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一二章 解释原委
( 本章字数:3861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他们是谁?
  原来,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张一鸣去年底吸纳到自己身边,目前属于桃李公司员工,但被张一鸣当作兄弟看待的龙氏兄弟——龙大柱和龙二柱。
  “嗯……”大柱沉吟一下,对赵敏道:“要不你和陈小姐先上我们的车,回家路上我跟你细说好吗?你们这车撞了一下还不知道有什么问题没有,我叫他来开,安全一些。”大柱指了指身边的二柱,意思是叫他开赵敏她们的车。
  陈鹭发现这男人居然也知道自己,更是惊讶得张大了嘴。但赵敏冷冷地看着大柱,一动没动,目光中的怀疑之色更加浓厚。
  看着赵敏怀疑的眼神,大柱知道她对自己心存疑虑。这也难怪,赵敏有过一次被绑架的经历,就是因为当初轻易上了欢欢她们的车。何况今天是两个男人的车,而且是一路跟着自己从北京过来,让赵敏如何能掉以轻心?赵敏甚至有点怀疑刚才大柱他们那见义勇为的一幕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一出苦肉戏。
  “我叫龙大柱,这是我堂弟,龙二柱,我们是张一鸣的兄弟。”大柱这人不善巧言,见到赵敏的神态,他只能以最直接的方式打消她的疑虑。“二柱,把身份证拿来。”大柱指示二柱,同时自己也掏出身份证递给赵敏,“这是我的身份证,我们不是坏人。我们现在在桃李公司工作。哦,我还有名片。”大柱不习惯自己有名片,所以反而先想到的是掏身份证,此时他又摸出一张名片递给赵敏。
  赵敏看了看大柱的身份证,又看了看名片,得知他是桃李公司工程部经理。二柱依样,将自己的证件给了陈鹭。
  赵敏将证件还给大柱,面色稍霁。相比于这些证件,大柱他们坦诚的态度更是减轻赵敏怀疑的关键因素。
  “你们一直跟踪我们?”赵敏又问。
  “是的。不过我们没有恶意……”大柱见赵敏的车还堵在收费通道上,而这个问题又说来话长,便再次道:“赵小姐你们能不能先上我们的车?我们路上说,别在这堵着人家的路。”
  大柱直言承认跟踪,让赵敏再次放心一分,刚才收费站的人出来劝解令赵敏对他们有些好感,因此也不愿一直影响他们的工作,略微犹豫后,赵敏接受了大柱的建议。

  2

    “为什么跟踪我们?”这是赵敏最要弄清楚的问题,车一过收费站,她就再次问道。
  “我听姚总说,你们两人想自己开车去贵州,这真是太危险了。”
  “姚总?姚静?”
  “是。”
  “我不是说不去了吗?”
  “我知道。不过我想,你和陈小姐都还在好玩的年龄,没准心血来潮,可能突然想起来就会改变主意,所以这些天我们都在天鹅山庄外面守着。”
  “你、你……”赵敏又惊又气。这算什么嘛?虽然大柱说得很委婉,但那意思还是明白的,就是不放心赵敏答应不去的承诺,“你们觉得我是个出尔反尔的人,对不对?”
  “不是。不过我觉得赵小姐很执着,自己想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主意。”
  “什么执着,你不用捡好听的词说。你直说觉得我任性不就得了?”
  “我不太会说话,但我不是挑着词说的,我怎么想就怎么说的。”
  大柱说话做事都给人一种极其诚恳不虚的感觉,听了他这话,赵敏不好再说什么。
  “叫你们守在我家门口,是姚静的主要吧?”停了片刻赵敏又问。
  “……,没有。我自己拿的主意。”
  大柱的这个答复有点迟疑,赵敏便知道自己猜对了。“别骗我,她是公司老总,没有她的指示,你们会这样做?你们开的这车,是公司的吧?”赵敏不笨,一般私家车,谁会买这种大别克商务车。
  大柱不善撒谎,对赵敏的话他只能报以沉默,算是默认了。
  “姚静她、她凭什么?你们这样监视我,有没有尊重我的感受?”赵敏想着想着又躁起来,“那我要真是又准备去贵州了,你们打算怎么办?把我绑回家?”
  “不会。这次你要真动身去了,我们不打算再劝阻你。既然你再次改变主意,我们估计再行劝阻也没用了。我们的打算是一路跟随你去贵州,路上有什么事情也好照应。我的家乡离梵净山不远,对那边比较熟悉。”
  “你……说真的?”赵敏忽然之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情,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感动,大柱嘴里的我们,那意思应该是包括姚静,甚至主要是指姚静,所有这些计划,应该都是姚静安排和指示的。
  “是真的,不然我们不会有两个人在车上。之所以和我兄弟一起,就是想如果要跟你们到贵州,这么远的路,我也得要个人换着开车。”
  赵敏无言了。从这样细致周到的安排,她更加可以肯定姚静是背后的主要策划人。想着姚静,想着在对张一鸣的“争夺”中自己的这个最主要的对手,赵敏再次泛起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突然间觉得又泄气又烦乱。为什么自己的对手不是一个小肚鸡肠、争风吃醋的刻薄女人呢?赵敏心中再次想起中午时候对陈鹭发出的叹息,“跟这样的人我怎么抢啊?”

