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五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四四章 欢欢女徒
( 本章字数:3959 更新时间:2008-1-16 8:30:00 )

    1  

    桃李公司的八家乐静新店元旦期间同时开业了,这使得公司拥有的总营业面积大增,姚静于是将原来乐静在SOHO的店面二楼改做了自己的办公室,不再作为营业场所。原来乐静国贸店里的小办公室也仍然保留着,对这两家老店姚静有些感情,愿意在这里办公,其它新店都有店面经理打理,她就不经常去了。
  就在赵敏和陈鹭在北大的宿舍里看到了这一期《风云女性》的杂志时,姚静也坐在自己在SOHO店面二楼的办公室里看着这期杂志。《风云女性》专访姚静的那个记者跟姚静很谈得来,私下里算是朋友了。听说姚静想找一个助理,记者便说给她推荐一个,约好今天下午大家一起见个面。
  姚静此时看着《风云女性》封面上那个美丽而成功的女人,她真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男人带来的。姚静心中产生一股难以言喻的幸福感,不是因为登上了《风云女性》的封面,而是因为有一个这样的男人。
  就在姚静沉浸在幸福中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打断了她。楼下的服务员上来说下面有人找她。
  “什么人?”姚静问。
  “不认识。一个女孩子,指名说找您。”
  难道是赵敏、陈鹭或琳儿当中的谁来了?若说女孩子,只有她们最可能。
  “让她上来吧。”姚静吩咐道。
  不一会,女孩被带上来了,还带着简单的行李,姚静一看,却不认识。
  “你找我?”姚静疑惑地问,“你认识我吗?”
  现在姚静算是出名了,特别这回又上了封面,专访里面也专门介绍了桃李希望基金的事情,这个女孩的穿着打扮朴素,很有可能是某个山区的孩子来为家乡争取一所希望小学的,因此姚静虽然疑惑,但是非常和颜悦色。
  “您是姚静师叔吗?”女孩怯怯地问了一句。
  师叔?姚静一愣,什么意思?谁是师叔?谁的师叔?从来还没有人这么叫过姚静,她有点反应不过来。
  女孩接着道:“我是欢欢师父的徒弟,是她叫我来找您或者乐乐师叔的。”
  天哪,欢欢姐的徒弟!姚静在心里一声惊呼,欢欢姐什么时候收了这么个徒弟,在哪里收的?
  姚静一边惊奇,一边赶紧拉着女孩的手,“我是姚静。你真是欢欢姐的徒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丁萱。”
  “你这是从哪来呢?”
  “山西。”

  2

    中午的时候,乐乐也来了,姚静已经在电话里告诉她关于丁萱的事情。俩人带着丁萱到外面吃饭,吃饭的时候把丁萱的情况大概问了个清楚。
  “师父让我跟她出来学着做些事情,这一阵子她在外面不方便,所以让我来找两位师叔。”丁萱说。
  乐乐看着丁萱,笑道:“别师叔师叔的叫,难听死了,你叫我们姐姐吧,比你大不了多少。”乐乐不像欢欢那样常年在江湖上跑,她可没有那么多门第辈分之见。
  “那怎么行,这是辈分。”丁萱似乎有点不敢,即便与江湖无关,来自农村的丁萱对辈分还是看得挺重,不敢轻易逾矩。
  “好了好了,那你叫阿姨吧。”乐乐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丁萱这才点点头。
  “那你就呆在我身边帮我做点事吧,正好我现在也需要人手。”姚静听了丁萱想出来做事的意思后说道。
  丁萱向她展颜一笑,高兴地又连连点头。
  就在这时,姚静的手机响了,是张一鸣打来的。“老公,你在哪呢?”姚静接通电话后问。
  “凤凰。”张一鸣在电话中笑笑,随后即正声道:“静静,你帮我去找个人。”
  “找谁?今天去吗?”
  “就今天,越快越好,他可能在北京遇到了点困难,你要尽全力帮助他。”
  听张一鸣这样一说,姚静觉得事情可能比较紧急,正待答应,忽然想起下午的约会,“我下午约好和人见面。我们不是正在招人吗?《风云女性》上次专访我的记者给我推荐一助理。要不我跟她们另约吧?”
  张一鸣听到这事,在电话里沉吟了几秒,道:“失信于人不太好,你还是去跟她们见面吧,我这事找乐乐去办。”
  “乐乐在呢。”姚静笑起来,把手机递给乐乐。
  “老公,什么好事啊?你第二个才想到我,我不干。”乐乐接过电话就娇开了。
  坐在一边的丁萱听到两位阿姨都叫电话里的人老公,一时间有些懵了。两位阿姨跟那个人什么关系啊?难道……?想到一半,丁萱的脸一下便红了起来,偷偷瞄了姚静和乐乐两眼,所幸她们的注意力都不在丁萱这儿。
  “就你条件多。”张一鸣笑骂一句,“不是好事,是差事,你干不干啊?”
  乐乐在这边撇撇嘴,“只好干呐,谁叫你是我老板呢。”
  张一鸣收起玩笑的语气,开始向乐乐说明情况。

