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八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二一一章 追尾事故
( 本章字数:3971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虽然陈鹭很想多知道一点姐姐刚才说起的故事,但看着姐姐哀伤的情绪,她没法还只是关注自己的好奇心。
  赵敏很快控制住自己,抹了抹眼泪,道:“没事,陈鹭,吃饭吧。我就是说说而已。”
  然而陈鹭知道赵敏并非只是说说而已,她能感觉得到,姐姐的心有点疲惫了。
  “吃完饭咱赶紧回去,晚上去蹦迪好不好?”赵敏忽又说道。
  “你蹦迪的吗?”陈鹭大感惊奇。姐姐在学校里都不喜欢参与公众活动,似乎是个好静不好动的人,她居然蹦迪?
  赵敏忽然笑了一下,“高三以前常去的。我以前不是个好学生,不像你,一直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父母眼里的乖乖女。我以前压根就没打算读大学,后来……,后来……,后来就变了。”赵敏的目光变得迷离起来,似乎又陷入回忆中。
  探花女的心思无邪,脑瓜子可不迟钝,陈鹭一见赵敏的神情,忽然便明白,这蹦迪肯定也有着什么关于张一鸣的回忆,不然,就像跑这么远来看一栋破房子一样,赵敏不会无缘无故又想起要蹦迪了。唉,要是这样,还是不去的好,免得触景伤情,姐姐又难过一回,陈鹭心想。
  “怎么不说话?QQ迪厅,音响一流,你去了肯定觉得过瘾。”赵敏回过神来,见陈鹭还愣愣的没表态,不由奇怪。
  “好吧。”陈鹭懒懒地答了一句,显得意兴阑珊。对好玩的提议这种没有热情的反应,在陈鹭而言算是少见。
  赵敏也没理会,或者说没特别注意到,她的心思还是更多地在对QQ迪厅的回忆中。
  俩人赶紧吃完饭,踏上了回程。

  2

    回程陈鹭开车,穿过县城,就在要进入收费站上高速的时候,陈鹭突然叫起来,“姐姐,那辆车好像一直跟着我们。”
  赵敏有点昏昏欲睡,看都没看,不以为意地道:“哪辆车啊?这路又不是咱开的,别人也能跑,怎么说是跟着我们。开你的车,别瞎说。”
  “不是啊,姐姐。”想起中午赵敏才说了什么绑架的事情,陈鹭有点紧张起来,“我们从北京来的时候那辆车就跟着,你可能没注意,但我看到了。刚才我们吃完饭出来,那辆车就停在马路对面。现在我们往回走,它又跟上来了。”
  “是吗?”陈鹭的话让赵敏也打起精神来,她回过头,从后车窗向后观察,“哪辆车?”
  “就是那辆,大别克,商务车。”陈鹭毕竟是开车新手,加上紧张,竟忘了自己在开车,任何时候该看着前方才是,她居然也回过头,透过后车窗给赵敏指认那辆车。
  “哦……”赵敏话还没完,只听“嘭”的一声,自己这车撞上什么东西,停了下来。
  两声下意识尖叫的同时,俩姐妹的身子在惯性作用下一齐向前蹿去,幸好都系了安全带,被牢牢拉住。
  俩人回过神来,才发现已到收费站,前面有辆车正停下来缴费,自己的车追了前车的尾。好在临近收费站的时候陈鹭已经减速,这一下撞击算不上恶性事故。但饶是如此,两车的头尾都瘪了一块。
  陈鹭吓得脸都白了,呆呆地坐在车里,忘了如何是好,直到赵敏说了句,“下车看看。”
  俩人下车,前面被撞车上也下来一穿西装的男人,一脸怒容,“我操,我操,这样你他妈也能撞上,不佩服还真不行。”骂骂咧咧、连讥带讽的男人及至看到从后面车上下来俩漂亮姑娘,才住了嘴。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刚学的开车。”陈鹭红着脸,一个劲地道歉。
  “对不起,我们赔钱给你修车。”赵敏也道歉。
  “当然要赔,你能不赔吗?”
  “那……要多少钱啊?”陈鹭怯怯地小声问。
  “起码也得……万八千的吧?这可说不准。”西装男人的眼里有了点暧昧的笑容。
  “啊?!这么多?”陈鹭又惊又急,眼泪都快掉下来。
  “那可不,你们身上有这么多钱吗?”

