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一零八章 生日蛋糕
( 本章字数:4882 更新时间:2008-1-16 8:30:00 )

  1

  接下来的一周里,张一鸣算是见识到了国际热钱的凶悍。国储局抛售现货试图压低价格的举动不但给了张一鸣信号,也给了国际热钱的信号。多方已经笃定国储局在虚张声势,铜价不但没有被压低下来,整个铜市反而一路高歌猛进,几乎所有资金加入了做多的行列,张一鸣预计的20%的涨幅在一个星期里面即已经完成。也就是说,仅仅一周,桃李公司的账面利润已经超过3亿。
  张一鸣无法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他做股票多年,觉得股市里面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堪称波诡云异和惊心动魄,现在才知道跟期货比较起来,股市简直就是小儿科。难怪做惯了期货的人根本不爱炒股,这不光是利润多少的问题,而是其间的刺激本身对人就是一种无法抵御的诱惑,简直就像吸毒一样。
  张一鸣此时忽然有一点理解那大肆放空的国储局交易员,试想一下,如果他判断正确,做空得手,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赢取了整个市场!这将是怎样的利润?怎样的成就?怎样的满足?只是,很遗憾,有人能够战胜市场吗?
  在握有3个多亿浮利的情况下,张一鸣的心情轻松起来,他做出了一个更加激进的决策,决定继续加仓,一鼓作气,乘胜追击。
  这一次,张一鸣没有打电话,而是来到大通期货的交易室,享受着亲自下单的惬意。
  追加买入了20000吨以后,张一鸣坐在自己的操作室里,眯着眼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价格走势。铜价还在小幅地、但是不断地攀高。
  这时,旁边房间一个有点儿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说话的是个男人,骂骂咧咧地对铜价的走势表示不解,吵得好几间房都能听见。
  “隔壁怎么回事?”正好有一工作人员进到张一鸣的房间给他倒水,张一鸣顺便问了一句。
  张一鸣短短一周多的业绩已经在大通期货内部人员悄悄间流传,张一鸣也因此被视为神人。进来服务的小伙子对张一鸣的业绩也有所耳闻,心中对他非常钦佩和羡慕,听到张一鸣问话,忙答到:“也是一做期铜的,看了好久,昨天觉得价位已高,开始放空,没想到今天又涨,心里特不忿,嚷嚷着要加仓继续做空,他就不相信铜价跌不下来。您看这价格会跌吗?”说到最后小伙不禁问张一鸣。
  张一鸣微笑不语,经过这一周的熟悉,他对国际热钱的手法有所了解,那帮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不彻底把对手打到,哪里会收手?
  “涨也好,跌也好;做多也好,做空也好,别嚷嚷呀,吵了别人。你去跟他说说,让他安静点。”张一鸣好整以暇地对小伙子说。
  小伙子应一声,去了。没片刻,隔壁的声音静了下来,张一鸣正以为那位老兄接受了建议,不想没半分钟,那人往张一鸣这边房间里来了。
  “他妈的谁这么牛呀,我在自己的房里嚷,关你屁事。”来人一般嚷着一边进了张一鸣的房门,刚才过去的小伙子拦都没拦住。