  3

    本来按照姚静的交待,大柱他们应该尽量不要暴露被赵敏她们发现,姚静知道赵敏性格强,如果知道自己被监视和跟踪,只怕会闹将起来。今天是五一长假的最后一天,过完今天,赵敏她们回到学校,大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偏偏在最后时刻还是暴露。
  “赵小姐,对不起,我们对你造成了困扰。”见赵敏好久不作声,大柱知道她心情不好,向她道歉。
  赵敏的心情是不好,但却不是大柱以为的那种原因。对于被监视、被跟踪,赵敏都懒得计较,也没什么好气的了,此刻最让赵敏心情沉重的,是对前途的迷茫。对于那个在她16岁的时候突然来到她家里的司机,那个她自己也不知什么时候种下情愫的30多岁的男人,她真的有点心生退意了。想起自己在17岁生日的那天一气之下花6000多买的chanel香水,就是因为他一句话——“这都是大人们用的”,赵敏曾以为自己跟他之间的差距不过是年龄而已,而她相信,随着自己的成长,这个差距终究会显得不那么重要。如今那支晶莹剔透的chanel依旧原封不动的放在家里,自己也过了成人的年龄,可是,结果又是如何呢?赵敏也曾经以为,读书出身的他可能不喜欢不学无术,整天游手好闲的大小姐,所以她改头换面,断绝了从前所有玩乐的朋友,好好学习,好好读书,如今她已经进入中国最好的大学,可是,结果又是如何呢?
  “你不用道歉,该道歉的是我,我不懂事,给你们添麻烦了。不过,我想……以后不会了。”赵敏话里有着落寞、无奈、伤心和放弃,大柱并不明白,但是陈鹭懂,可她又能说什么呢?除了陪着姐姐暗自心酸心痛。
  “还有,别叫我赵小姐。我叫赵敏。”
  赵敏闭上眼睛,脑海中控制不住地又出现一些她不想回忆的画面,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来家里当司机的张一鸣。“以后就叫我小姐,这样符合你的身份”,这是她对张一鸣说的第一句话,没想到张一鸣居然就叫了,而且那么恭敬有礼,丝毫没有受到戏弄和伤害的感觉。那是一种宠辱不惊,是一种男人的成熟,完全不同于当时那个刁蛮女孩所接触过的所有同龄的异性,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难道是从那一刻开始,这个男人的形象就映入了自己的心田?又难道,是自己的一语成譏,从那一刻开始,就将自己和这个男人分成了宿命的两类人?如果不是大柱坐在身边,赵敏的眼泪又要忍不住地滑落,她在脑海中不断搜索,想回忆起古往今来的故事中,有哪一个说的是贫穷下人和富家小姐最后获得幸福美满结局的。

  4

    陈鹭见赵敏不再说话,觉得气氛沉闷压抑得难受,忽然想起一个话题,便问大柱:“你们跟刚才那个人好像认识?”
  “是。我们以前在建筑工地干活,后来施工单位拖欠工资,我带人去讨还,他们不但不给,还暗中指使人来打我们。刚才那一个就是带人打我们的小头目。”
  原来这样,陈鹭张大了嘴,身处象牙塔中的她虽然也从新闻中听说过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种种报道,但今天是头一次实实在在接触到这样的人和事。
  “那后来呢?”陈鹭又问。
  “后来……后来我们被打伤了好几个,混乱中我又伤到一个路人,结果我被警察抓去,那些流氓却跑掉了。”
  大柱停下来,转头看看陈鹭,见她张着嘴,还一幅静听下回分解的模样。大柱不由微笑一下,觉得这个小姑娘天真得有些可爱。
  “再后来一鸣让人找到我们,把我保出来,又给我那些被打伤兄弟出钱治疗,然后我们就到了桃李公司。”大柱简短地说完前因后果。
  “原来张大哥在其它方面还真是个好人。”陈鹭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一鸣在哪方面不好了吗?”大柱觉得奇怪。
  “对姐姐就不好。”陈鹭小嘴一翘,露出些许不满。
  “姐姐?”大柱不解地看陈鹭一眼。
  陈鹭努努嘴,指向赵敏。赵敏仍然闭着眼,一言不发,仿佛没听见陈鹭和大柱的对话。
  大柱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大柱再不喜巧言,也知道这时候该为张一鸣说几句漂亮话,旁敲侧击地劝慰一下赵敏。“没有啊,我知道一鸣一直很关心赵……敏的。”一开始叫赵小姐,现在改赵敏,大柱一时间有些不习惯。
  “真的吗?”陈鹭也想大柱多说一些让姐姐开心的话,立刻欢喜地追问。
  “真的。……”
  大柱还想多说几句,这时他的手机响起。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