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七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九三章 二次交锋
( 本章字数:3488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张一鸣被莫老板晾了几天,他都有点沉不住气了,搞不清这姓莫也是在使着欲擒故纵之计呢,还是这一次他真的没想要利用张一鸣。
  就在张一鸣思考着要不要再次登门拜访,或者想点别的辙的时候,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莫老板身边的那个小青年来到馨雅旅馆,告诉张一鸣安排偷渡的事情有了眉目,需要一些前期费用,就这样,张一鸣将卡上的50000块给了小青年。
  现在张一鸣身上是真的只有几百块钱了,就算不吃不喝,这些钱也只够在馨雅这样的小旅馆住上十多天。但是张一鸣心里很高兴,莫老板上钩了,既然拿走了五万块,张一鸣再不怕咬不住他。
  这几天张一鸣跟旅馆的老板娘已经很熟了,期间也见到了她的老公,长得挺高大,粗胳膊粗腿的一汉子,看着还不错,慢慢了解之后才知道此人却是一游手好闲之徒,身无一技之长,和一些同样的闲人一起整日里闲逛,没什么大恶,但实在不是一值得依靠之人。虽然他不姓牛,但张一鸣看着花老板一个女人支撑着一个家,而这样人高马大、五大三粗的汉子却吃闲饭,说他们夫妻是鲜花插在牛粪上真不为过。看来当地人对此也是有共识的,不然何来他大牛屎的绰号?

  2

    五万块拿走之后,莫老板又没音讯了,但这已经是张一鸣预料之中,他也不着急,故意等了几天。这是人的一个微妙的心理,张一鸣等这几天的时间,目的是让那五万块被莫老板捂热,从内心深处再也不想吐出来。就像你去买东西多给了钱,如果马上找回去,这钱能要回来的可能性在百分之八十以上,但你要是几天后再去,能要回钱来的可能性就连百分之二十都不到了。
  几天后的晚上,张一鸣再次来到了莫老板的小楼,站在楼下,听见的又是麻将声。妈的,这姓莫的日子倒过得满惬意。张一鸣怦怦地敲了几下门,不多久,门开了,还是那个小青年,因为已经认识张一鸣,这回他便没再问什么,直接让张一鸣进了屋。
  上了楼,包括莫老板在内的四个人在麻将桌上激战正酣,这中间还有一女人,而且是赢了钱的光景,就她面前碎钞最多。
  “哟,来了?你那事情我正在想办法,不过可能有点麻烦,钱花出去了,还没什么反应。老弟,主要是你的钱太少了。”见到张一鸣,莫老板先声夺人。
  “可是,我只有这么多,都给你了。莫老板,你想想办法,我……”张一鸣看看牌桌上的人,做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莫老板知道张一鸣既然找上门来,不应付一下是不行的,他也知道不可能无声无息就黑了张一鸣那五万块。“好好,不打了,我还有点事情要办。”莫老板对牌桌上其他三人说道。
  那女人最先推倒了牌,“好,不打就不打,我也累了。”
  “就你一个人赢了,你是巴不得不打了。”另一人发牢骚,但也没有坚持要打下去,毕竟是莫老板发的话,莫老板并没有赢钱。

