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一五章 意外收获
( 本章字数:3734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张一鸣在电话中对女人说“你又没见过我”,但当他和小莫到达女人住处,见到她真容的一刻,才知此言差矣。他和女人互相见过,不但见过,而且刻骨铭心。
  此女姓关名玲,不是别人,正是周甜牺牲那一晚,跳楼逃跑的那一个。
  真是一个意外收获,张一鸣在心中几乎仰天长笑。好,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到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若再让你跑掉,我如何对得起周甜的在天之灵?
  周甜牺牲时候的一幕一幕涌进张一鸣脑海。难道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张一鸣将几件事情的因果关系在心中理了一遍:当初,欢欢劫了关玲参与运送的一批毒品,导致关玲和她的同伙行绑架勒索之事以筹款赔偿,于是有周甜因侦查绑架案和营救被绑的方琳儿而牺牲;后来,欢欢被恶之花和洪三宝联手设计入狱,原因之一正是当初劫货;而现在,为了营救欢欢,张一鸣又意外找到关玲这个令周甜牺牲的帮凶之一。
  张一鸣忽然感到自己悟出上天的真意,欢欢此回遭受牢狱之灾,并隐隐有性命之忧,是不是对间接造成周甜之死的一种偿还呢?而今天张一鸣为救欢欢意外找到关玲,又是不是欢欢冥冥中的一种补救呢?
  就在张一鸣想着这些的时候,关玲的声音将他惊醒。“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发什么愣?刚才在电话里不是还火气十足吗?”
  张一鸣回过神来,见关玲正皱眉看着自己,显然她注意到张一鸣的走神。张一鸣不由暗暗提醒自己小心谨慎,所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毕竟还没到跟她算总账的最后时刻。
  张一鸣嘴角一挑,神情冷淡地道:“我发愣了吗?是不是你觉得我见到你该欢欣雀跃?”
  就像在电话里一样,关玲没想到张一鸣是这种态度,神情不由一滞,但随即她竟露出微笑,“你好像不喜欢我?现在我们可是同伴。”
  张一鸣一哂,“别这么说,我帮老莫做事为的是钱,你该不会以为我们是志同道合,为了共同的革命理想走到一起的吧?”
  “嘿,你这性格我喜欢。”关玲不以为忤,反而对张一鸣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张一鸣不禁皱眉,妈的,碰到这样的人他也没办法了,本来还想刺激一下她,也算暂时解解恨,现在只得道:“好了,别说这么多,看看车是怎么回事。”

  2

    在车库看完汽车尾箱留下的痕迹,张一鸣低头沉思起来。关玲站在一旁等了会,见张一鸣没说话,忍不住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尾箱好像是被人用万能钥匙或者别的什么精巧工具打开了,对不对?”
  关玲在电话里说过她是这方面的行家,所以关于这一点,张一鸣征求她的意见。
  难得张一鸣的态度这样平和,不似刚才那般每句话都仿佛故意找茬,关玲不禁感到一种意外之喜,忙道:“是,我在电话里就跟你说过。”
  “会不会你们被人盯上了?”关玲又小心地问,再不敢像电话里那样对张一鸣有怀疑的意思。
  张一鸣摇摇头,“来你这里的时候,我和小莫顺便到停车场摸了一下情况,听说最近那里有些小毛贼,专打车尾箱的主意,已经有过很多被盗事件发生。”
  一旁的小莫连连点头,证实张一鸣所言不虚。
  “你的意思,不是有人盯上我们的货,而是一些小毛贼这回撞上大运,碰巧偷到我们头上?”
  “从现在情况看,这种可能性很大。”
  “我们这尾箱的锁做过改动,不容易开的,而且,就算打开尾箱,要想发现夹层可不容易。”关玲强调说。
  “这我也知道。”张一鸣点点头,“所以我才沉思。但是所谓无巧不成书,既然发生这件事情,就有可能是多种巧合碰到一起,例如某个水平较高的小贼恰巧开了我们的尾箱,又不知怎么恰巧发现了夹层,所以偷走了货。不管怎么说,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关玲皱着眉,不太认同张一鸣的话,但一时也说不出别的可能来,便没有作声。
  “现在只能先假设是这样,问题是,怎么证明这个假设。”张一鸣又道。
  这句话关玲赞同,点头称是。
  “我们想想,如果是小毛贼无意中得到我们这批货,接下来他们会怎样?”张一鸣既是自问,也问大家。
  “当然是想办法脱手。”小莫立刻道。
  “是啊,我也这样想。”张一鸣微微皱眉,“可是小毛贼突然捡到大货色,他们怎么脱手呢?咱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货物,虽说值钱,可行外人猛然得到,而且还是这么多,我看他脱不了手。”
  “你是什么想法?”关玲问。
  “是一个猜想。如果这个小贼足够大胆和贪婪,那么把这批货变成钱最好的方法就是回过头来找原来的货主,也就是我们。他可以向我们索要一大笔钱,然后把货退给我们。”张一鸣说完,见关玲和小莫都没作声,随即又补充道:“要是我的话,我肯定这样做。”
  关玲忽然笑起来,“你的意思是你足够大胆和贪婪?”
  没想到被这女人抓了一个语病,张一鸣心里不爽,随即冷言反驳,“我们做这门生意,谁不是胆大包天又贪得无厌,你不是吗?”
  “哟,我不过跟你开个玩笑嘛,你怎么对我说话总是一分也不肯相让?是不是男人啊?”张一鸣不友善的态度让关玲有点尴尬,亦嗔亦娇地自我解嘲道。
  因为心里总存着周甜的事情,张一鸣对关玲真是无法友善,每每下意识地情绪中就有一股子怒气。偏偏碰上关玲竟就吃这一套,对张一鸣不但不像对小莫那样盛气凌人,反而每次还是她自己忍气吞声找台阶下。
  面对关玲的这种态度,张一鸣也无可奈何,她是生气也罢撒娇也罢,他都装作视而不见,接着谈货品被盗的事情,“不管怎么样,我们试一下,把车再开回停车场,如果毛贼想联络货主,没准会找上门来。”张一鸣又对关玲道:“另外,你也让你的人这几天注意本市市面上的动向,看有没有突然冒出来的货源。总之一个外行人突然得到一大批这种东西,肯定是又兴奋又紧张,急于套现变钱的。”
  现在似乎暂时也只能这样,关玲点点头,道:“希望你的推断是对的。”

