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九十八章 重返深圳
( 本章字数:3949 更新时间:2008-1-16 8:29:00 )

  1

  胡炳松已经回广州,张一鸣这边也开始紧锣密鼓地做起了出售度假山庄的准备工作。
  赵敏和陈鹭报到后的第二天,张一鸣召集何凯华、乐乐和钟晨三个高层人员开会,向他们简短地通报了情况,大意是说:度假山庄已经找到买方,达成了初步意向,交易价格约为4亿,这笔交易将能够使家纺今年的业绩实现扭亏,因此一定要尽快完成。张一鸣吩咐钟晨考虑交易所涉及的各种细节,并开始起草合同。
  关于张一鸣自己作为联合买方之一,共同参与购买度假山庄的事情,张一鸣也向他们做了交待,并指出这是对方提出的条件。由于张一鸣的介入使这笔交易具有了关联交易的性质,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为了扭亏而进行的虚假交易,因此张一鸣要求将这个情况保密,不得向其他任何人透露。好在家纺已经退市,在公开披露信息方面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了。
  “他们为什么要求你参与购买度假山庄?”何凯华有些不解。
  “可能是防止资产不实,想把我绑在一起。”张一鸣笑着给了一个牵强的解释。
  何凯华未必相信,但也没再多问,因为交易价格超出了预期,不管张一鸣出于什么原因参与购买度假山庄,家纺没有损失,因此雷登兄弟公司也就没有损失。
  散会后,张一鸣将钟晨叫到办公室,为起草合同的事对她做进一步的交待。因为这笔交易牵涉到张一鸣自己,他心里倒是希望交给乐乐具体负责,可惜乐乐学的是外语,从工作经验上来说,她曾经一直做雷登兄弟公司驻华首代拉尔曼的助理,更擅长的是处理一些公关上的事情,所以张一鸣最终还是选择了钟晨。
  “张总,您这是在用自己的钱为家纺扭亏。”记录完张一鸣交待的要点之后,钟晨没有马上出去,而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张一鸣笑了笑,他听得出来,钟晨的言下之意是提醒他考虑清楚。
  钟晨这句话更多的是站在一个朋友的立场上所说。这笔交易明显对家纺有利,因而对CL有利,作为CL的一员,钟晨应该很赞同。但是当她听到4亿的收购款中三分之一由张一鸣所出,不免开始为他考虑起来。
  张一鸣能够体会到钟晨的用心,心里因此有些感激。张一鸣能够理解,在钟晨看来,家纺剥离了绝大部分不良资产以后,已经开始在良性轨道上运转,就算今年不扭亏,明年一定行,不一定要急于一时。但是,张一鸣的目标是不一样的,他需要家纺尽可能快地返回资本市场。既然方、胡二人把机会摆在了他面前,他不能不抓住。
  “其实,收购方是我的两个朋友,我们早就有合作的意愿,正好这次有这个机会,既能解决家纺的困难,我们又能借此实现合作,所以,应该说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果。这两个朋友一直经营娱乐业,度假山庄被收购以后,将被改成高级娱乐城,他们在这一行内有基础,娱乐城的盈利前景很明朗。”张一鸣对钟晨的解释虽然没有将全部内情和盘托出,但是主要的东西还是告诉了她。张一鸣想,既然让钟晨具体在做这件事,能不隐瞒她的就尽量不隐瞒,“用人不疑”是领导艺术的重要原则之一。
  “而且”,张一鸣笑笑又道,“我还间接拥有家纺的股份,因此,我在收购度假山庄中支付给家纺的钱,有一部分其实又流回了我的口袋。这一点你应该懂,是吗?”
  钟晨点了点头。其实,张一鸣还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说透。说那些钱有一部分流回了他的口袋,那是从财产的所有权而言;如果从控制权的角度看,由于CL是家纺的实际控制方,张一鸣又是CL的实际控制方,因此,张一鸣是家纺最终的实际控制人,所以张一鸣付给家纺的全部价款其实都还在张一鸣的控制之下,并没有流入外人之手。这也就是很多大股东愿意通过虚假的关联交易,以虚高的价格购买上市子公司的资产来挽救上市公司的本质原因。不过,这类关联交易通常瞒不了成熟的投资者,以这种方式扭亏的公司也得不到成熟投资者的信任,这也就是张一鸣不想让外界知道他参与收购度假山庄的原因。虽然家纺现在已经退市了,但是张一鸣相信总有一天家纺会东山再起,因此他从现在起就要注意树立家纺在经营上的良好形象。
  “看来您已经有了考虑。”钟晨说,“那您以什么身份出面参与收购?”钟晨的意思是,如何不让外界知道张一鸣参与收购。
  “我会在广州专门注册一家公司,以这家公司出面参与收购。”
  钟晨再次点点头,“我知道了。”

