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一三章 抛却心结
( 本章字数:4373 更新时间:2008-1-16 8:30:00 )

  1

  姚静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地给华佳敏讲了之后,华佳敏才知道情况原来是这个样子。应该说,张一鸣和姚静她们谁也没有欺负赵敏,相反,姚静的所作所为还是出于想让赵敏高兴的目的。事情到这个地步,客观上要怪几个巧合都凑到了一起,主观上却是赵敏的心思执拗地钻进了牛角尖。
  华佳敏又是一声轻叹,神情有点无奈。“这也怪不得你们,小敏这孩子,太任性了。”
  话虽这样说,可是想到赵敏那憔悴的样子,华佳敏心里还是难免心痛。赵敏再任性,那也是华佳敏的心头肉,像昨天赵敏柔弱地哭着说“妈,他们欺负我”的时候,这情景,哪怕赵敏再不对,华佳敏也不忍心责怪她半分。
  张一鸣的想法其实跟华佳敏相似,此刻他一点没有觉得自己无辜,对于比自己小这么多,又一心扑在自己身上的赵敏,张一鸣觉得自由有责任主动地为她想到更多,而不是让她受了委屈后还责怪她任性。“华总,不管怎么说,让赵敏这样子就是我的错。赵敏去年生日就是我陪着她,我应该记得这个日子才对。”
  “蛋糕我提前几天就订了,我应该早告诉一鸣的。”姚静也寻找自己的过失。其实,这几天张一鸣绝大部分心思都放在期铜上面,姚静见他忙碌,也就一拖再拖了。
  “那我是不是不该把赵敏姐姐过生日的事情告诉姚姐姐啊?我要是没说还好了。”连陈鹭也觉得自己有责任了,要是不跟姚静说这事,大不了就没有生日蛋糕,赵敏生一下气可能也就完了,不至于把人折磨成这样。
  “好了,你们几个。”华佳敏打断了大家,她不想大家都在这里自责,将一件事演变成几件事。华佳敏既是赵敏的母亲,在大家面前又是长辈,她这一说,大家便不再出声了。
  “可是,赵敏怎么会淋了一身雨回家呢?”安静了一小会,张一鸣忍不住又问到。
  华佳敏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还没来得及问她。”
  张一鸣向楼上赵敏的卧室看了看,请求道:“我上去看看吧,可能赵敏已经醒了。”
  华佳敏想了想,点头道:“好吧。”

  2

  赵敏已经醒了好一阵,而且听见楼下隐隐约约的声音,也知道张一鸣来了。想起昨天自己心里所受的委屈、煎熬,以及身体上所受的磨难,赵敏心里就一阵一阵的气苦。
  赵敏昨天从乐静酒吧冲进雨里之后,很快就躲在一旁的暗处,她看见姚静和乐乐出来找她,又看见她们最终因没有找见而返回,思想已经钻进牛角尖的赵敏觉得姚静和乐乐在做样子,她们为什么不找得更久一点呢?
  等了一阵,没有见到姚静她们再出来寻找,赵敏又打了一次张一鸣的电话,还是关机,赵敏知道,自己的十八岁生日彻底完了。从在厦门的时候她就已经计划了的,要在这最特别的一天,将自己的一切献给自己所爱的那个人。而今天,和这个人明明在同一个城市,却仿佛相隔千山万水,不得其所在,不知其所踪。这究竟是个怎样的世界啊?
  赵敏缓缓地走进了雨里,依着潜意识的指引,她向天鹅山庄的方向走去,她知道那里有家,那里有妈妈,那才是绝对不会欺骗她,绝对不会抛弃她的人,不管这十八年来自己是如何惹妈妈一次又一次的生气。
  飘着细雨的十月的北京,已经透着寒意。雨虽然不大,但是慢慢地终究将赵敏的周身完全湿透,赵敏瑟缩着肩膀,抱紧自己的双臂,在寒冷的街头禹禹前行。赵敏已经一天未曾进食,又累又饿又冷,她身上其实还有很多钱,但她既不想停下来先吃点东西,也不想打个的士赶回家去,她就是想折磨自己,想让那个不关心自己的人终有一天为今天而心痛。赵敏甚至希望在路口会突然有一辆车撞向自己,她几乎能想象自己像蝴蝶一样在夜雨中飘飞的优美的姿态。如果这样,那个不关心自己的人的心上就会有一道永远的伤痕。如果能永远地留在他的心上,哪怕作为一道伤痕,赵敏也心甘情愿,在所不惜。
  ……
  赵敏躺在床上,回想着昨天的一幕一幕,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3

