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书库首页->原创书库->《劫花传奇》->卷四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语音朗读 保存TXT 繁體中文

第九十三章 新店开张
( 本章字数:4700 更新时间:2008-1-16 8:29:00 )

  1

  家纺处置资产共形成亏损逾3亿,但是处置资产所获得的资金也支持了家纺主业的生产,同时下半年的经营中,再不需要为这些资产背包袱。张一鸣估算了一下,家纺的主业今年全年大约可以产生净利润8000万到1个亿,单从主业这一点上来看,这是非常不错的了。这完全得益于家纺在全球家居纺织品市场上的龙头地位,但是,主业这1个亿的利润,显然弥补不了处置资产的3亿多的亏损。
  家纺名下度假山庄目前的账面价值只余下8000万左右,但是如果重新评估的话,市价应该可以在3亿以上。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能以评估价买下度假山庄,这一块可以产生至少约2.2亿的收益,刚好可以使家纺全年的净利润不会亏损。换言之,度假山庄3亿的出售价格是张一鸣能够接受的底线,因为他一定要家纺今年实现扭亏。
  其实,家纺现在的情况已经很不错了,在卖掉一些资产,银行又暂停追债的情况下,家纺的现金流状况日益改善,净利润亏损是一种账面现象。如果能卖掉度假山庄,那么不但账面上的亏损现象可以解决,而且现金流将得到更大的改善。
  遗憾的是,目前度假山庄处于有价无市的状况——你说你值这么多,可是没找到愿意接受这个价格的买家,张一鸣只能是徒呼奈何。
  这些日子他跟曾经出过价想买度假山庄的几个公司又重新接洽过,也许是知道家纺现在的状况,想趁机敲一笔,又或者是度假山庄的地理位置确实比较偏僻,因而限制了买家的热情,张一鸣获得的最高出价是2亿多一点,这满足不了张一鸣的要求,因此事情一直没有大的进展,张一鸣心里很是郁闷。
  在张一鸣这边连连受挫的时候,姚静的公司注册却进行得颇为顺利。考虑到刘红的加入,姚静开始本想把公司名称注册成“姐妹餐饮娱乐有限公司”,张一鸣觉得这个名称过于直白了。斟酌之后,张一鸣想到乐乐她们的背景,将名称定为了“桃李餐饮娱乐有限公司”。“熟话说桃李遍天下,希望这个公司的分店以后也开遍天下。”张一鸣说。大家都觉得挺好,名称就这样定了下来。至于酒吧,还是保留了“乐静”这店名,张一鸣让姚静把“乐静”的店名也注册了,因为这品牌在国贸附近的白领中已经有不小的名气了。
  姚静越来越显示出她在经营管理上的才能,公司注册的过程中,她就开始了为新店寻址、签订租约和店面装修等一系列工作,等到公司注册下来,新店也基本准备就绪,等待开张了。

  2

  9月8日,位于SOHO现代城附近的,桃李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旗下的第二家店面——乐静酒吧SOHO店正式开业。
  与第一家乐静酒吧静悄悄的开业不同,这第二家新店的开业,搞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仪式,免费迎宾一天,光是第一家店里的员工和他们的朋友就来了不少,场面还真热闹。
  SOHO店的面积比国贸店大了不少,分为两层,楼上还有雅座。因为是第一天,这楼上就没有开放,此时,只有张一鸣和乐乐、姚静坐在楼上,享受着闹中取静的惬意。刘红要下了班才能过来,欢欢则是打了个电话,说不来凑这个热闹,改日清静了再来。
  俩个女人看着这装修一新的店面,听着楼下的热闹,心里乐开了花,尤其是姚静,更觉得有一种成就感。当初担心她无事可做,张一鸣给她开了那间乐静酒吧,不过半年,居然有新店开张。而且,姚静的身份真变成了桃李公司的总经理,虽然不过是管理着两间小酒吧的总经理,很多事情还要亲力亲为,本质上跟原来差不多,但是姚静心里完全相信有自己男人的支持,桃李公司以后的分店一定会开遍天下。姚静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做这么大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因为遇上了身边的这个男人,想到这些,姚静又有一种热情如火的感觉,恨不得投进这男人的怀里,让他好好爱抚一遍。
  “姚总,高兴吗?”张一鸣调侃姚静。
  “高兴。老公,谢谢你。”姚静发自内心里高兴,也没理会张一鸣的调侃。
  “静静,这主要是你自己的功劳,谢我干嘛。”
  “老公,现在只有我地位最低了,你们一个张总,一个姚总,只有我是总助,你们以后可不准欺负我。”乐乐也加入了调侃的行列。在CL虽然是董事长身份,但是员工习惯上也常称张一鸣为张总,所以乐乐才有此一说。
  张一鸣笑起来,说到:“当年海南的皮包公司多,曾经流传过一笑话,说是树上一个椰子掉下来砸倒十个人,大家一看,其中就有5个是经理。”
  “那另外5个呢?”乐乐问。
  “是总经理。”
  姚静和乐乐都笑起来,乐乐边笑边说:“五个总经理中有没有一个张总,一个姚总呀?”
  姚静气得打了一下乐乐,嗔道:“不准笑话我。这公司你也有份,要不你来当总经理。”
  “我才不呢。我怕被椰子砸倒。”
  张一鸣也笑道:“是啊,现在海南的毛病已经蔓延全国了,老总遍地都是,就差椰子树了。”

