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六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六二章 乐乐戏夫
( 本章字数:4018 更新时间:2008-1-16 8:31:00 )

    1  
 
    “怎么了,你们俩?这样看着我。”张一鸣虚张声势。
  “真是我姐送的?”乐乐问,一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若有半句虚言,定当大刑侍候的表情。
  “嗯,这个……”看来否认是不可能了,丁萱这小妮子,真是童言无忌,害人不浅,“是的,上次在深圳,欢欢不是帮我一起替李大哥报仇吗?她拿着这个手链没用,就送给我了。”
  其实就算没有丁萱今天这句话,张一鸣也打算这个春节要公开和欢欢之间的关系。但是自己主动公开是一回事,被人识破又是另一回事,特别是面对乐乐那蓄势待发的表情,张一鸣下意识地就编起了瞎话。
  “哼,算你老实。”乐乐秀鼻一皱,又道:“老公,就这么点事,你刚才好像有点紧张哦。”
  “胡说八道,我哪有。”张一鸣意外蒙混过关,顷刻间又神采飞扬了,看来今天百事顺心的运道还没完。
  乐乐微微一笑,也不再追究,转头即在坐在自己身边的丁萱脸上亲了一下。丁萱吓了一跳,脸立刻红到脖子根,觉得这个师叔阿姨今天好怪。
  “丁萱,吃完饭阿姨带你上街,你自己挑选礼物,不管多少钱,阿姨都买给你。”乐乐亲了丁萱后说道。
  丁萱有点摸不着头脑,怯怯地说:“谢谢杨阿姨,我不需要礼物。”
  “不行,阿姨说要就得要,阿姨今天要奖励你。”乐乐不容丁萱推辞。
  “奖励我?为什么?”丁萱的神情更加迷惑。
  另一侧的姚静抚了一下丁萱的头,微笑道:“奖励你今天说了实话。去吧丁萱,姚阿姨也去,我和杨阿姨一起,满足你今天的所有要求。”
  就开始刚听到丁萱那句话的时候姚静吃惊地睁大了双眼,从后来乐乐审问张一鸣开始,姚静便出乎意料地安静地微笑着,一直没有插言。张一鸣本以为还要应付她,现在看来多虑了。
  姚静的温柔从来最能安抚人,听了姚静的话,丁萱这才轻轻地点点头。
  “张总,我要请假,今天下午不去上班了。”乐乐笑嘻嘻地冲张一鸣说道,语气却是不容商量。
  “你这哪是请假,根本就是命令嘛。”张一鸣无可奈何。
  乐乐不管那么多,已经站起身来,又拉起了丁萱,同时对姚静道:“静姐,不吃了,我们现在就走。”
  三个女人起身走到了包厢门口,乐乐又回头道:“你把单买了。”
  “不是说静静请客吗?”
  “是静姐请客,但是你买单。这是罚你。”随着这句话,三个女人已经到了门外。
  张一鸣摸着自己的口袋,忽然记起外衣和钱包一起还落在办公室,他赶紧叫起来:“乐乐,你们回来,我钱包没带。”
  只听得一阵笑声,乐乐欢快地声音传来:“就知道你没带。你自己想办法吧。”然后是一阵快速的嗒嗒的脚步声,定是乐乐拉着姚静和丁萱跑掉了。

  2

    一时无计可施的张一鸣在包厢里呆坐了一阵,正在想辙,服务小姐敲门进来。
  “先生,这是您的账单,总共4800。”
  张一鸣的屁股像被火烫了一样,差点从座椅上跳起来,“你们堂堂的中国大,什么时候改黑店了?!张一鸣瞪大了眼睛问。
  服务小姐一愣,显然没听懂。
  “把你们孙总叫来。”张一鸣沉着脸,继续说到。
  服务小姐更迷糊了,“孙……总?您是找哪个孙总?我们这没有个孙总。”
  该别是碰上个吃霸王餐的吧?服务小姐心中嘀咕,那也忒神了点,她在这做服务员三年了,还是第一次碰到来中国大饭店吃霸王餐的。
  “哪个孙总?就中国开黑店的祖宗,孙二娘呀。你们这要不是最近换孙二娘来当了老总,我这一顿饭怎么要4800?”就自家人吃个午餐,张一鸣知道没点什么特出格的东西。
  服务小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才明白了张一鸣的意思。这个服务小姐的训练看来非常有素,被张一鸣如此一番调侃戏弄,她也没见生气,一声笑过,便柔声解释道:“是这样的,先生,刚才出去的三位女士在礼品柜看上一条丝巾,她们买下了,说是在这里一块结账。”
  原来如此,乐乐这死丫头肯定是故意的。张一鸣泄了气,有点悻悻地道:“那我也没叫结账啊,你这么着急进来,怕我跑了不成?”
  服务小姐已经看出今天这情况有点奇怪,忙道歉并解释道:“对不起,那我待会再来。刚才是买丝巾的小姐叫我赶快来结账,说是您有事急着要走。”
  妈的,乐乐这死丫头一招接一招,全是她在捣鬼,张一鸣心头把乐乐骂了一千遍,今晚回家后若不教训得她死去活来,夫纲何振?
  实在怪不得人家服务小姐,张一鸣放缓了脸色,道:“你先出去,我待会叫你结账。”
  服务小姐出去后,心想这位先生看来今天是被人骗了,该不会是那种不知用什么手段跟陌生姑娘搭上讪,然后妄图用一顿饭的小恩小惠沾人便宜,结果被人甩掉,连带钱包也被摸走了吧?要是这样,这位看着外表光鲜、衣冠楚楚的先生还真有可能逃单。
  想到这里,服务小姐悄悄把情况跟值班经理说了,值班经理也不敢完全掉以轻心,真是逃掉一单,她这职位只怕难保,于是吩咐保安注意张一鸣的动静,别让他溜了。