  3

    不知不觉间,张一鸣就掌握了处理这件事情的指挥权。对于关玲最后的话,张一鸣心中暗笑一下。他的推断当然会是对的,肯定会是对的,不对才怪,因为盗走这批货的不是别人,正是张一鸣召唤过来协助自己的大柱等人。
  第二天,张一鸣和小莫把车重新停回停车场,然后远远地找了个隐蔽处观察。整整一天过去,直到黄昏时分,一个看上去有些鬼祟的身影出现在停车场,来回溜达了几圈之后,最后停在张一鸣他们的车旁东张西望一阵,突然摸出一张纸条夹在挡风玻璃的雨刷上,然后快步离开了。
  “走,去看看。”张一鸣招呼一声,和小莫回到车旁。
  小莫取下纸条,递给张一鸣。张一鸣打开一看,上面写了四个字——“失物招领”,后面留有一个手机号码。
  “妈的,果然是这帮小毛贼。”小莫看了纸条后骂道,随即不禁赞叹,“段大哥,你的判断真准。”
  张一鸣微微一笑,“我做股票的时候,玩的就是猜人心思。”
  其实张一鸣并不是这样,他掌控安泰证券投资部门的时候,是非常强调严谨扎实的研究和价值投资理念的,纯粹猜对手心思的搏傻行为,对大机构和大资金并不合适。但是在此时此地他必须给小莫一个印象,让小莫认为他的判断准确是因为才思过人,而不是和“毛贼”有染。
  “看这行事,还算是有板有眼,恐怕他们不是一个人。”张一鸣看着字条又说。
  “管他几个人,我们回玲姐住处,让她调几个人手,把这帮小毛贼全给做了,他妈的。”小莫做了一个恶狠狠地手势。因为货物丢失,他可没少担惊受怕,这气现在全撒在小毛贼头上。
  “先回去再说。”张一鸣点头。

  4

    关玲现在的身份是南宁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板,租住在一套高级公寓里,俨然一年轻的富婆。再次踏进她家,看着她舒适的生活条件,张一鸣又不禁心里来气。周甜长眠于地下已一年有余,你他妈倒过得滋润。
  关玲对于这么快就有收获很意外,张一鸣却表示这不奇怪,“他们没准早在想法找我们了。”张一鸣说。
  关玲冷冷一笑,说了四个字:“不知死活。”这一刻,张一鸣才又再次见到当初周甜牺牲那一晚那个跳楼而逃的狠毒女人。
  “要是找不回货,死的可是我。”张一鸣冒出一句。
  “你什么意思?”
  “我是说在确保找回货之前你不要硬来,我可不想被你害死。”
  “哟,你昨天还说自己很大胆。”关玲开玩笑,她似乎很想和张一鸣建立一种更加亲近熟络的关系。
  “白白送死的人不叫大胆,那叫大傻。”张一鸣仍旧冷冷淡淡。
  “好了好了,听你的,我还舍不得你死呢。”关玲的眼里闪过一抹不加掩饰的挑逗。
  妈的,我可舍得你死,张一鸣心中暗骂一句,没有理睬关玲的挑逗。
  “我给他们打个电话,现联系上再说。”
  张一鸣在沙发上坐下,跷起二郎腿,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