  张一鸣在赵敏的卧室门上笃笃地敲了两下,里面没有反应,他便拧开门自己进去了。
  赵敏凭直觉就知道来人是张一鸣,她甚至立刻感觉到空气里都充满了张一鸣的气息。可惜,这样的情景为什么不发生在昨天?为什么不发生在昨天晚上,某个高档酒店的浪漫的蜜月套房?
  赵敏的心里一直是这样打算的,在18岁生日的晚上,在一间高级的蜜月套房,她躺在床上,怀着小鹿乱撞般的心跳,羞涩地,安静地,等待着这个男人的脚步轻轻靠近。也是这样空气中弥漫着他的阳刚的气息,还混有她自己初露的芬芳,就在这样的栀子花一样的气息中,这个男人采摘自己娇嫩的苞蕾,让自己成为盛开的花朵。还有,让自己乳上那朵特殊的桃花,因为这个男人而褪色……

    可是,一切都晚了,虽然其它都还在,但是18岁的生日却过去了,并且是一去不复返。
  “赵敏,醒了吗?”张一鸣走到了赵敏的床边,轻轻问到。
  赵敏转过身去,不理张一鸣。张一鸣见她醒了,便轻轻在床边坐下,“赵敏,对不起。我昨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面,所以把手机关了。我一夜没有回去,今天上午回公司才知道你的事情。”
  赵敏没有回应,张一鸣又继续说:“当然,还是我不对。我说这些只是告诉你昨天我关机的原因,不是推脱我自己的责任。忘记了你的生日,而且是这么重要的生日,怎么说都是我的错。”
  赵敏还是不作声。“你好些了吗?”张一鸣又问,伸手想去摸一下赵敏的额头。
  赵敏这才有反应,她回手打开了张一鸣的手,“不准碰我。”
  张一鸣缩回手,又道:“赵敏,你昨天是怎么了?怎么会淋了一身雨把自己搞病了呢?”
  赵敏嗖地转过身来,含泪的两眼瞪着张一鸣,“你还说,我昨天一整天没吃一点儿东西,又累又饿又冷,走了四个多小时才回到家里,你说我怎么了?”
  “你……”张一鸣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你身上没钱吗?如果没钱,你不要跑出酒吧,姚静她们会照顾你的。”
  “我为什么要她们照顾?她们是我什么人?再说,我身上有钱。”
  “有钱你为什么不吃东西?或者坐出租回家?你干嘛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张一鸣看着赵敏依旧还有点苍白的脸色,不禁又气又怜。
  “我没有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这还没有?”张一鸣瞪大了双眼。
  “我不爱惜的是别人的身体。”赵敏倔强地说。
  “乱七八糟,说什么胡话呢?”
  “就是。张一鸣,在厦门那次我就跟你说了,我要在一个特殊的日子把自己给你,我说的就是昨天那个日子,可是你没有来。虽然我很难过,我恨你,恨死你了,但是我还是当我自己从昨天开始就是属于你的了,我的一切,包括这身体都是你的。所以,我不爱惜的都是属于你的东西,既然你不在意这些东西,我就狠狠地折磨她,让她烂了,死了,消失了,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会心痛的。这些都是你的东西,不是我的,我把她给你了,我什么都没有了。不光是昨天,我以后还会这样,我就是要把你的东西弄坏,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会心痛的。”
  赵敏的近乎恶毒的话语像针一样扎在张一鸣心上,不必等到那“总有一天”,张一鸣现在就已经后悔,已经心痛了,他一直知道赵敏倔强任性,但是没料到她倔强任性竟至于斯。
  更让张一鸣心里震撼的,还是赵敏的表白所传达出来的坚定不屈的决心和意志。作为一个刚刚18岁的女孩子,赵敏都能如此清晰自己的感情,如此坚定自己的态度,去勇敢面对,执著追求。对比于自己的态度,张一鸣觉得自己真是不如赵敏,张一鸣反问自己,是真的不喜欢赵敏吗?还是因为怯懦和畏缩?

