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一五章 十亿身家
( 本章字数:5232 更新时间:2008-1-16 8:30:00 )

    1  

    回到酒吧天已经黑了,乐乐和刘红在等着张一鸣和姚静,张一鸣本来想就在酒吧随便吃点,乐乐却说想出去吃,商量之后,最后决定去东来顺吃涮羊肉。
  张一鸣把帕萨特留下,开了刘红的新标致。乐乐先抢了副驾驶的位置,姚静和刘红笑了笑,一起钻进了后座,其实她们原本就没有准备和乐乐抢。
  “怎么样,搞定那个小姑奶奶没有?”路上乐乐打趣地问。
  “你老公出许马,有什么搞不定的。”张一鸣说。
  “就知道你骗女孩子的本事一流。红姐,是不是呀?”乐乐在拉同盟军。
  “知道你还问。”刘红说。“不过,听起来这个女孩子满特别的。”看来,一下午的时间,乐乐已经把关于赵敏的事情跟刘红说了,好在刘红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也许她根本没想那么多,不过是一个喜欢张一鸣的女孩子而已。粗线条的性格有时候真不是坏事,少了好多自寻烦恼的机会。
  开着新车,张一鸣想起因为这车和刘老中医见面时候的情景,要说起来,第一次拜见岳父,应该有些礼物略表孝心才是,只是当时太匆忙了。
  “刘红,那天你爸说他们那房子还在按揭是吧?”张一鸣问刘红。
  “嗯。怎么了?”刘红问。
  “我想把余下的房款帮他们交了。上次匆匆忙忙,空着手就去见他老人家了。”
  “这……”刘红有些犹豫,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姚静。
  “傻丫头,看我干嘛?”姚静笑道:“还怕我和乐乐跟你计较呢?你父母不也是我们的父母吗?我和乐乐的父母都不在了,难得有老人可以孝敬一下。”
  张一鸣想起自己远在家乡的父母,来北京之后,只是跟他们打过电话,一直还没有回去过。要是在过去,能光明正大的带着这样几个如花美眷回家,那也真可以告慰两老了。可惜,唉……
  “那……不知我爸会不会答应。”刘红的口气松动了。自己的男人能孝敬一下自己的父母,刘红心里当然高兴。
  张一鸣笑起来,“会答应的。反正我的身份已经暴露,也别装穷了。虽然你老公还不是什么大富豪,但是这点孝敬还是出得起的,最近期货行情不错,老公赚了点钱。”
  “什么身份已经暴露,你以为自己是地下工作者呢。”乐乐取笑说。
  “还别说,有你们几个,我有时候还真像地下工作者。”
  “屁,有我们几个,你整个就是一床上工作者。”
  张一鸣大笑起来,“注意形象,乐乐,淑女不准说脏话。”
  “有你这个大色狼,我还做什么淑女。”乐乐嘟囔着。
  张一鸣没再跟乐乐逗笑,继续又对刘红说:“你明天问一下你爸,还有多少按揭没还,问清楚了到时候静静和你一起把这事办了。”
  姚静嗯了一声,刘红忍不住问到:“期货赚了很多钱吗?”
  “还不好说,最近就会见分晓。总也有几个亿吧。”
  张一鸣轻描淡写的一句,三个女人都吓了一跳。曾经是雷登兄弟公司首席代表的助理,乐乐也算是金融领域呆着的人,但她毕竟没有直接接触过投资,所以连她都吃惊,就更不用说姚静和刘红了。
  “你骗人。”半晌,乐乐冒出一句。
  “我骗谁也不会骗你们呀。”张一鸣笑笑,“不过这还是账面利润,期货这东西来得快也去得快,没有变现都还不能肯定。”
  张一鸣心想,确实还不能掉以轻心,更重要的是见好就收,对于期货,他毕竟不熟悉。