  3

    张一鸣想了半天,最后只得打电话叫钟晨过来买单。
  不久之后,钟晨敲门进了包厢。张一鸣很不好意思地朝她笑笑:“不好意思,还麻烦你过来买单。”
  “你不是跟乐乐一块吃饭?”钟晨带来了张一鸣的外衣和钱包,一边递给张一鸣一边问。
  “是,不过她先走了。”
  “她应该知道你没带钱包呀?她下楼的时候,我见你的外衣和钱包落在办公室,还让她带给你来着,她说不用。”
  原来如此,乐乐这个死丫头,张一鸣气得牙痒痒。钟晨这时看出张一鸣的情况,笑了起来,“是不是被乐乐戏弄了?”
  张一鸣无奈地一笑,算是默认。
  钟晨的笑意更浓,因为她还见到张一鸣不知道的情况,想到张一鸣的光景,钟晨觉得乐乐这一招实在有趣。“张总,您知不知道刚才一直有保安在不远处盯着这个包厢?”
  “真的吗?他们想干嘛?”张一鸣大惊。
  钟晨笑,“肯定是怕你逃单。你的窘况怎么被他们知道了?”
  张一鸣想起刚才进来那个服务小姐,哑然失笑,小姑娘还挺有心计。
  “算了。”张一鸣挥挥手,“不能怪他们。”
  钟晨一边和张一鸣走出包厢,一边又告诉他:“今天的单我已经买了。我刚才顺便签了VIP协议,以后您来这里签单就行,不用付现,由公司月结。”
  张一鸣欣喜地看钟晨一眼,她想得真周到,论心思缜密,钟晨跟姚静有得一比。
  两人走到餐厅门口,只见值班经理和开始那位进来买单的服务小姐都站在门边。“张总,您走好,欢迎常来。”看来钟晨办过VIP之后,值班经理已经知道张一鸣的身份。
  张一鸣笑笑,瞟了一眼先前那服务小姐,她的脸上立刻飘红。也许是把张一鸣当成吃霸王餐的主,这小姑娘心生歉意了。

  4

    当晚,张一鸣怀着一肚子报复之心早早回到家里,姚静和乐乐却都还没回。张一鸣也不催促,悠哉游哉地洗了澡,养精蓄锐,决定今晚给乐乐那死丫头以沉重打击,定叫她以后知道什么叫夫为妻纲。至于欢欢的事情,当然还是得说,但那必须是他来无可争议地宣布,而不是无可奈何地招供。
  想起欢欢,张一鸣的小腹有点发热起来,这丫头也不知怎么样了,待宣布了她的事情后一定尽快把她叫回来,到时候,让乐乐这死丫头侍候着,当着她的面和欢欢尽情地颠鸳倒凤,嘿嘿,乐乐死丫头,你馋去吧你。
  张一鸣得意洋洋地畅想无限的时候,钥匙声响,姚静和乐乐回来了。
  张一鸣故意坐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摆出大爷架势,冷冷问道:“知道回来了?”
  “老公,对不起啊,我们回来晚了。”
  乐乐一脸讨好,声音嗲得腻人,走到张一鸣身边坐下,一头扎进他怀里。
  “回来晚点是小事,你知道今天让老公多难堪吗?”张一鸣继续板着脸。
  乐乐嘻嘻一笑,“开个玩笑嘛。我和静姐都知道错了,我们给你买了礼物,算是赔礼道歉还不行吗?”
  嘿,这丫头大概是知道今天有些过火,心虚了。
  “什么礼物?”张一鸣脸色缓和了些。
  “等下给你看,你一定喜欢。”乐乐神秘兮兮地一笑。
  姚静这时候也赶紧沏好一杯菊花茶,端到张一鸣手上,柔柔地赔笑道:“对不起,老公,喝杯菊花茶,消消火。”
  张一鸣看姚静一眼,接过她递来的茶,慢慢地喝了两口。姚静在茶里放多了糖,喝起来特别甜。
  乐乐调皮,姚静只是被她裹挟,张一鸣本就不欲对姚静生气,此时便拉了姚静的手,让她坐到自己的另一边。
  姚静摇摇头,却在张一鸣身前蹲下,放下他的二郎腿,轻轻给他捶起腿来。
  乐乐还在张一鸣的上身腻,胸前一对白兔在张一鸣怀里拱来拱去,张一鸣见两个女人这架势,心里本来准备制一下乐乐的念头渐渐淡了下来。没办法,两个女人的这种温柔攻势,谁受得了?
  张一鸣舒服地闭上眼,享受着姚静的服务和乐乐的厮缠,就在他闭眼的当口,乐乐回头,冲蹲在地上的姚静使了个眼色。
  姚静会意,拉开张一鸣的拉链,轻轻掏出尚是柔软的巨物,柔荑几下抚慰,张一鸣便一柱擎天了。
  张一鸣哼了一声,没有睁开眼,他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不出所料,片刻之后,张一鸣感到姚静的柔舌轻点矛头几下,再就是“滋溜”一下,温暖的小嘴裹住了长矛。
  这俩丫头,知错就改,还不失为好同志。张一鸣得意地想,却没看见此时乐乐和姚静交换了一个诡秘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