  4

  赵敏已经坐了起来,靠在床头,说完那些话后,她将头侧向另一方,不再看张一鸣,也不说话。
  张一鸣本就坐在赵敏的身侧,加上赵敏将头转向另一方,张一鸣只能看见她的侧面。这是一个长发飘垂的侧面,虽然未经梳洗,略显凌乱,但更富于一种柔美的特质。张一鸣一直觉得赵敏的这个侧面异常美丽,极具风韵,与她青春的年龄不相符合,每次都能让张一鸣怦然心动。
  看着赵敏的侧面,看着她的长发,张一鸣忽然想起不久前在深圳的出租车上看见的一晃而过的许灵的身影,曾经也是青春的长发的许灵,如今已经盘起了发髻,当年那么活泼的身影,已随着她那从来都是轻快的脚步远去了,就算还残存在张一鸣脑海中的映像,也不知禁得住几许时光的消磨,只怕终究也是要渐褪渐淡,直至于踪影全无的。
  人的感觉真的是很奇怪,常常是不经意留下的,却是最触动内心的记忆,就像张一鸣对于许灵,他以前从来不知道许灵在自己心中会有这样的地位,以至于失去后才发觉竟然会淡淡地心痛。
  如果有一天,赵敏的一头青丝也是由别的男人盘起,张一鸣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承受。
  想着赵敏刚才那些像一刀刀在心上刻的话语,张一鸣终于决定不再退缩,他不能容忍赵敏再受伤害,更不能容忍以后保护赵敏的是别的男人。张一鸣伸出手扳过赵敏的头,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不可遏止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这一次不同于在厦门的那个青涩的初吻,张一鸣用舌头叩开了赵敏的齿关,一下便擒住了她小巧的香舌,细咂品尝起来。
  赵敏发出呜呜的呓语,只觉得天旋地转,原来这才是情人间的湿吻。张一鸣将自己的舌头伸入赵敏口中的时候,赵敏心里顿生恨意,一口咬了下去。赵敏是恨张一鸣在厦门的时候,欺她不知道,用那样一个浅啄应付了她。
  张一鸣吃痛,急忙收回舌头,所幸他现在的反应奇快,免除了断舌之灾,但还是晚了半步,舌头已经被赵敏咬出了血。
  “你干什么?”张一鸣又惊又疑。
  “你骗我。”
  “我骗你什么了?”
  “在厦门的时候,为什么不是这样?”
  这个赵敏,简直,简直……,张一鸣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嚼舌自杀听说过没有?乱咬人舌头是要出人命的。”张一鸣说。
  “就咬,大不了赔你一命,一齐死了倒干净。”
  看着赵敏毅然决然的神情,张一鸣心里又是一阵冲动。他再次扳过赵敏的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然后道:“别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赵敏,我不骗你,我也不骗自己了,我喜欢你,是真的喜欢你。”
  “那她们呢?”
  “我也喜欢她们。赵敏,我既不愿意放弃你,也不愿意放弃她们。也许你说得对,我就是一个流氓。”
  赵敏摇摇头,“不行,你必须在我和她们之间作一个选择。”
  张一鸣也摇摇头,“不行,我既要你,也要她们,一个都不能少。赵敏,相信我,我能让你们每一个人都幸福快乐。”
  赵敏还是摇头,“不……呜……”
  赵敏话未说完,张一鸣已经再次用吻封住了她的嘴。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