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七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九八章 意外到访
( 本章字数:3960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还没等到晚上吃饭,就在快到吃饭时间的时候,呆在宿舍里的赵敏和陈鹭俩人迎来一位不速之客,她就是徐洁。
  对于徐洁的到来,俩姐妹都有些意外,尤其陈鹭,看看徐洁,又看看赵敏,悄悄地直吐舌头。这回赵敏姐姐完了,上午扰乱课堂秩序,下午又没去徐老师办公室,一错再错,罪加一等。
  赵敏虽然意外,但并不太在乎,她只是没想到徐洁这么较真,竟然找上门来。
  “徐老师,您、您坐吧。”陈鹭给徐洁搬来张凳子,十分殷情,希望让老师高兴点,待会对姐姐别太严厉。
  “谢谢。”徐洁含笑道谢,坐了下来,环顾一下宿舍的环境后,道:“还是女生宿舍好,比男生的整洁多了。”
  陈鹭嘻嘻一笑,赵敏见徐洁并没有提上午的事情,心想这不过是先礼后兵的开场白,她不喜欢这样拖拖拉拉,便主动说:“徐老师您是来找我的吧?”
  徐洁收回环视的目光,看着赵敏点点头,“是的。你怎么没去我办公室呢?”不过徐洁语气平和,看不出来有兴师问罪之意。
  赵敏知道今天的事情是她不对,其实她一点没有跟徐洁对着干的意思,她只是真的觉得这事情当时过去就算了,没必要再跑去老师办公室,去了也无非是不作声挨顿训,就像小学生一样,多没劲。
  赵敏沉默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徐洁的问话,却道:“徐老师您既然来了,就在这骂我也是一样的。”

  2

    赵敏的话让徐洁又一次感到意外,觉得这个女孩子还真有点特别。“你以为我是想把你叫到办公室骂一通?你怎么会这么想?”在徐洁心里,她是真心想跟这个女孩子交流一下,让她明白那样的行为太不雅,太出格了。
  “徐老师您不是吗?那太好了,姐姐没事了。”赵敏还没作声,陈鹭倒先高兴地说出来。
  徐洁看着陈鹭,也露出笑容,心想这个女孩子倒是心无城府,满可爱的。
  “你们是姐妹?”徐洁问。
  “嗯。”陈鹭点头。
  “那您找我有什么事情?”赵敏又问徐洁。
  “其实我是想跟你谈谈,一来了解当时到底怎么回事,二来我想说,不论什么原因,你当时的举动还是太……那个了。”徐洁斟酌半天也没想出一恰当的词来,她感觉出赵敏这女孩子有点倔强的性格,担心说得太重引起赵敏的反感和抗拒心理,毕竟她的目并不是指责赵敏,而是想让赵敏打心里认识自己的错误。“我这是从你自己的角度说的,毕竟你是女孩子,那个动作太……。当时究竟怎么回事呢?”
  “我知道。”徐洁话音刚落,陈鹭就抢着说开了。“那个男生好讨厌,他根本不是去听课的……”
  陈鹭语不间歇,一口气把当时的情况倒了出来,连带着中午几个女生对那男生听课动机的猜想,都像真有其事一样地大大渲染了一番。“……他贬低我们所有学理工科的女生,徐老师,您也是学理科的,他这是连您也贬低了,这怎么能容忍呢?您多优秀啊。”
  陈鹭这鬼丫头可并不真像她表面那样一派天真毫无心机,她想把老师也扯进来,赵敏的举动就完全堂而皇之了。不过陈鹭又终究是天真的,因为她的心机实在太明显,明显到任谁都看得出她的目的。好在即使是使心机的陈鹭也不让人觉得讨厌,她的心机跟阴险、狡诈或狠毒、可怕等等贬义词都沾不上边,所以,陈鹭的天真后面还应该加上两个字——可爱。
  徐洁听了陈鹭的话笑起来,她也不说破陈鹭,只是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不论因为什么原因,一个女孩子用那样的方式表达抗议都是不好的,那只会毁坏你们自己的形象,不是吗?”
  “不——是,她们还要请姐姐吃饭呢。”得意之下的陈鹭脱口而出,然后才发觉说漏,忙用手捂住嘴,不再作声。
  好在赵敏这时救了场。“对不起,徐老师,这件事情是我不对。”赵敏说。徐洁自始至终温和的态度让赵敏很能接受,因此她的道歉很诚恳。