  2

  此后的十几天,期铜继续疯涨,到月底的时候,又涨了近40%。十月的最后一天,张一鸣坐在大通期货的交易室里,心情难以平静。
  张一鸣后来加仓的决定进一步扩大了盈利,略一估算,一个多亿的资金,不足一个月的时间,获得浮利接近十亿,张一鸣自己都不敢相信。但是这就是期货,保证金交易方式的杠杆性质,将风险和利润都数十倍的放大。
  11月的第二周就是这批合约的交割日,似乎全世界的资金都在做多,等待着大丰收的到来。张一鸣此时开始犹豫了,是继续持有还是获利了结?看着账面上的利润数字,张一鸣觉得比当初下单买入的时候还要紧张。继续持有,也许又是几个亿的利润,也许吐回大部分利润,虽然后一种可能性现在看来似乎不大。
  国储局最近没有动静了,做了一次傻事暴露目标之后,国储局似乎突然变得高明了许多。
  这一天,张一鸣在交易室里坐了整整一天,直到收盘前的最后二十分钟,他终于决定卖出所有合约,获利了结。虽然期货不同于股票,但是张一鸣坚信的是,最后的成功者常常是能够拒绝诱惑的人,而不是那些总想抓住每一个机会的人。金融世界机会和陷阱常常是一对孪生子,贪婪和冒进的人最终会受到惩罚,即便是战功赫赫,素有天才和大师之称的索罗斯也不例外。而至今屹立不倒的,却是那个自称为老式的、保守的、甚至有点守旧的巴菲特。
  当卖出的交易指令的确认键按下之后,张一鸣顿时觉得浑身一轻,这才发现自己几乎整整一天没有挪动过屁股,到现在已经是腰酸背痛。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好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涨也好、跌也好,可以不去管它了。而面对实实在在的近十个亿的真金白银,张一鸣需要考虑的是今后的新的战略了。
  离开交易室,张一鸣驾着车在街上游荡,他很想找一个地方清静一下,不敢奢求青山绿水,只要人少一点就行。可是,张一鸣发现这个心愿竟是如此难以达到,因为北京本就是一个人的海洋。张一鸣最后不得不开着车往城外驶去。
  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地,张一鸣就近就拐上了往密云的高速,一个多小时后,车已经出了市区,四周的视野开阔起来,没有了遮挡视线的高楼,在张一鸣的左侧远远的可以看见山的身影。绿色,那是没有的,但即便是黑乎乎的,可那也是山,也是赤裸裸的大自然啊。汽车开在这样的路上,张一鸣的心情比在市里的时候宁静许多。

  3

  几乎是陡然之间,张一鸣已经拥有近十亿身家,说实话,他并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当初只是凭直觉感到要抓住这样一个机会,却并没有想到收获是如此之大。
  十年一梦,在深圳十年,如果说财富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还只是转了一个圈而已,那爱情的失去则是丢掉了原本拥有的东西。当年和诗思一起行囊空空地到达深圳,十年之后离开的时候,行囊依旧空空,身边却是连诗思也没有了。
  自从离开深圳到了北京之后,张一鸣感到自己思想中的一些变化,虽然还不是一个彻底的宿命论者,但至少,他对命运充满敬畏之心。如果他达到了一个看似不可能的目标,他首先是感谢命运的赐予,而不是得意洋洋地以为战胜了命运。就像现在,就像这梦幻般的十亿身家。
  张一鸣在高速路上一路飞驰,逐渐变得心旷神怡。有了这十亿的资本,张一鸣自信对于资本高手的他来说,那就是有了强大的原始力量,就是有了一双可以在资本的天空翱翔的翅膀。
  这时,手机铃响,张一鸣看了一下号码,是姚静。“喂,老婆,有何指示?”张一鸣的语气中透出十万份的轻快飞扬
  “老公,你在哪?”姚静的语气却显得焦急。
  “怎么了?”
  “上次来酒吧想闹事的那个人又来了,不肯走,一定要见你。”
  “谁?那个胖子吗?”
  “嗯。”
  张一鸣不禁来火,这小子又想干嘛?真他妈以为他张一鸣好欺负?张一鸣尤其不能容忍的是,季胖子骚扰他张一鸣的女人,特别是姚静。
  “静静,你别急,我回来教训这小子,这次我绝不会放过他。别怕,我不在的时候,他想怎么样都随他,就算把店砸了也无所谓。他敢砸我的店,我会连他们家的房子都拆了。重要的是你人不能有事,懂了吗?”张一鸣急急地说。
  也许是听出了张一鸣心里的焦急和担心,姚静赶紧解释道:“没事,这次跟上次不一样,他不像是来闹事的,很客气,但就是不肯走,一定要见你。”
  “是吗?”张一鸣松了口气,“那行,我马上回。”