  3

    原来,张一鸣要找的就是昨晚在凤凰黄师叔说起的在北京打工的龙老先生那个徒弟,今天上午龙老先生找到他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却是另外的人接的,接电话的也是此人带到北京一起打工的同乡,从同乡嘴里,龙老先生夫妇和张一鸣才知道北京这边出了点事情。
  这个徒弟所在的工地,拖欠民工工资已经大半年,本来说好年底付清,但是元旦过了,工资的事情还没有动静。这个徒弟为人仗义,在民工中间很有威信,大家便推举他为首,向工程施工方讨要工资,就在这个过程中起了纠纷,施工方暗中买通一伙人,殴打和驱逐讨薪的民工。双方打斗的过程中,民工有多人受伤,龙老先生的徒弟和他带去的几个乡亲身手都不错,也打伤了对方几人,结果110赶来,流氓们早就熟悉这种套路,110赶到之前全部溜走了,民工们还没回过神来,就叫110的人都带走了。
  其实,虽然类似的事情在北京这京畿重地算不上多,但也并非绝无仅有,110的人一看就知道民工们冤,但毕竟是扰乱社会治安的事情,总得处理,最主要是还有一无辜受伤的路人,那帮流氓跑了,路人只好揪住民工不放。110最后把其他民工都放了,只把为首的龙老先生那徒弟留了下来,听候处理。
  “这个人叫什么?我怎么帮他?”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乐乐皱着眉问,她心里对民工的遭遇也感到很同情。
  “他叫龙大柱。我给你个地址,你先把他的那些乡亲和工友找到,看他们有什么要帮的。至于龙大柱,出点钱,保释出来肯定没问题。”说着,张一鸣把地址告诉了乐乐。
  乐乐记下地址后,重重地嗯了一声,这才挂断了电话。
  “什么事啊?是不是老公他……。”姚静看到乐乐的神情不像那么舒展,有些担心的问。
  “老公没事。他说是有个朋友在这边出了点事情。你说现在这民工一年才挣几个钱?不但不给,还打人,真是的。”乐乐说起来很是愤愤不平。
  “就是这事?”姚静问。
  乐乐点点头。
  “那你下午赶紧去看看,多带点现金,只怕有的地方没法刷卡。”姚静仔细交待乐乐。
  这时候姚静的手机又响了,这回是刘红。“静姐你们在哪啊?我在乐静,她们说你和乐乐出去吃了。”
  “你怎么中午就过来了?下午不上班吗?”
  “不上。”
  “那你等着,我们马上回。正好下午乐乐要出去,她又不会开车,你陪她一起吧,省得她打车。”

  4

    乐乐和刘红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张一鸣给的地址,是一处老居民楼的地下室。这地下室是早期修建的人防工程,沿着楼梯走下,先有一个厚厚的大铁门,乐乐和刘红俩人进了铁门,到达地下室的过道里,便听见有些争吵声传来。
  俩人沿着过道往里走,乐乐一边看着每一间房门上的号码,走到有人争吵的房间,正好就是她们要找的一间。
  房门开着,狭窄的屋里挤了七个人,六男一女,分成对峙的两拨,四个染了头发的年轻小伙一拨,堵在门边,屋里另外的两男一女是另一拨。看得出来,屋里那两男一女才是乐乐她们要找的人。
  门边的小伙见到站在门口的乐乐和刘红,来劲了,嘻嘻一笑,问道:“哟,找我呢吧?俩姐姐。”
  乐乐横他一眼,更加肯定自己要找的人是里面那一拨。“闪开。”乐乐说着准备往屋里去。
  这时候,一屋人都看着乐乐跟刘红,不知道她俩什么来路,有何贵干。
  四个染发小伙并没有让开的意思。“怎么啦?没听见呢?”刘红脸一沉,也冷冷说到。过来的路上,她听乐乐大概把情况说了,现在见这状况,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但猜想八九不离十是那些流氓又来找这几个民工的麻烦。
  刘红和乐乐的一身穿着,明眼人一看就知档次极高,价值不菲,门边的几个小伙对这种衣装的判断都是倍儿门清,先从外表上就知道这俩女的不像屋里的民工,肯定不好乱欺负,搞不好就得罪了她们背后的人。再加上刘红和乐乐的表现不但不怵他们,而且一点颜色都没给,他们反而更加心虚了。不自觉地,四个人让开了一条道,乐乐跟刘红走进了屋里。
  屋里的三个人对乐乐和刘红的态度不比外边的四个更亲切,怀疑而冷淡地看着她俩。也是从她俩这身穿着,他们知道跟自己不是一路人,他们不清楚这样的两个时髦女人跑到自己这地下室来干嘛。还好刚才乐乐和刘红对门口那四个人并不友善,不然肯定被屋里的人当成敌人对待。
  “你们……?”先是那个女人听了乐乐的话后眼睛一亮,马上接上话。
  另外一个男人用眼神阻止了接话的女人,转头看了乐乐和刘红两眼,问道:“你们是谁?”
  “我们是龙若愚老先生的晚辈,今天接到龙老先生的电话,他叫我们来看看你们的。”这话是张一鸣告诉乐乐说的,龙若愚就是黄师叔丈夫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