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七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八四章 赌场巧遇
( 本章字数:3682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押大,准赢。”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正全神贯注盯着台面犹豫着不知道该押大还是小的小伙子吓了一跳,猛然转过头来。
  “你、你、你……”看清张一鸣之后,小伙子一派惊慌失措,声音都有些变了,转身就想跑。
  张一鸣似乎料到小伙子会有如此反应,早已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别急,你看你一急声音就有点露馅了。”张一鸣在他耳边轻轻说道。
  小伙子清秀的脸上立刻升起红晕,眉眼之间,开始不觉显露出女儿态来。原来,此人正是张一鸣这几天苦苦寻找的古灵精怪小丫头——易容。
  真是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功夫。
  “你怎么看出是我?”易容翘翘嘴,小声问到。
  “我没看出来呀,我只是猜的。”张一鸣微笑着,“可是你的声音,还有你想跑的举动证实了我的猜想。”
  “我……,我没钱,今天又输了。”易容一脸哭相,眼巴巴地看着张一鸣说。
  “我今天不是来催债,是来帮你赢钱的。”张一鸣说。
  “真的?”易容的脸上立刻由阴转晴,中间没有任何过渡,那速度比川剧的变脸还快。
  由于张一鸣这一打搅,刚才这一把易容没有下注,现在台面上已经开出结果,四五五,大,张一鸣刚才叫她下的没错。
  “看,我说的没错吧?”张一鸣指指台面对易容说。
  易容的脸上泛出兴奋的光彩,一只手直拉张一鸣的衣袖,“再来再来,这一把押什么?”
  张一鸣在易容身边坐下,收敛心神,运用从欢欢那里学来的技巧,仔细听起盅内的色子转动声来。
  张一鸣现在对密宗太极心法的运用已经相当纯熟,六识的敏锐度也今非昔比,虽然是第一次听色盅里面的情况,但他很快就游刃有余,对色盅里面的情况一清二楚,仿如亲见。这种状况让张一鸣忽然想起当初卢老对他描述的内功心法的一种境界,卢老说,当你闭着眼睛却能用心看见周围的景象,那就达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现在张一鸣虽然没有闭眼,但是他用心看见了密闭空间里的景象,这不也是一种异曲同工的效果吗?认识到这一点让张一鸣很有些兴奋,仿佛要测试自己的极限,他越发卖力地去“看”色盅内每一丝每一毫的情况,根本忘了初衷不过是要讨好一下易容这个小丫头。

  2

    别看易容小小年纪,而且还是一丫头,一旦上了赌桌,张一鸣才发现她绝对是一超级赌徒,整个一疯狂分子。
  前三把她还有点悠着,后来发现张一鸣确实灵验之后,她便把把都是全部押上。每次翻一番,指数级的增长可不是开玩笑的,本来她只剩下不多的几个筹码,张一鸣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是输得汗流满面了。这回可好,没多久面前堆成小山一样。
  易容的顺风顺水引起了连锁反应,跟着她押注的人也越来越多。张一鸣发现易容脸上的汗水现在到摇色盅的女荷官脸上去了,他再看一眼易容身前的筹码,粗略估算,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了。
  当易容再次催促着张一鸣,问他该押大还是小,同时两手急不可耐地放在自己那一堆筹码后面,随时准备将它们全部推向张一鸣所指示的方向,张一鸣摇摇头,拉住了易容得手。
  “怎么了?”易容又是意外又是着急,轻轻跺着脚问。
  “算了,休息一会。”此言一出,张一鸣瞥见那漂亮的女荷官也是一幅大松一口气的神情,张一鸣心中不由轻轻一笑。
  “别啊,正顺着呢。”正在兴头上的易容哪里肯善罢甘休。
  “那你自己押,一把全部输回去我可不管。”张一鸣唬她道。
  张一鸣并不是在乎别人跟着易容下注会让赌场赔了多少钱,这点小钱,不论是胡炳松、方正辉还是他自己都赔得起。他担心的是再赢下去,易容这个小丫头要是突然拿这么多钱回家,不知道她家大人会怎么反应;或者,就算她家大人没有发现,但是易容突然有了一大笔钱,不知道她又会去尝试玩什么新花样,搞不好别害了她。
  张一鸣的话真把易容唬住了,没了他这个神算子,易容自己还真不敢乱下注,她今天的运气可不太好。
  在易容的犹豫中,张一鸣拉着她离开了赌桌。易容非常扫兴地跟着张一鸣走了,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之状犹如告别热恋的情人。
  不过捧着一大堆筹码,易容的情绪飞快地就好转了。“我从来没赢过这么多,我们明天再来。”她兴冲冲地说,然后又想起什么,道:“这么多钱,他们会兑给我吗?听说赌场对于大赢家都会暗中报复,你要保护我。”
  张一鸣笑起来,“在这里,就算你赢了一个亿,我也保证你可以一个子儿不少的拿走。”
  易容瞄张一鸣一眼,嘴角轻轻一翘,显然觉得他吹牛,不过没敢说出来。不管怎么说,今天这钱是张一鸣帮着赢回来的,而且待会还靠他保护呢。

