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七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八七章 边陲小城
( 本章字数:3785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广西省境内的中越边境上有一个美丽的小城——东兴,它的对面,是越南的芒街。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后,中越两国的关系逐渐改善,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尤其是近年来越南国内也借鉴中国经验,开始了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建设,边境小城东兴得地利之便,对越边境贸易日益增加,小城一天天看着繁荣兴旺起来。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现在,每天有大量来自中越两国的各式人等汇聚在小城东兴,或短暂停留,或长期驻扎,都为了一个利字而费尽心机、辛苦奔忙,甚至甘冒天下之大不韪。
  这天黄昏,夕阳中,一个形容落魄的年轻人拖着疲惫的步伐在东兴城里转了许久,终于走进一家名为馨雅的小旅馆。这是一家私人开设的家庭式旅馆,估计比较便宜,看上去又还干净,所以年轻人挑来挑去终于选定了这一家。
  年轻人身上的衣着虽因多日未曾换洗而落满风尘,却仍旧隐约显出高档的质地,看来他一定曾经过着舒适富裕的日子,因此还保留有对生活品质的最起码的要求,就算此时囊中羞涩,住不起更好的宾馆,但起码也得找一干净点的。
  馨雅旅馆恰如其名,其房间虽小,内饰也不奢华,但布置得很雅致,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旅馆主人是一少妇,长的并非特别漂亮但很耐看,眼角眉梢有着毫不刻意的一丝妩媚,很能把人的心熨得平平展展、舒舒坦坦的。
  年轻人跟随老板年看过房间,对比便宜的房价而言,觉得还算满意,便决定住下来。
  “准备住几天?”老板娘问。
  “嗯……”年轻人皱着眉头,拿不定主意,“不一定,先住两天吧。”
  “没问题,住一天结一天,我也不收你押金了。”老板娘看出年轻人的拮据,微笑着说道。
  年轻人感到了老板娘的善意,有些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报以一个致谢的笑容。

  2

    真的很累。很多年没有这样长途坐汽车了,从深圳到南宁,然后还没赶上南宁直达东兴的汽车,只得在防城港又转了一趟车。年轻人觉得腰都直不起来了,老板娘一离开,他在床上倒头就睡。
  一觉醒来,连日来匆忙奔波的疲劳得到很大程度的恢复,年轻人从床上下来走近窗前向外望去。馨雅旅馆的地势较高,可以看见已经笼罩在黑夜中的小城东兴,虽无大都市夜晚的霓虹闪烁,但是万家灯火照样把小城的夜色点缀得生机盎然。
  这每一盏灯火的背后,一定有着各自的故事,虽然对旁人而言,这些故事的情节绝大多数都平淡无奇,不足为外人道,但是对于每一个故事中的人来说,这却是他们的生活的全部,他们的一生就是由这些连续不断、周而复始的平淡无奇的情节所组成,没有了这些情节,也就没有了他们自己。
  其实,何止是他们,这世界上有几个人不是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呢?年轻人静静地看着窗外,心里这样想着。不过,又有多少人能平和地面对平淡的日子呢?年轻人心里倒是觉得自己能,但是似乎命运又注定了他没法平淡。算了,不要想这些。年轻人离开窗前,决定洗个澡,然后出去走走,寻找自己要找的那个地方和那个人。
  馨雅是自家小楼改成的旅馆,客房里并没有卫浴间,而是每一层楼里有一公共卫生间和公共浴室,不分男女,谁进去就从里面把门闩上。小楼共四层,一至三层为客房,老板自家住在四层。
  此时房客不多,年轻人住的第三层就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所以公共卫生间和浴室实际上只有他一个人使用,倒是不虞和别人冲突,只是上厕所和洗澡都要出门,不太方便。好在东兴地处中国南部,纬度只怕比深圳还要低,所以气候炎热,这个时节已经可以用冷水冲凉,虽然要离开房间去洗浴,倒不用担心凉着。

