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六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七一章 未雨绸缪
( 本章字数:5833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第二天早上八点,女警值完晚班看守任务回到家里,无意中又摸到她随手塞进自己口袋的那个小红包。她把红包摸出拆开,这才发现里面不是购物卡,而是银行卡。红包里还有一张纸条,写了卡的密码和张一鸣的电话号码。 
    年轻的女警美眉有点紧张起来,银行卡等同于现金,收受一点小礼物和收受现金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女警顾不上休息,出门找到一处柜员机查询,得到的结果令她心惊胆跳,银行卡里的金额是108万。她哆哆嗦嗦地用手指点着柜员机的屏幕,仔仔细细数了两遍数字的位数,最终确认没错,是108万。从柜员机里抽回银行卡,她在机器旁木立了好半天,才渐渐回过神来。她刚刚从警校毕业没几年,从来没想到一下子自己会有这么多钱。 
    回过神来的女警又跑到银行柜台详细查询,结果更让她吃惊,银行卡竟然就是以她的名字开立,姓名和身份证号都准确无误。得到这个结果,她在柜台外面几乎有些站立不稳。昨天这个男人太可怕了,竟然把她的情况调查得这么准确和详细,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 
    女警赶紧拨通了张一鸣的手机。 
    此时,张一鸣正和林淑贞在他所住宾馆房间的床上,手机铃响,他从林淑贞的颈下抽出被她枕住的手臂,拿起电话。 
    “你、你……”张一鸣听见一个有些发抖的女声,“为什么是108万?” 
    张一鸣听出是谁,笑了起来,语气轻松地说道:“过年嘛,这个数字吉利。” 
    “不是,我是说、是说……为什么这么多?我、我不要。你来拿回去。”女警觉得自己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张一鸣在红包里留下电话号码,就是预备着有这样一番交谈,他不急不慢地又道:“这些钱,是用来补偿你的。” 
    “补偿我?我需要你补偿什么?”女警糊涂了。 
    “因为昨天的事。” 
    “昨天?昨天我是听命行事,有什么关系。” 
    “你听命行事这没错。不过,上面允许我探视嫌犯,是让我帮助警方获得一些口供,可不是为了解决我或者嫌犯的生理需要。发生那样的事情,也许你会因为工作疏忽受到责罚。” 
    “我、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也不要你的钱,这件事情过去了,我不想再提。” 
    张一鸣笑起来,“恐怕是过不去。我的女人会怀孕的。” 
    天那,女警觉得自己快要晕倒在地。怎么没想到这一层? 
    “没有……这么巧吧?”女警的声音很虚弱,几乎要哭出来。 
    张一鸣不想说得太多,便道:“如果没这么巧那就是你的运气,不过,钱你还是先收着吧。如果因为这件事情你被开除公职——你最多也就是被开除公职,不会坐牢的,我想这你也清楚。如果你被开除公职,这些钱应该能补偿你当警察10到15年的收入,当然,我说的是正常收入。如果你觉得不够,我还可以再补给你。” 
    “我不要,我不要你补了,你害死我了。”女警真哭了出来。 
    “对不起。我昨天必须那样做,这一时不好给你解释。我的补偿是真心的,我可能害你丢掉铁饭碗,但是我要救我女人的命,她是被陷害的。” 
    女警不明白为什么救命就非得在她当班的眼皮底下做爱,但是她也没心情去想明白了。 
    “卡是以你的名字开的,你退也退不了了。”张一鸣接着说,“这件事情只有你我俩人知道,包括你的上司和我那个下属都不知道。我劝你不要把卡上交,那对你的清白不见得有助,反而可能越抹越黑。” 
    女警“咔”地切断了电话,她已经不知如何是好,她的脑子里嗡嗡作响,一团乱麻,她再不想听张一鸣充满蛊惑的话。 

    2

    张一鸣这边也收起电话,鼻中“嗯”的哼了一声,原来,林淑贞在他打电话的时候钻进被中,正在为他品箫。 
    听到张一鸣讲完电话,林淑贞才钻出来,笑问:“一鸣,你为什么一定要她收那笔钱?” 
    “我是真想给她补偿,她肯定刚刚工作不久,赶上这事挺无辜的。” 
    “可你这样不是吓着她?你可以等她真被开除了再把钱给她。” 
    张一鸣笑起来,“我还想让她照顾欢欢,到时候欢欢怀着孩子,又进了看守所,警方里面得有人照应。” 
    “这才是你更大的目的吧?”林淑贞微微一笑,随即又道:“不过这用得着她吗?我可以给分局的局长打个招呼。”省政府的黄主任是从深圳升迁上去的,林淑贞说的这位分局长是黄主任的老部下,林淑贞跟他也很熟悉。张一鸣得以去探视欢欢,就是得此人批准。 
    张一鸣摇摇头,“就像我现在不打算找黄主任一样,我们不能拿大炮当鸟枪使。这找人帮忙是很有些讲究的,托小人物办大事,固然是浪费时间和精力,但是为一点小事就动用大关系,同样不可取。资源要在最恰当的时候用在最恰当的地方,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用,否则只会事倍功半。你想想,我们这也不是什么能放得上台面的请求,叫一个分局长给下面打招呼,照应一个被关押嫌犯的生活,他肯定不方便明说,这一不明说,下面的理解和执行就可能不到位,分局长又不可能亲自去照顾欢欢对吧?结果还是欢欢受苦。还不如我们直接搞定一个下面的跟欢欢直接接触的人。” 
 