  3

    因为发生了追尾事故,两辆相撞车辆一时半会走不了,收费站便将两车所在这条通道暂时封闭,开放了另一条通道供后面的车通行。
  赵敏此时回头,见其它车辆都绕到新开放的通道去了,唯独陈鹭所说那辆别克商务车在后面不远不近地停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赵敏她们。赵敏此时心里真急起来,看来陈鹭说的没错,那辆别克是跟着她们的。
  虽然明知被撞车辆上下来的男人在讹诈,但是赵敏此时没时间跟他计较了,不知道后面跟踪的车辆上的人有什么意图,还是赶紧离开为好。想到这里,赵敏道:“我们现在没钱,我留个电话给你,回北京后赔钱给你。”
  “什么?”男人脸一扬,“留个电话?我怎么知道你留的号是真是假?”
  “你可以现在拨一个试试。”
  “现在试有什么用?就算是真的,一个手机号值几个钱?你回去后把号取消了,或者扔了,我哪找你去?”
  赵敏感觉得到男人是有意刁难,但她也没办法。“那你说怎么办?我现在没钱,你杀了我?”
  “嘿,小妞,挺拽。”男人怪声叫起来。
  “本来就是。我现在没钱。”赵敏的倔脾气也上来了。
  “那这样吧,把你们的身份证押我这。这样就不怕你们跑喽。”男人这时说出了心里的真实目的,从一下车见到赵敏和陈鹭,他就不由起了色心,找机会能把这俩小妞泡到手,或者哪怕泡到其中一个,那今天这车就没白撞。
  陈鹭不明就里,又因为自己有错在先,听到男人这样说,觉得未尝不是解决的办法,无奈地点点头,道:“那好吧。”说着就准备陶身份证。
  赵敏一开始就对这男人没好感,这时听他一说,已生警觉,便伸手拦住陈鹭。“为什么要把身份证给你?除了执法机关,任何人都不能随便扣留别人的身份证。”
  “嘿。”男人不高兴了,“说你拽你还真拽。小丫头,你搞清楚,现在是你无缘无故撞了我的车,别说扣你身份证,就算把你人扣住,又怎么样?”
  “你敢!”赵敏脸一沉,怒目盯着男人。既然事已至此,赵敏豁出去了,她不相信光天化日之下,这男人真敢把她和陈鹭怎么样。
  赵敏冰冷而无畏的目光让男人不由心里也是一寒,他没料到这女孩的目光竟然有那么点怵人。可话已出口,如果被这女孩这样就吓住,他如何拉得下面子?
  “我他妈有什么不敢的?”男人给自己壮了一下胆,跨步上前,伸手来抓赵敏的手腕。
  陈鹭一看急了,一挺身拦在赵敏前面,大声叫道:“你干什么?是我撞你的,要抓你抓我。”
  这时收费站里的人见两方僵起来,而赵敏她们是两个小姑娘,有些看不过去,便出来一人劝解。
  有人劝解,男人的气焰反而涨了,一手扒开陈鹭,又要去抓赵敏。陈鹭大叫:“你不要再动,我要报警了。不就是撞了你的车,让警察来解决就好了,你干嘛打人。”
  陈鹭也有点心眼,见到这种状况,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男人定性为打人,这样自己这一方就可以占理了。
  “我操你妈,我打她了吗?说我打人,好,老子就打给你看看。”男人恼羞成怒,扬起手就要扇赵敏。
  赵敏虽然倔强,终归是女孩子,男人手一扬,她吓得下意识闭上眼睛,叫出声来。
  只听“啪”的一声,接着是“哎哟”一声。
  赵敏没有感到巴掌落到自己脸上,却听见男人的叫声。
  赵敏睁开眼,只见眼前的西装男人用手捂住半边额头和眼角,同时有血从他的手掌下流出。地上,有一把落下的打火机,而陈鹭正眼睛直直地盯着她身后。
  赵敏吃惊地回过头,只见两个男人正向自己这边快步走来。他们正是从那辆跟踪的大别克上下来的。

  4

    “没事吧,赵小姐?”两个男人走到赵敏身边后,其中一个年纪稍大接近中年的男人关切地问道。
  赵敏还没答话,陈鹭早已奇怪万分。“你们是谁?”她忍不住问道。
  陈鹭把刚才的过程看了个清清楚楚,就在开始那个男人扬手准备扇赵敏的时候,是正向这边快步走来的这两个男人中年轻的那个“忽”的一声扔出一个黑漆漆的东西,不偏不倚砸在准备打人的西装男人额角,立刻将西装男人打得皮开血溅。直到那飞来的东西落地,陈鹭才发现那是一把打火机。陈鹭心里正为这开车跟踪自己的两个男人的见义勇为叫好,这时竟然听他们叫出赵敏的姓来。他们怎么认识姐姐呢?
  两个男人还没答话,西装男人突然叫起来:“死民工,原来是你们。居然敢打老子,你们他妈活得不耐烦了。”
  认出来人的身份,西装男人的胆气立刻壮起来。这该死的下贱民工居然也敢打抱不平,真他妈不知死活。西装男人再顾不得额角的伤口,挥着拳头便向着中年男人脸上砸去。
  中年男人冷哼一声,也不答话,一挥手便隔开了西装男人袭来的拳头。西装男人还没来得及出第二下拳,跟中年男人一起的年轻人已飞起一脚,踹到他的腹部,把他踹得“噌噌”后退几步,坐倒在地上。
  “你还认得我们,那倒好,省得跟你解释为什么打你了。你他妈还当是从前?我们被你欺负也不敢放肆还手?”年轻人看着坐在地上的西装男人,气愤而轻蔑地说。说完,年轻人从地上捡起自己刚才扔出的火机,很爱惜地吹了几下,抹了抹上面沾上的灰尘。“妈的,可惜了我这ZIPPO火机,用来砸你这种流氓。”
  “好,死民工,你们等着。老子不信你们飞上枝头变了凤凰,老子不信治不了你们。”地上的西装男人爬起来,知道眼前的情况沾不了便宜,心里却又万分不服气,甩下狠话后,钻进自己车里,开着瘪了尾箱的汽车,一溜烟地走了。
  赵敏和陈鹭眼睁睁地看完这一切,直到那西装男人开车离开,赵敏这才冷眼看了看关键时候出手替自己解围的两个男人,再次问出陈鹭刚才的问题:“你们是谁?”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