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六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五一章 夜宿金顶
( 本章字数:3819 更新时间:2008-1-16 8:30:00 )

  1

    “所以你就当上村长了?”张一鸣听完小青的叙述,微笑着问,心里替她高兴,希望这能够慢慢磨灭她心中那不快的记忆。
  小青点点头,又道:“前一阵我到县里开会,是关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事情,我们村是重点贫困村,压力很大。我也没什么主意,都说‘要想富,先修路’,再说我们村确实进出太不方便了,我就想出钱先修一条大一点的路通到镇上。我今天来就是向弥勒佛许愿,希望路修好,我们村能慢慢富裕起来。”
  “你自己出钱修路?”张一鸣有些吃惊。这得多少钱啊?小青有这些钱吗?更重要的是,就算有,她干嘛要出啊?
  小青又点头,“也不是修汽车路,我哪有那么多钱。我们村委会商量,就挖一条宽的,平的,至少手推车能推着过的土路就行,不像现在,什么东西都得人背肩扛,走在羊肠小道上。”
  “这也得要不少钱吧?”
  小青又低下头,“不用太多。都是村里人义务出工,钱只是用来买必要的工具和材料。我……我在深圳存了点钱。现在想想那些钱心里就厌恶,都是、都是做那种事赚来的,不如给村里用了。反正我自己也不愿再用那种钱。”
  张一鸣看一眼小青,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说不清的滋味。如果说小青在深圳是一种堕落,那么这种堕落她自己究竟有多少责任呢?当然不敢说她自己全无责任,毕竟还有那么多身处极端艰苦境况的女子却仍旧坚持了自尊和自爱,但是要说全是小青自己的责任,符合事实吗?看着此时此刻小青深埋的头,听着她羞愧的话,张一鸣不能相信小青在深圳的所作所为是出于贪图金钱、迷恋享受等等目的。

  2

    下到新金顶,镇国寺到了。
  “都说镇国寺许愿挺灵的,是吗?”两人往寺里走去的时候,张一鸣问。
  “不知道。”小青轻声说道,隔了一会儿,只听她又说:“我去深圳之前,来这里许过愿,可是……”小青垂下了眼帘。后面的话不用说了,张一鸣能想得到小青去深圳前会许下什么样的愿望,而在深圳的结果如何,张一鸣更是清楚。“也许是我不够心诚。”小青最后又补充一句。
  “都过去了的事情,别再想了。”张一鸣开导道。
  两人在镇国寺拜了拜,出门时候,一旁的居士给了张一鸣和小青一人一根红绳,张一鸣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随手就接过了,而小青霎时间一张脸通红起来。
  “怎么了?”张一鸣奇怪地问。
  小青不作声,一旁的居士先笑了,对小青和蔼地道:“姑娘别害羞,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自己的姻缘可要好好把握。”说完居士又含笑看了张一鸣一眼。
  张一鸣有点明白了,难怪看到路边树上,还有的石头上栓满了红绳,原来是给上山来的青年情侣们保佑姻缘的。张一鸣记起读书时候爬华山,满山的铁链上挂满了锁,越往高处越多,其意义与这里的红绳差不多。那是同心锁,这里的红绳大概可以打成同心结吧。
  不过,这些东西真管用吗?张一鸣和诗思也在华山之巅挂了一把同心锁的,他清楚地记得他把钥匙扔下华山绝壁的时候,诗思依偎在他身旁,满脸幸福的笑容。“我们永远在一起,就像这把锁,再也不能打开。”这是诗思当时的话,然而伊人昔日的蜜语言犹在耳,此刻却是芳踪何处?
  张一鸣不想让小青难堪,便对居士笑着道了谢,替小青把红绳接了过来。
  走出几步后,小青轻声道:“对不起。”
  “为什么?”张一鸣不解。
  “他误会我们是……那种关系。”
  张一鸣笑起来,“既然都知道是误会,有什么对不起的?”
  “可是,我不配。”
  张一鸣发现小青的自卑心理很重,一时之间也没法替她消除,只得道:“没什么配不配的,我不在意,你也别放在心上。”
  张一鸣这话让小青一下抬起头来,看着他,眼里便有泪水盈动。
  看看天色,时间已经不早,张一鸣不知道下山是否还来得及,皱皱眉头,问小青:“你现在就下山吗?”
  小青点点头。
  “恐怕到不了山下天就会黑吧?”
  “黑了也不怕,我习惯了。”
  这金顶上就有住处,张一鸣想了想,突然道:“今晚就住在山上怎样?明天早上还可以看日出。然后,我想到你们村去看看,行吗?”
  小青惊异地看着张一鸣,不知道他的提议目的何在,她眼里闪过一丝喜悦,忘了说话。
  “怎么样?”张一鸣又问。
  “嗯。”小青点点头。