  3

    没想到给人感觉很倔的赵敏这么快就认了错,而且态度诚恳,这让徐洁感到赵敏的性格有点不好琢磨,跟她在课堂上的举动一样,总是出乎意料。本以为要费一番唇舌的徐洁一时反不好说什么了。
  停了一会之后,徐洁才微微笑道:“其实我不认为值得对那个男生的话有这么大反应,而且我看你的性格也不像是会在意别人的言论,我猜得对吗?”
  赵敏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默默点点头。
  “可他影响了我们听课。”陈鹭插一句。
  “嗯,这个情况我是需要反思一下,来听课的人多,本来我认为是个好事,但现在看来……。很奇怪,最近来听课的人越来越多,有很多人应该是没有选修这门课的。”按照北大的规定,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对于没有选修的学生,教师可以拒绝其听课。有的教师就是这么做的,但也有的教师心态开放,来者不拒。徐洁属于后者。
  “都是冲您的名气去的。”赵敏突然冒出一句。
  “是吗?”徐洁笑起来,“我刚来没多久,要说名气,也就是剑桥的背景了。可北大不是有很多从国外著名大学回来的优秀教师吗?”
  陈鹭与赵敏心意相通,早明白姐姐话里的意思,她嘻嘻一笑,道:“是艳名啊,徐老师。”
  “啊?!”徐洁大惊失色,“我、我有什么不检点的地方吗?或者,我有些习惯可能是英国带回来的,不符合国内的环境?究竟怎么样,你们快告诉我?”
  陈鹭和赵敏面面相觑。这徐老师怎么这么紧张?
  “徐老师,您没有什么不检点的地方啊?为什么这样问呢?”陈鹭很奇怪。
  “可是,你不是说,艳名……?”
  “是啊。徐老师您人漂亮,举止又大方得体,而且气质高雅,又有内涵,特别是呀,您上课时候偶尔夹杂的纯正伦敦腔英语,把那些男生一个个迷得……”连陈鹭都一幅悠然神往的表情。
  原来这么回事,徐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马上叮嘱陈鹭:“你可别再说什么艳名了,我觉得这并不是个褒义词,给人感觉总有那么点不正经的意味。”
  “徐老师,我觉得您不像是国外回来的,很多地方您比国内人还传统还保守。”赵敏说。
  徐洁微微一叹,感慨道:“我回来后的确有个感受,中国人的思想开放程度远远地走到前面去了。别说我是一个华人,就是大多数真正的西方人,他们也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开放的,尤其在私生活方面。”
  “开放不好吗?”陈鹭问。
  “不是说不好,但不要矫枉过正。唉,我也不知道,这不是我的专长,也就是说说。”徐洁最后笑笑,又转向赵敏,“不过无论如何,那个动作都不要再做,好吗?太……太不雅了。”
  刚才赵敏对徐洁的道歉,是出于对扰乱课堂秩序的认错。直到此时,赵敏第一次打心底对自己那个行为本身有了些羞愧之意,不论这种行为发生在那里,都是不妥的。这正是徐洁想说明的主旨。
  赵敏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轻声道:“不会了,徐老师。”

  4

    徐洁走后,计划中的由其他姑娘出钱请客的庆功宴自然是取消了,两天后就是五一放假,陈鹭开始动着去哪里玩的心思。
  “姐姐,我们去自驾游吧。”刚学会开车,陈鹭只想好好过把瘾。
  “嗯?”赵敏有些心不在焉,她在想着张一鸣,想着如何安排和他一起在五一期间的活动。这个让人恨死的家伙,好久没有音信。
  “我说我们去自驾游。姐姐你听了吗?”
  “听了听了,要不把张一鸣叫上,我们去远点,你开车我还不放心。”
  陈鹭突然吐了吐舌头,想起一件事来。张一鸣已经离开北京外出养病,这事陈鹭还没跟赵敏说呢。
  “姐姐,我……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张一鸣他、他不在北京。”
  “你怎么知道?”
  “就前几天我去姚姐姐那儿,她告诉我的。”
  陈鹭早已不知不觉承担了赵敏和那几个女人——主要是姚静之间信使的角色,这一点赵敏也默许了,所以对陈鹭的话并不生气,也不意外。
  “去哪了?”赵敏又问。
  “说是到梵净山里的一个偏僻山村。反正是不通电话联系不上的地方。”
  赵敏开始有点奇怪了。“去这样一个地方干吗?”
  “他、他去养病。”
  “啊?!”
  “姐姐你别急,姚姐姐说了,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去山区修养一阵。”
  “我急?我才不急呢,他病死了都好,正好谁也不得,大家干净。”赵敏气得不知怎么才好,把拿在手里的一本书狠狠摔在桌子上,“这么大的事,怎么、怎么就不跟我说呢?他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再怎么、再怎么也是跟她们平等的吧?”
  陈鹭见姐姐生气,忙安慰道:“这怪我,姚姐姐的意思就是要我告诉你,是我给忘了。”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跟姚静有什么关系?该他张一鸣自己告诉我的。你那个围棋冠军,还没承认他算什么呢,不是有屁大点事都恨不得叫你知道吗?何况,其他几个都知道了,为什么就瞒着我?”
  伶牙俐齿的陈鹭第一次觉得不知道如何说话才好了,她支吾了一阵,才讷讷说道:“毕竟、毕竟姚姐姐跟他住一起,告诉她比较方便。”
  “屁话,现在什么时代了?有电话有车,跟我道个别怎么就不方便了?”
  陈鹭彻底无语,最后只得哭丧着脸道:“姐姐你别问我了,我怎么知道啊。”
  “我……”见到陈鹭哭兮兮的面容,赵敏抓起她的手,“好了好了,别这样,我又不是跟你生气。”世界上怕只有陈鹭能稍稍让赵敏在气愤的情绪中平和一点,“就听你的,我们自己去自驾游。让张一鸣去死吧。”赵敏最后恨恨说道。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