  3

    洗浴过后,在微醺的暖风中,年轻人走出旅馆,向东兴商业比较集中的街区走去。
  小城的街道自有小城的味道,而且身处其中才发现,一点也不比大城市少了热闹。年轻人发现这里的旧电器店特别多,在他的眼里,一些根本就是电子垃圾的旧的日本原装电器,小山一样成堆成堆的摆在一些店里,而店门口不时还可以看到有人用木板车一车车地将这些电子垃圾装车拉走。这让年轻人很是奇怪,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从哪里来的,又要拉到哪里去呢?
  沿着这样的一条街道,不多时走到了这个小城里唯一的影剧院附近。影院门口立着好几块花里胡哨的演出公告牌,贴着些衣着暴露的“美女”演出照招徕观众。年轻人瞄了一眼,发现今晚有一外地歌舞团的演唱会,让他吃惊的是,公告牌上醒目大字标出的这个歌舞团的台柱,赫然竟是一个在他的记忆中小有名气的男歌手的名字,该名歌手很早以前曾获得中央电视台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通俗唱法的金奖。
  真没想到,十余年之后,这歌手却落到随着这样的民间杂牌歌舞团“游方”的境地,这让年轻人心里顷刻间生出极大的感慨,也不知道是造化弄人还是这歌手自己没能够把握好生命中那唯一的一次天赐良机。年轻人虽然不谙音乐,但是对这名歌手恰巧知晓,因为年轻人当年正好在电视中看过这歌手获奖的那场决赛,给当时仍是少年的年轻人留下极深印象的是,在那个刚刚改革开放不久的年代,其他歌手的演唱还一板一眼的时候,该名歌手的唱法是最有流行味的。若不是心中有事,年轻人真想买票进去看看这场演出,看看多年以后,此歌手是否还有当年获奖时候的风采。
  电影院所处的位置是几条街道的交汇处,下面该往哪里走,年轻人心中不甚清楚,他走到一个买书报的摊点,一边随手翻书,一边问老板:“请问五一街怎么走?”
  书摊老板看了看年轻人,微微笑起来,“要去五一街啊?往那边。”老板伸手指了指一条街道。老板的笑容有些暧昧,这让年轻人心里又奇了一怪。
  “谢谢。”
  年轻人道过谢正要离开,书摊老板叫住他,“外地刚来的吧?”老板问一句,也不待年轻人回答,自顾自从摊位下面抽出几本书,“香港杂志,要不要看?”
  年轻人接过老板递来的杂志一看,心中登时一乐,嘿,这地儿还真是什么都有!原来这是几本香港的色情杂志,《龙虎豹》、《藏春阁》什么的,而且有两本是本月当期的。看来这看似偏僻的边境小城,其实紧扣着时代的脚步,至少在这等杂志的发行上,做到了与香港同步。
  年轻人翻了翻杂志里的图片,微笑着把杂志递还给书摊老板。
  “不要?”书摊老板有些吃惊。
  “不要。”
  书摊老板嘿嘿一笑,“要去五一街玩真的?哈哈,真枪实干有真枪实干的乐趣,不过看杂志也有看杂志的乐趣嘛。”
  年轻人愣了一下,很想问看不看这杂志跟五一街有什么关系?但书摊老板正好去招呼别的客人,年轻人便离开了。
  年轻人心中的疑问很快就被解开。他离开书摊后,沿着老板指示的方向,不久即到达五一街。到了这里,年轻人才发现,原来五一街竟是一个发廊遍布的红灯区。
  妈的,年轻人心想,难怪问起五一街时老板的笑容暧昧,还向他推销什么《龙虎豹》、《藏春阁》,原来当他是想找乐子的寻欢客了。

  4

    年轻人要找的地方是五一街39号,看着这一间间几乎是紧密相连的环境简陋的发廊,年轻人心中暗暗请求老天保佑39号可别也是一间发廊。
  一路走来,坐在临街店面里的小姐们毫无羞色地大声招呼年轻人,“哥哥,是找我吗?来玩一下嘛。”
  小姐们的肆无忌惮让年轻人心里十分惊讶于这边境小城的风气之开放。无言地看着这些搔首弄姿女子们,特别是其中的一些看上去仍然青涩的面孔,年轻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妈的,这世道!
  还好,老天果然保佑,39号在五一街的末端,不是发廊,是一处三层民宅。
  楼下的防盗铁门紧闭,年轻人在门前站了一会,听见二楼传来稀里哗啦搓麻将的声音。跟麻将比起来,京剧算什么国粹!
  年轻人走上前,砰砰砰地在门上敲了几下。
  不多时,哐的一声,金属防盗门开了,一个小青年在门内疑惑地看着外面的年轻人。“找谁?”小青年的语气不甚友好。
  “请问,莫老板是住在这里吗?”
  “是啊。”小青年打量了一下年轻人,“你是谁?”
  “我的一个朋友,介绍我来找莫老板,想请他帮点忙。”年轻人陪着笑,显得小心翼翼地样子。
  “朋友?哪个朋友?”
  “他姓郑,郑老七。”
  小青年又看了年轻人几眼,“什么老七老八,我不知道。你等等啦,我上去问问。”
  小青年关上了门。年轻人站在门外等候,过了没多久,防盗门再次打开。“进来吧。”小青年对屋外的年轻人一招手,年轻人进了屋。
  “楼上。”小青年往上一指,在年轻人身后关上了房门。
  屋内的楼梯很窄,而且不知为什么没有开灯,上到楼梯转弯处,光线更是黑暗。此时,楼上的麻将声似乎也没了,年轻人正觉奇怪,忽然感到脑后一阵风声传来……。
  有人偷袭!年轻人下意识地就准备侧身躲避并转身回击,但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他似乎忽然想到什么,这想到的事情让他犹豫起来。
  在0.1秒也许都不到的时间里,他必须决定,究竟是躲还是不躲呢?
  ……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