  3

    张一鸣招手叫来一服务生,“休息室在哪?”他问。
  “请跟我来。”服务生立刻引领着张一鸣和易容往前走。
  “怎么,不兑钱吗?”易容边走边问。
  “待会。少不了你的。”
  进了一间休息室,服务生问:“两位先生要点什么?如果想喝点酒的话,我们这里有顶级的路易十三。”这服务生见到了易容赢钱,一般这样的赢家消费起来是不把钱当钱的。
  “有茶没有?”张一鸣问,他可不想让易容喝酒。
  “有。”服务生略有点失望,没想到遇上一抠门的,“您要什么茶?我们有红茶有铁观音、乌龙,绿茶有龙井、毛尖,还有……”
  “现在好像流行普洱吧?”张一鸣打断了服务生。
  “是。”
  “这里最好的普洱是什么样的?”
  “2800一壶。”
  “好,就这个。”
  还算不错,并不太抠门。服务生心中又愉快了起来,又问:“两位先生要不要叫两位客服来陪一下?”
  张一鸣一听,心想这客服必定是女的无疑了,名儿倒叫得好听。妈的,胡炳松给来这里的客人提供的服务可真是到家,侍候父母也不过如此细心周到了。
  “客服能陪我们干什么?”张一鸣有心了解这里的经营情况,索性问个仔细。
  “我们这里的客服素质都挺高的,她们对茶道也很懂,可以陪您二位喝茶聊天。不过,这里的休息室是不能做那个的,您要是觉得客服还不错,我们大富豪山庄里有客房,您可以开房住宿。”
  服务生的介绍虽然隐晦,但是易容还是听懂了,张一鸣瞧见她的小脸已经开始红了起来。张一鸣玩心忽起,故意道:“在这里不能做那个?那我搂搂抱抱,摸摸捏捏总可以吧?”
  服务生笑而不语,易容却已经是对张一鸣怒目相视。张一鸣对易容的眼神故作不见,又道:“嗯,不错。要不这样,你给我们这位小帅哥找一漂亮的、会来事的,我就不要了。”
  易容一听差点跳起来,冲着服务生就叫:“我不要,我不要。”说罢转头又瞪着张一鸣,气冲冲地道:“你、你,你明知道我……”便说不出下文来。
  张一鸣哈哈大笑,对服务生道:“看见吗?我这位小朋友还纯洁得很,我怎么好再叫客服呢?算了。”
  服务生看这情况也知道张一鸣不会再叫了,便应了一声,准备离开,这时张一鸣又道:“把你们值班的头给我叫来。”
  服务生一愣,忙问:“先生是对我的服务有什么不满意吗?”
  看这服务生的样子,张一鸣忽然感到胡炳松对这里的人员管理还是蛮有一套的。
  “不是。我跟你们头有事情要交待,与你无关。”张一鸣道。
  服务生这才放心地去了。

  4

    “身份证带了吗?”服务生走后,张一鸣问易容。
  “干什么?”易容没好气地说,刚刚张一鸣要给她叫小姐,她的气还没消呢。
  “带了就给我吧。”
  “为什么?”易容警觉起来。
  “等下自然知道,我还能害你?”
  易容看着张一鸣,不表态,也没有取出身份证的动作。
  “我可跟你说,那你等下自己兑钱,带不带得走我可不管你。”张一鸣又吓唬她。
  “你骗人,兑筹码不要身份证。”
  “那是小额,大额就要。你以前兑过大额的吗?”张一鸣信口胡诌道。
  易容底气不足了,她赢钱的时候都不多,更别说赢这么多钱。看着张一鸣的脸好半天,见他不像说假话,只好慢慢地从兜里摸出身份证来,一边递给张一鸣一边嘟嘟囔囔道:“什么烂地方嘛,明明是非法的赌场,还搞得像银行一样。”
  张一鸣接过易容的身份证,道:“知道非法你还来?这可是我第二次在赌场逮住你了。告诉你,赌博违法,未成年人赌博更加违法。”
  “我哪里未成年了?”易容恼起来,声音也提高了,大概是又想起上次张一鸣说她小的事情。新仇旧恨,叫她如何不生气?
  张一鸣瞟了一眼手里的身份证,发现易容满十八了,看来上次她就没说谎。“哟,还真成年了。”
  易容立刻挺胸抬头,露出一丝得意。
  这时,值班经理到了。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