    林淑贞听完张一鸣的话不禁心生感慨,她爬到张一鸣身上,坐在他的胸口娇声道:“你对你的女人都这么好吗?难怪她们都死心塌地跟着你。不过这警察小妹妹要是都被开除了,还怎么照应欢欢?” 
    “她被开除是最坏的结果,那样的话,钱就真的只能当作她的补偿了。不过我想就算欢欢怀孕有她失职的原因,她顶多挨个处分。我们还可以在上头替她做些工作嘛,这时候找分局长就有用了,连累了这个小美眉,替她求求情是合情合理的,和照顾欢欢的事情相比,这件事在分局长那里要好说得多。我想没有哪个领导愿意随便处罚自己无辜的下属,所以我们的求情一定管用。” 
    “未雨绸缪,一鸣,你可是越来越显谋略了。”林淑贞笑起来。 
    张一鸣也笑,“这都是情势给逼的,我怎么能让我的女人受苦呢。你看吧,这小美眉收了钱,或者出于心虚害怕的原因,或者出于投桃报李的想法,总之不管怎么样,到时候不用我说,她都会对欢欢好起来。我这也是一举两得,即补偿了她,又照顾到了欢欢。” 
    “一鸣,做你的女人真幸福。”林淑贞感叹。 

    3

    林淑贞真空穿着一件丝质睡衣,张一鸣认得是她上回专为和自己在北京相会而买的那件,他伸出双手握住林淑贞双乳,一边轻轻揉动一边问到:“淑贞,给欢欢吃的那种药还有没有?”那种药是林淑贞替张一鸣从香港紧急弄来的。 
    林淑贞随着张一鸣对自己双乳的捏弄而轻轻扭动身子和臀部,张一鸣感觉到她蜜部芳草在自己赤裸胸膛上摩擦,有一种轻微的粗糙感觉,很舒服,很让人浮想、引人兴致。 
    “怎么了?”林淑贞以问代答。 
    “有的话,也给你吃一颗。”张一鸣突然搂住林淑贞的腰翻身而起,将她压到身下,挺身刺进了她的体内,“然后我要狠狠地把你的花房灌得满满的……” 
    张一鸣强力而迅猛的动作加上他的话,让林淑贞花房有一种痉挛的感觉。她搞不清楚张一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是一个恶作剧的念头,还是……真想让自己也为他生一个孩子?林淑贞几乎想开口问张一鸣是什么意思,但终于忍住了。 
    “我都什么年龄了,你想害死我啊?”林淑贞最后避实就虚地笑嗔。 
    张一鸣嘿嘿一笑,也没有继续在原来的话题上深入。林淑贞不清楚他是被自己引开,还是原本就没有打算深入,而那句给她吃药什么的话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并没有字面后面深的意义。林淑贞不禁又有一点失落,脑海里没来由的想起“人老珠黄”四个字来,在她风韵万千地出现在各种社交场合,游刃有余地周旋于各色人等间的时候,她从没想起过这个词。 

    4

    张一鸣的动作格外有力,林淑贞一边承受着他肆无忌惮地冲刺一边出言道:“一鸣,你这几天压力太大了。你知不知道,做爱是一种很好的缓解压力的方式。”林淑贞这几天一直陪着张一鸣为欢欢的事情想办法,因此对张一鸣的状况一清二楚。 
    “我也听过这种说法。淑贞,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似乎自己在这个年轻男人那里的价值被证实和肯定,林淑贞刚才心头的那点失落感开始消失,她暗暗夹紧自己的蜜道,然后妩媚地一笑,问张一鸣:“感觉到了吗?舒不舒服?” 
    张一鸣觉得非常舒服,不禁感到这林淑贞真乃一尤物也,在人前优雅端庄,做爱时大方而不失细致。更重要的是,张一鸣感觉得到林淑贞在人前的优雅端庄并不是装出来的,这就远非那种表面假装高贵,其实骨子里透着淫溅的荡妇可比之万一了。 
    张一鸣趴到林淑贞耳边,悄声道:“淑贞,你好多水,要是干一点就更觉得紧了。” 
    饶是从不扭捏的林淑贞这回也脸红起来,又嗔又怨地道:“一鸣你真是欺负人,这……这你要不满意,也只能怪你自己。” 
    张一鸣笑起来,“开玩笑的,淑贞,你怎么样我都喜欢。” 
    “你自己擦擦吧。”林淑贞想了想道,她太懂得做爱的价值就是让人最大限度的满足,否则只会给心里添堵,哪里还能减压和放松。 
    张一鸣左右看看,瞥见床头柜上放着一条林淑贞解下的丝巾,便拿起来,向两人的结合部位抹去。 
    林淑贞没作声,直到张一鸣擦完,才嗔道:“一鸣,我这条丝巾4000多呢。” 
    “是吗?”张一鸣笑起来,但并不觉得有多意外,因为前不久在北京的中国大饭店,乐乐作弄身无分文的张一鸣,就买了一条丝巾,也是这等价位,林淑贞身上的东西当不会比乐乐的差了去。 
    “回头我另外送你一条,40000多都没问题。”张一鸣道。 
    “不是钱的问题,你这是糟践东西。” 
    “是吗?可我觉得不。我的女人这最娇贵的部位,就该享受最尊贵的待遇。淑贞,这丝巾用来擦你的爱液,比系在你的脖子上更加物有所值。” 
    “强词夺理。”话虽这样说,但林淑贞的心里还是涌起一阵很愉快的感觉,刚才曾有过的一点失落更是无影无踪。无论什么样的女人,都喜欢被男人宠爱的感觉。爱液擦干后,张一鸣的抽送中林淑贞也觉得快意更浓,不禁连声哼哼唧唧起来。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