  2

  张一鸣一抬头,和来人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愣住了。难怪觉得此人声音有点熟悉,原来是曾经开着宝马SUV跟张一鸣干了一架,后来又在乐静新店开张时候带着人去捣乱的那个姓季的胖子。这小子原来也做期货,张一鸣想想他的脾性,立刻觉得十分合理,也只有期货最能创造暴发户了。当然,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期货消灭起暴发户来也是毫不含糊的。
  胖子自然也认得张一鸣,因此一见是张一鸣,胖子马上住了嘴。上次从乐静出门后,他那朋友文强跟他说的话他还记着呢,知道张一鸣是有后台、有来头的,自己惹不起。
  看到胖子张一鸣不禁笑起来,“没想到是你,兄弟,脾气还这么火爆呢?”张一鸣赚了钱,心情特别好。
  胖子尴尬地笑笑,“对不起,哥哥,我也没想到是你。刚才的话算我没说。”说完胖子就准备退出去。
  张一鸣忽然很想跟这个胖子聊聊,老盯着盘面也挺累,找人聊聊天,可以放松一下大脑。“别急啊,既然来了,坐一坐,怎样?”
  胖子的性子看来倒是直爽,盯着张一鸣看了两秒,看出他不是调侃,便一点头道:“行。那就坐坐。”
  胖子坐下后,看着张一鸣的电脑,便知道他也在做期铜,胖子立刻来了话题,“你说这铜价是不是疯了?哪有这么个涨法的?”
  “哈哈。”张一鸣一笑,虚与道:“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对所有原材料的需求大幅上涨,铜价自然也要上涨。”
  “嗨——”胖子一挥手,“你这些我知道,谁不知道这个呀?但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的经济也不是从这个月突然发展起来的,这资源的价格不可能在这短短的一周多突然直线上涨。你是做多还是做空?我昨天已经开始做空了,我就不信这价格还会涨。”
  也不知什么原因,张一鸣虽然跟这胖子算是有过节,但是心里却不是特别讨厌他,胖子横归横,却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这一点张一鸣比较喜欢。
  “你昨天做空,应该已经亏了吧?”张一鸣问到。
  “一千多万。哥们还有钱,我准备继续加仓,你看着,准给我捞回来。”
  张一鸣盯着这个胖子看了半晌,终于沉声说道:“我是看多的。兄弟,我们是不打不相识,你要是信我,就别做空了。”
  胖子一愣,也盯着张一鸣,半晌没有出声。“你……肯定?”胖子终于问。
  张一鸣点点头。
  “凭什么肯定?”
  张一鸣摇摇头。
  “我拷,看你这样子就是个读书人,哥们最不喜欢的就是你们这故弄玄虚的德性。”胖子悻悻地说。
  张一鸣微微一笑,“不是我故弄玄虚,这种事情只能凭你自己的直觉,信我或者不信,不需要什么证据的。你想想,你要是觉得我在骗你,我讲一百个理由你还是不会相信我;你要是觉得我没骗你,那就一个理由都不需要。何况,我真没什么证据保证一定上涨,这也只是我自己的判断,给你参考。”
  胖子被张一鸣说得点点头,“也是,那我得想想。”
  “那就想想吧。”张一鸣淡淡地说了一句,也不再深劝。每个人的福祸都得自担,即便遇上天赐良机,也得靠自己去抓住,谁会哭着喊着非把钱往你口袋里塞呢?
  过了一会,胖子突然问起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上回在你的店里,方正辉要给我支票的时候,你不断地跟他说我不是正经在道上混的,叫他别太跟我计较。你什么意思?”
  张一鸣还记得这情节,当时他是怕方正辉时候事后过于严厉地找这胖子算账,为了一点小事,张一鸣有点于心不忍。
  “你说我什么意思?”张一鸣反问。这胖子现在已经知道了方正辉的名字,看来他不会像上次那样,对方正辉一无所知了。
  “我觉得,哥们你在帮我。”胖子神情很郑重地说。
  张一鸣一笑,没有回答。但在胖子看来,他已经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兄弟,我觉得你可信。”胖子说着站了起来,“你刚才的建议,看来我得认真对待。咱回见吧,我得回我那边去看看。”说完,胖子离开了张一鸣的房间。

  3

  北大,物理系女生宿舍。赵敏没有去上课,陈鹭只好陪着赵敏逃课,虽然今天有陈鹭最喜欢的数学课。因为,今天是赵敏18岁生日。
  “姐姐,干妈打电话给我了,叫我们今天回家去吃饭。她说从昨天开始就给你打电话,你一直没接。”陈露和赵敏挤在一张床上躺着,对赵敏说。
  赵敏懒得作声,情绪很低落。陈鹭知道这是为了张一鸣的缘故。
  “这个该死的张一鸣,我要去找他算账。”陈鹭说着要爬起来,赵敏一把拉住她。
  “姐姐,你干吗不让我去?”
  “去什么呀?上次也是你说要去酒吧,结果呢?”
  一听赵敏的话,陈鹭泄了气,本来上次她嚷嚷着要去酒吧捣蛋,最后好像跟姚静还处得挺好。
  “姐姐,你是不是怪我?”陈鹭笑嘻嘻地对赵敏吐了吐舌头,“可是那个姚静真的好像不太讨厌,我也拉不下脸来。”
  “我怪你干什么,其实这本来跟她们也没关系。”
  “就是,要怪就怪那个张一鸣。”陈鹭立刻把矛头转向了张一鸣。
  “怪谁都没有用,怪我自己。”
  “唉——”陈鹭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问世间情为何物……”。舞文弄墨,吟诗作对,这种事情可不是陈鹭的强项,难得听到陈鹭嘴里冒出一句文绉绉的词来,语气夸张,神情造作,赵敏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叹什么气,泛什么酸?”赵敏说。
  “我替你叹替你酸的嘛。”看见赵敏笑了,陈鹭心里也高兴,眨了眨眼睛,她想起那天在酒吧看见的姚静和乐乐她们几个人相处的情形,心里一直藏着惊讶,“姐姐,你说那三个女人都是张一鸣的女朋友?这怎么可能?大款养小蜜、包二奶也没有这样的呀?”
  “哼”赵敏哼一声,想起这一点她就生气,“臭流氓,他比那些养小蜜、包二奶的人可恶一千倍。”
  “可是,我怎么觉得那些女人相处得挺好?她们不吃醋吗?”陈鹭百思不得其解。
  “都是被张一鸣这个臭流氓迷惑了。”
  “那你怎么办?”陈鹭终究还是关心赵敏的事情。
  “我要把这些女人赶走。”
  “对,把她们赶走。”陈鹭来了劲,坚定地附和。
  “怎么赶?”
  “怎么赶?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有办法。”
  “我有办法就不用躺在这里了。”赵敏无奈地说。
  “慢慢想办法吧,姐姐,要不我们回家去,干妈等着我们呢。”
  “我不想回去。烦!”
  在赵敏心里,暗暗地希望张一鸣会给她打电话。去年生日的时候是和张一鸣一起过的,那个时候张一鸣还没有跟乐乐她们在一起。赵敏希望张一鸣记得这个日子是她的生日,她希望能再次有一个和张一鸣单独相处的快乐的晚上。