  2

  张一鸣对方、胡二人说要做一些准备工作,再来商谈合作的细节,这准备工作就包括先要在广州注册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作用不但是为了避免张一鸣个人的名字出现在收购合同中,而且也是张一鸣自我保护的一招,不过这一点他还没有对人提起。
  张一鸣的计划是让桃李公司在广州设立一个子公司,即桃李餐饮娱乐(广州)有限公司,再以桃李(广州)公司的名义参与收购度假山庄,并合资经营以后的娱乐城。
  在安排了钟晨为出售度假山庄开始工作的时候,张一鸣又安排乐乐为收购度假山庄进行准备。CL内部开完会的第二天,乐乐飞去广州,进行桃李(广州)公司的注册事宜。有欢欢的2000多万投入桃李公司,注册子公司的事情在资金上没有任何困难。
  做完这些安排,张一鸣自己则要开始另一项重要的前期准备工作——他要去深圳拜会林淑贞。方、胡二人以为张一鸣所拥有的上层关系,其实都是林淑贞的,张一鸣自己都不知道林淑贞的能力究竟有多大,而她又是否愿意在今后娱乐城的经营上帮助自己打通关系。
  这些日子里,张一鸣一直在反复地、仔细地思考跟方、胡合作的方方面面的影响因素及其相关后果。随着思考的加深,他对整件事情的全貌以及各个重点的把握都已经非常清晰了。所有因素中,获得林淑贞的支持具有至关重要的地位。
  乐乐去广州的第二天,张一鸣飞抵深圳。

  3

  张一鸣自己也没有料到这么快又重返深圳,这次再来,与一个多月前又是一番不一样的心情。这回不用偷偷摸摸了,如果时间足够,可以去安泰证券看看郝总,看看原来的同事和下属。
  踏上深圳的土地,张一鸣又想起了阿美,可惜她不在了,不然的话,还可以去找她。想到这里,张一鸣又记起上次从深圳回北京的飞机上,欢欢说他对阿美是食髓知味。难道真是这样吗?没准还就是,否则怎么这时候又想起了她?嘿嘿,张一鸣心中一笑,这心思可千万不能让欢欢知道,不然又遭她一顿拳脚。
  张一鸣事先已经给林淑贞打了电话,林淑贞派车到机场接他。张一鸣到达佳仕公司的时候,却碰上林淑贞正在训斥她的一个职员。
  被训斥的男人看上去年龄比张一鸣要大,大概接近四十,从着装和举止看,应该是公司部门经理以上的人物。但此刻,林淑贞一点面子也没给,训斥的地点不是关上门在她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在坐了很多普通员工的大办公室。估计是什么事情让林淑贞非常生气,使她当场就发了火,因此张一鸣才有幸看见这一幕。
  林淑贞严辞厉色,气势威严,与以往张一鸣所见到的优雅迷人大是不同。张一鸣没有料到林淑贞在公司里有这样严厉的一面。
  男人的脸上已经涨得通红,显然十分难堪,却不敢发一言。这顿训斥看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光是被训的男人,整个大办公室里所有的员工全部低着头,无论是真是假,都装作在办公桌上忙自己的事情,大气不出,不敢弄出一点声音,令现场的气氛紧张、沉闷和压抑。
  张一鸣的到来成了大家的救星,更成了被训斥男人的救星。看到张一鸣来了,林淑贞这才收住口,最后对那男人说到:“你好好想想,这件事为什么弄成这样,明天交份报告给我。”

  4

  “林大姐,我来得不是时候。”和林淑贞进了她的办公室之后,张一鸣显得有些抱歉地说。
  “哪里话,这不关你的事。”
  “林大姐,我没想到你生气的时候也这么吓人,跟平常完全不一样。幸亏我不是你的员工。”张一鸣慢慢地调节气氛。
  “我平常是怎么样的?”林淑贞的脸上已经有了一点笑意。
  “你平常那么优雅、端庄、娴淑,很迷人。”张一鸣毫不吝惜地堆砌着词藻。
  “你倒会说。”林淑贞的面容彻底放松下来,“来,先坐下,别站着。”
  “不生气了?”看着林淑贞的脸色变化,张一鸣笑问。
  “就冲你那句优雅迷人,我可不敢再自毁形象。”
  张一鸣坐下后,林淑贞问到:“一鸣,没想到你这么快又回来了,住的地方定下了吗?”
  “定下了。”张一鸣点头,他打算住到欢欢的房子里,他有那里的钥匙。
  “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张一鸣笑笑道:“专门来看看林大姐。”
  林淑贞也是一笑,完全恢复了平时的优雅。“一鸣,你也变得不老实了。”
  “是真的。林大姐,回北京后,我已经知道上次在深圳做的事情,你帮着做了很多善后,我来谢谢你。”
  “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请你吃饭吧。”
  “你这么远跑来,就请我吃一顿饭?再说,我想吃什么自己不能吃?”
  “我就是清楚你什么都不缺,我都不知道怎么谢你了。但是人总要吃饭吧?所以请吃饭再错也错不到哪儿去。中国人交际中的饮食文化就是这么形成的。”
  “这结论是你杜撰的吧?”
  “嘿嘿,也不算杜撰,应该说是思考所得。”
  “那好吧,我也不好让你苦心思考所得的结论落空。”林淑贞笑起来,“不过一顿饭谢我肯定不够。我们边吃边想,看你还要怎么谢我。”
  林淑贞看看时间,已经四点多,她做了一些工作上的交待,又让秘书查了查今天的其它日程安排,发现晚上还真有两件事情,她想了想,让秘书把所有的预约都取消了。
  “走吧,一鸣,林大姐今天就等着你谢我。”
  两人一起离开了林淑贞的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