  3

    牌局散了,其他三人离开之后,张一鸣立刻道:“莫老板,我来东兴已经这么多天,万一被找我的人发现行踪找上门来就麻烦了。”
  “我知道,我在想办法,你放心。”莫老板一脸诚恳地安慰张一鸣,一幅急人所急的样子。
  “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呀?”张一鸣装出生气,“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身上的钱也不多了,再不走,我的吃住都成问题了。”
  “你要是没钱,就算出去了也没法生活呀?”莫老板旁边的小青年冲出一句。
  张一鸣看他一眼,也不再那么客气,他现在就像一个交了定金的主顾,多少也要摆出一点架子来,“这你不用操心,送我到了河内,我自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莫老板来了兴趣。
  张一鸣又看看莫老板,咬咬牙,仿佛下了一个决心,“莫老板,我跟你说实话,我在深圳的时候,也算是顶尖的私募基金操盘手,我赚钱的时候都是以亿为单位,最起码也是千万级的。妈的,要不是流年不利,这次把自己和客户的钱都赔了进去,我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你不是我们行内人,有些事情跟你说了你也不懂,简单点讲,这几年全世界新兴的证券市场,只有越南股市能跟中国相比,因为他们正好也处在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加速增长期,越南股市是去年唯一一个涨幅超过中国的股市。而且越南的股市比中国建立得还要晚,监管更加不完善,正是我们这些人施展拳脚的大好天地,我有行内的朋友前几年就去越南捞了,我到河内只要找到他,凭我的本事,一两年之内绝对东山再起,那时候我还要杀回来的。莫老板,这次你只要帮了我,将来我绝对十倍百倍地回报你,你相信我。”说起这些话,张一鸣两眼放光,再无一丝落魄之相。
  “看不出来,你是搞这一行的。”莫老板似乎被张一鸣吸引住了,哈哈一笑又道,“隔行如隔山,你搞的这个我确实不懂,不过……”莫老板看着张一鸣,眼里闪过一丝捉摸不定的光芒,停了片刻,他才有意无意地说道:“不过我知道赚钱有很多办法,未必只有你们这一行才有暴利呀,哈哈。”
  张一鸣心里咯噔一下,嘿,有戏,难道这姓莫的这么快就上钩?
  “哈哈。”张一鸣傲然一笑,“我不敢说我做的就是最赚钱的行当,但是比我所做的更能赚钱的事情,我敢说也确实不多。期货算一个,它的风险比股票高,高风险就有高利润,这毫不奇怪,做我们这一行的,入门最先接受的教育就是风险和利润共存。只要能赚钱,我们是不怕风险的。不过,莫老板,虽然我今天到了霉,跑到你门下来求你帮忙,但是恕我直言,你们不就是常说的蛇头嘛,帮人偷渡的这点事情,在我眼里赚再多也只是点小钱,要跟我当初比,哈哈,……”张一鸣不说了,但写在脸上的都是不屑。
  “操,求人你还这么鸟?你以为我们只是蛇头?那不过是副业而已,操,……”小青年被张一鸣的话激怒了,相当不忿地准备反驳,莫老板见状立刻制止了他。
  “不要胡说。”莫老板沉声喝止小青年,然后转向张一鸣,满脸堆笑道:“兄弟你是高手,你那一行我们不懂,不敢乱说。你出去的事情,我一定尽最大努力给你想办法,你回去再等等,好不好?”
  妈的,小青年的冲动反而坏了事,看来莫老板这条狡猾的大鱼还得慢慢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张一鸣非常明白,因此他装作懊恼地叹了一声,道:“那就请莫老板多帮忙了,我一定会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到时候再报答莫老板。”

  4

    张一鸣走后,莫老板开始训斥小青年,“你刚才想说什么?口没遮拦,你不要命了?”
  “怕什么,他就是一傻B、鸟人,穷成这样了还在这吹牛。”小青年嗫嚅着辩解。
  “你怎么知道他穷了?他说只有五万块你就信了?我今天才知道他是在股市里混的,像他们这种人,其实也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大盗,做事情怎么会不留一手?”
  年轻人得意地笑起来,“这次这小子可能是真倒霉到家了,我听说了,就前几天他还跟花老板打听东兴有没有当铺,他只怕是穷得快当裤子了。”
  “真的?”小青年得到的这个消息倒让莫老板很意外。
  “是真的。”小青年言之凿凿。
  “你小子,”莫老板笑起来,“这几天是不是又去那个小妇人那里掐油了?这五一街上这么多卖的,还不够你折腾的?”
  小青年嘿嘿干笑两声,“那些烂货,怎么能跟花老板这种良家相比。”
  “你就不怕她老公?”
  “嗐,怕什么,那坨牛屎没点用,太好打发了,给他一包烟就喜得跟什么似的。”小青年大喇喇地说,“主要还是姓花的女人自己装个贞女节妇,不好得手啊。”
  “妈的。”莫老板一巴掌拍在小青年后脑上,“你还是好好做点正事,又有一批货要到了,可别出纰漏。”
  小青年嘿嘿地应了。
  “大哥,我看你今天好像对这个小子也有点兴趣了。”小青年又问莫老板。其实他刚才险些说漏嘴,也要怪莫老板自己先提起那个话题。
  莫老板不由眯起了眼,想了想才道:“这小子赚钱的欲望倒是满强的。”
  “那是,他还想着东山再起呢。”
  “是啊,像他这种无限风光过的人,怎么能够甘于就此沉沦。”莫老板若有所思,“他这样的心态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对啊。”小青年也附和起来。
  “不过,这种人就像一把双刃剑,也不是那么好利用的,弄不好别伤了我们自己。”最后,莫老板哈哈一笑,道:“好了,先别想这么多,再等等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真的如你所说那样窘迫。等到他真的陷入绝境,我再来摆布他就轻而易举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