  4

  宿舍的门上传来嘟嘟的敲门声,赵敏和陈鹭满怀疑问地对望一眼。同宿舍的同学都上课去了,还没到下课的时间,应该不会回来。再说,她们回来也不用敲门呀?
  “请进。”陈鹭大声叫了一句。房门没锁,两个姑娘懒得下床。
  来人推门进来,“请问赵敏是住在这里吗?”
  床上的两个姑娘一抬头,只见一个男孩提着一个大大的盒子站在门口。
  “在这在这。”陈鹭翻身下床,她早已看得出来,男孩提着的是一盒生日蛋糕。“你是谁?什么事?”陈鹭问。
  “我是来送蛋糕的。有人给你定了一个生日蛋糕,请你签收一下。”男孩显然把陈鹭当成赵敏了,一手把蛋糕递给陈鹭,一手递过一张签收的单子。
  赵敏听说是给自己送蛋糕的,也走了过来。陈鹭不管三七二十一,已经接过男孩的单子,龙飞凤舞地替赵敏签上了大名。
  这个蛋糕不是一般的大,男孩走后,陈鹭对着盒子比划了一下,她居然不能合抱。而且,盒子特别高,估计里面的蛋糕有好几层,看着这么豪华气派的蛋糕盒,陈鹭不仅咋了咋舌头。
  “姐姐,这是谁给你送的蛋糕啊?这么大。”陈鹭好奇地问,两只眼睛充满渴望地看着赵敏,只等她一声令下,就要拆开盒子看个究竟。
  “也许是我妈。”赵敏说。
  “不可能。干妈已经打电话叫我们回去了,干吗还把蛋糕送到学校来。”
  “那你刚才怎么不问清楚就急急忙忙收下了?”
  陈鹭嘻嘻一笑,“我忘了问。再说,不管是谁送的,先收下总没错,你不会是想拒收吧?”陈鹭又瞄了盒子一圈,一般来说应该附一张卡片吧?可是这盒子上没有附卡片。
  “姐姐,要不要现在打开?还是等宿舍的同学回来一块吃?她们还不知道你过生日呢。”看见赵敏迟迟没有指示,陈鹭的好奇心有点按奈不住了。
  对于这个十八岁生日,赵敏早就有着自己的计划,所以她嘱咐陈鹭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同宿舍的同学。赵敏准备完成自己的计划后,再跟同学一起补过一次也不迟。所以这个蛋糕也不可能是同学偷偷送的。
  “你打开吧。”
  陈鹭一声欢呼,立刻动手开盒子,她并不是想吃蛋糕,而是想知道蛋糕的来龙去脉,既然盒子上没有卡片,没准盒子里面会有答案。
  盒子里面的情况没有让两个女孩失望。解开了外面的带子之后,蛋糕盒的盖子被轻轻揭开来,一个做工精致的巨大的三层生日蛋糕呈现在两个女孩面前,最上面一层上玫瑰色的奶油写着十个字:祝赵敏生日快乐,张一鸣。
  赵敏看着蛋糕上面的字,一颗心倏忽间便甜甜蜜蜜地飘飞了起来。“我给他打电话。”赵敏欢快叫到,跑到床头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张一鸣的号码。
  嘀嘀嘀的几声之后,赵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让人痛恨的话语——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咦”,赵敏气得把电话往床上一摔,哭丧着脸转向陈鹭道:“他关机了。为什么嘛?”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