  3

  张一鸣和俩女正说笑着,一服务员上楼来,看了看张一鸣后,对姚静说到:“姚总,下面有几位客人说想见张先生。”在酒吧这边,张一鸣已经嘱咐过姚静,不用让员工知道他是老板。
  “是吗?男的女的?”张一鸣问。
  “男的,看着架势挺大。”服务员似乎有点害怕的样子,但又说:“他们说是张先生的朋友。”
  “是吗?”张一鸣更加好奇,“那你让他们上来吧。”
  服务员应了一声,转身要下楼去,张一鸣又叫住了她。“算了,还是我自己下去看看。”张一鸣想到,生意场上乱摆架子是要不得的,服务员说对方架势挺大,但是对方却没有直接找上来,而是叫人先通报,说明他们是很给面子的。张一鸣若是再大喇喇地坐在上面等,太失礼了。
  张一鸣下得楼来,发现来人让他非常意外,原来是方正辉来了。而且,方正辉带来了一个让他更加意外的人——广州的胡总,胡炳松。
  “方总,胡总,两位真是贵客,怎么到这里来了?”张一鸣非常热情地迎上了他们。这两位还真是在关键时刻帮了张一鸣好几次忙。
  “哈哈,我们来沾沾张总你的喜气。”方正辉朗声笑道。
  胡炳松也一拱手,“恭喜,张总新店开张。”
  张一鸣忙将两位引到楼上。姚静和乐乐见到张一鸣引来两人,忙也站起来点头相见。张一鸣先对方、胡两位介绍了姚静和乐乐,说是自己的朋友。方、胡对这等事情早是见怪不怪,心照不宣了,没有多话,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再给姚静和乐乐介绍方、胡两位,她俩才清楚这是早就知道却一直还没见过的人。姚静和乐乐跟琳儿很熟了,但却是第一次见到琳儿的父亲,也就是这个方正辉。而胡炳松的人在番禺救过乐乐和张一鸣,乐乐和姚静也当然知道他,不过即使被救的乐乐也没见过胡炳松。
  将这些关系一弄清楚,双方之间立刻觉得熟络了许多。重新坐定之后,姚静赶紧吩咐沏上好茶送来。
  “我家琳儿老跟我说姚阿姨,杨阿姨,今天算是见到了,两位阿姨很漂亮啊。一鸣,你福气不错,有这样的红颜知己。”方正辉也是性情中人,说话直爽,对张一鸣的称呼也亲近了些。
  张一鸣笑笑,连说过奖。
  “本来先去了你国贸那边的酒吧,还是琳儿告诉我地址的。”方正辉又说,“到了那里才知道你今天新店开张,我和炳松也没有准备贺礼,送你两个红包吧。”
  说着,方正辉和胡炳松一人掏出一个红包递给了张一鸣,张一鸣知道这不必推辞,道声谢过后便着姚静收下了。
  “我还叫两个手下去买花篮了,应该很快就到。”方正辉又说。
  张一鸣感到这方正辉真是客气了。这边还在说着,下面服务员来报,花篮送到了。