  4

  张一鸣回到酒吧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一走进店门就看见季胖子面对门口坐着,不断张望。见到张一鸣终于回来,季胖子立马站起身迎了上来。
  “兄弟,你可回来了。”季胖子握住张一鸣的双手,眉开眼笑,“我赖在这里等你,嫂子都已经烦死我了,幸亏我脸皮厚。”
  姚静这时也迎了上来,知道胖子嘴里的嫂子就是指她自己,忙柔和地笑道:“你上门就是客,我们开店的哪里会烦自己的客人。”
  看来真如姚静所说,这次季胖子来完全没有恶意,张一鸣今天十亿落袋,本就心情大好,此时看着季胖子圆乎乎的大脸,竟也觉得很有几分可爱。
  “哈哈,你客气了。”张一鸣笑道,“来,我们去楼上,清净点。”
  和季胖子上楼后,姚静给他们送来两杯茶。张一鸣估计这胖子今天是有什么事情相求,便叫姚静去楼下,意思是让她避一避。
  季胖子也明白张一鸣的意思,忙说到:“没关系,嫂子在这里没关系,正好我为上次的事情正式向兄弟你和嫂子当面道歉。”
  道不道歉倒无所谓,但季胖子一口一个嫂子,听得姚静心里十分受用,跟了张一鸣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听到这么一个正式的名分。姚静笑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也别说什么道歉了。我下面还有事,你们聊吧。”
  姚静下楼去后,季胖子对张一鸣道:“兄弟,我们还没有正式认识过,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季,叫季峰。你要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就叫我胖子。”
  张一鸣笑笑,“我姓张,张一鸣。”
  “我知道。”季胖子很直爽,“我在大通已经打听过了。不瞒你说,兄弟,这次来,一是向你道歉,二是向你道谢。”
  “道谢?”
  季胖子嘿嘿一笑,“兄弟,我跟你说实话,上次期铜的事情,你劝我做多,我听了你的。而且……”季胖子停下来,看着张一鸣的反应。
  张一鸣微笑着,“而且怎么样?”
  “嘿嘿。”季胖子又是一笑,“今天下午收盘前,我全部获利了结了。”
  嘿,张一鸣心想,这胖子还不错嘛。他能够认真考虑并最终采纳了张一鸣的建议,这说明他能够当断即断,没有恐惧,而他今天决定卖出,则可称得上没有贪婪。能做到收发自如,不惧不贪,这是在金融市场上成功所必需的最重要的素质之一。
  “嘿嘿,你不错,能做到不惧不贪,这不容易。”张一鸣由衷地赞许道。
  “嗨”,季胖子一拍桌子,“兄弟,别夸我了,我这全是跟着你做的。”
  季胖子的性格本来直爽,张一鸣当初虽然跟他有些小过节,但仍旧不太讨厌他,就是觉得他比较干脆,不拖泥带水,胡搅蛮缠。何况现在季胖子赚了钱,有意跟张一鸣结识,因此便愿意将情况和盘托出。
  “兄弟,你要是先答应不追究这件事情,我就把实情告诉你。”季胖子盯着张一鸣说。
  “什么事情?这么严重?没问题,我答应。”季胖子的态度勾起了张一鸣的好奇。
  季胖子又是嘿嘿一笑,“知道我当初为什么听了你的话,由空改多吗?说实话,我是觉得兄弟你可以相信,但是这期货可不是好玩的,我不会光凭你一句话就把自己的老本砸进去。我买通了大通的一个人,我不能告诉你是谁,总之,我知道你当时有7万吨的多头仓位,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光保证金就是一个多亿。你自己砸了一个多亿在里面,那还有什么话说,我跟定你了,这要是输了,我自认倒霉。”
  胖子停了一下之后接着道:“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卖吗?还是那样,我做了多头以后,买通那个家伙每天盯住你的仓位,兄弟我铁了心,你买我就买,你卖我就卖。你今天下午最后十几分钟才全部卖出,我知道的时候都快收盘了,搞得兄弟我手忙脚乱,还好在收盘前卖掉了。哈哈。”胖子笑得十分灿烂,“我清完仓之后再想找你,你已经离开交易室了,所以我就来了这里。”
  真相大白,原来是这么回事,张一鸣恍然大悟。不过,季胖子虽然不像想象中那样具有不贪不惧的素质,但是他的机灵还是值得称道。但是,大通期货里面那个出卖情报的人着实可恶。如果季胖子是一个强大的对手,如果这市场上就是张一鸣和季胖子在对决,那这个出卖情报的人可能害得张一鸣尸骨无存。
  “兄弟,我想问问,你给大通那个家伙多少钱买情报?”张一鸣问到。
  “不多,但对他来说也不少,整100万。”
  张一鸣不禁摇头,对于他们上亿,上十亿的输赢来说,100万确实不多。但是这样反而更可怕,此人得了一次这样的甜头,谁知道哪天又会被别的人轻易买通?
  “兄弟,劝你一句,叫那个家伙拿着这100万赶紧走人,有多远走多远。不然,没准哪一天,害你的人也是他。还有,告诉这家伙,以后不要再赚这种钱,否则总有一天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张一鸣的神情很严肃,季胖子也忽然明白了张一鸣话里的道理。
  “是啊,我还没想到这一层。”季胖子点点头,“兄弟你说得没错。”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