刚见你的时候,我觉得在你这个年龄的人里面,你算是老到的。但是今晚你太不冷静了。要不这样,我做个和事佬,你停车跟他们谈谈。其实不就是你姐姐的伤嘛,这能是个多大的事情?说老实话,我出门是为求财,我不希望你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最后让我也卷入几条人命案子里。”
  阿飞沉默下来,开始考虑大柱的建议,现在的情形,他不做些让步也不行。就在这时,只听“嘭”的一声,阿飞感到车头向右一甩,他们乘坐的出租车撞过道路右侧低矮的防护栏,向路基下面冲去。
  原来,张一鸣想让阿飞他们停下来,不断向右打方向,试图最终将阿飞他们的车别在路边。但是这么一阵的高速行驶,小毛的心里越来越慌,他握住方向盘的两手都已经渗出汗来,抓在方向盘上不停地打滑,再加上车速太快,本来方向就有些飘忽,而此时路上又没有了灯光,紧张中小毛对自己右边的环境没能准确判断,他向右避开张一鸣的同时,脚下油门狠狠一踩,想冲到前面去脱离张一鸣形成的挤压。没想到就这一把方向打得太大,待他反应过来,他们的车已经在路基上快速下冲了。

  4

    张一鸣也没料到发生这样的意外,阿飞他们冲下路基后,他立刻急踩刹车。汽车在惯性作用下仍滑行十几米才停下来,路面上留下轮胎摩擦的深深的痕迹,空气中还有一股烧焦的气味。
  车停稳后,张一鸣和关玲的其他几个手下迅速下车,跑回阿飞他们汽车窜下路基之处察看。还好这并非一个垂直的高坎,而是一段比较平缓斜坡,但不幸之处在于这段斜坡较长,张一鸣他们奔到路边之时,只见阿飞他们的车下冲了一段之后开始翻滚,滚了两滚才到坡底,汽车四轮朝天地停住了,车头引擎盖下很快冒出火焰来。
  “快,下去救人。”张一鸣喊一句,率先从路基的斜坡往下奔去。
  关玲的手下们也不敢犹豫,跟在张一鸣后面,一齐奔向坡底。
  张一鸣此刻的心情可以说是心急如焚。且不说车里的人被摔得怎样,是否严重受伤?就说现在汽车已经着火,还不知道油箱是否泄漏,如果油箱泄漏,汽油被点燃,那么汽车很快就有爆炸的可能。就算车里的人现在完好无事,但如果车门变形他们无法及时逃出的话,随即到来的爆炸同样将令他们灰飞烟灭。而此刻的车里,不但有着张一鸣需要利用的关玲,更有着他的兄弟——大柱。
  老天保佑,千万别爆炸。张一鸣在心中祈祷。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