  3

    开房的时候,服务员问要几间,张一鸣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小青,她的脸刷地红了,却没出声,张一鸣便转回头对服务员道:“一间。”
  这里的旅馆价格倒是便宜,只是条件不免差了点,也难怪,这高高的山顶上,什么东西都要靠从下面运上来,能提供什么好的条件呢?好在只住一个晚上,将就一下就过去了。落实好住处,张一鸣带小青出去吃东西,吃完东西天就已经开始黑了,夜晚的山上可没什么好玩好看的,于是两人径直回到旅馆房间。
  入夜后这山顶上很冷,小青本没打算在山上过夜,这时候衣服便显得有点少。张一鸣有内功底子,还不觉得什么,看到小青的样子,他便道:“上床吧,在被子里窝着就不冷了。”
  小青早有这意思,点点头道:“那你等一下。”说完便出门去了。
  不一会,小青竟然端着一盆热水回来了,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的。
  张一鸣一见明白了她的用意,笑道:“这倒不错,你烫烫脚,身子很快就暖和了。”
  小青一笑,“这是给你洗脚的。”一边说着,小青一边将水端到坐在床上的张一鸣脚下,蹲了下来。
  张一鸣没想到小青是这意思,有些不习惯。就只有一盆水,张一鸣道:“你洗吧,正好暖暖身子。我不冷。”
  小青蹲在张一鸣脚下,轻声说道:“你是男人,当然你洗。”
  “正因为我是男人,所以该让你洗呀?”张一鸣一时不能理解小青颠倒的逻辑。
  “在我们那里不是你说的这样。”
  小青蹲在地上,抬头看着张一鸣,眼神里有一种卑微。张一鸣这时记起曾经见过的小青乳上的疤痕,不禁理解了她所受到的屈辱的根源。
  张一鸣伸手将小青拉起来,摸了摸她的脸庞,“在我这里,规矩是不一样的,女人是该受到男人宠爱的。”
  小青的泪水看着便滚了出来,低头哽咽道:“下辈子我死也要做你的女人,这辈子我没这个福分,我不配。”
  张一鸣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小青又蹲了下去,道:“让我给你洗吧,我愿意。”
  张一鸣不再作声,默默地由小青替自己脱去鞋袜,将双脚放进了热水之中。

  4

    山顶上的夜晚比在黄师叔家的时候还要清净,除了呼呼的风声,其余什么也没有。蜷缩在张一鸣怀里的小青娇小的身子,竟像一团火样的滚烫,一点不似上床之前寒冷的样子。
  对于这个女人,张一鸣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情,如果当初不是那样一种特殊的情形之下,即便是泄欲,张一鸣也不会找上那时的阿美。可是今天再次遇到她,张一鸣竟是几乎没有犹豫,如此自然而然地再次将她搂在了怀里。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他?想来想去,似乎是小青那近乎卑顺的言语姿态和对张一鸣毫不掩饰的带着依恋的崇拜,勾起了张一鸣心中那种像怜惜一只宠物一样的心情。
  小青上床的时候就自觉地脱成全身赤裸,她知道这个男人想要什么,她也愿意给他,虽然她知道这对他可能不过只是一次旅途中的享乐。
  张一鸣轻揉着小青胸前两团柔软的肉丸,黑暗中,还能摸到那里留下的烫伤的疤痕,这令张一鸣想起了明仔。
  “明仔的死讯,你是怎么跟家里人解释的呢?”张一鸣问。
  “我如实说了。他结交了一些不好的朋友,走到歪道上去了,被牵扯进一件寻仇的事情。后来深圳公安局通知我们县里,县公安局又通知了他们家人,也是这样说的。深圳公安局还掌握了他犯的一些事情,都通报了,他们家……很伤心,又气愤,恨他不争气,不走正路,落得这样的下场。”
  张一鸣不再说什么,这件事情就让它这样过去了吧,他的一只手离开小青的胸部,向下游去,到达那茂盛之地,小青哼了一声。张一鸣感觉出小青有一点紧张,这令他有些意外,她做过出卖肉体为生的职业,跟张一鸣也不是第一次上床,没想到此时居然紧张。
  张一鸣并不清楚,出卖肉体的女人不被嫖客当人,其实她们同样也不把嫖客当人,两具都是行尸走肉而已。然而现在,在小青不再出卖肉体的时候,即将被这个在她心里像神一样的男人再次临幸,怎会不令自觉卑微的小青几乎控制不住的要颤抖。
  “小青,你是不是不愿意?”张一鸣心想,毕竟这个女人不再是深圳那个阿美了。
  “我愿意。”小青轻声回答。
  “可是你好象有点紧张。”
  “我……没有紧张。”
  张一鸣调整了姿势,便准备进入,矛头刚至蓬门,小青忽然用手推拒起张一鸣的胸膛。
  “怎么了?”
  “我……”小青欲言又止,忽然将身子往被中滑去,很快钻到张一鸣下体处,“我用口帮你……”
  张一鸣即刻感到自己的长矛进入了一个小巧温润的口腔,他不知道小青为什么会这样。但是,由她去吧,张一鸣体内那团火焰已经升起,且先浇灭了再说。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