  4

  从刚才方正辉所说,他们先到了国贸那边,临时知道这边新店开张才又过来,张一鸣判断他们肯定是有事而来,特别是胡炳松的出现,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
  又聊了一会,张一鸣见方、胡二人一直没提出正题,心中略一思索,知道可能是姚静和乐乐在这里,他们不方便说,于是张一鸣对两个女人说到:“你们下去看看吧。”
  姚静和乐乐会意,向方、胡二人道声抱歉,便下楼去了。
  “方先生,胡总,您两位今天是有什么事情吧?”张一鸣开门见山地问到。
  方、胡二人相视一笑,方正辉道:“让炳松跟你说吧。”
  胡炳松开了口,还是那广东腔的普通话,“张总真是聪明人,今天来是我和方兄有个生意想跟张总你商量。”
  “是吗?”张一鸣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意外,跟胡炳松能有什么生意可做呢?记得他曾说他经营一些娱乐场所,总不至于他也想在北京开酒吧?“胡总有什么好生意提携我?不胜感激,哈哈。”
  胡炳松也笑道:“张总年轻有为,做事有能力,有魄力,广东家纺那样一个烂摊子,在你大刀阔斧的整治下,现在已经是风生水起,我在广州是早有耳闻,我自愧弗如啊,哪敢说提携。”
  胡炳松一番有些夸大其辞的恭维,张一鸣知道这是客套,因此只是略微笑了笑,也就不再客套回去,否则你来我往没完没了了。
  “我听说家纺有一处度假山庄一直想出手?”胡炳松说完,用询问的眼光看着张一鸣。
  张一鸣心里一喜,难道他们对度假山庄感兴趣?想想也是,他不就是经营娱乐场所的吗?度假山庄略一改造,可以变成一个很高档的会所。
  张一鸣这时才又想起了方正辉在京郊不是也有一处度假山庄?上次去的时候,方正辉专门停业一天来接待张一鸣,因此没看到那山庄营业时候的实际情况,但是当时据雷东说平时经营情况很不错。
  方、胡这样的人经营娱乐场所,自然会有一些特别的项目吸引客人,场地偏僻一点,并无所谓,某种情况下反而是必要的。这样来说,家纺在广州郊外的度假山庄,胡炳松可能是最合适的买主之一。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上面去?倒让今天胡炳松找上门来了。张一鸣没想到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只是,胡炳松又能出什么价呢?
  张一鸣故作沉吟了一阵,才慢慢说到:“原来胡总也对这个感兴趣。现在有好几家跟我在谈,不瞒您说,主要是价格方面双方有分歧,所以一直还没有定下来。您也知道,我的CL控股里面还有外资股东。”张一鸣嘿嘿一笑,接着道:“胡总您是赞我大刀阔斧,可是这些个老外,对我低价处置家纺的那一些资产早已经颇有微词了,认为过于仓促、草率。现在手里这个度假山庄算是家纺主业之外最好的一块资产,当初没有一起处置掉就是被老外给压住了,这块资产他们一定要赚钱,否则的话宁可放着。”
  张一鸣半真半假一番话,把责任推到了雷登兄弟公司,这样讨价还价会更方便一些。张一鸣知道自己应该说是欠了方、胡两位的一些人情,但是这人情只能以后另外再还,度假山庄的售价事关家纺经营的战略大计,也关系到张一鸣今后人生发展平台,他不能在这里卖人情。
  胡炳松微微一笑,也没表现出对张一鸣的话信了多少,生意场上,谈价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就算张一鸣完全是一番胡扯,胡炳松也能理解。而且,他的关注点好像还不在价格上面。张一鸣说完之后,胡炳松马上道:“价格的事情,我们可以谈,至少我可以保证不会比别人出得低。不过我这次来,主要是有其他附加条件跟张总商量,如果达成,价格我想应该不成问题。我想张总您也不会在价格上过分地黑我一道吧?”说完胡炳松哈哈笑了起来。
  这家伙,虽说价格可以谈,但还是把话堵了一下,好在张一鸣也确实没想黑他,度假山庄按公允评估的价值,至少在3亿以上。只要胡炳松不是像其他那些买家想趁火打劫的,这个价格值不值,他心里应该大概有数。
  张一鸣正想说话,一服务员慌慌张张地跑上来,“张先生,下面来了几个闹事的,姚总、杨小姐,还有这两位先生带来的两个人在下面跟他们僵着呢。”
  张一鸣和方、胡两位都露出吃惊的表情,张一鸣更多地是觉得奇怪,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酒吧,又是开在高档商业区面向白领阶层的,怎么也会有人来闹事?
  而方正辉的脸已经沉了下去,因为他有人在下面,如果镇不住,这不是让他很没面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广告
小说家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Copyright©2004-2020『小说家』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本站抵制黄色小说、情色小说、艳情小说、激情小说以及涉及成人、黄色、情色内容的文字和图片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

赣ICP备05001418